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人只揣50美元 78年第一批赴美留學生現已成神話

京港台:2018-7-1 05:53| 來源:搜狐 | 評論( 34 )  | 我來說幾句

50人只揣50美元 78年第一批赴美留學生現已成神話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40年前的6月23日,鄧小平做出擴大派遣留學生的重要指示,從此掀開中國改革開放的留學工作熱潮。

  1978年12月26日,中國向美國派出的首批52名留學人員啟程出發。同機飛往美國的52人中,除了後來成為中科院院士的姜伯駒、張恭慶是以訪問教授身份去的,其餘50人都是被稱為「訪問學者」的留學生。

  

  首批赴美的52人。

  伴隨著改革開放,派遣留學生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前奏。40載白雲蒼狗,從第一批的50名留學生,到2017出國留學生數量達60.84萬,一批又一批的留學生成為中國開放富強的見證。

  近日,清華大學召開出國留學工作四十周年座談會,第一批赴美留學的「80后」或「准80后」張楚漢、李衍達、柳百成、趙南明,回顧了那段崢嶸歲月。

  背景

  「要成千成萬地派,不是只派十個八個」

  1978年,「文化大革命」剛結束不久,整個國家百廢待興。當時的清華大學領導班子遵照鄧小平關於撥亂反正的指示,對學校各項工作進行了清理,提出整頓計劃,寫出書面報告。

  1978年6月23日下午,鄧小平在聽取時任清華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劉達的工作彙報,同方毅、蔣南翔、劉西堯等人談話時,對留學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我贊成留學生的數量增大,主要搞自然科學。要成千成萬地派,不是只派十個八個……這是五年內快見成效、提高我國科教水平的重要方法之一。現在我們邁的步子太小,要千方百計加快步伐,路子要越走越寬,我們一方面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大學水平,一方面派人出去學習,這樣可以有一個比較,看看我們自己的大學究竟辦得如何。」

  「為了貫徹小平同志指示,教育部迅速開始選拔第一批赴美留學人員,從清華、北大、中國科學院等選出50名學者,其中清華有9人。為了趕在中美建交前夕到達美國,我們於12月26日乘法航途徑巴黎轉乘美航,歷25小時抵達華盛頓。」張楚漢回憶道。

  

  首批赴美留學生在巴黎轉機。

  赴美

  一共揣50美元,成巴黎「外星來客」

  「我們當時經濟落後,外匯奇缺。我們50個人只有50個美元,在領隊兜里揣著。「趙南明說,「我們當時聽說國外到處要小費,上廁所也要給小費,就特別緊張,害怕拿不出美元來。我們當時先從中國到巴黎,飛機要降落的時候,互相使眼神,排隊一個個上廁所。後來到了美國,聯絡處又給了我們經費。」

  

  統一製作的大衣。

  「出國前夕,我們去做了西裝、帽子、包,都是一樣的。我們要在巴黎轉機,巴黎可是時髦之都,我們到了那,彷彿成了『外星來客』。」趙南明笑著說。

  美國時間1978年12月27日下午,一行抵達紐約國際機場。

  

  第一批留學生抵達美國。

  作為領隊的柳百成至今還記得當時的情景:一出海關便看到成群的美國記者,報紙、電視台的記者都有,鎂光燈、補光燈照得機場大廳通亮。來自北京協和醫院的吳葆禎大夫代表大家用英語宣讀了我們在飛機上早已起草好的聲明,聲明最後幾句我至今印象深刻,「中國人民是偉大的人民,美國人民也是偉大的人民。我們不僅為學習美國先進的科學技術而來,也是促進中美兩國人民的友誼而來」。

  見證

  見證中美建交、中國駐美大使館開館

  首批留學生在聖誕期間抵美,為中美建交「打了前站」。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27天後,時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鄧小平訪問美國。

  

  1979年1月,鄧小平訪美,白宮草坪上的歡迎人群中就有中國首批52名留美人員。

  「我們有幸成為中美建交的歷史見證人,親眼目睹中國駐美大使館館牌的豎立,與小平同志合影,出席卡特總統夫人的招待會,許多華人科學家楊振寧、任之恭先生等先後來到使館來和我們見面。」張楚漢說。

  

  中國駐美大使館正式掛牌后留美生在大使館前留影。

  柳百成回憶,在卡特夫人為卓琳女士舉行的招待會上,全體留學生受到了卓琳的接見,她語重心長地講了話,勉勵我們,「努力學習,學成回國,報效祖國」。

  隨後留學生被分配在喬治城大學和美利堅大學進行強化英語訓練,經過三個月的語言學習,50人被分配到全美各著名大學、研究所開始學習研究,包括麻省理工、加州大學伯克利大學等。

  

  在加州伯克利合影。

  學習

  第一次見到電腦,熬夜學編程

  圖書館、實驗室、計算機房是留學生的常住地。張楚漢說,我們日以繼夜,每天晚上搭午夜末班校車返回住地,為的是返國后可以向全國人民交出一份合格的考卷。

  和張楚漢同窗的趙南華稱留學兩年,是自己這麼多年來工作強度最大的兩年:我當時是從農村小鎮靠到清華,俄語是第一外語,英語沒學,我一開始搞原子能,會看英文文獻,但講話不行。去到美國,我12點之前從實驗室離開,沒有周末節假日。

  

  第一批留學生張楚漢在伯克利圖書館。

  「我們知道國家派我們出來不容易,失去的時間我們要拚命搶回來,要對得起國家,對的起學校。」趙南明說。

  留學期間,不少事情讓留學生觸動很大。

  「我那時剛到麥迪遜,我住在一個普通美國人家裡,看到房東太太七八歲的兒子正在玩蘋果電腦。我感到十分驚訝,因為出國前自己從未見過電腦,但在美國,連兒童都能自如操作。」柳百成說。「我感覺到,或許有一天計算機會改變人類的生活。就一杯咖啡到凌晨三點,和本科生一起學習計算機高級語言。」

  歸國

  50名留學生歸國后17人成院士

  對於首批留學生來講,「打開眼界」是他們最大的感受。

  「60年代我們計算機系憑著一張照、 一張圖紙,設計出國家第一台數控銑床計算機,當時特別引以為豪。」李衍達說,「等我去了美國快回國的時候,去拜訪林家翹先生,問他對我今後研究有什麼忠告,他對我說,李衍達,別人做過的你不要做。」

  「幸虧我在美國待了兩年,聽了這句話能接受,如果剛去美國聽到這句話,我想能當場暈倒,因為我們引以為豪的,正是別人已經做成的。」李衍達說。

  李衍達對留學做了總結:打開眼界是非常重要的,在美國,我在信號處理小組做出了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但當時沒有發論文,後來教授和美國方面的人都找到過我。這些對今天的啟發就是,要敢於開創新工作,一定要有自信。不能靠別人,也不能靠論文來評價。

  

  留美生與陳省身合影。

  趙南明強調了開闊視野,留學讓我們看到了科學國際發展方向、潮流,也看到了中外之間的差距。

  趙南明此前是理論物理出身的,留學後轉到了生命科學領域。「我當年對生物是瞧不上的,我們當時成績最好的學生都讀了物理等專業。但出國后種種原因,我轉到了生命科學領域。「趙南明說。

  

  留學生與諾貝爾獎獲得者西伯格(後排左二)和李遠哲(後排左三)等人合影。

  在參加多次國際學術會議和對美國、日本等高校的細心觀察后,趙南明意識到,許多物理學家正在積極地轉向生命科學研究,科學的中心正在向生命科學轉移。「生物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我們瞧不上的很可能是新興科學以後很重要的前沿領域。」趙南明說。

  1981年,趙南明參加了清華大學學科規劃小組並負責復建生物系,如今,清華生命科學已經具備了全球影響力。

  知道君小結

  第一批被派遣出國的52人中,歸國后17人成為院士,清華去的9人匯總,李衍達、柳百成、張楚漢成為院士,趙南明獲清華突出貢獻獎。從第一批的52人的涓涓細流,到2017年我國出國留學人數首次突破60萬人大關,40年間,我國各類出國留學人員累計已達519.49萬人,其中313.20萬名留學生在完成學業后選擇回國發展。涓涓細流已經成了奔流的江河,奔湧向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留學教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20: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