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雙林奇案錄第二部之五行連環案: 第三十二節

作者:Bafeng  於 2023-11-29 02: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雙林奇案錄|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雙林奇案錄第二部之五行連環案

作者: 八峰

 


第三十二節

 

中午回到市局,周源、定國正和魏虎臣一起在辦公室里吃午飯,突然接到值班室轉來的一個電話。周源接完電話后,便匆匆離開辦公室下樓,在公安局大門口的值班室里,他見到了正坐在那裡等候的韓之楓老人,寒暄幾句后兩人便一起朝門外走去。

下午一點,新任代局長趙功學又召開了緊急會議,聽取魏虎臣代表專案組對剛剛在城北馬市鋪發生的溺水謀殺案現場勘查的彙報。

值班室通知了市局各偵辦組,要求全員參加,劉敬義和定國也參加了會議,唯獨沒有見到周源。

會上,魏虎臣介紹了上午在城北馬市鋪荊溪河邊現場勘察的情況,指出技術科正在對發現的屍體進行檢驗,死者身份也尚未查明,但是根據省廳專家的判斷,認為死者是一位職業司機。

哦?是哪個省廳的專家啊?他根據什麼來判斷死的人是個司機呢?趙功學皺起眉頭、不以為然地問道。

「嗯,是省廳的周科長。魏虎臣老老實實地把周源在現場勘查后做出判斷的依據告訴了代局長。

「那周科長人呢?他來了嗎?趙功學掃視了會場一圈后問道、語氣中明顯帶著不滿。

「哦,周科長按照事先約定,去追查另外一條線索了,他跟我說過,要下午較晚的時候才能回來。劉敬義連忙說道。 

 

接著,趙功學又聽取了三個偵辦小組的彙報——顯然都沒有任何實際進展。聽完彙報,代理局長極為不滿,他聲色俱厲地斥責了包括魏虎臣在內的各偵辦組民警,再次要求限期破案、給刑警們施加了很大壓力,會議在壓抑的氣氛中延續到下午三點半才結束。

四點二十分,周源回到了市局,他直奔一樓的技術檢驗科法醫室,正好碰上了魏虎臣等人——他們也是來查看馬市鋪溺水死者屍檢的結果。

「怎麼?此人還真的是溺水而亡?魏虎臣快速翻看著屍檢報告,看了下死因一欄里填寫的內容、抬起頭來看著法醫馬文康問道。

「是的,對屍體的解剖發現,死者肺葉極度膨脹,擴至了整個胸腔、且呈充血性水腫,導致胸腔內都有大量溺液。這表明他的確是因溺水而死亡的;死亡時間應該是昨天夜裡十二點鐘左右。」馬文康解釋道。

「可是,魏虎臣瞥了一眼周源,繼續質疑道:那荊溪河水深不過半米,此人又是被拋在河邊水草里,身體都未能完全浸入水中,如何能夠被淹死呢?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能肯定的是:此人確系溺水死亡。」法醫瞥了一眼刑偵隊長答道。

「魏隊長提出的疑問是我們上午在現場勘察時就提出來了的;現在屍檢結果也告訴我們,死者的確是溺水而亡;我想,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就是發現屍體的荊溪河邊並非是兇手作案的第一現場,他很可能是在其他地方被溺死的。周源看著報告說道。

「什麼!?在其他地方被溺死的?我還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魏虎臣驚疑地看著偵探。

「上午在河邊勘察時,我看到屍體全身肌膚髮白、口唇青紫,輕按其胸部和腹部,竟然有很多水從其鼻孔中溢出,完全符合溺亡而死的特徵;可是又看到那河水甚淺,屍身也只有一半浸泡在水中,昨天晚上也未降大雨,河水根本不可能把屍體衝動;所以懷疑死者是在別處被溺死後才被移屍到此,為了驗證當時的猜想、我就取了一瓶河水的樣本送回來檢驗,果然,周源翻開屍檢報告,你看這第三頁上,有對河水樣本與屍體內積留溺液的對比分析,結果是完全不同的!

「是的,馬文康連忙點頭附和道:河水樣本中成分複雜,有油脂、泥沙、水草纖維和藻類;而屍體內積留的溺液卻完全不同,要純凈得多,根據測出的余氯含量來看更像是經過處理的自來水或者井水;而且在死者的肺泡里也沒有發現泥沙或水草藻類。

「這就是說,周源接過了法醫的話說道:死者是在另外一個地方在不同的水源里給溺死的,其屍體隨後才被轉移到清風橋下的荊溪河邊給拋棄的。

「在別處被水溺亡、然後移屍?真是不可思議!可兇手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魏虎臣連連搖頭。


「我想,除了他是在按照事先制定的計劃殺人、同時也是向我們傳遞一個信號。周源平靜地說道。

「傳遞信號!?什麼信號!?」 魏虎臣瞪大了眼睛。

「他於子時在坎位【5用水殺死了這個人,周源慢慢說道。

「什麼!?」 房間里所有的人都看著偵探,卻無人懂得他話中之意。

這麼說吧——這個兇手,就是先前殺害了徐建國、顧峰、和朱喜貴的兇手,是同一個或同一伙人。周源環視了一下眾人臉上驚訝不解的表情、緩慢而又堅定地說道。

「你是說,殺死了徐建國、顧峰、朱喜貴和這個死者的是同一個兇手!?」 魏虎臣看著周源,他對偵探的結論趕到非常震驚。

「是的。周源點點頭、語氣十分肯定。

「可是,我們連前面三樁案子是不是同一個兇手所為都還不能確定,又如何能確定殺死此人的兇手就是前面三個案子的兇手呢?

「別著急、兇手已經露出了馬腳。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儘快查清楚這個死者的身份!周源一邊說一邊又向魏虎臣問道:「售賣給死者兩個東風EQ140卡車輪胎的商戶找到了嗎?有沒有什麼進展?」

很糟糕,」魏虎臣沮喪地搖搖頭:「那張發票被河水打濕又浸泡了那麼久,除了圓珠筆油墨留下的字跡可以辨認外,商家蓋的印戳已經非常模糊、完全看不清楚,技術科也沒有辦法修復。」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5 01: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