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如何駕馭權勢熏天 的「白宮四人幫」(圖)

京港台:2019-7-16 05:36| 來源:多維 | 評論( 9 )  | 我來說幾句

特朗普如何駕馭權勢熏天 的「白宮四人幫」(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以美國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國安顧問博爾頓和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為代表的白宮「四人幫」,在特朗普政府內政外交方面扮演各自的角色,彼此職能有重疊,也有衝突,但大方向都是將特朗普帶離特朗普想要推進的外交及國安路線。當然,由於白宮四人幫並非一股繩,所以他們提供給特朗普的路線選擇也不是統一的,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也能根據自己的好惡和利益取捨,走自己的路,不過度受制於四人幫整體或任何一人的誤導。

  之所以將他們四人歸為白宮四人幫,主要是他們所代表的不同價值理念對美國外交都有一定的影響,而且每個人都有影響美國外交路線的野心,甚至說抱有更高的政治抱負。

  

  副總統彭斯也在藉機積累自己的政治資本。(路透社)

  彭斯(Mike Pence)作為副總統,一般沒有實權,其話語權大小完全取決於總統授權。在關鍵危機時刻,特朗普(Donald Trump)都會選擇彭斯出面,表達強硬立場。比如,2017年朝鮮發射導彈和舉行核試驗時,彭斯(而非當時的國務卿蒂勒森)多次公開露面,發表強硬聲明;2018年中期選舉前夕,為了保住共和黨在國會的領導權,彭斯甚至配合特朗普,在美國智庫發表演說,高調批評中國政治體制和經貿政策。除了外交場合,彭斯在一些內政議題上也堅持強硬的宗教保守主義色彩,贏得極端保守派的青睞。

  蓬佩奧(Mike Pompeo)算是彭斯的政治盟友。蓬佩奧能夠從中情局(CIA)局長職位空降至國務院,替代當時的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離不開彭斯的舉薦。當然,蓬佩奧和彭斯都是共和黨保守運動「科赫兄弟」資助的候選人,鷹派立場基本上重疊。蓬佩奧擔任國務卿后,曾積極幫助特朗普搭線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但是,第二次特金會過後,朝鮮官媒批蓬佩奧狂妄,希望特朗普替換蓬佩奧。與此同時,蓬佩奧頻繁介入中國香港、新疆、台灣事務,多次指摘中國人權和民主問題,也引發了中國政府的不滿。

  也就是說,中朝兩個特朗普非常注重的兩個外交對象,都不喜歡蓬佩奧。

  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是貿易問題上的政治盟友,意識形態色彩極其濃厚。不過,和納瓦羅不同,萊特希澤牽頭同中國的貿易談判,期間少不了展現彈性,做出必要的讓步,以滿足特朗普儘快同中國達成協議的要求。包括大阪特金會後特朗普部分解禁華為的舉措,萊特希澤也不得不勉強接受。

  但納瓦羅不同,此人對中國的歧視是根深蒂固的,他所秉持的經濟學理念完全和世界主流經濟學以及中國經濟發展經驗相悖。他提供給特朗普有關美國經濟正經歷繁榮的經濟數據,不一定被主流經濟學家所接受。特朗普一直誇美國經濟處於歷史上最好水平,大多是受了納瓦羅等人的誤導。

  博爾頓(John Bolton)強硬好戰。時至今日,他依然拒絕承認伊拉克戰爭是一場錯誤,而且妄想把戰火引向伊朗,好在特朗普及早察覺,駁斥了相關增兵中東的計劃。可以說,美國左右兩派的人,包括主流民意,都不喜歡博爾頓。另外,博爾頓幾十年來一直將朝鮮、俄羅斯和伊朗視為美國的敵人,但在特朗普眼裡,俄羅斯和朝鮮反而是夥伴,俄朝領導人更是他的好朋友。

  由這四人組成的四個幫影響著美國的外交決策,特朗普利用他們的同時,也不得不避免掉入任何一方的泥潭。

  特朗普執政近三年來,內政外交建樹不多,但引發的亂局不少。通過一系列的人事變動和權力分配以及頻繁製造和轉嫁危機,特朗普勉強度過了危機和各種調查,並最終將自己的執政重心轉向了2020年的連任競選。也就是說,今後一年多,一切內政外交發力,都首先要考慮能否助其成功連任。和過去兩年利用鷹派樹立強硬形象或領導力不同,現在連任競選的特朗普,更多會轉向國內事務,鞏固選民基本盤。

  

  博爾頓(左一)似乎一直抱有中東戰爭夢。(VCG)

  對於外部事務,特朗普只能宣傳自己的政績,即便是營造外部的危機感,也要遠離戰爭邊緣,否則反戰的美國選民必然會倒戈。所以,特朗普自然會重用更多溫和派。即便是最為棘手的外交難題,特朗普也要用柔和的姿態來處理,朝鮮半島問題就是如此,中美貿易戰也是如此,美伊對峙更如此。

  這樣的話,白宮四人幫的地位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即便職位不發生變化,話語權也會被迫做出調整。比如,因為經過三次特金會和習特會,特朗普採取了和中朝和解的姿態,四人幫就要有所收斂。

  和金正恩的會面,特朗普暫時達到了讓朝鮮不再試核射導的「成果」,這已經足以讓他對選民有所交代。前三次特金會,特朗普是加分的。但第四次的特金會,絕對不能繼續延續前三次「純粹為了見而見」的模式,必須要有實質的內容,比如討論逐步取消制裁、美朝關係正常化以及朝鮮是否以及如何棄核的問題等,否則只會給特朗普減分,畢竟國內左派很多人依然反對特朗普的對朝和解。

  這種和解姿態或路線,必然和博爾頓和蓬佩奧等國安會鷹派的立場無法調和。

  中美貿易戰也是如此。貿易鷹派萊特希澤等人,都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那就是特朗普在貿易問題上一直在操弄「政治」,使它服務於自己的利益。無論納瓦羅和萊特希澤有什麼樣的個人理想訴求,他們需要把握一個平衡,也就是個人理想、野心和總統利益之間的平衡。萊特希澤這位昔日曾讓日本低頭的談判專家,其實也希望達成一個特朗普接受的貿易協議,為自己的政治生涯畫上圓滿的句號。

  就近來不斷升級的美伊緊張關係而言,博爾頓和蓬佩奧一直希望伊朗發生顏色革命,以政權更迭的方式掃除伊朗威脅。從建議特朗普撕毀伊朗核協議、抵抗對伊外交、到醞釀向中東派兵,他們似乎一步步將美伊拉向戰爭邊緣。好在博爾頓等幕僚增兵中東的計劃,也被特朗普駁斥。拒絕和伊朗軍事對抗,也將是特朗普連任競選堅持的一條線。

  所以,特朗普接下來要想繼續推進半島問題上有所作為,要想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談有所成,要想在伊朗核問題上避免開闢另一個中東戰場,就必然要警惕白宮四人幫,限制四人在相關領域的話語權。這或許也是特朗普對白宮權力進行洗牌、藉機換掉鷹派的一個契機。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0 00: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