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國雜記:「如今這世道,交個朋友挺難的」

作者:水影兒  於 2009-9-25 21: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女性情感|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1評論

每次回國,我都會遇到同桌共席的陌生人。吃過,喝過,聊過之後,我和任何人日後都沒能成為摯交。惆悵之餘,我暗暗深思。莫非這真是應驗了一句話,「如今這世道,交個朋友挺難的」。

說這句話的,不是我,而是一位擅長交友的成功人士。他左右逢源,他呼風喚雨。在我的眼裡,他應該是位不差錢不缺朋友的前輩。哪知看似春風得意的他,竟發出這種慨嘆世態炎涼的悲言。聽到這句話后,我,沉默了。

有一天,我的孩子問我,媽媽,你有朋友嗎?在小孩子的世界中,朋友應該是和生日聚會,手機簡訊,影院飯廳,公園聚會等等緊密相連的。而我,平時與這些熱鬧事幾乎是絕緣的。除了在自家和朋友家偶爾的相聚,我確實沒有刻意交友的時間和機會。孩子這麼擔心我,估計是怕我得自閉症吧。

媽媽,你有朋友嗎?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竟讓我浮想聯翩夢回從前。有,我有過很多朋友。當年的那些花兒們,「她們都老了吧,她們在哪裡呀?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范瑋琪演唱的這首歌,讓我易傷感難思量。

如今交朋友難,到底難在何處?生活忙碌,工作壓力大,自信心不足,利益衝突,時間緊迫,空間阻隔,種種這些原因,似乎都可以成為發展友情的攔路虎。讓人更加悲觀的是,如今甭說是結交新朋友,即使是想守著多年相識的舊友,都有了一定的難度。

這次回國,我本計劃去見一位相識多年的海歸。當年求學時,我們一起狂吃過死於生理實驗的兔子肉(嘿嘿,年輕,窮,胃口又好),一起排隊考托福(趕上了出國熱),一起去大使館辦簽證(排隊拿號,互相照應方便)。這麼熟悉的好同學,如今兩人要想見上一面,居然很難。

他現在就職於北京某醫院,而我只是個來去匆匆的過客。領導忙,群眾更忙。這次我在北京只逗留三天,還要帶孩子馬不停蹄地到處亂看,而他剛好要忙著主持一個會議。好不容易約好在我返回美國那天的中午,兩人見面談談。可因為我的緣故,電話改約了幾次(沙啞著嗓子),地點變了又變。最後,和親情相比,友情讓步了,我們見面這事,泡湯了。

悲觀地思考一下朋友之情。也是啊,如今的離婚率居高不下,連親兩口子都可以反目成陌路。相比之下,友情再珍貴,可它貴得過婚姻嗎?在這個年代,你還能找到「高山流水越千年,往事如煙嘆逝川」的俞伯牙和鍾子期嗎?漸行漸遠的友情,像男人吐出的煙圈和女人唇角的口紅,瞬間精彩過後,是否還值得重來?

雖然現世讓人有些悲觀,但真正的友情絕沒有像恐龍一樣絕跡。當我的孩子懷疑我自閉時,我哈哈大笑。自閉症的人,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哪會寫博克呀。有,媽媽當然有朋友啦。媽媽最好的朋友,已經和媽媽認識很多年了。

我和閨蜜,相識於朦朧少年時。我和她,一同經歷過人生所有的溝溝坎坎。結婚,生子,高升,遷居,哪件大事,不凝結著彼此的牽掛。我們「穿過風又繞個彎,心還連著,像往常一樣」。這次回國的第三天,我就急不可待地敲開了她的家門。我們說啊,笑啊,好像又回到了十八歲。

成人的友情不同於孩子們的喧鬧。真正的友情,是苦難共享,也應該經得起獨處的考驗。好朋友不一定非要餐桌美酒相伴。那份貼心,那種默契,越在人生低潮時,越值得慢慢回味和品嘗。

不管如今交友多難,我從不懷疑人間確有真情在。既然開創一個新世界不易,那就盡量先守在現有的江山吧。我因此非常珍惜與我相識的所有朋友們。不為時空阻斷,為了長遠的情誼,大家都得忍住別離。至於網路中的來來往往,我,一直沒入戲。

心中有愛的人不會寂寞


 8/24/09  11:44PM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水影兒 2009-9-25 21:15
謹以此文感謝村裡的朋友們。只要網路還在,大家就不會走丟。這裡是我的網路家園,我來去自由。

祝福大家中秋周末快樂。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4 01: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