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婚姻中警惕看似「老實本分」的男人,卻能將溫柔女人逼成「潑婦」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20-2-12 19:08 |閱讀模式
  01.

  若不是老同學告訴我,大概我還不知道秦露離婚了。

  秦露是我們大學同學,長相甜美,性格溫柔,說話細聲細語,除非站得近,幾乎都聽不見。

  跟她同窗幾年,幾乎沒有見過她發過脾氣,哪像我們這種脾氣暴躁的姑娘,一點不順心的事,就忍不住噼里啪啦發一通火。

  那時,我們常笑話她,像你這種又美又溫柔的姑娘,誰娶了你誰幸運,要有多大的運氣才會娶到你。

  畢業后,大家都各散東西,忙著找工作,同學之間,都沒怎麼聯繫了。

  偶爾,會從幾個同學嘴裡,聽到某某同學結婚了,生孩子了,但聽說離婚的還是比較少見。

  畢竟,結婚,不算新鮮事,但離婚,卻讓人好奇。

  我怎麼也沒想到像秦露這樣的好姑娘,也會走到離婚這一步,到底,是她的錯,還是她的男人有眼不識泰山。

  幸好多年不登錄的qq上還有她的號,我找到了她,聊了起來,才知道,這些年,她都經歷了什麼。

  真是滄海桑田,世態炎涼。

  出來工作兩年後,她在公司里認識了不同部門的男同事王浪。那時候的秦露正值青春年華,又溫柔又細緻,很是引人注目,在眾多愛慕者中,唯獨對王浪情有獨鍾。

  用秦露的話說:「我到底還是喜歡老實本分的男人,能說會道的男人,我擔心自己駕馭不了,會被他欺負。」

  可萬萬沒想到,自己千挑萬選的老實本分男人,卻一步步將她從溫柔細緻的女人,逼成河東獅吼的潑婦,最後忍無可忍,傷心離婚。

  

  02.

  帶著男友回家見父母,人人誇讚他,老實男人好,不會花花腸子,我就放心將女兒嫁給他了。

  婚後第一年,兩人的婚姻還算甜蜜,王浪也會幫著分擔家務,兩人吃過晚飯,還會手挽著手到小區里散步。

  婚後第二年,王浪換了工作,薪水上去了,可卻越來越忙,孩子也在第二年出生了。秦露每天忙著照顧孩子,照顧家庭,根本沒有自己的時間,累得跟猴一樣,希望丈夫能早一點回家幫把手,可是,等到男人回來,已經十點,孩子早睡了,自己也累了。

  婚後第三年,王浪升了職,當了個小主管,手下管著四五號人,工作越來越忙了,那時候的秦露,是最為崩潰的時候。孩子學會了走路,也會說話,也正值敏感期,非常難帶,也就是大家說的兩歲貓狗嫌,其實,小孩從一歲半左右,就開始進入敏感期了。

  小孩的叛逆,加上每天都圍著鍋台和孩子轉的秦露,根本沒有喘氣的空間,脾氣再好的女人,也會壓抑,更何況,秦露原本不愛發火,喜歡將情緒壓抑在內心。這樣,長期下去,就多少有些抑鬱。

  當忍不住的時候,就會爆發出來。

  漸漸地,夫妻之間,為了孩子,為了家庭瑣事,爭吵起來。

  王浪說:「你一個女人,整天沒事幹,我為了這個家在外面累死累活,你還想怎麼樣,別不知足了。」

  這話徹底刺痛了秦露,這麼多年來,自己照顧家庭和孩子,付出了青春、時間和精力,怎麼會沒有付出。

  

  03.

  他們,大吵了一架,吵到厲害處,離婚兩字,也就脫口而出。

  王浪也不客氣,回懟秦露:「離婚就離婚,我有工作,你有什麼,連養活自己都困難!」

  聽到這話,秦露掩面哭了一晚上。想當初,自己也有工作,靠著那份薪水,養活自己根本不成問題,周末想看電影就看電影,想買裙子就買裙子,哪裡用得著,被男人數落成這樣。

  夫妻爭吵過後,冷戰了好長一段時間,誰也不理誰。雖說吵架時離婚脫口而出,可是,看在孩子還小的份上,哪能就這麼輕易地離,還是忍忍吧。

  秦露又說服了自己。

  這段婚姻,徹底讓秦露絕望的,還是孩子那次發燒。孩子長到兩三歲,戒了母乳后,抵抗力就會降低,遇到流感時,孩子感冒發燒都是常見的事。

  每一次孩子發燒,都是秦露一人守護到天亮,給孩子物理降溫,擦身,換冰冰貼,甚至喂葯,只要孩子的體溫沒有降下來,秦露就沒法安心睡覺,徹夜未眠,都是常見的事。

  那一次,孩子發了燒,還有點咳嗽,秦露打電話讓王浪早點下班回家,帶孩子去看病。

  可是,第一通電話,王浪不接,第二通打過去,王浪還沒接。

  如果丈夫是在加班開會,不能被打擾,也就罷了,然而事實上,王浪正在跟部門的同事在外面吃夜宵,叫了幾箱啤酒,邊燒烤邊吃,樂不思蜀。

  有個男同事聽見王浪的手機不斷響,就半開玩笑地說:「浪哥,怎麼不接電話啊,說不定是嫂子叫你早點回家,有好事呢。」

  另一個女同事起鬨道:「就是就是,別讓老婆苦等啊。」

  王浪卻苦笑著回答:「能有什麼好事,別管了,我們繼續吃吧,家庭主婦就是閑得沒事幹。」

  

  04.

  第三通電話,王浪還是不想接,忍不住同事的挖苦,還是勉強拿起電話。

  那一頭,秦露聲嘶力竭地吼,自己打了三通電話為什麼才接,孩子生病了你怎麼可以不管。

  這一頭,王浪淡定地除了「嗯、哦、好、就回去」,沒有別的回復。

  掛斷電話,又有多事的同事笑話他:「看來浪哥是個妻管嚴啊,還不早點回家,別讓嫂子著急了。」

  「就是啊,浪哥,你娶的可是母老虎啊,將老公管得這麼嚴,出來玩一下就不高興。」

  王浪沒有替妻子做任何解釋,笑著又拿起一瓶啤酒,說道:「現在才九點,難得部門聚餐,就別掃興了,來來來。」

  同事們都以為,王浪在家沒地位,是個老實本分的男人,他的妻子,卻是個脾氣暴躁,潑辣強勢的女人。

  看著喝得醉醺醺回來的丈夫,秦露又氣又恨,可更多的是:心寒。

  樹葉不是一天變黃的,人心不是一天變涼的。

  

  看著這個家不似家,丈夫不似丈夫的男人,秦露的內心,如同被刀絞一般。

  那一刻,秦露下定決心,還是離婚吧。喪偶式育兒,有男人跟沒男人又有什麼區別。

  這個看似老實本分的男人,結婚多年後,秦露才看出他的真面目,正因為他的偽裝,才將一個原本性格溫柔,語氣溫和的女子,逼成了一個別人眼中的潑婦。

  一紙離婚書,結束了秦露和王浪的三年婚姻。

  王浪沒挽留,秦露也不想回頭。

  只是往後餘生,苦了孩子。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9 23:2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