律師親述命案故事:我的女神,不能嫁給別人(圖)

京港台:2019-9-15 00:53| 來源:網易 | 評論( 18 )  | 我來說幾句

律師親述命案故事:我的女神,不能嫁給別人(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14年5月,我再次作為謝雄的辯護律師在看守所里會見他,上一次是在2年前。

  假如當初他肯像大家勸的那樣放下執念,也不至於此。可是這回,他應該很難再走出去了。

  第一次辦謝雄的案子時,他所有的親友都反覆向我強調,「謝雄是個老好人。」尤其是他的母親,而且說話間一直在罵胡少紅:「這種蕩婦遲早有一天會被人撕得沒樣的。」

  看守所里的謝雄沒有被剃光頭,留著中分,皮膚黝黑,戴著手銬,時不時撥弄下自己的頭髮。我提的每個問題他都回答得很認真,只有談到他的妻子胡少紅時,才會情緒異常激動,抓頭髮、拍桌子,恢復理智后又跟我道歉,說自己沒控制住,「我到底還是很愛她的。」

  謝雄認為,自己這輩子對胡少紅「夠意思了」,「你都不知道她從前是一副什麼模樣。」

  再往後說,他甚至覺得自己有些偉大,「我親眼看見從她身上掉下別的男人的血肉,我還要她。」

  快十年了,如果沒有那件事,或許他們永遠都不會再有交集了。

  1

  儘管謝雄和胡少紅是高中同學、前後座,但兩人的交流一直不多。

  胡少紅當年是班花,能歌善舞,成績也不錯,而謝雄家庭條件不好,讀書不行、長相也老土,身上有嚴重的狐臭,平時連頭都不敢抬。

  那時,班上有超過三成的男生都對胡少紅有過好感,謝雄也不例外,他是在高考結束那晚表白的,那天,他給胡少紅送了一把傘,「是名牌,天堂傘。希望能為你遮風擋雨。」

  胡少紅沒有接受,只說了句「同學少年多珍重」。

  畢業后,胡少紅如願考上了一所藝術學院的美術系,謝雄南下廣東成了流水線工人,兩人的生活軌跡漸行漸遠,可謝雄卻總忘不了胡少紅的一顰一笑,「廠里那些漂亮女孩我都會先拿來和胡少紅比較一番,最終發現還是胡少紅最迷人。」

  不管加班到幾點,謝雄每天都要去網吧坐2小時,什麼都不做,就為了關注胡少紅的動態。偶爾發出幾句問候,胡少紅也就是禮貌性地回復一下,僅此而已。

  直到有一天,胡少紅忽然主動打來電話,寒暄了很久。謝雄說他當時只有一個想法,「我願意為她做任何事情,只要她一開口,我馬上就會去做。這說明我們緣分未散。」

  胡少紅倒也坦誠,說自己想借錢——她在學校戀愛了,錢是要給男朋友拿去開畫室的——謝雄很爽快地把錢打了過去,「我真的只是想還能和她有牽連就好。」他讓胡少紅不要有壓力,「朋友之間不牽扯其他,我只怕我們突然就再也沒有聯繫的理由。」

  謝雄一共給胡少紅借過3次錢,6000來塊,儘管他也發現,越往後胡少紅開口就越來越順,但他卻從不多問,「她是個實心眼的女孩,都是為了自己愛的人。」

  謝雄說,自己一度還曾非常感激那個男人,「但凡他有點人樣,就都不會有我什麼事了。真的,完全沒有。」

  2

  據說,胡少紅的男朋友是美術系的一個大才子,長相奇醜、鬍子拉碴,卻能說會道,常給胡少紅寫情意綿綿的信,還在校園的牆壁上畫她可愛的笑臉。認識沒多久,就用瘋狂的浪漫攻勢將胡少紅追到手,兩人一起住到了校外。

  男友比胡少紅高兩屆,臨近畢業時,打算自己開間畫室,卻因家庭困難,常跟胡少紅訴苦。胡少紅省吃儉用,幾乎將全部生活費都給了他,還經常逃課去咖啡廳打工,但還是不夠。她不忍看著男友整天愁眉苦臉,思來想去,只能開口問人借錢。借的次數多了,最終只有謝雄還肯接她電話。

  在胡少紅的幫襯下,畫室終於開了起來。不過前期投入較大、學生少,依然入不敷出。男友索性讓胡少紅退了學,說胡少紅反正是要做這行的,等畫室走上正軌了,他手把手教比在學校學的好得多。還發誓,不出三年就能把她帶成頂級畫家。

  在此之前,胡少紅從沒跟家裡撒過謊,聽男友讓她退學、還要瞞著家裡把學費拿出來辦畫室時,她害怕極了,想分手,可話還沒說出口就又被男友的花言巧語說服了,他說畫室其實是自己送給胡少紅的禮物——「我只是個為公主搭建花園的丑工匠,沒有什麼比兩個人在一起還要重要,我辛苦創業,只為給你一個穩定的家,讓你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後來,胡少紅給我講述這段多年前的經歷時,目光冷峻,神情高傲,彷彿是在說別人的故事。只有說到退學欺騙家裡,才獨自走到窗前站了許久,再回來時,妝都花了。

  畫室辦起來了,男友卻開始常常夜不歸宿,說是應酬。再後來,胡少紅就懷孕了。胡少紅不知所措,男友卻一躲了之。

  又過了一段時間,直到一個女人出現在胡少紅面前,問她為什麼還不搬走時,她才明白自己已被棄之如敝履。可如今,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後路可退了。

  胡少紅以死相逼,男友卻說,「你若是損我名聲,那我只好打電話給你父母,告訴他們你就是一個大騙子,說是在外面讀什麼大學,其實拿著學費四處揮霍,還搞大了肚子。」

  胡少紅再一次被他鎮住了,「我真想把自己開腸破肚。我這兩年到底在做些什麼?!不人不鬼的,真是想死,又怕父母對著我的屍體失望,在老家沒法做人。我連死的權利都沒有——這些事死了就捂不住了啊。」

  3

  從畫室搬走時,胡少紅身上只有40塊錢和一份《愛情承諾書》,上面寫著:愛無止境。而眼下,能幫她的人只有謝雄了。

  胡少紅再次撥通了謝雄的電話,將這些事都和盤托出。「也不想把謝雄當成傻子一樣利用……」後來,她說這話時一直低著頭。

  謝雄當即給胡少紅打了3000塊錢,第二天他乾脆辭了職,趕去胡少紅所在城市的醫院。那是他第一次坐飛機,「我覺得這個時候過去時最合適,比任何時候都要好。儘管我下飛機后見到她都不成人樣了,但我還是記得那天天上的雲白得可愛。」

  醫生責問謝雄怎麼才來,告訴他事情很嚴重,「你女朋友有炎症,得先消炎,然後再引產拿掉小孩。已經20周了!這對女孩的身體傷害是很大的。要不再考慮一下把小孩生下來?」

  聽醫生把自己當成胡少紅的男朋友,謝雄非但沒有解釋,反而更覺得自己應該擔起這個責任,他真去和胡少紅商量了,「只要你想把這個小孩生下來,我絕對沒意見。」

  胡少紅臉色蒼白,卻言辭決絕,「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做這個好人。」見謝雄不說話,她語氣才有所緩和,說她只當謝雄是個可以信賴的朋友,「雖然我說這個話有點可笑,但我希望你能找個愛你對你好的人,我們是不可能的。」

  為了省錢,胡少紅選擇了最便宜的手術,打算康復后再去打工,「想儘快還清他的錢。我知道自己或許已經傷害到他了,不能一錯再錯。」

  可謝雄卻又往胡少紅醫院的賬戶上預存了1萬塊,悄悄找到醫生說,「做最好的手術,用最好的葯,我手上還有這麼一點錢,能讓我的女人少受痛苦就一定會去做。」

  當昏迷不醒的胡少紅坐在輪椅上被護士推出來時,謝雄馬上撲了過去,問怎麼回事。醫生說由於是大月引產,胡少紅算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以後要對她好一點。

  謝雄激動地跪在輪椅前,流出了眼淚,「別人都不理解,我當時就覺得她真的是個實心眼的好女孩,誰娶她誰有福。」

  謝雄說,這樣的女生只要認定了誰,就會好得沒邊。他覺得,她對自己也一定會如此,他決定不管胡少紅怎麼說狠話,他都不會離開。

  回到病房裡,謝雄扶著胡少紅去上廁所,血流不止,胡少紅就一直哭。謝雄順勢拉住了她的手,胡少紅掙脫了,「我心裡只有無盡的感激,我自己爛透了,不能再搭上你的一輩子,就當我是過河拆橋了吧……」

  謝雄也不答話,默默起身去給胡少紅打飯、買水果,晚上就在病房裡安靜地坐著。「這一切都是我自願的。我覺得這是一種幸福,能讓自己愛的人傷口痊癒,這該多好啊。」

  胡少紅出院后,謝雄又忙前忙后幫她租房,自己則住在小旅館里,白天去給胡少紅洗衣做飯,晚上回小旅館睡覺。

  胡少紅感到有些恐慌,又不知該如何是好。便在一天中午無故將飯菜扔地上,「我不喜歡你。不要以為我墮過胎就會隨便找個男人。我照樣有選擇愛的權利,我要選的人不會是你!」

  謝雄還是不說話,默默地蹲在地上撿起食物,「你不喜歡吃,我就給你換別的,發脾氣對身體不好。」

  胡少紅實在狠不下心了,看著他的背影,一連說了幾聲對不起,解釋道:「我不想因為這事導致我們之間有什麼問題,做朋友或許還能善始善終,保留一點美好的念想。」

  謝雄卻始終微笑著,「我發誓不會去在意一些不該我在意的事,我只想守護我愛的人……你再難過都得吃飯,不要再對食物發脾氣了。」

  謝雄又出去打回來一份飯,胡少紅卻沒有吃,「你不要住旅館了,省點錢,就在沙發上將就著睡吧,不過得給我點時間。」她對謝雄說。

  兩個月後,胡少紅隨謝雄去了廣東。

  4

  決定領證的前一周,胡少紅再次鄭重地對謝雄說,如果他現在後悔,她能理解,「就算你接受不了我這樣的女人,我也不怪你……」

  謝雄卻單膝下跪,拿出戒指,「我發誓,我什麼都不求,只求能在你身邊。就算你以後中途會離開我,我也要陪著你走一段路,直到你找到自己的幸福,才放心。」

  胡少紅說,只要謝雄能真心跟她過日子,她不會三心二意,「只是你真的要想好了。」

  兩人的結合,雙方家長都持反對意見。

  謝雄父母說,知道自己兒子的斤兩,娶個這麼漂亮又有文化的媳婦,肯定招架不住,「漂亮女人都很難管,你是花自己的錢給別人代管。」

  胡少紅的父母更覺得,花那麼大的代價才將女兒培養出來,怎麼也不能嫁給一個工作不穩定、且只有高中學歷的男人,「我的女兒可是正兒八經的大學生,這一看就不匹配。」

  2007年,21歲的胡少紅和22歲的謝雄還是在老家舉辦了婚禮,2008年,他們的女兒出生了。

  剛結婚那兩年,謝雄非常寵溺胡少紅,每天連洗腳水都會特意準備好。胡少紅過意不去,說兩個人過日子,隨意一點就好,不用把她捧到天上,能相互理解、扶持就行,這些事她自己能做。

  謝雄卻一臉憨厚,說很慶幸,對她好的是自己而不是別人,他有為她拚命的資格就夠了。

  結婚後,謝雄在鎮上開了一家小建材店,生意還行,卻從來不讓胡少紅幫忙,誰問起都總說,「我老婆愛乾淨。」也有人不知是出於嫉妒還是故意挑事,「你老婆愛乾淨,嫌這嫌那,恐怕是嫌你臟。」

  夫妻關係雖和睦,但謝雄的母親卻一直「不放心」胡少紅,外面聽到點什麼嚼舌頭的話,回家就會百般刁難。

  胡少紅平時愛畫畫,婆婆就撂下狠話,「裝什麼大小姐,成天鬼畫符,能賣錢嗎?你安安分分就賞你一口吃的,別當這裡是提款機,休想得到半分財產。」胡少紅不願吵架,只要謝雄不說什麼,她也就無所謂。

  久而久之,謝雄也不再那麼維護胡少紅了,甚至每次都要在胡少紅畫畫時,強行和她同房。這種行為一直持續到2009年初,謝雄的解釋是,「我可以不在意你的過去,但你跟了我以後,就不能老是沉溺於過去,想過去的人。」

  他滿心以為,胡少紅畫畫是睹物思人,欺人太甚。

  而小鎮上的流言就更來勢洶洶了。說什麼的都有,比如胡少紅以前在外面做過小三、妓女,找謝雄不過是讓老實人接盤——「不然她那模樣和學歷怎麼會找謝雄那種獃子」。婆婆聽風就是雨,吵架時什麼話最狠就說什麼,髒水全往胡少紅身上潑。謝雄在一旁,雖然覺得母親過分,卻又想藉機給胡少紅提個醒,也不開口。

  胡少紅為自己辯解說:「我可是20歲就跟了他的。」

  謝雄聽了這話就不舒服了,「她就是看不起我,覺得我荒廢了她的青春。她卻不理解我天天在外面要忍受什麼——那些哥們個個都說自己老婆是處女,就我有口難言。」

  後來我問謝雄,「你終究是在乎這些嗎?」

  「我不在乎,就是說的人多了,我突然覺得有那麼一點吃虧,我當然不在乎。」

  我也和胡少紅聊起這個話題,胡少紅非常不屑,「我瞧不起這種人,不該信他的,就算做妓女都輪不到他來包養,他以前怎麼說的?不過是把我當成被他圈養的畜生。」

  「別的要求沒有,貧窮富貴都不論,只要他能像自己說的那樣,我當牛做馬也可以,我沒有高傲的資本,就想過嶄新的日子。」

  5

  其實剛生完女兒那段時間,他們就有了矛盾,胡少紅在哺乳期奶水不足,當時市面上賣的奶粉她不放心,便給一些同學打去電話詢問,有沒有合適的代購,偶爾也會和同學聊幾句關於美術的話題,提到了藝術展什麼的,謝雄就不開心了。

  事實上,當胡少紅和外界重新恢復聯繫時,謝雄心裡就已經開始慌了,「她居然給自己開了一扇窗,她飛走了,我可是追不上的。」謝雄越想越氣,第一次發了脾氣,「我的女兒要喝奶的時候,就奶水不足了。你以前可是奶水過剩,脹痛得整晚都睡不著的!」

  謝雄說,自己心裡還有一個梗,「她對前面那個人那麼好,對我卻無所謂。」

  胡少紅看著眼前的這個人,覺得陌生又熟悉,「我以為我會很憤怒,但是沒有,只是覺得好笑,可能是報應來了吧。我到底是有點傻,第二次信錯了人。」當然,胡少紅那時依舊覺得,「欠著他好多,不怪他的。」

  第一次撕破臉后,謝雄忽然覺得自己輕鬆多了,很快就將這兩年的憋屈全都倒了出來,「我容易嗎?付出了這麼多你都不感念,是不是還想著你那個混賬前任?為了你我忍受了多少屈辱,承擔了多少壓力?別人的老婆噓寒問暖,出雙入對,你就知道躲在房間翻什麼畫冊,就是欺負我不懂美術!說不定裡面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暗語。」

  那晚,胡少紅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畫了撕,撕了畫,她唱兒歌哄女兒睡覺,等女兒睡著了,就在家穿著高跟鞋,唱謝雄聽不懂的英文歌。天亮了,胡少紅提出離婚,說小孩還是由她帶更合適,「至少以後表裡如一。」

  謝雄將胡少紅的畫具全部砸在地上,「可以啊,但小孩必須要歸我,做人要知足,我對你已仁至義盡。你看不上我,要拋棄我們父女,你現在儘管穿著高跟鞋滾蛋!」

  胡少紅轉頭就將孩子抱給他,「你要的話,我不跟你爭。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接受。」

  謝雄愣了,他以為女人心腸軟,只要抓住了小孩,胡少紅就會委曲求全。沒想到她如此利落,謝雄頓時焉了,抱著小孩跪了下去,「我不離婚,壞毛病我馬上改……」

  日子又這樣繼續了。

  6

  往後的日子,胡少紅幾乎天天都泡在麻將館,白天在牌桌上談笑風生,晚上回家一言不發。又是兩年過去,2011年,謝雄實在忍不住,去麻將館找人,當著眾人的面嘲諷胡少紅,「出錯牌不要緊,不要上錯了床。」婆婆也在一旁添油加醋,「指不定被多少男人放炮了。」

  胡少紅指著婆婆的鼻子罵,「我要是不和男人睡個覺,還真對不住自個兒了。」

  謝雄罵胡少紅目無尊長,「這是我媽,她為了我吃了多少苦,輪得到你指手畫腳,你欺負我就算了,居然還罵我媽,你現在給我馬上滾!」

  那一次,胡少紅去卧室收拾行李,謝雄跟進去搶過她的行李箱往窗戶外扔,嘴裡罵著,「我就是個撿破爛的,現在我不要了,你就該待在垃圾堆里,虧我還當個寶,帶回家裡來。」

  胡少紅光著腳出了門,回了娘家。

  沒過3天,謝雄就又跑來道歉,「女兒還小,奶粉我已經買了,這事就這麼過去了……」胡少紅關了手機,躲了起來。

  那一次,謝雄發了瘋似的四處找胡少紅,發簡訊發郵件認錯,沒有回復后又繼續放狠話;頻繁地去丈母娘家死纏爛打,一會說要退彩禮,一會又說給胡少紅新買了個金鐲子。

  胡少紅堅持不露面,謝雄就說既然胡少紅無情,就別怪他無義——一天,他又跑到丈母娘家,將胡少紅過往的事全添油加醋講了一遍,「你還真當你女兒是什麼正兒八經的大學生?我都替你害臊,這些年不是我給她兜著,你以為她是個什麼東西,妓女好歹還不騙人。」

  這一番話引得胡少紅母親當即突發心臟病,被送去醫院急救。

  後來說起這件事,胡少紅一直用拳頭打自己的頭,「前任那麼爛,不過是只說不做,好歹替我守住了秘密。這個口口聲聲說要呵護我的人,就在我父母面前扒我的底褲!」

  胡少紅更加不敢露面了,自己租了個便宜房子躲在外面,「白天都不敢拉開窗帘。原來有些人的溫情你是不能亂接的,等哪天他想算賬讓你還,你拿命還都算是輕的……」

  7

  一直到8個月後,謝雄才終於有了胡少紅的消息。

  那天,他的手機收到一個地址和一張胡少紅的裸照。他順手抄起一根鋼管將自己的店鋪砸得稀巴爛,又叫了一伙人怒氣沖沖地趕了過去。撞開房間的門,謝雄看見一個穿短褲的男子躺在床上,胡少紅正從洗手間走出來的,瞥了一眼謝雄,不慌不忙的,也沒有說話。

  謝雄用鋼管狠狠地打床上的男子、砸房間的物品,好不容易消停之後,打電話報了警,說有人跟他老婆通姦。警察過來調查了一番,將謝雄及同伴銬上手銬帶走了。

  那是我第一次見謝雄。

  那天,他的母親來到我們律所時,用性命擔保,「我兒子是一個好人,是抓姦時被人陷害的,就是我家那個不要臉的兒媳婦,在外面搞破鞋還要弄死自己男人。」

  2012年,謝雄因涉嫌非法入侵住宅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我是他的辯護律師。聽完他的講述,我說他很有可能會被判實刑,好在事出有因。

  看起來老實巴交的謝雄聽我這麼說,急忙問我是否和胡少紅是舊識——「你要知道,那天可是我報的警,我講了這麼多,你竟然不站在我這一邊?你跟我老婆什麼關係?!」

  我起身想走,他卻又支支吾吾地勸我留下,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我說我會給他做無罪辯護,但案情確實對他不利,他說是捉姦,卻沒有拍到任何證據,警方手上卻有他當場承認毀壞他人財物的口供和證據,好在數額不大,不然就是兩項罪名。

  當時我的辯護思路是:受害人江新良有重大的過錯,胡少紅的裸照系他所拍,兩人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謝雄收到的裸照是由受害人的手機發過來的,視為挑釁;謝雄為調查事實,維護妻子的名譽權和隱私權而進入涉案房屋進行調查,從而與受害人發生衝突,在兩人推搡過程中,謝雄主動報警,可以阻卻非法侵入住宅罪的成立。

  法院最終採納了我的辯護意見,以情節顯著輕微,並未影響他人居住安寧的行為,且具有違法阻卻事由,宣判謝雄無罪,對於受害人江新良家裡損壞的財物,由謝雄賠償。

  謝雄被當庭釋放。

  那天,胡少紅再次主動向謝雄提出要求離婚,謝雄卻當著眾人的面又一次下跪懺悔,「過去的事就過去了,我不在乎。我一直愛著你,打鬧只是因為太在乎你……」

  我勸謝雄,既然兩個人不合適,就不要勉強,法律准許離婚,就是給人重新選擇的權利。謝雄卻像是自言自語,「感情的事就是欲罷不能的,她倒是可以重新選擇,我卻別無選擇,再也找不到比她更漂亮的了,沒了她我就個失敗者。」

  「胡少紅到底是個人,不是個物件啊。」我給謝雄說,可他似乎並沒有聽懂。

  8

  胡少紅原本打算繼續躲著謝雄,兩年後再去法院起訴離婚。然而,2014年初,卻忽然收到了法院的傳票。

  原告是江新良的妻子,說案發前,江新良曾給胡少紅買過一間小公寓,證據目錄中顯示有購房時的銀行刷卡單,稅費以及部分轉賬記錄。江新良的妻子請求法院確認,江新良對胡少紅的贈與行為無效。

  胡少紅說自己在江新良那兒有天大的委屈,拒絕返還。謝雄得知消息后,立刻打電話向我諮詢。我建議返還,畢竟胡少紅明知江新良有配偶,還繼續與其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違反了公序良俗的原則,故而贈與無效,而且對方票據齊全,應該是夫妻倆協商好了的。

  可謝雄卻堅持不返還,「絕無可能,我不同意,這是我老婆吃虧得來的,屬於夫妻共同財產。」同時他還委婉地問我,是不是對民事案件不大擅長,「你們律所應該有這方面的專家」。

  或許有的律師會讓他們把房子轉賣了,製造一些債務,或者簽訂一些合同來規避這個問題,但我並不會這樣做。

  沒想到謝雄卻打算這個時候和胡少紅離婚,條件是:讓胡少紅放棄名下所有財產,並且將那套公寓過戶到他名下。

  「這樣就一舉兩得了啊。既能保住房產,還能防著她,我累了,得為自己做點打算了,以免到時候人才兩空,誰不愛錢呢對吧……」

  我料定胡少紅是會簽字離婚的,就想這樣也好,便受謝雄委託給他擬了協議。他們商談時我在場,這是我第一次見胡少紅,她確實長得好看,年近30看著卻像個學生,穿的是以純的衣服,卻搭配得體,舉手投足都有氣質,她沒看協議,直接簽了字。

  輪到謝雄簽字時,他卻將文件袋放到胸前,「誰說我要離婚了,我不能沒有你。」

  胡少紅坐在那裡一言不發,過了一會兒,癱倒在桌底哭了起來,「媽媽,我對不起你……」

  9

  幾個月後,法院判決胡少紅將公寓返還給原告。

  謝雄約胡少紅回去看看女兒,胡少紅同意了。才進門,謝雄便將胡少紅按倒在床上,強行與其發生了性行為,並用手機拍了一些裸照。事後又抱著胡少紅哭,說自己是個可憐人,「原以為自己是同學當中最幸運的那個,卻不知他們在背後怎麼嘲笑我。我當然不在意你的從前,只是被人指指點點還要防著別人,很苦的……」

  胡少紅木然坐在地上,好半天才說,「揭我老底,搶我的錢和房子,強姦,拍裸照,別人怎麼欺負我的,你都變本加厲地在我身上做了,一樣沒落。」

  胡少紅告訴我,事發后,她第一次給謝雄講了自己和江新良的相處經歷,「我是被他強姦的。而那個時候,媽媽住院,謝雄還在到處放狠話,我就在自己躲著的這個地方被強姦了。」

  江新良是她的房東,也是一個看著挺和善的人,對她多有照顧,拖欠房租也不催,「是不是很相似?有次他過來修水管,就跟謝雄那次一樣。」

  之後,江新良百般討好胡少紅,胡少紅說自己也很清楚,「可我能怎麼辦?說要保護自己的人在外頭掘地三尺要跟我算賬,比仇人還仇,媽媽還在醫院搶救……反正男人都一樣。」

  那天,她問了謝雄一個問題,「我不求你像以前一樣不顧一切護著我,可不可以不要再傷害我了?」

  胡少紅說,謝雄自從結婚以後,就再也聽不懂她說的話了,這次也一樣。

  當晚9點,江新良在小區門口被割斷頸部,當場死亡。

  動手前,謝雄喝了幾杯白酒,左思右想,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沒想到還真有人敢來明搶,搶了還想置我於死地。如果沒有江新良,我認個錯,不就沒事了?!」

  當江新良倒在地上抽搐時,謝雄就蹲在地上看著。他沒有逃,主動報了警,對警察說,「這次清清楚楚,你們不會抓錯人了。」

  在看守所,我忍不住問謝雄,「胡少紅就是一個有點瑕疵的精美物品嗎?」他沒有回答,喃喃答道,「所有人都說她不該屬於我,我卻擁有了她,所以才會疑竇叢生。」

  在法庭上,他一直強調自己比任何人都愛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有好幾次都情緒失控。公訴方一度以為是我教他的,來博同情。我直說沒有,我覺得他那根本就不是愛。

  最終法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謝雄死刑。幾個月後,最高院做出不核准死刑的裁定,經審判委員會的討論,最終改判謝雄死緩。

  後記

  後來,胡少紅主動約見我,問我謝雄在裡面的狀況,是否還需要她操辦些什麼,她說這是最後一次提起這個人了,「他倒也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好人做不成,壞人也做得挺失敗。」

  我向她求證謝雄跟我講的那些事是否屬實,她說,「除了他說在乎我,這一點我不同意,其他大致就是那樣了。我不像他,是什麼就是什麼。」

  我們聊了很久,在快要結束談話的時候,女兒打來電話,問胡少紅她新畫的那幅畫叫什麼名字。胡少紅說是夏凡納的《希望》。

  

  夏凡納的《希望》(作者供圖)

  我用手機搜到了那幅畫,在一片荒野廢墟上,一個少女身穿白色長裙,手裡拿著一株橄欖枝,儀態端莊而平和。

  我忍不住說:「還能畫畫,真好。」

  胡少紅笑了,「我還能做別的事,就算別人罵我是蕩婦,我們母女倆也要相依為命。我會教她一定要活得真實,不要因為做什麼能得到誇讚就去做了。」

  我想,謝雄大概也不會明白這句話的意思。而我始終認為,如果一個人身上有傷口嚇到你了,大可敬而遠之,沒有人會苛責,這總比假裝不在乎,待別人卸下防備后,又捂著鼻子嫌人家的傷口臭了、爛了,要善良得多。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5 05: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