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長篇小說《界碑》之為求真相

作者:一來ELI  於 2023-11-22 06: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長篇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9評論

關鍵詞:人會迷智

                                             第二十章 為求真相


    那是去年深秋一個寒冷的夜裡。蒼白的月光,朦朧而又凄涼。松田和一位男同事,留守在東京地區西多摩農業區一處小農場觀察點,他的任務就是秘密監視一個販毒潛逃的殺人犯。連續七天監視,他和同事輪流換崗。在一天下半夜3點鐘的時候,輪他值班,他用望遠鏡藉助農場夜裡的燈光,看到了一位他非常熟悉的身影。那個人身材魁梧,高個。走起路來急火火的樣子。松田定神仔細看,他驚奇地小聲嘟囔,「下半夜了,藤原來這裡做什麼?」
    是啊,這個時間藤原為何從東京來到西多摩農業區呢?
    松田看到藤原去了農場一處農舍,約有30分鐘,藤原出來了,沒有人出來送藤原。只見藤原手拎一個包,又急切切地從來路往回走。因為那段路不通汽車,估計藤原的車在場外停車處。
    潛伏到第七天,逃犯在橫濱被抓捕,這個觀察點便撤消了。但藤原的出現讓松田感到是個意外,也是迷團,因為,一個博士在下半夜去鄉下農舍幹什麼?無親無友,而且來去匆匆?職業的敏感性,使他聯想一年來藤原的變化,買好車,籌建了藤原實驗室。這麼多錢,藤原從哪裡籌的款?松田的嗅覺,從他最好的朋友藤原身上聞到了味道。
    周末,松田打電話約藤原出來喝一杯,但藤原說他要外出拒絕了。松田想了下,他決定私自去西多摩農場的觀察點驗證一下他的判斷是否屬實。
    松田開著車子,從東京順著盤山公路駛向農業區。不太寬的柏油路,圍繞著山腰一直通到不是太高的山頂。順著盤山路繞來繞去的拐彎,約有40分鐘就鑽進了一個山坳,出坳便看到一處農場。雖是深秋,這裡漫山遍野,鬱鬱蔥蔥。樹棵子簇簇擠擠挨挨。滿眼的金黃。松田把車停在公共停車場便步行到觀察點。大約在夜裡10點,那個松田熟悉的身影果然又出現了。
    怎麼辦呢?藤原肯定是在做違法的勾當,否則他不會夜裡來農場。報不報,抓不抓他呢?藤原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呀?松田犯難了,他的心情格外複雜,思緒穿過心中的那片兄弟情,就像霧一樣開始漫延。如果上報抓他,會不會被認為是因中谷香子的三角戀情而公報私仇呢?徘徊了許久許久,最後,在一聲無耐的嘆息聲中,松田決定,準備在橙樹林過道處截住藤原問個明白。
    這一次藤原進農舍后呆的時間長些,大約在午夜,藤原出來了。
    松田躲在一棵約有胳膊粗的橙子樹下,墨綠和發黃的葉子,雜沓的密密層層,幾乎看不到樹枝。尚有沒摘下的橙子,在夜光下被風一吹晃悠著,別有深秋的味道。重疊錯落的葉子,把松田給藏了起來。藤原仍急匆匆地趕路,途經橙子林時,他突然聽到大喝一聲「站住」,嚇的藤原腿像篩糠一樣,軟的顫抖不止。當他定神一看是松田時,如釋重負地大喊道:「媽呀,你嚇了我一跳?」
    松田沒笑,而是很嚴肅地說:「你我親如兄弟,明說吧,你來農場幹什麼?」
    藤原知道松田是警察,他繞圈子沒用。他左右看看就松田自己,他從手提包里拿出一副字畫和松田說,「你知道我自己籌建實驗室,急需資金,儘管議員麻生二郎有一些投資,但資金還是不夠,沒辦法,我托朋友做一些字畫的生意,你瞧?」說著,藤原把一幅畫遞給了松田後接著說,「如果你認為這是走私,那大哥就不做了。」
    松田無話可說。他用手電筒照一下字畫就還給了藤原說,「你不要再做了,我能在這兒等你,你應該知道意味著什麼?」
   「好好好,我知道了。」藤原連續說著「好」。藤原的情緒已經穩定了下來,但他與松田,仍然有幾步遠的距離。
    松田看藤原恢復了往日的冷漠,就低沉地說了句「你先走吧,我步后。」藤原會意,轉身離去。
    看著藤原消失的背影,松田在心裡說:「騙誰呢?一個贗品畫,竟然承認自己走私。」
殘月,總是斜劈於天,而魂斷,往往是貪慾迷住了心境。迷茫的夜色,細長彎曲的農場,秋收的余香確有一種不可抗拒的邪惡之氣。
松田長出一口氣后,他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藤原!我欠你的兄弟之情,今晚還你了!」

    松田敘說到這兒,停住看著中谷香子說:「我斷定,藤原在販賣冰毒,否則他不會有那麼多的資金。」
    中谷香子只覺得渾身冰冷,她沉默了一會兒和松田懇切地說:「有辦法阻止嗎?畢竟......」她想說,「我們畢竟是從小長大的好朋友啊!」
    松田知道她想說什麼,但松田卻換了個話題說:「你知道現在日本東京的冰毒價格嗎?」
    中谷香子目不轉睛地看著松田不語,因為她是物理學博士,她怎麼會知道冰毒的市場和價格。
    松田說:「只要把冰毒運到日本,其價格翻漲10倍以上。1千克冰毒平均售價可以達到25萬美金。」
   「什麼?」中谷香子驚訝地張大嘴巴重複著:「25萬美金。」
   「是的,暴利驅動,人會迷智。」松田仍舊冷冰冰地說。
   「那怎麼辦呢?要救他......」中谷香子急了。
    松田冷靜地說:「就在一周前,藤原聲稱的投資人,60歲的麻生二郎,他在中國東北某機場被捕了。這個麻生二郎在機場把冰毒放腰間闖關被查出,約有1525克冰毒,按中國的法律可能要處死。」
    中谷香子驚愕的說:「藤原可說他是參議院的議員呀?沒有他,藤原不可能籌建藤原實驗室的。」
   「他不是議員,只是黑社會的一個小頭目而已。」松田不屑於藤原的謊話吹牛。
   「那......還有救嗎?」中谷香子呆板地求助松田。
    松田說:「如果藤原知道麻生二郎被捕,假如他手裡還有冰毒,藤原會在近期找到買家出手。」
   「阻止啊......」
    松田擺一下手打斷中谷香子的話說,「藤原聽不進去的!再說了,萬一藤原真的是走私字畫賺的錢,我們說他販賣冰毒,豈不是害了他?」松田隱瞞了藤原已被監視的機密。他不能說,也不敢說。因為和麻生二郎有聯繫的人,都已經被監視了。
   「要不......」中谷香子猶豫了一下說:「我和藤原談談?」
   「怎麼談?說他販毒嗎?」松田說完晃頭。
   「藤原搞這個實驗室,需要很多資金,我們......不管怎麼說,也不能看他犯罪不管呀?」此時的中谷香子,已經完全把自己當成是藤原的妻子了。
    松田用左手撓了下太陽穴說道,「你知道藤原的固執是你我都無法改變的,要不,這樣吧,你可以隨我去觀察點附近的一個地方驗證一下,那個區現在已經不歸我管了,但我猜想,那個小農場是藤原做這種生意唯一的一個渠道。」
    中谷香子想了下,說了聲「好吧」,最後確定和松田在周末一起去驗證藤原是不是真的販賣冰毒。
     
    能和中谷香子獨處,哪怕一個小時,松田都願意,因為松田還深愛著中谷香子。他為那個七夕節揀頭花的事悔恨不已,一直在自責中耿懷於心。從那次事件之後,他遠離了中谷香子,什麼也不想,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只是偶爾接受藤原的邀請,但他從來沒有單獨接受過中谷香子的邀請,因為他無法面對被揭穿后的那種尷尬,和被嘲笑過後重新看他時的眼光。揀頭花,當掉頭花的女人還沒走遠的時候,你不跟過去奉還,那就是偷。更何況他松田那時是實習警察啊!這個望海亭之約是第一次,因為他在電話里答應為中谷香子查一下藤原實驗室資金的來源。
    同樣的盤山路,開車的松田,坐車的中谷香子都默不作聲,他們倆在想著同一個人:藤原!
    當松田得知星期天下午藤原出現在東京地區西多摩農業區時,松田通知中谷香子可以去鄉下賞月了。
    冷風從樹葉的縫隙間吹過來,涼涼的,柔柔的,纏纏綿綿地吹在松田和中谷香子的身上舒服極了。他倆緊挨著躺在一個可以看到橙樹林過道的窪地處,儘管彼此的心裡系了一個難解開的結,但在這夜光下緊挨相守還是第一次。寒月的清輝,如水一樣在田野里流淌。午夜以後,薄薄的輕霧如紗般漂浮起來,曠野里,四周朦朦朧朧,那座不起眼的農舍,彷彿座落在一個夢幻般的世界里,等待著夢中人掀動那步入深淵的門。那條橙樹林的小路,在霧中若有若無,借著月光看去蜿蜒深處幽暗無邊。農場的田野里瀰漫著莊稼成熟的味道,間或,有不知名的小蟲在草叢裡輕輕地鳴唱,聲音細微微顫抖抖。不遠處,是存放農具的倉庫,燈光下,院子里的收割機、翻地機排列成行,而稀落的農家門前燈光閃爍,透過夜幕照向田野,給這溫馨浪漫的夜色又增添了幾分迷人的色彩。
   「冷嗎?」松田問。
   「有一點。」中谷香子同樣小聲地答。
   「要不要喝一點?」松田舉起裝清酒的扁酒壺。
    中谷香子想喝,猶豫了一下,她晃了晃頭。
    突然,松田輕碰了一下中谷香子的胳膊,意思是目標出現了。
    月光下,藤原和一個年輕的女人走過橙樹林,直奔那間農舍......
    中谷香子格外緊張,好像要被抓的人是她,如果只是藤原自己,她可以奮不顧身的攆上去,可是藤原身邊竟有一位年輕的女人,這讓她有點不知所措。就在藤原和那女人進農舍有幾分鐘的功夫,在農舍附近潛伏的警員十多人,開始持槍圍向農舍。
   「藤原完了?」中谷香子脫口而出。
    這個情況連松田都感到突然,他驚詫莫名地說:「怎麼會這樣呢?我一無所知啊!」
    其實,對藤原背景調查會很自然的牽出了松田和中谷香子,所以這次行動松田被排除參加,而且松田和中谷香子的行動,也早已經在警方的監控之下。眼下,中谷香子顧不得那麼多了,因為藤原是她以身相許的男人啊!一股猛勁兒,她騰地站起來,不聽旁邊松田的勸阻向農舍方向跑去。
    中谷香子在前小跑,松田在後猛追。在要到農舍前,中谷香子猛然站住了,她看到藤原和那女人,還有一對60歲上下的老夫婦,被警員從舍內帶了出來。藤原的雙手,被戴上了亮鋥鋥的手銬。
    夜光中,警方兩架直升飛機落在農舍的院中,當藤原被帶上直升機的瞬間,他歪頭看到了慌神的中谷香子和氣喘噓噓的松田。他突然哈哈大笑地說:「松田君,沒了我藤原,香子也決不會嫁給你這個小偷!」
    就在藤原大喊的時候,在距離農舍20米處存放農用具的一個倉庫里,有一雙賊亮的眼睛正在看著這精彩的一幕。
    松田一肚子窩火,因為他只知道與麻生二郎有關的人被監視,但圍捕藤原他根本就不知道。現在藤原被捕卻認為是他松田報信,並和中谷香子合謀害他蹲了監獄,這豈不是冤枉。
    藤原被捕了,警方在農舍里搜出了4280克冰毒。當直升機盤旋而去的時候,松田一回頭,看到了他的頂頭上司高橋君。他還沒來得及講話,高橋便目視著中谷香子說,「松田君,這位就是你曾和我提起過的女博士中谷香子嗎?」
    松田挺直身板點頭說「是」。
    此時的中谷香子,她早已經傷心的淚流滿面了。可是,有些人定的規矩是:在特殊的場合出現的人,只要與案件有關,都要接受警方的詢問,更何況中谷香子既是藤原的戀人,又是藤原實驗室唯一合作的博士。
    松田和中谷香子,在拂曉的凌晨,被帶回警局協助警方調查。
    
    清晨的陽光是淡然雅靜的,雖帶有一點點的乾冷,但沒有了那種直升機載運罪犯的喧鬧。出了警局,中谷香子和松田步行到停車場,行走中,中谷香子雖然感到心靜平和渾身輕鬆了許多,但不知為何,對松田她內心深處總有一些愧疚,尤其她回想起當年曾被一個吸毒的黑道大哥糾纏時,是松田第一時間站出來保護她,之後才有藤原的加盟。她看一眼身邊出來送她的好友松田,一絲歉意襲上心頭:「松田是個好人!」她想,「不能因頭花事件就否定了松田的一生,是人都有錯的,更何況松田當年還是一個窮見習生。」
    突然,從停車場里躥出一輛本田轎車迎面撞了過來,情急中,松田推開了中谷香子,而他被撞倒在地鮮血直流......

    中谷香子好像在夢中大聲疾呼:「藤原----是你冤枉了松田!」
   「殺了你......」中谷香子她看到藤原下車撲過來掐了她的脖子......
   「啊......」這一聲喊叫,中谷香子被嚇醒了。
    大廳里,燈光調到微亮,中谷香子睜開眼睛,頭還有些昏沉,她坐起來,終於看見了她曾愛過的男人藤原就坐在她的對面。

【長篇小說《界碑》廣州花城出版社出版。新華書店、京都、天貓有售。】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23-11-22 07:11
有三種界碑那個才是你的?
https://x.gd/tO12c
回復 8288 2023-11-22 07:17
這是誰的作品?
https://x.gd/h4cxd
回復 一來ELI 2023-11-22 08:43
8288: 這是誰的作品?
https://x.gd/h4cxd
我的封面相冊有界碑書的封面。您可查看。
回復 一來ELI 2023-11-22 08:44
8288: 這是誰的作品?
https://x.gd/h4cxd
這本界碑書不是我的作品。
回復 一來ELI 2023-11-22 11:34
8288: 有三種界碑那個才是你的?
https://x.gd/tO12c
請查看第四章(愛犬救嬰)上傳了界碑封面。
回復 8288 2023-11-23 05:28
一來ELI: 請查看第四章(愛犬救嬰)上傳了界碑封面。
回復 一來ELI 2023-11-23 09:27
8288:
謝謝
回復 8288 2023-11-24 03:45
一來ELI: 謝謝
回復 一來ELI 2023-11-24 04:08
8288:
感恩節快樂!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7 05: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