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方證人全部出庭:章瑩穎遇害經過逐一浮出水面

京港台:2019-6-23 04:37|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 評論( 44 )  | 我來說幾句

檢方證人全部出庭:章瑩穎遇害經過逐一浮出水面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在庭審時,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聯邦調查局犯罪實驗室的DNA專家作證說,在克里斯滕森的床墊、棒球棒和血跡斑斑的地毯上發現的DNA都與章瑩穎的DNA相符。

  

  美國當地時間6月21日,章瑩穎遇害案定罪階段審理進入第八天。被告布倫特·克里斯滕森首次在庭審上開口,但他選擇拒絕作證,也就是說放棄為自己辯解的權利。此前,他的代理律師已經在開案陳辭時承認克里斯滕森造成章瑩穎的死亡。法官沙迪德說,所有證據都已提交,結案陳辭將於周一開始。

  章瑩穎家屬代理律師王志東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說,與原計劃相比,檢方證人提前一天完成,此後辯方證人時間比較短。

  不過,法官仍然計劃在周一由雙方進行結案陳辭,隨後將定罪的決定權交到陪審團手中。

  根據檢方證人的證言,案發當天及此後被告克里斯滕森清理現場的全過程已經基本浮出水面。

  章瑩穎遇害前拚死抗爭

  2017年6月9日上午,章瑩穎剛剛與One North租房辦公室的經理用簡訊確認了下午簽約租房的信息,然後去了學校實驗室。

  此時,另一位在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就讀的女生艾米麗·霍根在公交車站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人,這個人戴著一副航空太陽鏡,把車停在了她身邊,亮出一枚上面帶著五角星的徽章,說:「我是一名卧底警察。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霍根走近了那輛車,但當這名「卧底警察」叫她上車時,霍根馬上警覺了,說「No」,並向後退去。「卧底警察」對她的反應很吃驚,然後很快駕車離開了。

  霍根隨即打電話報警,報告司機及其可疑行為,還在社交媒體上就此事發表了評論,以警示其他人。可惜的是,當時霍根的警報並沒有引起什麼關注。後來,霍根在警方提供的犯罪嫌疑人照片中,指認出了克里斯滕森。

  四個小時后,當天下午兩點左右,駕駛著黑色土星阿斯特拉轎車的克里斯滕森又一次出現了,同樣對章瑩穎說他是一名卧底警察,成功將章瑩穎騙上了車。

  檢察官米勒說,克里斯滕森從那天早上就開始在校園附近開著車轉悠,尋找受害者。

  根據特別調查員格雷格·卡蒂展示的手機記錄分析報告,章瑩穎的手機在2017年6月9日下午2點28分之後就失去了與AT&T塔台的聯絡。目前,章瑩穎的手機尚未找到。

  在克里斯滕森前女友泰拉·布里斯提供給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錄音中,克里斯滕森講述了在公寓中強暴、毆打、殺害章瑩穎的殘暴行徑。在這個過程中,章瑩穎一直在為自己的生命頑強地進行殊死搏鬥和抗爭。

  克里斯滕森說:「她比我見過的任何人都要勇敢……她比我遇到的任何受害者都要堅強。」

  在浴缸中,克里斯滕森掐住了章瑩穎的脖子達10分鐘。「但她居然沒有死。」隨後,克里斯滕森用棒球棒用力擊打了章瑩穎的頭部,「我不能確定她是否真的死了,所以我又用刀刺傷了她的脖子」,「她居然還活著」,「她反而用手抓住了我……」隨後,克里斯滕森將章瑩穎斬首。

  FBI高級法醫威廉·奧沙利文在出庭作證時表示,在章瑩穎失蹤前幾周,克里斯滕森在網上研究了連環殺手、腐爛屍體,下載被綁住和堵住嘴的婦女的照片,並在一個成人社交媒體網站上閱讀了幾篇關於強姦和綁架幻想的帖子,觀看了磨刀的視頻。

  事情發生幾天後,一直在外度假的克里斯滕森前妻米歇爾·佐特曼回到家。她發現離家前加滿油的車剩下半箱油了,這意味著她離開期間,這輛車行駛了大約200英里(約321公里)。克里斯滕森還給她看了他床墊上的血跡。佐特曼在法庭上說:「這些血跡以前並沒有。」「他說是流鼻血,而且流了很多。」

  在庭審時,一名來自弗吉尼亞州聯邦調查局犯罪實驗室的DNA專家作證說,在克里斯滕森的床墊、棒球棒和血跡斑斑的地毯上發現的DNA都與章瑩穎的DNA相符。

  6月12日,FBI調查員到克里斯滕森的寓所進行調查。第二天一早,他清除了電腦里的所有上網記錄和數據。當日,佐特曼看到克里斯滕森帶著一個巨大的行李袋離開了他們的公寓,但她沒有仔細看。

  根據克里斯滕森的購買記錄,他在6月3日訂購了一個大帆布袋子,型號是巨大型「Colossal」 (長達72英寸,約182cm)。

  6月17日,克里斯滕森告訴前女友布里斯,他用一個大行李袋運送了一件大禮物。FBI探員詢問克里斯滕森行李袋的行蹤時。他回答說:「不知道它現在在哪裡,我把它落在外面了……」目前,行李袋仍未找到。

  

  被告:「我真的過著雙重的生活」

  2017年6月29日,克里斯滕森對布里斯說想去參加為章瑩穎舉辦的守夜活動,布里斯給他發簡訊問他為什麼想去守夜。他回答說:「我想去是因為……idk(「我不知道」的縮寫)。

  在守夜活動上,克里斯滕森對布里斯說:「他們是為我而來的。」 克里斯滕森一直面帶微笑,在這場氣氛憂鬱的守夜活動中顯得很開心。他還說章瑩穎的家人將「空手而歸」,「沒人會知道她在哪裡」。

  當他們坐在長凳上休息時,克里斯滕森抓起布里斯的手機,打開記事本功能。他一次打了四行字,把它們顯示給布里斯看后就刪除了。這四行字分別是:「是我。」「她是第13個。」「她走了。」「永遠」。

  布里斯在法庭上說,當守夜活動結束后,他說話聲音更大,語速更快,眼睛睜得更大,「看起來很興奮。」 克里斯滕森對布里斯說,「我很想和某個人談談這件事」,隨後,講述了他是如何殺害章瑩穎的,過程很激動。

  2017年6月30日,克里斯滕森被捕,在之前的幾天里,他反覆訪問Reddit等美國社交媒體上關於章瑩穎失蹤的頁面,搜索關於章瑩穎失蹤的帖子。

  布里斯在FBI開始調查章瑩穎失蹤一案時,就同意作線人。FBI為她提供了兩個錄音設備——一個咖啡杯和一個便利貼大小的小設備。她通常使用這個小裝置,因為它很容易隱藏,但是當在錄下對話時,她也非常緊張和害怕。在法庭上播放的錄音中,甚至可以聽到布里斯的心臟跳動聲。

  其中一盤錄音帶中,克里斯滕森發誓永遠不會告訴任何人他對屍體做了什麼,屍體永遠不會被找到,並補充說,「我顯然非常擅長這個。」「我能在幾個小時內完成這項工作。」

  「我真的過著雙重的生活。」 克里斯滕森說,在章瑩穎之前,他已經殺害了12人,但從來沒有人追查到與他有關。

  檢方還播放了一段克里斯滕森描述自己2017年3月在伊利諾伊大學進行心理諮詢時的錄音,當時距章瑩穎失蹤還有幾個月。他說,他對連環殺手很著迷,有傷害他人的想法,但從未付諸行動。

  章瑩穎家屬代理律師王志東對《中國新聞周刊》說:「辯方認為沒有證據證明克里斯藤森殺害了13個人,檢方也無從提供其他受害人的記錄,但是目前的審判是關於章瑩穎的遇害,而檢方只需要證明這部分的證據是充分的。」在王志東看來,布里斯是檢方最關鍵的證人,一天多作證下來,表現令人滿意,包括應對辯方律師的交叉詢問。

  辯方律師在庭審中告訴陪審員,是克里斯藤森殺死了章瑩穎,但他們對克里斯滕森的作案動機持不同意見。如果謀殺罪名成立,辯方希望可以說服陪審團不要判處他死刑。

  王志東還透露,雙方律師將在下周一開始結案陳辭。之後案件將交到陪審團手中,他們將討論決定克里斯滕森是否有罪。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留學教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3 11: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