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佔座 (真的希望她能過得很好,而我在有生之年也能為她佔一次座)

作者:平凡往事  於 2008-11-22 06: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10評論

序:    七十年代末期,人們的七情六慾就像小說中被方格子代替的文字一樣只能意會不可言傳。即使現在,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也不能很好地表達他們的情感。與時下的年青人相比,他們真可謂是即純情,又病態。那一年,他們中的皎皎者擠進了剛剛開啟的大學校門。在同一個教室里,參差著不同年齡的男男女女們,白髮黑髮相映成趣。入事深些的,自然得到的也多些。而那些從一個校門進到另一個校門的應屆畢業生,充其量也就是在大觀園裡走了一遭的劉姥姥。其箇中滋味,只有當事人自知。



   佔座

    在校園裡,如果說教室是小天地,那麼圖書館,階梯教室就是大天地。不同性別,不同年級,不同系別,不同年齡的人們都有機會在此佔有一席之地。每到下課,人們爭相湧向那裡,就為能找著一個心儀的位子,瓜前李下。就像去朝拜聖殿似的,因為那裡有著他們渴望了解的教室以外世界的精彩,青春的媚力在那裡肄意地張揚著。有人說,圖書館是閱讀與欣賞的地方,人們可以在那裡溫書同時也可以接觸到不同異性 (儘管常常僅局限於四目短暫接觸) ,並有可能進行交流,可謂悅己悅人。但大多數時候,理想的位子都被先到者居之,於是就出現了佔座這種既不文明卻很奇特的現象。佔座可分為明占和暗占。所謂明占,是為明確的對象佔座。而後者,是事先沒有明確對象,而臨時遇到滿意的再請君入翁。

 


    佔座的手段可謂八仙過海,形式各異,琳淋種種。有人在桌上放幾本書,表明所屬。有人將坐墊栓在坐位上。更有甚者,有人乾脆將書包鎖在凳子的扶手上。。。。。。       

 

    起初,我非常厭惡這種不文明的行為,因為許多座位因被占而不能充分的利用。明明座位空著的,卻是可望而不可及。我和幾個同學商量后決定,在閉館前幾分鐘悄悄躲進廁所里,等人們曲盡終散的時候,再把所有上鎖的書包,用刀割斷拴在扶手上的帶子,然後擲於窗外。而那些丟失了書包的人,只好打落牙齒往肚裡咽。幾個回合下來,鎖書包的人少了許多。我們為這種惡作劇所產生的結果,著實得意了一整子,但佔座現象有如流感一樣仍然存在著。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件奇怪的事情,這種厭惡的情緒瞬間轉變成一種莫名的甜蜜。那天,我無意中走到一張被占的座位旁,有人竟無聲的挪走了放在桌上的書包,我受驚若寵的坐下來,沒敢看到底是誰給我讓的位置 (只從側影知道是個女生) 。大約過了40分鐘,我便假裝矜持的離開了座位。我們彼此沒有說過一句話,但我的心中卻充滿了甜蜜。從此我就默默的期許這樣的事情能再次發生在我身上。在以後的日子裡,我時常能感受到這種甜蜜。有時她沖我淺淺的一笑,便又把頭重新埋在深深的髮際之中。有時她朝著我輕輕地頜一下首,然後就自顧自的繼續溫書。直到畢業我們卻始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但她的名字像刀刻過一樣印在了我的心上。

 

    十多年以後,當我從加拿大回國度假時,突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願望,我要和這個曾經為我占坐並帶給我甜蜜的女孩見上一面。因此我找同學打聽她的情況,得知她恰巧就在我就學的大學里教書,我心喜若狂。第二天上午,就趕到她所任教的計算機系去找她。不巧,她那天沒有課,不在系裡,我感到很失望,卻又不甘心。就問系裡的其它老師,得到的回答卻是後天下午再來看看。我急忙告訴他我是從國外回來的,拜託其無論如何幫我找到聯絡她的方法。那位老師猶豫再三,最終給了我她家裡的電話。我看看時間已是下午了,心想還是別太唐突,就按奈住性子,等到了第二天,那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上午,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撥通了她家的電話,聽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女聲從話筒那邊傳過來,「喂,你找那位」當時」我緊張得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ZYH在嗎?」對方說:「我就是,你是那位」,當我報過名字后,我真怕她想不起我是誰亦或根本不知到我是誰。但她卻迅及地問道:「你現在在哪兒?你不是出國了嗎?」 我說:「是的,但現在我在國內,我們可以見見面嗎?」我真不知到這句話我是用了怎樣的勇氣才說出來的。她馬上說:「好啊。」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的請求。然後我們就約好了第二天中午在我父母家附近的一家餐館見面。我考慮那裡離她家很近,離我住的地方也不很遠,說實在的出國多年我整個一個兒地盲。就這家餐館,我還是昨天路過時無意間發現的。

 

   當我見到她時,感到很詫異。除了身體略微比從前胖了一點兒,樣子幾乎與在校時沒有什麼大的改變,只是更加成熟和大方了,當然美麗依就。我們簡單談了一些離開學校以後的事情,而我們談得最多的是如何移民加拿大和移民以後的生活,因為當時她對移民的事情很感興趣。第二天在一個溫馨舒適的茶館,她回請了我。這還是我第一次體驗國內另類的文化時尚。那次我們談得最多的還是移民的問題。在此前我聽同學說她離了婚,但出於禮貌,我們的談話從未涉及於此,最後我們互相留下了彼此聯絡方式。

    以後由於忙碌,回加拿大前我們沒有再見過面。非常不幸的是我丟失了我的電話本,其中也包括她的信息。兩年以後我又移民到了美國,從此我們徹底地失去了聯繫。後來我聽說她也移民到了加拿大。

    現在,真的希望她能過得很好,而我在有生之年也能為她佔一次座。


          2008 年四月二十三日於芝加哥。

2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8-11-22 07:15
人生就是這樣
回復 rockysnow 2008-11-22 07:37
也是一種緣分
回復 宜修 2008-11-22 11:31
rockysnow: 也是一種緣分
洋溢著青春氣息的「佔座」,讓人終生難忘的校園生涯。
回復 comptcity2002 2008-11-23 04:36
謝謝你們欣賞!
回復 彩舟雲淡 2009-11-22 13:37
欣賞你的老文.大學的生活很美好吧?現在是09年的11月,過了整整一年了,聯繫到她了嗎?
回復 comptcity2002 2009-11-22 22:15
彩舟雲淡: 欣賞你的老文.大學的生活很美好吧?現在是09年的11月,過了整整一年了,聯繫到她了嗎?
沒有
回復 彩舟雲淡 2009-11-23 01:18
comptcity2002: 沒有
如果真的要找一個人,花點時間會找到的,不過找到后估計會失望.......
回復 葉毅 2010-10-7 13:07
呵呵,你的文章讓我想起了我的大學生涯,也是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我們幾個應屆生,在班級里只佔八分之一(64人大班8個應屆生),其中的一位現在是法國莊園主,每天去圖書館佔位子,攤開一本朱光潛的美學書籍,在那裡釣魚,看看有沒有女同學可以搭腔,哈哈。而我則趁大家都離開寢室了,就可以把自己喜歡的蘇州評彈開得映天響,不必塞耳塞了,呵呵,往事如煙,其中的同學有的成為四川的省長,有的是大銀行的分行長,都很有出息,唯有自己,在國外渾渾噩噩的,呵呵。
回復 平凡往事 2010-10-7 13:38
葉毅: 呵呵,你的文章讓我想起了我的大學生涯,也是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我們幾個應屆生,在班級里只佔八分之一(64人大班8個應屆生),其中的一位現在是法國莊園主
感同身受!
回復 葉毅 2010-10-7 13:40
平凡往事: 感同身受!
那麼你就是我的法國莊園主同學一樣的啦!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1 00: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