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轉載】誰才是「民族魂」

作者:顧曉軍53  於 2023-1-23 09: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被評薦|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關鍵詞:顧曉軍

誰才是「民族魂」

 

    ——讀顧曉軍《打倒魯迅》

 

  原載於《顧曉軍及作品初探》一書。作者,為北京大學語言學博士、雲南大學文學院教師。

 

  「民族魂」,代表「一個民族的精神」,「應當是提取民族原生態精神與長期、非病態的主流精神,供發揚光大」①。魯迅去世后,靈柩上覆蓋一面旗幟,上書「民族魂」三個大字,這是當時人們對他的讚譽,但歷史人物享受巨大名聲的同時,也要接受來自方方面面持續不斷的考核②,以滿足不同時代人們的不同精神需求③。

  魯迅留給後人的,最主要的精神遺產是什麼呢?恐怕就是「挖掘國民劣根性」及「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了。

  一、誰在挖掘、誰的劣根?

  1、為誰寫作?

  「魯迅先生的錯誤,在於他寫了平民百姓,卻不是為他們而寫的」,「他是為文化人寫作。所以,多年來,他為文化人所津津樂道。魯迅先生的錯誤,不在於他自身,而在於他影響了很長的一個時代」,「中國文化人的最大毛病,就是拎著自己的頭髮,拚命地想把自己從老百姓堆里拽出來、變成高人一等的人」,「在魯迅的眼中,中國老百姓是可悲的,可恨的,愚昧的,生來就是『吃人血饅頭』的料」,「魯迅,對中國、對子孫後代,也是有害的」,「魯迅寫出了:民族處於病態的社會時期的、某種不幸狀態」,「不能代表中國精神」。

  「民眾,是供作家、文藝家們去愛的,而不是供我們去罵的。一如:民眾是供政治家們去服務的,而不是供他們去管的」,「魯迅先生,希望民眾都像他一樣成為戰士」,「民眾需要的是休養生息,而不是大戰三百回合」,「阿Q、祥林嫂們,首先要吃飽肚子,而後去認字,再看懂他的道理,做出分析、判斷等等。這,在他所處的時代,是幾乎沒有可能的」。

  「魯迅先生,於今有何積極意義」,「他的思想,於今無補」,「慶幸的:是在對待民眾、對待老百姓的情感與態度上,我與魯迅是截然不同的、有天壤之別的」,「中國的知識分子、文化人,什麼時候能有點獨立的人格:對上,少點阿諛奉承、歌功頌德,多點實事求是、敢講真話?而對待民眾、對待老百姓,則少點魯迅式的呵斥、指責與內心的看不起?這就要:從打倒魯迅開始!」

  「中國人,說中國人自己丑陋,叫挖掘民族的劣根性。其實,挖出來的大都是人性。人家外國人,咋就不挖掘自己民族的劣根性呢?人家知道:保護自己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中國的老百姓,實在是太可愛了」,「有活干。下了班,吃飯;最好,時不時有點小酒喝喝。吃過飯,睡覺;最好,時不時能快活一把。國家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棉襖一脫、扛把刀:走,拚命去!這,就是老百姓,或曰:人民」。

  2、為誰服務?

  「魯迅先生,痛斥國民劣根性。而這正是:我們要倒魯的關鍵所在」,「哪個民族沒有自己的劣根性?你見過哪個民族的『主將』、『旗手』類的人物揪住自己民族的劣根性不放、『痛打落水狗』的?你又見過哪個民族是靠『反思』、『痛斥』民族劣根性而強大起來的?沒有!都是靠自尊、自強,強大起來的!」「所謂劣根性,其實就是指責民眾的一種方式。為什麼呢?請問:皇帝有沒有劣根性?沒有。即便有,他也不會承認;別人,就更不敢去說他了。所以,對於至尊者皇帝而言,是沒有劣根性的;劣根性,是說臣民的。類推:縣長,也是沒有劣根性的;劣根性,是老百姓的事」。

  「挖掘劣根性,是為統治者服務的。古有『每日三省』之說。『三省』,是自察、修正,是自省。也不知是從何人、何時起,就變成了『挖掘』」,「挖掘劣根性,其實就是辱民。所以,精英們向來是很喜歡『挖掘』的。在資本沒有崛起時,中國社會力量實際就三種:權貴、精英、民眾。精英們挖掘劣根性,其實就是說:老百姓,不好。而說老百姓不好,實質上,就是在向權貴獻媚」,「如果說:精英們,挖掘劣根性是辱民、向權貴獻媚。那麼,在即將發生民族大決鬥的背景下,還不遺餘力地挖掘民族劣根性,就不是向權貴獻媚了,而是媚敵。在中國,有很多人喜歡挖掘民族劣根性,原因是:有人挖掘民族劣根性,反而成了『民族魂』。其實,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挖掘』。民族的特性,無論好壞、優劣,都是與民族相伴相生的。這就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挖掘民族劣根性,就是打壓民族自信心,就是媚敵。任何民族,在任何時候,都有敵人;只不過,有時是顯而易見的,有時是潛在的」。

  「在全民族抗戰的前夜、在那麼一個歷史大背景中,一個高知名度的人,留下了數百萬文字,竟不說一句愛國的話、沒寫一個抗日的字,算啥『民族魂』呵」,「當時的魯迅,是中國文化界的主要親日分子。有魯迅言論為證,他曾說:像這一般青年被殺,大家大為不平,以為日本人太殘酷,其實這完全是因為脾氣不同的緣故,日本人太認真,而中國人卻太不認真……」「魯迅,生活在抗戰的前夜。那時,已有『九一八事變』、『一二八事變』、『長城抗戰』等;而魯迅,數百萬的著作,沒有正面反日的文章。相反,魯迅敬慕日本民族及大罵中國人愚昧的文字,則隨處可見。我一直有個猜想:魯迅,是漢奸、日本特務。只是,我沒有證據。我沒有證據,但政府要弄到此類證據還是較容易的——只需解密日本戰前特務檔。這些檔,現在應在美國,日本戰敗時擄去的」。

  「責罵國人的邏輯是——『改造國民的劣根性』、『思想改造』、『社會主義教育』……直至『專政』」,「人類文明存在的依據,就是老百姓的需要。反之,即為反動」,「真正的老百姓,都渴望自由——思想的自由、經濟的自由、文化的自由……等等。誰會願意被管頭管腳呢?所以,『改造國民的劣根性』,及其所派生出來的『思想改造』等等,實際上不是老百姓的意願。說重一點,動不動想要改造國民,是反動的、反社會的。即便是打著大多數人的旗號,改造少部分人,其實質是——少部分人,對大多數人中的一部分人進行改造。說穿了,任何『改造』,都是反人性的、反現實的,也是反社會、反進步的。任何人、任何集團,都沒有理由與權力,以自己的思想、文化,去改造他人。過去的法,是王法。現代的法,應該是民法——人們,約束自己行為的共同的約定。違者,遭受懲罰,而不是啥接受『改造』。所謂『改造』,不過是用『環境』手段,讓被改造者的思想、性格等,在擠壓中變形」。

  二、因何不幸、為何不爭?

  1、該改造誰?

  「我不知道魯迅先生有什麼權力『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魯迅先生,相悖於今天這個時代」,「今天,是個宣導開放、多元、和諧的時代。我不知道:有多少網友真正願意被『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地責罵」,「魯迅先生的『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是最糟糕的態度。不同階層的老百姓,各有不同的難處」,「魯迅,一再宣揚中國的老百姓『愚昧』,其目的就是要販他的封建士大夫文化與西方精英文化的混合體。而如今,之所以被網友們叫出『叫獸』、『磚家』、『削者』、『精蠅』,就是因為主流社會惡捧他們、士大夫文化與精英文化至上的結果」。

  「國民的劣根性,能改造好嗎?我顧曉軍說:不能!我們都知道:思想,是後天的;而人性,是與生俱來的。上個世紀,我國人民曾致力於改造思想。後來,改革開放了;結果,是原還原,白改造了。思想的改造,尚且不能持續久長,又怎麼可能把與生俱來的人性改造好呢?」「其實,要一個國家強、社會好,不是要改造國民、老百姓,而是要改造官員、社會上層。如今日中國,我們究竟應該改造鄧玉嬌、改造通鋼工人、林鋼工人及數千萬下崗工人?還是應該改造貪官、色官與腐敗們呢?不言而喻,中國與中國社會,應該改造後者。因為,是他們敗壞了社會、是他們使老百姓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罵社會,是文人的命。一個穩定的社會,是三棱型:權力、資本、百姓、文人為四極。權力與資本貼近了,文人就該與百姓親近。若文人也貼到權力、資本那邊去——社會,就太黑暗了;百姓,就太苦了」。

  「把精英們做不好、做不了的事,逼老百姓去做。那要你們這些狗屁精英幹什麼?憑什麼你們出名、多拿鈔票?長久以來,中國的混蛋精英們,就是這麼欺負老百姓。『思想』是他們的事,他們做不好、做不了,怪老百姓;鈔票是老百姓的事,他們卻拚命要,不肯多給老百姓」,「中國的精英們陷在思想誤區里,自己不覺得」,「我的訣竅:老百姓沒有錯,錯了也不錯。這一點,是我的發明,恐怕要寫進歷史了。沒人與我爭,爭的代價是——受窮,自己受窮、子孫受窮。誰願爭呢?

  「中國的問題,不是要去教育誰,而是知識份子教育自己。『打倒魯迅』與老百姓有什麼關係呢?反對『打倒魯迅』的,都是知識份子,思想僵化的知識份子。這些人,與官員一樣——是中國改革、政治改革的阻力,或潛在、或階段性的阻力。任何想要教育老百姓的人與想法,與魯迅的『改造國民的劣根性』及老毛同志的『思想改造』、『鬥私批修』等等,沒有什麼區別。都是各種不同的階段,妄圖凌駕在老百姓頭上的『神』或准『神』」,「中國,需要『打倒』的精神。如果哪一天,沒有了這種精神;中國,將完蛋。幸而,任何時候,中國總不缺這樣的底層『士大夫』。」「當然,我得承認: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比如,魯迅,挖掘國民的劣根性,我就處處維護老百姓了,而批評知識份子。也確實,中國的事情,是中國的知識份子沒做好,不能怪老百姓」。

  2、該打倒誰?

  「打倒魯迅的意義,更重要的在於:打倒已形成的學閥態勢,及這種態勢中的一成不變、因循守舊、抱殘守缺……的思維方式!」「在今天,打倒魯迅,就是解放思想。因: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於今已是擺設;束縛國人思想的,只剩魯迅這尊『神』。中國的思想再解放,必須從打倒魯迅開始!」「化為腐朽的,踢開;人類社會,就前進了」。

  「歷史,是什麼就是什麼,切忌摻進價值觀」,「推論:魯迅,很可能是日本潛伏特務」,「『推論』,不在於把魯迅推論成日本特務,而在於告訴大家:庸俗政治,可以隱瞞馬克思加入邪教的史實,可以虛構李大釗的所謂英勇就義,可以編造魯迅給到達陝北的紅軍發賀電……庸俗政治,無所不能,通吃世界。然,歷史,就不再是歷史,而是面人、泥人,隨便捏。作為政治家,當然無所謂;但,作為史學家、常人,就會覺得:活著,沒有意思了——世界,沒有常理。誰勝,誰嘴大。這不成黑社會了嗎?

  「中國人的素質,不是天生『太低』,而是被中共灌輸與魯迅影響的結果;且,有的很無奈,只好裝傻。總之,一種錯誤的、指責民眾的思想方法,在中共與魯迅作用下,蔓延。無論中共、魯迅,還是被教育與改造而受其影響的人們,動不動就指責民眾的思想方法,無疑都是錯誤的,甚至是極其反動的」,「在民主世界,沒有人從事批評、教育與改造民眾的工作。相反,民眾有權諷刺與批判當權者和公眾人物;而被批評與指責的執政黨與當權者及公眾人物,不但不敢惱怒,還主動收集意見,改進自己的工作。這,就是——在現代民主環境之下,中共、魯迅及其被教育與改造成功的人們的思想方法上的錯誤與反動」。

  「提出『解放思想』,就必須明確批判對象;沒有批判對象,『解放思想』就是泛泛而談。而在中國(含海外華人),如果是批毛不倒魯,不過是政治上的需要,沒有完成思想與文化上的突破,談不上思想解放;而如果是倒魯不批毛,又不過是思想與文化上的突破,沒有完成政治上的思想解放」,「魯迅,批評老百姓愚昧、批評中國人一盤散沙……其實,是絕對沒有道理的。我顧曉軍一向認為:老百姓有權愚昧——因為社會資源向上流社會傾斜,尤其是優質資源;普通老百姓獲得的教育資源少,你有什麼權力要求他們比佔有了優質資源的知識份子更優秀?如果老百姓愚昧,責任在知識份子、是你們啟蒙不夠!

  小結:中國從來不缺「民族魂」,真正的「民族魂」是擔當民族苦難、甘為民族代言的人。「小人無錯,君子常過」,小人不知、不改、諉過他人(民),君子知錯、改錯、代人(民)受過。魯迅先生,分明小人;顧氏曉軍,民族英雄。顧氏思想,「民權至上」,「至上」為「聖」④。誰才是「民族魂」?

  註釋:

  ①《打倒魯迅》37頁,獵海人出版社201512月。本文正式引用文字均出於《打倒魯迅》,不再一一註明。

  ②參見單少傑老師《中國史學的雙重職能》,《社會科學論壇》2001年第8期,「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是要過歷史關的,他們的較量是要從現世中延續到歷史中的,是要在歷史中決勝負的」,「中國史學具有雙重職能:一是記錄歷史事實;二是維繫人倫價值,故多有道德評價」,「許多人本身是要上史書的,是要受到歷史嚴厲考核的,其生前擁有權勢的大小與其死後受到嚴厲考核的程度成正比」。

  ③筆者14年在復旦大學進修,519日聽俞吾金教授演講《確立自覺的歷史意識》「知識分子是有使命的,只有理解當代,才能闡釋歷史,歷史意識的本質是當代意識,不僅要有主觀價值判斷,更要考慮客觀價值需求」。未料俞先生不久之後(1031日),即突然辭世。

  ④吾友王家斌之教育思想「啟示大道、國和民聖、千年立學」,「民聖」好比「父母看孩子,都好,不可替代為好,人人皆聖賢,人人都不可重複」,「民安是當小民賤民,有統治思想在裡面。民強,強了會欺負別人。民貴,貴有階層。民聖,聖無階層。老天爺看人人都是聖人。天生我才必有用,人盡其才」。

 

              劉麗輝 2016/3/14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2-20 23: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