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很寒!一個支持香港示威者的內地人的感想

京港台:2019-8-19 07:45| 來源:李忘生 | 評論( 272 )  | 我來說幾句

我的心很寒!一個支持香港示威者的內地人的感想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作者:李忘生,網路小說作家,自由職業者,現居深圳。

  

  我是中國大陸極少數支持香港示威者的人,在內地,我這樣的人可能1%都不到。近期看看身邊的人,走在路上聽到周圍的同事在討論香港人的時候都是和官方口徑一致的「暴徒」,他們甚至希望香港人全部被鎮壓、打死,網上所有有關的新聞、帖子和新聞評論,都是口徑一致地指責香港示威者、罵香港年輕人「廢青」、認為香港人全部是港獨、認為這段時間的情況是香港人沒事找事。

  他們不知道逃犯條例,也不知道五大訴求,更不知道「港獨」的定義。

  看著朋友圈裡的朋友、家人、前同事、大學同學、發小,所有人都開始表達自己的態度,他們為官媒和微信公眾號剪輯出來的視頻和文字怒髮衝冠,叫罵著「港獨」「廢青」兩個詞,彷彿真理在手,情緒激昂。那些公眾號、文章甚至是官媒的文章,排版依然粗糙、配色醜陋(老年人審美),標題就是「港獨」這樣充滿偏見的辭彙。他們越匯聚越多,成為一個無意識的集體。

  我只是悲傷地看著,失去所有表達欲。彷彿自己站在一個孤島里,周圍雖然全是人,但是都是魔鬼和行屍走肉,沒有一個人和你一樣或者相似。你走不出這個孤島去往文明的陸地,因為它被大海包圍。久而久之,我也將會同化為行屍走肉,沒有大腦地、渾渾噩噩地活著,活著和死了沒有任何區別。

  也可能是我太悲觀了。

  因為和香港與國外除朝鮮外的大多數地方不一樣,我們的新聞評論只有篩選的才能顯示,或者觀點和官方不一樣發出來就刪掉了,所以即使有人有不一樣的觀點,想要支持香港人,發出來的留言和帖子在大陸的網站上你也看不到。因為我們尚未實現新聞自由,我是一個豆瓣用戶,在最近一兩個月,中文字典里有幾乎一半的辭彙都已經被豆瓣列為了敏感詞。而我喜歡豆瓣的原因很簡單,這個以標記書影音為主要功能、匯聚大量文藝青年的網站,可能是中國自由主義者最多的網路社區。

  現在豆瓣由機器審核變成了人工審核,即使你的話里不帶有敏感詞,也會被管理員刪除,只要他們覺得你有問題。這是一個渾身都是敏感詞的網路世界。

  是的,外國或者香港的月亮也不是完美的圓,他們的新聞同樣有排版粗糙、觀點拙劣得不堪一擊的文章,但是他們可以有不同的聲音。這邊不同,只要有支持示威者的文章都無法出現,微信公眾號里有成千上萬的文章,全部是罵香港人「港獨」「暴徒」的,希望這些「廢物年輕人」去死的,沒有一篇文章是不一樣的觀點。

  因為如果有不一樣的觀點,要麼發不出去,要麼發出去立馬被刪掉。更嚴重是關進監獄。(我上上個月僅僅是因為翻牆使用推特而被關在深圳拘留所半個月,所以我是冒著極大的風險在這裡說話。)

  我的心很寒,很難受,想哭,也不知道是從哪一天開始,內地和香港的關係,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關於香港的問題,現在主要分為了兩派,一派是支持中國政府,反對香港示威者的訴求,或者支持一國兩制,另一派是反對和恐懼中國政府(或共產黨),支持和同情示威者,反對一國兩制(或者希望香港獨立)。當然,作為一個少數「開眼看世界」的大陸人,我是後者,我希望香港能夠實現雙普選,至於獨立的觀點,我覺得聯邦制會更好。

  看到這裡可能有五毛和小粉紅會說我支持港獨、數典忘祖,其實我認為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大陸是社會主義社會,一國兩制本身就很不可行,而且中國是個極權國家(這是事實,小粉紅要反擊請給出理由),一國兩制不可行。而聯邦制不是獨立,內地和香港依然是一個國家,這是給香港更多的自由。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大多數大陸人(也就是前者)與香港泛民派(示威者)的衝突在不斷加大。內地和香港年輕人之間的衝突和誤解越來越大。

  我有時候會想,我現在堅持的就一定是正確的嗎,我對中國的恐懼,是否是過大了呢。我看了建制派的一些觀點,發現他們也不是那麼的壞,他們並沒有作惡多端,他們主動擁抱大陸、尋找商機,也確實獲得了很多好處,他們也是希望香港好的,只是他們「跪舔中央和強權」的行為令很多香港泛民派感到了寒心。目的都是愛港,都是希望香港好,但是手段和想法不一樣。

  我相信共產黨同樣也希望香港好,希望中國好,不然就不會搞粵港澳大灣區了,只是中國是強權主義和集體主義國家,中國政府更加重視經濟整體的發展,而導致忽略民生和聽不到民意。這和民主制度的國家不一樣,民主制的國家更願意傾聽民意保障民生。人又有自私的本性,一個沒有三權分立的國家,一個連最高法院院長都公開表態反對司法獨立反對普世價值的國家,沒有權利約束,一個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可能對老百姓負責的,他們重視的只有面子工程,聽不到人民的聲音。

  矛盾不斷衝突,不會有和解的可能,只會導致兩敗俱傷。所以我希望中國的官媒(如人民日報)和香港的媒體(如蘋果日報)不要再互相攻訐,沒有人是完美的,兩方都有錯誤,也不要再製造兩地之間的矛盾和對立。內地人(主流是反對香港示威者、攻擊香港人是暴徒、認為他們要港獨)和香港示威者,不要再製造對立情緒,互相傾聽對方的聲音,應該是對話,而不是避而不聞、不願了解、張口就罵。

  需要給小粉紅一點提醒,思想和觀點是無罪的,就算有人出現了你們反感的觀點(比如香港獨立),也不要張口就罵,不願意了解他們,而是問他為什麼這麼想。如果你們互相對話,他能夠理解你,他甚至可以改變自己的觀點。改變,要從互相不要對罵,不要只有髒話而沒有和平理性發言做起。

  很多小粉紅認為我們不愛國,其實是他們把愛國等同於愛黨了,其實這是兩碼事。我們也愛國,但是不愛黨,黨可以換也可以變,不是永遠只有一個。

  我作為一個中國古典文化愛好者(我喜歡看古籍),可能比小粉紅還要更加熱愛這片土地,熱愛這裡的大好河山和悠久歷史。

  如果一個人僅僅只是批評政府,而被小粉紅罵漢奸,則是非常愚蠢的。沒有政府是完美的,中國也是一樣。在小粉紅眼裡中國政府是完美的,只要你出現不同的聲音或者批評政府你就是漢奸。

  這太愚蠢,太無知了。

  愛國不等於愛黨,我不愛的只是黨,但是我愛國。就像物業和小區的關係,我愛的是小區,不是物業,很多人模糊了這點。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段時間裡,兩邊的信息是極其不對等的。香港沒有封鎖網路,也暫時擁有新聞自由,他們可以聽到各方面的觀點,他們在網上發言沒有敏感詞,不會被刪帖封號。而大陸不一樣。大多數人不會翻牆,他們只能接受到被官媒粉飾、修改的信息,比如官媒認為香港人全是暴徒,香港人全部希望香港獨立,希望兩地對立。實際上香港人的五大訴求並沒有港獨的訴求,香港這麼多次遊行沒有一次是以港獨為主題。估計在香港,認為要香港獨立的人都沒有多少。

  去年我辦了港澳通行證,在深圳生活的我終於第一次踏上香港的土地,撲面而來的是夏日的氣息。香港和深圳彼此相鄰,卻是風格完全不同的城市。我在香港看到了比深圳多得多的外國人,看到街上眼花繚亂的招牌,可以說是非常資本主義了(內地不允許招牌伸出來甚至有些城市統一了招牌的顏色和風格),聽到街上過馬路還有「叮叮叮」的聲音(這是為了照顧殘疾人),在酒店裡連上WiFi發現不用連VPN也能訪問Google、Facebook、YouTube、Instagram、Twitter、維基百科,網速比在內地用VPN訪問快多了。我小時候就會翻牆上網,這麼多年卻從來沒有上傳成功過YouTube視頻,只有到了香港才能上傳,或許是因為使用VPN網速太慢了。香港和深圳也有共同點,比如空氣和環境都很好,比如都是大城市,房價很高,普通老百姓一輩子都買不起好一點的房子。

  這段時間,香港地鐵里人們自願為同胞提供地鐵單程票和零錢的行為,讓我想到很多年前大逃港的一個畫面,也是記錄在《大逃港》這本書里的文字,香港人不希望軍人將逃港來的內地人遣返,因為回到內地他們就會被直接被抓殺死,或者被槍掃射死,集體擋在軍隊的車前面,最終讓這些被抓住本來要遣返的人留下來了,成為了新香港人。

  他們大多數都是廣東籍貫。而這批人,還有冒著槍林彈雨生命危險偷渡過來的人,最後有的成了明星,有的成了作家,有的成了富豪。這種人道主義情懷,讓人動容。

  小粉紅肯定會質疑真實性,但是港一哈,這段歷史,中國沒有任何隱瞞,這本書至今躺在內地各大圖書館,可以直接看到,和文革一樣早已是掩蓋不了的歷史事件。(順便一提,現在中國又不太允許討論文革,全世界關於文革最多的資料保存在香港,中國甚至無法公開紀念、懺悔這個歷史事件。)

  香港和內地的關係是在什麼時候變壞的呢?我認為是2008年。

  2008年是中港關係最好的一年,07年的時候還有一部電視劇叫《香港姊妹》每天在央視播放,年紀尚小的我每天守在電視機前看,還記得那句歌詞「潮起潮落多少回回,小漁船淚水盈盈。風停雨歇多少回回,大香港紫荊花紅。」

  汶川地震,香港是中國所有城市裡捐款最多的(達220億港幣),內地省份捐款最多的是廣東省,34億人民幣。結果後來他們發現援建的中學被政府拆掉,變成了萬達廣場,捐的錢被貪官貪污掉了,根本沒有到災民手裡。這導致中港關係一落千丈。

  是人都會寒心。而在這種情況下,今天內地的小粉紅和五毛甚至還攻擊香港人,說香港人是白眼狼。還說香港用水用電都是內地提供,不知道這是香港花了錢買的嗎?根本不免費。

  我認為,中國最善良最正義最高素質的一群人,在香港。從多年前的逃港風潮到後來的汶川地震捐款,都讓人想到這一點。香港是高度發達的文明社會,人口素質比我們高,從小受到的是通識教育而不是單一教育,並且他們沒有網路封鎖,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書籍。所以他們的民智是比我們高的,人口素質也要比內地高很多。我相信這樣的地區,他們的老百姓更加明白自己想要做的是什麼,自己在做什麼,對世界的看法更加全面和健康。

  我還可以回想起2008年的自己,那時候我13歲,是最天真爛漫的年紀。07、08年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后經濟發展最好經濟增速最快的兩年,我每天躺在床上,都在幻想著祖國在一天天變好,越來越強大。那個時候我對政治冷感,雖然我從小學開始就是個人主義者,而非集體主義者。

  我是小學初中的時候開始轉變的,我開始接觸到社會,見識到社會上很多黑暗的一面,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美好。這些黑暗,甚至讓我產生了絕望、痛苦的心態,直到今天,依然對社會和同胞失望。我終於意識到,原來一直以為是祖國花朵的自己,在別人的眼裡,可能就是我們眼裡的朝鮮。一輩子生活在自以為幸福、強大、開放的國度,其實是愚昧、保守、專制的。原來發達國家的人可以隨便批評領導人,原來他們的政府是民選的,原來他們的流行文化這麼發達,還有分級,他們的網路沒有像我們這麼嚴厲的審查。中國的流行文化,在歐美沒有人知道。

  有一點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在中國官媒和大多數民眾眼裡,香港人是吃飽了沒事做、「因為貧富差距大底層廢青太窮了」才上街遊行,他們以為香港年輕人是沒事找事的暴民、為了破壞社會秩序而去破壞社會秩序,因為「崇洋媚外」而想要港獨。他們從來不願意、也不想要去了解香港人上街示威遊行的原因!!!沒有一個人願意去了解,就直接斥責他們為「暴徒」。這種愚昧的行為,讓我想哭,讓我感受到孤獨,讓我覺得荒誕。這是一個人口龐大的國家,為什麼所有人都像是沒有意識的生物呢?是什麼讓他們變成了這樣?是因為封閉的網路,還是因為從小的政治教育和西方文明國家的政治教育截然相反?

  大多數內地人眼裡,這些人是為了擾亂社會秩序而擾亂社會秩序。其實沒有人是想以擾亂社會秩序作為最終目的的,凡事都有原因,人家吃飽了沒事幹嗎?他們本身的訴求才是最終目的,比如反對送中惡法。就像農民工討薪一樣,他們只是想要好回自己的血汗錢,沒有人會是為了故意搞亂社會秩序而去搞亂社會秩序的。

  香港同胞可能不知道的是,我們還有農民工討薪被抓、被關進監獄的事情發生。這太荒誕太恐怖了,現在是21世紀,人類文明已經進入到很高的層次,社會本應該是正義的。

  五毛有一點最愚蠢,他們笑話香港人被西方媒體洗腦了,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接受的資訊全部是中國政府過濾的,並且因為牆他們接受不了全方面的信息。而香港沒有牆,他們可以看到歐美媒體或者本土自由主義的媒體,也可以看到來自中國境內被共產黨嚴格篩選的保守主義新聞和通稿。一個只能接受到單方面信息並且還在不停刪帖充滿敏感詞的國家,是什麼讓他們產生迷之自信去嘲笑一個暫時擁有新聞自由和網路自由的城市,說這個城市的人被洗腦了?猶如太監嘲笑潘驢鄧小閑的人雞巴小而已,自己明明都沒有雞巴還不自知。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如果辯論雙方中有一方阻攔信息傳播,我就直接認為錯在這一方。如同作弊者根本沒資格被閱卷,直接零分。 」內地人,比賽還沒有開始就已經輸了。因為他們的網路審查,因為他們官媒本身就是無知和愚蠢的,導致從上至下的愚蠢。

  我冒著很大的風險在這裡說話,而我從小到大生活在一個字典里幾乎所有涉及政治和色情的辭彙都是敏感詞無法在網上發出去或者發出去會被刪除的國家,已經讓我和其他中國人一樣,變成了一個「自我審查」人。我們說任何話之前,或者在發出去之前,都會思考有沒有敏感詞,哪些不能寫,哪些要用漢語拼音首字母縮寫來代替。這是非常可怕的現象。我這篇文章要是發在國內的網際網路上,如果不用拼音代替敏感詞,會被立即刪掉或者發不出去。甚至只有一段話出現在內地的網路里都會被刪掉。

  在「中國小粉紅」眼裡,要求普選、和平上街遊行、要求取消逃犯條例=港獨。要求民主體制改革、要求完善法律取消惡法,怎麼就等於香港獨立了???一國兩制的前提下香港實行普選、擁有更多的個人權利,和香港獨立根本就是兩碼事好嗎?!

  五毛和小粉紅看到香港幾十萬的人上街遊行,從來沒有想過他們為什麼要遊行,認為人家吃飽了沒事做、是無理取鬧的暴徒,看到自己從來沒見過的正常國家都有的遊行示威,就隨便說人家是暴徒,是港獨。中國五毛和小粉紅彷彿已經變成一群紅衛兵,敏感到只要聽到「香港人」三個字就認為人家是港獨是「八千」。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台灣人、香港人將中國大陸稱之為中國,並非完全是台獨、港獨傾向的人,很大情況上是因為在全世界,中國早已經成了中國大陸的代名詞,為了避免誤解,他們不得不這樣說。我之前在口岸工作過,聽到很多香港人過來這邊都說是過了「中國關」(實際上也是,因為一邊寫著「中國海關」,一邊寫著「香港海關」),到了中國,而不會說到了內地。人家可能知道香港特別行政區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但是在大多數場合,中國已經成了中國大陸的代名詞。

  我是冒著極大的風險在網上發文,因為我上上個月才因為使用推特而被捕,出獄到現在都沒有恢復正常生活。

  我沒有恨任何人,我相信內地人、香港人、香港的建制派、內地少數和我一樣支持香港(大多數)示威者的人,大多數人都是好人,每個人都是希望這個世界變好,唯有惡劣的制度、天性自私的人和叢林法則支持者才會希望世界變壞、別人都匍匐在自己腳下被自己踩死、為自己做牛做馬。小粉紅並不壞,只是他們從小被洗腦長大,如同朝鮮(台灣人稱作北韓)人一樣,活在天朝上國的夢裡,其實是楚門的世界。

  我在豆瓣上看到一個人的簽名,用來作為這篇感想的結尾,也是我的心聲:

  我未必能喚醒周圍的人,我只是掙扎著不讓自己沉睡;

  我沒能力推翻一堵牆,但我不會給這堵牆增加哪怕一塊磚;

  我註定改變不了權勢,我只是抗爭著不讓權勢改變我;

  我可能一輩子看不到未來,但我永遠銘記著自己的信仰和方向。

  每個人靈魂深處都有顆種子,

  有人選擇棄置,

  有人會給它創造成長的土壤。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1 18: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