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博士在美懸樑自盡,遭華人導師逼迫發表論文

京港台:2019-6-17 08:48| 來源:華人生活 | 評論( 71 )  | 我來說幾句

中國博士在美懸樑自盡,遭華人導師逼迫發表論文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自中國的佛羅里達大學博士班研究生陳惠祥 (Huixiang Chen,音譯) ,13日被發現在校園辦公室懸樑自盡。

  生前疑似與導師產生巨大矛盾。

  電子郵件中留下遺書:「沒有殺死你的會讓你更強大」。

  

  佛大警方14日說,12日有人通報30歲的陳惠祥失蹤,警察和其他人展開搜尋,可是只找到他的車,沒發現他的人。

  13日上午8點左右,到陳惠祥工作的班頓大樓上班的人,赫然發現他的屍體,立刻報警。班頓大樓是佛大電子和電腦工程系館。

  校警說,他們已通知死者家人,目前沒有發現任何不法情事,不過警方還在調查。

  據悉,陳惠祥最近因論文問題,身邊的朋友都覺得他不太對勁,因此12日晚上發現他失蹤后。

  大家到他經常去的地方尋找都不見蹤影,發簡訊、打電話也沒有回應,於是要求校警協助,並在朋友圈和學校里發布尋人啟事。

  就在次日上午有人到實驗室,才發現他已經死了。

  曾自曝論文壓力極大

  陳同學今年30歲,正在佛羅里達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攻讀博士學位,生前疑似與華人導師李某產生巨大矛盾。

  在陳同學自殺后,他的郵箱中設置了一封定時郵件,他的父母、女朋友以及他在佛大的導師李某均收到了這封「遺書」。

  而在失蹤之前,陳惠祥曾發微信給朋友,表示自己學業上的壓力,並說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

  

  

  有關消息說,陳惠祥生前似因論文與華人指導教授李某發生激烈爭執。

  消息人士說,陳惠祥的博士論文原來已經投稿成功,即將發表,可是他發現起始數據有誤,整個論文被全盤推翻。

  因此要求指導教授撤回論文,教授卻不同意。

  

  

  教授表示如果撤銷論文,陳惠祥六年心血將全部作廢,無法獲得博士學位,另一個辦法就是裝作不知情,直接發表論文。

  但是,陳惠祥擔心發表數據明顯錯誤的論文,萬一日後被同行看破,不但影響其他人的研究,他自己的學術生涯也會斷送。

  

  朋友宣稱陳惠祥個性樂觀開朗,可是長期受到指導教授壓迫剝削。

  動輒拿無法畢業威脅他,論文事件更讓他苦惱,早就萌生自殺念頭。

  

  他的電腦里就有很多有關自殺的信息。

  而此次涉事的教授是一名中國的李教授。

  

  隨後,記者聯繫了李教授,但是李教授卻表示6月8號因為家裡有事回了中國,自己不知道這件事情。

  得知后,也感到悲痛,但是對論文撤稿的這件事情沒有採取任何的回應。

  

  如今,警方已經介入調查,陳同學的父母也已經準備去往美國。

  問題的關鍵是,如果陳同學的生前好友所言屬實,他的的確確遭受過「野蠻」的對待,在畢業論文問題上,明知有問題,還有逼迫學生髮表。

  這難到還是一名導師應有之作為嗎?

  整整六年的時間,都在為自己的熱愛的研究傾盡心力,得到的卻是一個「造假就可以拿學位」的回答,這恐怕並不是陳同學的「初心」。

  留學生自殺慘案令人唏噓

  在搜索框輸入「中國留學生自殺」,就會蹦出一篇又一篇讓人沉默的消息——

  2016年12月,俄亥俄州立大學一名來自中國天津、品學兼優的留學生劉凱風在家中自殺身亡;

  2016年11月,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來自中國上海的留學生楊志輝自殺身亡;

  2016年1月,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中國留學生小陸(音譯)跳冰湖自殺;

  2015年1月27日,耶魯大學中國留學生王璐暢從金門大橋跳入舊金山灣自殺;

  2014年8月21日,加州州立大學富勒爾頓分校中國留學生林旭(音譯)跳樓自殺;

  2012年10月26日,素有「MIT才女之稱」的麻省理工大學斯隆商學院中國留學生郭衡(音譯)上吊自殺……

  光環下掙扎的中國留學生眾生相,這一樁樁悲劇都讓人唏噓不已。

  要知道,這些學生無不是經過了痛苦的雅思、托福一系列考試,不斷地提交申請,奮鬥了無數個日夜,才終於來到夢想中的學府。

  但在諸多光環背後,卻是不容樂觀的留學生心理問題。

  

  據耶魯大學研究人員2013年發布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45%在耶魯學習的中國留學生報告自己有抑鬱癥狀。

  29%表示自己有焦慮癥狀,另一些包括澳洲和英國學校在內的高校調查也收到了類似的反饋。甚至還有統計顯示,在美國各種族裔中,華裔的自殺率最高。

  中國留學生的壓力來源到底是什麼

  儘管這些留學生各自面臨的問題並不一樣,但從他們的困擾中,我們依然能發現不少共通點。

  據調查,中國留學生焦慮與抑鬱的壓力主要來源歸結為四個方面:

  1,學業壓力

  2,對父母的慚愧

  3,害怕導師對自己的不信任

  4,得不到合適的心理疏導

  

  其中最嚴酷的問題,莫過於學業壓力。

  在之前十多年的學習經歷中,中國留學生更適應以結果為導向的學習方式,而這無疑和美國強調分析過程及批判性思維的學習方式相衝突。

  因此,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學生們越努力,越有可能會加深他們在國外的挫敗感。

  他們一堆堆精心整理的筆記並不能促成一篇論文提綱;歷史考試問的問題往往是關於假設情景的看法,而非他們努力記住的歷史事件。這一切無疑令人灰心。

  對自己的高期望與面臨的困難,便形成了劇烈的衝突。

  在此前美國西南部一所大學針對19名中國研究生的調查中,他們都表示他們的壓力來自很難取得導師的信任。

  甚至有人擔心,語言上的障礙可能會讓導師懷疑他們的智力水平。

  而另一些人坦言,晚上經常睡不著覺,翻來覆去地想自己白天和導師聊天時候詞不達意的地方,比如不愉快的談話,或者給導師的郵件中是否措辭不當……

  對於工薪階層的孩子來說,這筆花費可能是父母傾盡畢生積蓄才換來的。無疑,這加大了孩子們的壓力,他們恐懼失敗。

  因為他們會焦慮:自己的成績是否配得上工薪階層的父母為自己付出的大筆學費,這種焦慮甚至遠超出高考的焦慮。

  而海歸併不算矚目的月薪,似乎更加重了留學生們在這個問題上的憂慮。

  儘管,在此前多次發生的中國留學生自殺或猝死事件后,學校在發布給全校學生的信件中總會在最後提到心理諮詢的熱線及諮詢方式等等。

  然而對於留學生來說,似乎仍顯得杯水車薪。

  耶魯大學此前的調查中發現,儘管中國留學生中出現心理問題的比例驚人。

  但是只有27%的人知道學校中有心理健康諮詢的服務,而真正諮詢過的同學,只有4%。

  而在這些進行過心理諮詢的同學們看來,它的存在似乎也是頗為雞肋:除了等待周期的漫長和諮詢時間的有限。

  更大的窘境是——語言障礙正是很多中國學生壓力的根源,他們很難用英語去表述自己的困惑和情緒。

  當我們理解了中國留學生的壓力,我們或許也該意識到,這些困擾,不只是屬於留學生,國內的諸多孩子也可能出現相似的問題。

  中國留學生自殺事件,不過是一記又一記警鐘。

  這讓人反思,自己的孩子是否一樣在承受著我們並未發覺的壓力?

  

  但是無論發生了什麼事,請記住,生命才是第一位。

  對留學生說:

  當你的生活發生不如意事情的時候,可以先身邊的好朋友進行傾訴,排解你的煩惱。

  實在解決不了可以去做心理諮詢,要相信自己,沒有什麼是你不能解決的。

  同時,我們也要提醒海外對同學,如果你身邊有狀態和情緒不對同學,請多多留意,多多關心。

  因為情緒嚴重時期,學生本人可能自知力受損,無法主動求醫,需要外力幫助。

  希望海外學子,能夠留學順利,平安歸來。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3 10: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