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從女俘到攝政王,窩闊台的老婆用行動詮釋了什麼才是真正的敗家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20-1-14 17:20 |閱讀模式
  金國泰和四年,乞顏部迅速崛起,一直忍著奪妻之恨的鐵木真覺得,是時候幹掉篾兒乞部了。

  在成吉思汗的率領之下,篾兒乞部很快便被擊潰,而除了部族首領黑脫阿父子及一些親隨護衛逃脫之外,大批篾兒乞部人則盡數被俘。

  

  一個女俘

  篾兒乞部高於車輪的男性被悉數斬首,鮮血塗染在草甸灘塗之上,而在那些剩餘的俘虜之中,有一個身著華麗服飾、瑟瑟發抖的女人,正惶恐地面對著未知的命運,她便是篾兒乞部首領黑脫阿長子忽都的妻子——乃馬真•脫列哥那。

  

  對於這個美人,鐵木真的處理方法很有意思,既傳統而又帶點兒報復之意,當初我父親也速該奪了你們篾兒乞部的柯額倫夫人,後來你篾兒乞部又奪了我鐵木真的夫人孛兒帖,如今你們部落首領的兒媳又落在我的手中,算算怎麼也該輪到我兒子來奪了。

  「窩闊台!」鐵木真看著自己的三子,大聲喚道,「我將這個美人賜給你為妻,你領她下去罷。」

  

  年輕的窩闊台看著面前這位楚楚動人的美女,貪婪的眼神頓時放出光彩,其不由地發出了一聲歡呼之聲,而周遭的人們也開始起鬨起來。

  乃馬真•脫列哥那看著面前那個漸漸靠近自己的陌生男子,不由地落下淚來,從王妃到女俘,從雲端打落塵埃,在這短短一天的時間,她就嘗盡了絕望的滋味,生死不由自己,既然死不了,那就接受長生天的安排,認命吧。

  

  當乃馬真•脫列哥那為自己的命運而哀嘆之時,她不知道,通過這次婚姻,她的人生軌跡自此才真正開始青雲而上,最終達到了一個旁人無法想象的巔峰。而此刻正在一旁嬉笑的鐵木真,他如果知道自己這個決定會對未來產生如何惡劣的後果的話,其恐怕要忍不住給自己一記重重的耳光。

  最有實力的皇后

  乃馬真•脫列哥那雖然嫁給了窩闊台,但蒙古人實行一夫多妻制,此時的窩闊台已經有了孛刺合真、昂灰、乞里吉思•忽帖尼、土拉起那等五位妻子,作為一個後來者,乃馬真•脫列哥那並沒有太多優勢,然而她卻有一個特別的長處,這讓窩闊台其他的妻子都望塵莫及,不得不服。​

  

  那就是肚皮爭氣,很快乃馬真•脫列哥那就一口氣為窩闊台生下了五個兒子,而且在其生育之前,窩闊台還沒有任何子嗣,這就讓這位母憑子貴的乃馬真•脫列哥那,在窩闊台的眼中,變得非常重要了,其也隱隱成為了大家眼中的第一夫人。

  

  

  南宋寶慶三年,成吉思汗在西征西夏的途中去世,其留下遺命讓三子孛兒只斤•窩闊台繼承汗位,然而擁有重兵的拖雷最終卻成為了監國,真正掌控了蒙古的大權,這讓窩闊台很鬱悶。

  在汗帳之內窩闊台整日悶悶不樂,而這段時間,乃馬真•脫列哥那便陪伴著窩闊台,陪他打獵散心,排遣著丈夫的抑鬱之情,讓窩闊台漸漸走出了陰霾之中。

  後來,在窩闊台的算計之下,拖雷暴亡,窩闊台最終掌握了真正大權,就在乃馬真•脫列哥那本以為自己的丈夫將要振作一番之時,卻無奈地發現,這些年,慣於崇尚享樂的窩闊台卻漸漸陷入了聲色犬馬之中,自此醇酒美人,夜夜不離帳內。

  

  後來,連大臣耶律楚材都看不下去了,他拿著鐵酒槽對窩闊台說:

  「這鐵為酒所浸蝕,所以裂有口子,人身五臟遠不如鐵,哪有不損傷的道理呢?」

  然而這些忠言都難以進入窩闊台的耳中,他將自己的身體禍害的越來越差,疾病隨之不召自來。

  誰來繼位?

  公元1241年冬,天氣轉寒,但草木尚未脫盡,又到了一年狩獵的時節,看著帳外部眾們忙著攜犬控鷹的景象,養了大半年病的窩闊台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衝動,他決定,活了大半輩子,自己也該任性一把了。

  不久,窩闊台便領著一隊護衛,揚鞭策馬,馳出了汗帳之外,黃羊獵隼,多麼熟悉的生活啊,馳騁在這片無邊無垠的草原之上,窩闊台感到整個人的靈魂都得到了一次徹底的放鬆。

  

  這次狩獵足足進行了五日之久,在這段時間裡,窩闊台彷佛又回到了青年時代,隨風馳騁射獵、酗酒擁姬高歌,真是愜意非常。

  然而待其回到汗帳之後,他卻再也支撐不住疲憊的身軀,沉沉地睡去了,而且這一睡,窩闊台便再也沒有醒來。

  大汗殯天了,窩闊台的猝死,讓其身邊的人們頓時亂了手腳,大家在紛亂之中,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窩闊台死後,誰來繼承這個汗位呢?

  

  按照窩闊台最初的想法,他最初想讓自己最喜歡的三子闊出作為繼承人,然而闊出卻在五年前攻打襄陽之時戰死了。

  後來,愛子情深的窩闊台便不顧一切地改立闊出的兒子失烈門為汗位繼承人,子在立孫,這本身就是一個比較危險的政治選擇,而窩闊台卻沒想到,真正讓這個危險變為現實的,竟然是自己的老婆乃馬真•脫列哥那。

  

  攝政女王

  比起孫子來,還是兒子親,愛子心切的乃馬真•脫列哥那根本不顧自己老公的遺願,她決定將這個汗位,留給自己最愛的兒子——孛兒只斤.貴由。

  然而,此刻的貴由還在中歐高加索一帶酣戰,在六年前,窩闊台曾經召開諸王大會,決定興兵征討俄羅斯、欽察等國家,大會決定派諸王的長子帶隊,率領精銳部隊前去征討,而靠著步行、騎馬,貴由等人打到高加索時,已經過去了六年。

  

  作為自己的第一個兒子,貴由的降生給自己帶來了命運的改變,有了子嗣的窩闊台自此對乃馬真•脫列哥那另眼相待,因此馬乃真.脫列哥那對長子貴由的感情,非同一般。

  乃馬真•脫列哥那將所有的愛都給予了長子貴由,雖然自己以後有了闊出等孩子,但貴由始終在自己的心中,佔據著旁人難以替代的位置,當初窩闊台冊立三子闊出為繼承人,自己還暗自為貴由難過,如今機會就在眼前,自己一定要提這個孩子把握好機會。

  

  就這樣,眼巴巴等著繼位的失烈門,就這樣,提前被奶奶給pass掉了。

  然而,如今國家沒有君主,同時貴由還在境外作戰一時半會兒回不來,這種情況之下,不立窩闊台欽點的繼承人失烈門,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諸王、大臣們都有異議,這可該怎麼辦呢?乃馬真.脫列哥那這個愛子心切的女人,想到了一個辦法,一個看似簡單粗暴,其實很有效地辦法,那就是投其所好,大棒加胡蘿蔔。

  

  對於能夠拉攏的諸王、大臣,該加官進爵的加官進爵,王爺們已經到了崇高之位了,那就放權,讓你們也能夠有一定的發號施令的權力。

  對於那些比較固執的忠貞大臣,比如耶律楚材、鎮海,冷落排斥,打擊摒退,敢跳出來搗亂,就強力鎮壓。

  人性是貪婪的,既然都有好處,那大家也沒什麼理由不支持乃馬真.脫列哥那皇后的決策,畢竟失烈門上台肯定給不了大家這麼多的好處,皇帝既然還在外面打仗,國不可一日無君,那您作為皇太后,完全可以監國呀,有您監國,給大家打的白條才有可能兌現呀。

  

  於是諸王、大臣們便紛紛開始極力擁戴乃馬真皇太后監國,蒙古帝國第一位攝政皇太后就這樣橫空出世了。

  那麼乃馬真.脫列哥那這位皇太后監國執政的水平怎麼樣呢?毫不誇張的說,那可是相當垃圾。

  垃圾的執政水平,坑兒子的娘

  乃馬真后執掌大權之後,並沒有振作朝綱、精心國事的意識,她只是享受著權力所帶來的那種滋味,之前窩闊台在時,自己只是一個皇后,根本沒有享受過這種政令皆出我手的感覺,為了掌控好權力,其對窩闊台時期的重臣進行了清洗,忠臣奸臣能臣統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對我忠心。

  

  在這種思路指導之下,重臣耶律楚材憂憤而亡,右丞相鎮海、中州斷事官牙老瓦赤紛紛逃亡,而接替這些人的人選是誰呢?

  脫列哥那的貼身女僕法提瑪和佞臣奧都剌合蠻,這種任人唯親的做法引起朝政方面的巨大衰退,而諸位分得到權力的王爺們也開始了作死的表現,一時間,王爺們的政令紛紛發向各地,地方接到不同的政令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執行才好。

  就這樣,蒙古帝國在馬乃真后的監國攝政五年之內,陷入了停滯、混亂之中。

  等貴由回來之後,其無奈而悲憤的發現,老娘給自己看了這幾年場子,自己竟然絲毫感激不起來,因為老娘亂搞,差點把這個場子都給弄砸了。

  

  公元1246年,乃馬真.脫列哥那走到了生命的盡頭,而貴由在擦乾眼淚之後,也開始為自己母親的荒唐行為開始買單,他開始為母親先前的失政善後。

  大清洗再次開始了,法提瑪以謀害闊端罪被處決了,同時被處死的還有奧都剌合蠻,這兩位的繁華夢也僅僅只是作了五年而已,但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貴由重新任命了鎮海為右丞相;並恢復了牙老瓦赤主持中原地區的財賦事務。

  

  同時,貴由下詔收回諸王先前散發的牌符,並規定諸王今後不準擅自頒發敕令,先前放飛的諸位王爺權力也被大大的削弱了。

  然而,貴由的做法雖然是撥亂反正,但損害了王公貴族們的權力,剛開始不讓嘗這個甜頭也就罷了,如今有了權力又被收回,那就不共戴天了,因此一股反對貴由的潛流開始滋生、流轉。

  

  數年之後,當貴由在巡狩途中病亡之後,再也沒有人支持窩闊台一繫上位,而拖累的兒子蒙哥最終順利登台,徹底替代了窩闊台一系的傳承,而追根溯源,這都要拜馬乃真后所賜,沒有她那五年的作死,窩闊台一系的傳承,或許可以順利、平穩地走下去。

  不得不說,歷史總是充滿了偶然,也充滿了無奈。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7 02: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