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抓這兩點,這是中興再「興」的真正機會!

京港台:2018-4-22 10:20| 來源:中新經緯

緊抓這兩點,這是中興再「興」的真正機會!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是否從此次事件中深刻吸取了兩個教訓,恰恰是中興在脫困后能否再度興起的關鍵。

  4月16日開始,這家全球第四大通信設備供應商似乎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當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將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零部件、商品、軟體和技術,禁令有效期將長達七年。

  受此影響,中興通訊A、H股17日雙雙停牌,原定要於20日發布的2018年一季報也需要重新評估。中信保誠等基金公司則直接大幅下調了其公司估值。而由於是中興的相關供應商,美國公司Acacia Communications 的股價在禁令宣布后即應聲暴跌了逾35%。

  黑天鵝來的如此突然。一個月前,投資者們還欣喜於中興通訊發布的2017年年報,同比高達293%的利潤增幅,著實是近年來業績最好的一年。

  而資本市場的這些波動,還只是風暴降臨前的些許波瀾。

  這兩日,一張照片在眾多科技屆人士的朋友圈中流傳,據多位業內人士及媒體辨認,照片中的三個人應是中興通訊創始人侯為貴、董事長殷一民和總裁趙先明,地點則是深圳寶安國際機場,由於中興並未公開回應,三人的目的地未知。

  76歲的侯為貴執掌中興超過三十年,他恐怕沒想到,自己剛退休兩年,公司就面臨一場巨大的風暴。

  這次中興的危機之大已毋庸贅言,其三大主營業務:基站、光通信、手機,均對美國產的晶元和其他零部件有依賴,且已形成固定模版,短時間內難以用其他產品替代。如果供應鏈被徹底掐斷,庫里的存貨用完后何以為繼,成了未知數。

  財報顯示,中興通訊去年的營收達1088.2億,100%來源於通訊設備製造,並無其他收入來源。生產一旦停工,如無外力幫扶,想要堅持7年,難度難以想象。

  好在一些積極的信號已有所顯現。中國商務部17日已表態,指出中方將密切關注事態發展,隨時準備採取必要措施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更是在19日的相關回應中強調,希望美方不要自作聰明,否則只會自食其果。

  20日,中興通訊在官網上發布聲明,稱在相關調查尚未結束之前,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執意對公司施以最嚴厲的制裁,對中興通訊極不公平,不能接受。

  以史為鑒,美國曾有過類似操作。

  上世紀70年代開始,日本半導體產業迅速騰飛,到90年代末,日本的半導體產業已佔據全球半壁江山,排名前十位的公司中日企有6家,NEC、東芝和日立分列三甲。

  此消彼長,美國坐不住了。1985年,美國半導體企業指稱日企低價傾銷,向美國商務部提出訴訟。基於此,日美兩國於1986年簽署了「半導體協議」,意在限制日本半導體的對美出口,同時擴大美國半導體在日本市場的份額。

  結果到了1987年,美國政府以日本未能遵守協議為由,對微機等日本有關產品採取了徵收100%進口關稅的報復性措施。之後兩國於1991年又簽定了新的「半導體協議」,再度向美方讓利。而等到1996年協議屆滿時,物是人非,日企的市場份額早已被美企所超越。

  如今中國的高新產業正在加速發展,切不可重蹈日本覆轍。因此,從宏觀層面而言,防範美方「借題發揮」,將其「小心思」早早撲滅就十分必要。從這個意義上說,此時中興是需要大家支持的。

  但必須強調的是,這種支持不是無條件的,要看中興是否從此次事件中深刻吸取了兩個教訓。而這也恰恰是在中興脫困后,能否再度興起的關鍵。

  首先是要重視「合規性」,不要落人口實

  中國商務部在17日表態時,曾有過表示,「中方一貫要求中國企業在海外經營過程中,遵守東道國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規開展經營。」

  這也是此次輿論場上出現分歧的原因。有相當一部分聲音認為,中興違反了美國的法規,且證據明確,理應被處罰。

  

  有行業大V在微博發文,指稱中興有錯在先

  此次美方的制裁源於2017年時的一份和解協議。當時,由於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中興通訊與美國商務部達成認罪和解協議。

  根據這份協議,中興通訊共計被罰約11.92億美元,同時會有7年的「觀察期」,如不違約,將可免除3億美元罰款,暫緩執行的「封殺」令也會予以解除。

  而美國商務部在近日的聲明中表示,根據協議,中興通訊承諾解僱4名高級僱員,並通過減少獎金或處罰等方式處罰35名員工。但中興只解僱了4名高級僱員,未處罰或減少35名員工的獎金。這成為了此次美方採取措施的理由。

  據媒體援引的消息人士稱,美國激活拒絕令后,中興公司已經在強化合規管理,要求「每個員工重新學習歐美法律、法規、反賄賂等知識,參加合規考試要做到100分(滿分)才算通過。」

  對此,獨立TMT分析師付亮在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表示,在國際市場中,尤其是與這種強權國家在對話時,要理解他們的規則,並善用他們的規則。

  而通過這次事件,中國製造業的短板問題再一次引發了輿論熱議。沒有核心技術,「缺芯少魂」,在面對美國禁令時就很難硬氣起來,這對於中興來說也是最大的教訓。

  一家市值上千億、業務遍及全球、行業內排行第四的公司,一紙禁售令就讓未來前景蒙上了陰影,反差之強烈讓人不禁啞然。

  這還不只是中興一家的心病。

  據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集成電路進口金額為2601.43億美元,繼續蟬聯第一大單項進口商品;2016年,這項金額為2270.26億美元,是同期原油進口額(1164.69億)的近兩倍。

  近年來國內在網際網路領域的商業模式創新不少,造富了一批企業,但在真正的核心技術層面,「受制於人」之感仍難以揮去。

  通信行業專家項立剛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指出,在晶元領域,中國同國際尤其是美國先進水平相比,差距還是很大。「中國在發展晶元產業方面已經積累了數年的經驗,一些相對低端的可以做到量產,但在高端晶元還必須要依靠進口。」

  付亮也持相同的觀點, 「比如5G技術,終端晶元的研究直接決定了5G的方式和速度,從這一點來說,我們自己的晶元僅能支持一小部分,其他大部分還需要進口,尤其是特別尖端的晶元。」

  沒有核心技術怎麼辦,買?很難辦到了。

  以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為例,其近年來對中資收購半導體企業的審核越來越嚴苛,已經接連「攪黃」多筆生意。

  2015年7月,紫光集團提出以230億美元收購Micron Technology,結果被回復稱收購提議不現實,因CFIUS會因國家安全顧慮加以阻止。

  2016年11月, Axitron SE公告稱, CFIUS審查后認為收購交易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潛在危害。當年12月,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否決了福建宏芯投資基金收購Axitron SE的計劃。

  2017年9月,美國財政部發布聲明,總統特朗普下達行政指令,叫停凱橋基金收購Lattice Semiconductor的交易。聲明稱, CFIUS和總統評估認為該交易對國家安全帶來風險。

  想要核心技術,就需自己下力氣。而對於中興來說,加強研發能力已刻不容緩。

  近三年來,中興通訊在研發上的投入均顯弱勢,翻看其財報,自2015到2017年,中興公司研發投入分別是122億,127.62億,129.6億元,平均增速均不足5%。而公司研發人員數量也在逐年減少,到2017年,公司的研發人數已從2015年的31703人減少到了28942人。

  這方面,華為的情況值得參考。據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4月17日的公開講話中透露,2017年,華為用於研發的費用達89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7.4%。近十年投入研發的費用超過3940億元。而未來十年,仍將保持研發費用不低於收入15%的增長速度。

  此次中興陷入危機,後續如何脫困仍待觀察。但警鐘已敲響,不想永遠只能跟在後面,那麼中國的企業們,都需加把勁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7: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