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年鄧小平逝世後夫人卓琳為他完成一件什麼遺願

京港台:2017-10-11 11:31| 來源:中國新聞 | 評論( 8 )  | 我來說幾句

97年鄧小平逝世後夫人卓琳為他完成一件什麼遺願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鄧小平與卓琳資料圖

  本文摘自:中國新聞網,作者:申再望,原題:《中華文摘》文章:懷念卓琳

  卓琳阿姨早年投身革命,從北京輾轉至山東,再從西安徒步奔赴延安。我的母親肖里也在同一時期入黨,隨范文瀾領導的戰地服務團長途跋涉,從河南來到延安。她們都是出身富裕家庭的大家閨秀,為了民族解放,捨棄了優裕的生活,投入到抗戰的壯闊洪流。青春年少的她們,一同在延安學習,後來成為很要好的朋友。1938年,卓琳與鄧小平結婚,1941年,肖里與李井泉結婚。鄧與李都是老紅軍,受過「左」傾路線的排斥和打擊,又都參加了紅一方面軍長征。來到延安之後,兩家人有了更多的交往。

  憂患歲月的深情

  「文革」中,鄧伯伯飽經磨難,一度被發配到江西南昌參加工廠勞動,卓琳阿姨隨他到了江西,與他共同度過了不平凡的蹉跎歲月。

  當時我和妹妹大蓉、二蓉在父親的家鄉江西省臨川縣插隊務農,1972年元旦前夕,通過我父親的戰友、時任江西省革委會副主任的劉俊秀叔叔幫助聯繫,我們兄妹三人獲准去看望鄧伯伯和卓琳阿姨。

  我們被送到贛江邊的省委招待所,因為鄧伯伯一家人每個周末到那裡洗一次澡。鄧伯伯和卓琳阿姨見我們來了,很高興,他們關切地問起我們家的情況,聽到我母親1969年在成都被迫害致死的噩耗,鄧伯伯的神色開始凝重,卓琳阿姨的眼圈紅了。

  見時候不早,我們準備告辭,鄧伯伯一聽馬上說:「今天不要走了,到我們家去住幾天。」卓琳阿姨也說:「你們大老遠趕來,話還沒說完呢,跟我們回家去,一塊兒過個年。別擔心,家裡能住下。」就這樣,我們隨他們來到了南昌市郊區的步兵學校。

  我和妹妹剛在小樓里安頓下來,毛毛就來打招呼,讓我們上樓去,老人家有話要說。在樓上的起居室里,我講述了父親在四川被輪番批鬥以及在北京被關押的情況,又講述了母親被江青點名迫害、在成都含冤而死的情況,妹妹二蓉作了補充,說著說著,妹妹哭了,卓琳阿姨、毛毛、鄧林都忍不住掉了眼淚。鄧伯伯一直沉默不語,他眉宇緊鎖,神色嚴肅,心情沉重。過了好一會兒,鄧伯伯說了一句話:「肖里和井泉同志都是好人。」

  我們繼續講述二哥李明清被造反派拷打致死的情況和其他兄妹被關押、勞改、毒打的情況,說到這裡,鄧伯伯再也聽不下去了,他一下子站起來,對我們說:「我今天給你們做飯吃。」

  我們在鄧伯伯家住了5天,離別的時候,卓琳阿姨拉著我們的手,一再叮囑我們要注意身體。她還悄悄塞給大蓉200元錢,其實他們一家當時的生活也挺困難的。卓琳阿姨還說:「以後來南昌,到家裡來啊。」我們的眼圈都紅了,自從和父母別離后,好多年了,我們都沒有聽到過這樣親切的話語。在我們最孤單、最困難的時候,是鄧伯伯和卓琳阿姨給了我們家庭般的溫暖和安慰,令我們終身難忘。

  熬過嚴冬的堅韌

  1973年1月,我的父親被解除「監護」,全家人暫住在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的招待所。春節之後,鄧伯伯從江西回到北京,住在花園村1號。父親聽說后,決定帶我們全家人去花園村「串門兒」。

  花園村1號是國務院為副總理級別的領導幹部新建的一個居所院子,裡面有五幢兩層小樓。我們來到鄧伯伯住的小樓,先見到了卓琳阿姨,她高興地說:「我們搬回北京十多天了,天天都在忙著整理家務,當然也在等待,看誰家膽子大,上我們家來『串門兒』,結果你們是第一家。」

  鄧伯伯聞聲來到了會客廳,只見他氣色很好,步履穩健,我們真有說不出的欣慰。接著,父親與鄧小平到另外一個房間「敘舊」去了,我們便與卓琳阿姨話起了家常。她告訴我們:「有人給鄧林介紹了一個對象,是個窮苦家庭的孩子,人很老實,也愛學習,鄧林一直身體不太好,如今有了個伴兒,我們也就放心啦。」卓琳阿姨還說:「我們家孩子找對象,大人不干預,也不要求門當戶對,只要人好,雙方情願就行了。」是啊,鄧楠姐姐就找了一個普通人家的男孩,卓琳阿姨逢人就誇讚這個女婿厚道勤快。

  不久,我們家也入住花園村1號,和鄧伯伯、卓琳阿姨成了鄰居。鄧伯伯常叫我父親去打橋牌,他們一邊打牌,一邊議論時局。江青聞之,十分惱怒地說,鄧小平找人打牌,打的是「政治橋牌」,「走資派」不悔改,還在走。

  鄧伯伯和卓琳阿姨也開始去看望一些老同志,他們首先看望的是林月琴阿姨(羅榮桓元帥的夫人),而後去看望的是李富春伯伯和蔡暢阿姨。

  完成心愿的欣慰

  1997年6月,我作為新華社香港分社的一員,負責接待鄧朴方來香港參加慶典活動,有機會又一次見到卓琳阿姨。

  中央請卓琳作為中國政府代表團一員參加香港政權交接儀式,卓琳欣然接受。她知道自己是代表鄧小平去的。中央和香港政府對卓琳赴港參加慶典高度重視,指定由鄧榕陪同,與江澤民主席同乘一架專機抵港,並下榻位於九龍紅磡的海逸酒店。鄧楠時任科技部副部長,也參加了中央政府代表團,下榻在港島五星級的君悅酒店。朴方參加的是中央觀禮團,下榻在港島四星級的新世界海景酒店。

  6月30日下午,朴方乘坐的轎車從深圳直接開到了下榻的酒店,朴方見到我來接待他,笑著與我握手。

  我陪著朴方來到會場后,離儀式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朴方想見一見母親,我就推著他快步穿過若干道警戒線,來到一個特別休息廳。剛進門,我就看見卓琳阿姨坐在右邊的沙發上,身邊陪伴她的是毛毛。朴方以他渾厚的嗓音說了一聲:「媽,我來了。」卓琳笑容滿面回答:「我們很好,你怎麼樣?」朴方說:「我很好。」

  我和卓琳阿姨有十多年沒見面,老人家一時面生,毛毛對媽媽說:「這是井泉叔叔家的老五,大蓉、二蓉的哥哥」,卓琳阿姨才認出我來,她緊緊握住我的手說:「朴方和你在一起,我就放心了。」

  卓琳阿姨所在的休息廳是為中國國家領導人準備的,此刻江澤民主席和李鵬總理已乘船抵達新會展中心,正在會見英國王儲查爾斯,尚未來到休息廳。我利用時間差,打了個「擦邊球」,讓朴方見了母親。

  卓琳阿姨知道這個休息廳的重要性,更知道國家主席和總理馬上就要進來了,她便催促朴方離開。在這個時候,她首先想到的是國家大事,總體安排,自己的孩子不能有任何理由「特殊」。我便推著朴方的輪椅去另一個休息大廳。

  慶典當晚,卓琳阿姨徹夜難眠,情如潮湧,她對毛毛說,我能代表小平同志完成這個遺願,他在九泉之下也會感到高興和欣慰的。

  清澈明凈的摯愛

  2000年2月6日,我的兄弟妹妹到卓琳阿姨家拜年。我因為在四川,沒能參加這次拜年。

  據我妹妹說,那一天我們李家去了15口人,滿屋子歡聲笑語,充滿溫馨。卓琳阿姨頭髮花白,穿一件淡藍色的外衣,領口透出碎花的襯衣,很漂亮。她戴著一副黑邊眼鏡,拄一根拐杖,神采奕奕,容光煥發。老人家還記得我妹妹的名字,一一道出。她高興地說:「過年了,來了這麼多孩子,真夠熱鬧的。」在卓琳阿姨眼中,哪怕是年過半百或幾近半百的晚輩仍然是孩子,永遠是孩子。

  會見的地方,曾是鄧伯伯的辦公室。靠牆的書櫃里,放滿了鄧伯伯在「發配」江西時常看的中國典籍,有《史記》、《資治通鑒》和《二十四史》等。書櫃里還擺放著一些瓷器花瓶,是江西景德鎮瓷廠贈送的。睹物思親,可以想見江西的患難歲月,在鄧伯伯和卓琳阿姨心中,留下了多麼深刻的印痕。

  卓琳阿姨告訴我妹妹,這幾年她因為脊椎受傷,腰不好,很少出遠門。出門要人扶,得有人照顧,她不想麻煩別人。她還說,自從老爺子走後,中央舉行的新春團拜會她只參加過一回,主要是想見一見林月琴和薛明(賀龍夫人),結果她們都沒去,她也就沒再去參加團拜了。

  那一天,鄧林、鄧楠、毛毛都在家。毛毛說,你們來得好,今年是新世紀第一年,也是媽媽的本命年。

  在談笑聲中,我們簇擁著卓琳阿姨合影留念,把久遠的回憶和老人家的希冀定格在幸福微笑的一瞬間。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16: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