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長篇小說《界碑》節選之 第二十一章 生死逃亡

作者:一來ELI  於 2023-11-27 13: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長篇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還活著在逃亡

                                              第二十一章 生死逃亡


    一雙賊溜溜的眼睛一直在盯看著中谷香子的睡姿,他心裡痒痒地嘆惜:「20多年了,她還是那麼美,那麼動人心魄!」
    藤原看中谷香子醒了,從鼻腔里「哼」了一聲后,說了句「醒了」,算是向中谷香子打招呼。其實從他那高傲的表情中能看出,他真正想說的是,「你中谷香子,也只有在我這兒你才能重溫24年前的舊夢!」
   「藤原......是你殺死了松田君?」中谷香子語氣很重地直呼藤原。
    藤原皺著眉頭說:「我聽到了你夢中的呼喊!當年我被抓進了監獄,我有分身術啊?」
   「是你的同夥乾的?」中谷香子起身毫不客氣地用手指指向藤原,可是她的手指卻碰到了一層薄薄的玻璃。她反應過來了,原來坐在她對面的藤原,隔著一層用眼幾乎看不見的玻璃,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香子,你先別激動?你的體內已經吸進了『末日安樂花香』。忘了么?你當年曾提示說,從中國的茉莉花茶汁中提煉配製成安樂花香,讓痛苦無望的人安樂死!瞧瞧,你在體驗你自己曾想研究的成果呢?」
   「無所謂了,我和你唯一的女兒尼科爾你都不放過,松田已經死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我很願意去那邊陪他們!」
   「什麼?你說----你是說......不,不可能......」
   「從你藤原的嘴裡也能說出『不可能』?」
   「你......你剛才說......你是說----和我唯一的女兒......我的女兒?」藤原欠身前傾瞪著杏核眼,他被中谷香子對死的不屑嚇住了,他從來就沒想過他和中谷香子會有孩子。
   「是的,魔鬼!尼科爾是我和你的女兒,你被抓進去的時候,我已經懷孕了。你不是抽了尼科爾的血了嗎?你可以去做DNA親子鑒定呀?你是科學家,科學不是假的?你......你藤原就是人類的蛀蟲,十足的混蛋!」
    中谷香子終於憤怒了,她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如果救不了尼科爾和包傑夫,她認可被藤原安樂死!
    奇怪的是對面的藤原一閃不見了,室內瞬間下起了毛毛細雨般的霧氣,而且雜拌著一種蒜泥的清香。中谷香子頓時感到渾身上下一陣清爽。她回到沙發端坐。這時,霧氣停了,從棚頂沿著那層薄玻璃,緩緩而下一個近似於帆布的小型更衣室,她知道是讓她進去換服裝。事已至此,她想看看藤原還耍什麼花招?只要能救女兒、女婿,她願意堅持到最後。
    中谷香子起身碎步走進更衣室,她看到室內的穿衣鏡下放有三套秋季女式套裝,三個名貴手提包,三雙女人穿的高檔鞋子,還有日元、美元現金。她選了一套淺灰色帶暗花的套裝。藤原想到了中谷香子會選這套,所以他放了一萬美金的現金和一雙一伸腳的白色皮鞋在套裝旁。只見中谷香子上前拿起套裝,剛想試穿,突然她看到了一個舊的,紅、藍、黃、紫色的頭花,就放在衣褲的下邊。她放下套裝,拿起頭花,又雙手捧著,頓時她熱淚盈眶,因為這個頭花和當年松田揀起的那個頭花一模一樣啊!難道她當年扔進垃圾箱的那個頭花被藤原揀回收藏了?什麼用意?就為了24年後打擊一個敢愛和為愛付出的女人嗎?見物思人,想起松田的死,中谷香子再也無法控制暴發的痛苦心情,她的情緒崩潰了,她坐在更衣室的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當年松田被車撞身亡,血流滿地,她就在身邊。如果不是松田推她一把,死的沒準是她呀?當時她跑過去抱起松田大聲呼救著,松田微微睜開眼睛看著中谷香子斷斷續續地說,「離開東京......你要活......活著......」
    嚇懵了的中谷香子,她看松田嘴裡冒出了鮮血,不知為何,她馬上噁心地嘔吐起來,等她吐完了回頭,松田已經死了......
    過後中谷香子去醫院檢查得知她懷孕了,本來她想探視藤原,可一想起松田的死,她痛楚萬分。期間松田的上司高橋君告訴她,那天夜裡被抓的那對老夫婦是麻生二郎的兄嫂,麻生一郎和太太。陪同藤原的那位年輕的女人是麻生二郎的弟妹。而麻生二郎的弟弟麻生三郎,因沒有出現在現場而漏網。撞死松田的司機,酒駕,是黑社會成員。有跡象表明,麻生三郎在操縱黑社會成員對相關人員進行報復,所以他建議中谷香子儘快離開東京。
    中谷香子在她哥哥武田的安排下先去了韓國,后經她哥哥的朋友李正道幫忙照顧又在三個月後,從韓國到美國的洛杉磯定居。

    這些年來,中谷香子一直在昏暗的天空下行走,她的心靈因傷痛而與世隔閡。她艱難的踩過每一步,都沒有留下溫馨的痕迹,直到李正道5年的陪伴和呵護,才使她看到腳踏的大地是那樣完美地像是初誕,陰雲散去,一切從頭開始......
    如今,她為了女兒、女婿豁出去了,不就是一條命嗎?如果你藤原非要這條命,給你!
    一種傷害,若在心靈深處,便會割斷了友情甚至親情;一個難忘的經歷,若摯愛的朋友在錯怪中喪生,會讓人後悔一輩子!沒錯,如果當初中谷香子不因那個頭花而選擇了松田,她的人生會重新改寫,可是,人世間會有這種後悔葯嗎?
    中谷香子止住哭泣,她堅強地站起來很小心地放下頭花,快速地換上了非常合身的服裝,穿上一伸腳皮鞋。之後她彎腰把那個頭花小心地拿起放進自己的包里。她停住看一眼那一萬美金,還有三款時髦的名包,她投去鄙夷的眼神。轉身,她站在穿衣鏡前,看了眼風雅猶在的自
己,很淡然地從頭上取下那隻白色百合花的頭花,又毫不遲疑地放在她疊好的和服上,然後她轉身出了更衣室。
    更衣室門前,接她來的那位司機在等她。中谷香子遲疑了一下問:「我要見藤原?」
    那位司機很禮貌地說,「藤原先生已經去了法國巴黎,這是他臨登機前讓屬下轉給博士的信。」說完,那位司機雙手把信舉向頭前遞給中谷香子。
    中谷香子接過信連看都沒看就放進包里后說,「請送我回東京淺草觀音寺。」那位司機「Hi」了一聲,邊點頭邊引領中谷香子走向室內樓下停車場。
在車裡,中谷香子打開信,只有一行鉛字:
即使關閉了腦電波的共振頻率,取出了晶元,幽靈粒子仍然存活......
    中谷香子明白了,就是說藤原已經下令關閉了跟蹤腦電波的共振頻率,取出了打入到尼科爾和傑夫腦中的幽靈粒子晶元,但幽靈粒子已經留下了複製的電波,一旦和神經系統耦合繁殖,仍然可以干擾人的思維,甚至......甚至可以導致人格分裂:一會兒正常,一會兒瘋;一會兒吵鬧,一會兒和好,但更多的時候會讓人胡思亂想,而且聯想不著邊際,把毫無關聯的事,都會與自己的處境聯繫在一起,是一種可怕的抑鬱癥狀。中谷香子太清楚了,她是物理學博士,她知道人的大腦通過神經電脈衝傳遞而產生腦電波,通過共振可以傳輸到另外一個人的大腦里。但如果按藤原的研究,將人的思維轉化為數字化的數據,並耦合後上傳到人的大腦......並讓這種粒子繁殖糾纏不休,直接控制和作用於人體的各個器官和組織。假如控制者通過對接獲得一套神經系統標準指令集,那麼,受控者就會像是一個任人擺布的棋子或者說就是奴隸一樣,將失去一切自然人應有的自由和權利。天那!尼科爾和傑夫將被終生控制啊,太可怕了!
    藤原下令已關閉......
    就是說,打進去的幽靈粒子,經過對接已經跟蹤糾纏了,知道了尼科爾是他女兒,這個只做備份的魔鬼藤原又下令「關機」了,而且取出了對接的接收器晶元,但已繁殖的病毒,他還沒有研發出對幽靈粒子病毒的解除,否則他不會說「幽靈粒子仍然存活......」
    中谷香子想的頭疼,車已經開到東京淺草觀音寺停車處停住,她還在發愣。司機在等中谷香子的吩咐,但中谷香子滿腦子裡想的都是女兒尼科爾和女婿包傑夫,她愣怔怔看看,反應過來車到站了,對司機她理都沒理就下車了。她站住穩定了一下情緒,然後從包里她取出手機在給尼科爾發信息。
    一分鐘,兩分鐘......足足等了30分鐘沒有等來女兒尼科爾的回復,她走到始站點,打了一輛計程車趕緊回她哥哥武田家。
    回到她哥家的中谷香子,她首先打開電腦查明幽靈粒子的原理和如何解除。她要想盡一切辦法救這兩個孩子,她不能讓這兩個孩子生活在仇恨之中。
    可是她查了半天一無所獲,過去和藤原研究的量子隱形傳輸記錄全部消失了。突然她想起了留存的資料,她記得去韓國前埋在了父母墳地墳旁樹下。她站起來,查看一下手機的電源,在衣櫃里取一件風衣,又在院子里的牆角處拿一個小的扁鎬出去了。
    傍晚,九月的東京已經進入秋的季節。日短夜長,中谷香子打計程車先到花店買了束菊花,等到墓地天已經全黑了下來。她讓司機等候,她步行到墓地。彎月過早地高懸在夜空中,幽黯的銀光斜斜地照在冰涼的石碑上。她側耳聆聽到凄涼的風,伴隨著遠處嘩啦的響聲像是在寂寞地低泣著。
    在臨近父母的墳前,恍惚有個人影一閃不見了。漆黑的夜,在墓地,出現了一閃的人影......太嚇人了,莫非這墓地有鬼魂么?如果往常,中谷香子會驚叫地喊起來,可眼下,她沒有。或許因為她要救人啊!而且是救女兒和女婿。所以,任何恐怖鬼魅的出現,她都會無所畏懼!她先站住,本能地舉起右手拎的扁鎬,然後打開手機手電筒光往前走。她想,「是人是鬼,只要到眼前我就刨下去,刨死,毫不留情!」
    一切悄然無聲地進行。中谷香子走到父母墓碑前,她放下扁鎬,把菊花放在碑前,然後她以感恩的心緬懷父母的功德,懷念父母的恩澤。稍後,她揀起扁稿,在那顆松樹的根部開始刨土。一會兒的功夫,她把一塊用塑料袋包裹的東西給刨了出來。她蹲下拿起,塑料碎屑直掉。她抖了抖,翻開第一層牛皮紙。冷風吹來,吹散了表面上零星的塵土。她習慣性地翻翻,看到記錄的字跡已經模糊了,畢竟沉睡地下24年啊!突然一個身影躥出奪過中谷香子手上的資料就跑,情急中,中谷香子上前拽住了底層的部分......她本能地大喊:「媽呀......」

    當年,中谷香子在父母的墳前,掩埋了自己研究的成果和悲憤,藏下自己悔恨而又委屈的淚水。她用沙土一粒一粒地埋葬,不露縫隙地埋掉自己所有的痛苦,讓自己多年的心得陪伴在爸爸媽媽左右而不被他人挖掘,即使事業頹廢精神崩潰,也不再挖起重閱。可是為了女兒,她必須得啟封這些隱藏的資料啊!可是......或許有人更需要這些重要的資料。她把餘下的資料放進風衣的兜里,簡單鋪平一下刨開的土,然後她四下瞅瞅,右手拎著扁鎬走出墓地。
    計程車司機還在原地等候,她走過去時,那位老年司機說:「剛才有個瘋子沒嚇著你吧?」
    中谷香子驚疑地問:「什麼瘋子?」
    那位司機說那個男人40歲左右,邊走邊扔紙錢,而且還嘟噥:「以為是什麼寶呢,都是些廢紙。」
    中谷香子馬上反應過來,她讓司機再等會兒,她打開手機電筒往回走,她看到了零星的實驗記錄,她邊揀邊看到不遠處有的記錄已經被風吹跑。她喘息了一會兒,知道一些記錄找不回來了,她心想明早亮天再來尋找。
    回到家已經半夜了,她簡單吃點嫂子為她留的飯菜就開始查資料。
    中谷香子查到了這樣的記錄:

    腦控電磁波對人腦的傷害,最直接的就是神經系統被擾亂的傷害,因為脈衝電磁波在人體神經系統感應出生物電脈衝,並形成神經系統指令。
    一定要注意的是:這種指令必須是錯誤的,只有錯誤的指令,才會擾亂對應人體器官和神經系統組織的正常運行,而且還能改變人的心態。
    如果幽靈粒子處於「關機」狀態,只要啟動共振頻率,或進入安檢,以及X光、飲酒過量、經常出入大型公共場所、情緒失控等因素,幽靈粒子很可能會復活,但要在偏僻的鄉村,沒有網路的深山裡,只要2天的時間,幽靈粒子就會一直處於沉睡狀態直至死亡。     
    相對可解的鑰匙:一種可能是設計並製造一個電磁波透視鏡,運用電磁波為神經系統指令集解碼,使幽靈粒子死機后通過......

    中谷香子查到這兒,斷頁了。她反覆找都沒有下一頁。
    當曙光照亮窗前的時候,她還在為解密的那一頁焦急著。突然一個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藤原心思不正,為達目的不折手段,他的研究一旦成功將毀人類......」
    這是松田的上司高橋君講的話。
   「不行,我要舉報藤原!我要救尼科爾和傑夫!!我要救......!!!」
中谷香子在心裡終於做出了選擇。
    當早上6點的鐘聲響起的時候,中谷香子手機的提醒服務也隨之響起,她趕忙拿起手機翻看。她終於收到了女兒尼科爾發來的消息,尼科爾說她和傑夫還活著,在逃亡......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7 16: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