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李秀成自述天京事變:說好只殺3人,結果殺2萬人?禍首不是韋昌輝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6-13 09:16 |閱讀模式
  1864年7月,湘軍向圍困了數月之久的太平天國的都城天京發動了最後的猛攻,城破之前天王洪秀全病逝,忠王李秀成眼看大勢已去,極力保護幼天王洪天貴福突圍,逃亡途中,洪天貴的馬摔壞了,李秀成將自己的馬讓他騎。結果很不幸,他被俘虜了。

  

  ​

  李秀成被擒后,為了太平天國的「復興夢」,他在獄中寫下了數萬字的《自述書》,述說自己參加革命之具體經過,以及太平天國之成敗得失,最後把矛盾指向西方列強,指出洋人才是中華最大的隱患。

  

  ​

  令人稱奇的是,李秀成在《自述書》中對天京事變進行了詳細的描述,李秀成指出 「天京事變」的爆發,就是因為楊秀清太過囂張,目中無人,甚至連天王洪秀全都不放在眼裡。洪秀全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密令「首義五大王」的韋昌輝、石達開兩大天王回京,商議誅殺楊秀清之事。並一語道破韋昌輝誅殺東王殿2萬人之謎團。先來看這段原文: 「翼與北王密議,殺東一人,殺其兄弟三人,原清輔清而已,除此以外,俱不得多殺。」

  

  ​

  意思就是說,可見洪秀全當時還是相當理智,不想因誅殺太多而讓太平天國元氣大傷,給清廷可乘之機。讓韋昌輝和石達開只殺楊秀清、楊輔清、楊原清3人便可,不得濫殺無辜。

  而在誅殺東王楊秀清這件事上,北王韋昌輝與翼王石達開是盟友,站在同一條線上。當然,洪、韋、石三人的「反楊同盟」到最後卻演變成了韋昌輝一人單幹,而洪秀全和石達開卻「作壁上觀」,洪秀全坐鎮天王府遙控指揮,而石達開為了不捲入這場內訌,故意遲遲不入京來。

  

  ​

  韋昌輝進城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無奈之下,只好拉攏了一個人——燕王秦日綱。韋昌輝和秦日綱都被楊秀清杖責過,對楊秀清恨之入骨。兩人自然是一拍即合。

  然而,結果卻並非如此,先入城的韋昌輝,聯合燕王秦日綱,率三千精兵殺入東王府後,在誅殺楊秀清的同時,還把東王府上下殺了個人仰馬翻,結果有2萬多無辜人士死於這次政變。

  ​

  太平天國元氣大傷,由盛轉衰,一步步走向滅亡,再無翻身之可能。那麼,明明說好只殺3人,為何最終卻誅殺了2萬多人呢?

  世人把「罪魁禍首」都指向狠毒的韋昌輝。其實,事實並沒有客以簡單,這後面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

  首先,韋昌輝有苦衷。

  在整個東京事變中,洪秀全和石達開都躲在暗處,特別是洪秀全,他並沒有公布「誅楊詔書」,斥責楊秀清罪行,承認事變的合法性,而是「暗中」讓韋昌輝進行軍事行動。這樣一來,儘管韋昌輝帶兵回京誅殺楊秀清,打著是「奉詔勤王」旗號,是名正言順的替天行道。但是,楊秀清死後,洪秀全並沒有及時公布詔書來,這樣一來,韋昌輝就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了,他自己說「奉詔討賊」,但「罪人」楊秀清伏誅,而洪秀全沒有公布詔書,也沒有站出來公開表態。單憑韋昌輝一面之詞顯然是很難服眾的。

  

  ​

  其次,楊秀清有「後台」。

  楊秀清當然不是一個人,而是代表一個太平天國集團最大的集團——東殿集團。天京事變后,儘管韋昌輝第一時間殺死了楊秀清,但東殿集團的實力還存在,東殿禮部尚書護天侯傅學賢、戶部尚書翊天侯吉成子等能調動之在京東殿兵馬約6000人。而當時韋昌的兵馬才3000人,因為沒有天王詔書,韋昌輝誅殺楊秀清屬於「不合理」行為,因此,東殿集團必然會反擊,一方面為楊秀清報仇,另一方面為了生存。同時,東殿集團里的「二號人物」傅學賢平時仗著楊秀清的權威,囂張跋扈,甚至連北王、翼王都不放在眼裡。而這時,聽聞楊秀清已死,傅學賢的反擊是必然,否則就只能束手被擒的份了。

  

  ​

  事實上,東殿集團也的確馬上採取了行動,他們在傅學賢和吉成子的帶領下,利用街壘與韋昌輝3000兵馬展開激烈的惡戰。因為人數在原因,韋昌輝一度處在下風,情況非常危急。正在這個關鍵時刻,燕王秦日綱帶兵而來,從而幫助韋昌輝扭轉了戰局,最終反敗為勝,將在東殿的6000兵馬悉數殺掉,基本控制了天京局勢。

  

  ​

  就在韋昌輝大開殺戒時,石達開從武昌洪山大營回京了。其實石達開和韋昌輝的關係應該是非同一般的,據李秀玉的自述書里記載:「翼王在湖北洪山,知到京城害殺許多之人,在湖北洪山營中,同曾錦謙、張遂謀狼狽趕回京都,計及免殺之事。」可見石達開回京竟然只帶兩人,足以證明他和韋昌輝的私交甚好。

  石達開回到天京后,他明明是密謀者之一,卻「直斥」韋昌輝:「其下何罪?何得盡戮?無乃自戮手足」,並將楊輔清保護起來,公然站在東王餘黨一邊。

  

  ​

  為此,李秀成在《自述書》所說,「天王亦不悅」,北王也「頓起殺心」,一怒之下,他準備幹掉石達開。可惜,石達開早有預防,他連夜縋城而出,跑回安慶號召舊部起來「靖難」,討伐韋昌輝。

  韋昌輝眼看形勢危急,索性一不幹二不休,血洗翼王府後直接攻打天王府,希望能活捉洪秀全達到「挾天子以令諸侯」之目的。令石達開勤王大軍不敢妄動,同時,他把自己的弟弟韋俊從武昌調回的,以扭轉不利局勢。

  結果,韋昌輝的如意算盤落空了。因為他的盟友燕王秦日綱在追擊石達開末果后,率軍離開天京去「抗清」去了。失去一臂的韋昌輝當然不是洪秀全的對手,最終兵敗身死,首級被送到了石達開面前。

  

  ​

  因此,韋昌輝之所以把天京事變極力上綱上線,擴大化,從密議時說好的只殺3人,結果卻殺了2萬多人,歷史上把主責都推到了韋昌輝身上,而實際上,洪秀全沒及時公布「誅楊詔書」才是最關鍵的一步,而石達開隨後的「逼宮」讓事態進一步惡化。因此,主責第一人應該是洪秀全,而主責第二人是石達開,第三人才是韋昌輝。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3 10:2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