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伊朗真的反美反以嗎?

作者:聖勞倫斯河評論  於 2022-9-9 12: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

伊朗真的反美反以嗎?

聖勞倫斯河評論

2022年9月8日

一.問題的提出
今天, 一提起反美, 人們會首先想到伊朗, 即使俄羅斯和朝鮮也不能與之相比。俄羅斯因為俄烏戰爭被美國聯合西方嚴厲制裁, 也沒有表現出強烈的全民反美情緒; 但伊朗則不同, 是從上到下瀰漫著濃烈的反美氣氛, 已持續約43年, 似乎永不飄散。朝鮮則是斷斷續續, 偶爾往太平洋試射幾發導彈, 就沉寂無聲。而反以, 巴勒斯坦應該是與以色列仇恨最深, 巴以衝突仍不時流血, 但巴勒斯坦已被邊緣化, 世界已很少傾聽巴勒斯坦的聲音; 而自第五次中東戰爭之後, 以色列與周邊的其它阿拉伯國家之間直接流血衝突很少發生, 埃及, 伊拉克, 敘利亞, 利比亞, 黎巴嫩, 在美國發動的中東戰爭或攪局中都一個個衰落或破碎, 只有離以色列不遠的伊朗在中東仍然強大, 所以, 伊朗反以的聲音顯得最大。偽裝革命者總是顯得比真正的革命者更革命。所以, 當伊朗被美西方長期宣傳成反美反以的最具代表性的國家, 以至於人們一聽到"伊朗"就條件反射式地將伊朗等同於反美反以, 不再有任何懷疑, 也不再思考, 這就是最值得警醒的時刻。宣傳確實是大眾的麻醉劑, 甚至能麻醉知識淵博的學者和敏感的政治家。

二. 1979
回到1979年, 一個重要的歷史節點。在這一年, 伊朗的歷史車輪發生轉彎, 從1978年1月開始爆發的伊斯蘭革命,又稱霍梅尼革命, 到1979年意外取得了成功, 推翻了末代沙阿(伊朗國王)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領導的伊朗君主制政體白色革命結束,宗教及革命領袖大阿亞圖拉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從法國返回伊朗在1979年4月1日建立了以什葉派為核心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並通過了新憲法《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憲法》。霍梅尼在1979年12月成為全國的最高領袖, 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力。伊朗從一個世俗化與西方化了的開放國家轉變為政教合一的封閉專制國家, 從持續了27年的親美親以發生180度大轉彎, 轉為反美反以。那麼, 伊朗伊斯蘭革命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伊朗伊斯蘭革命能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是什麼? 只有把這二個問題搞清楚了, 才能明白自1979年以來伊朗是真反美反以還是偽裝? 

三.1953--1979
為了回答上述二個問題, 有必要回看1953年至1979年這一段伊朗歷史。攤開世界地圖, 從地中海往東看,在以色列與伊朗之間是這些阿拉伯國家: 敘利亞, 約旦, 伊拉克, 沙烏地阿拉伯和科威特,  如果以色列和美英控制了伊朗, 以色列與伊朗對以上阿拉伯國家就形成二面夾攻之勢, 而且東可進軍西中亞, 南控阿拉伯海, 北阻蘇聯南下波斯灣。二戰後前蘇聯在中東留下的真空, 為以美英控制中東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遇, 當然美英是幫以色列開路。以色列剛在1948年建國就遭遇第一次中東戰爭, 雖然這一次大規模戰爭在1949年3月以以色列大勝結束,以色列可以立足於世了, 但是, 周邊的阿拉伯國家實力仍在, 隨時會捲土重來, 不繼續削弱和征服這些阿拉伯國家, 以色列難以安心。所以,  以色列欲擴大戰果, 以平定和掌控整個中東。所以, 先控制伊朗, 就佔據了有利的地形。於是, 英美於1953年聯合發動政變推翻了伊朗摩薩台政府, 摩薩台是一個伊朗民族主義者。一些文章將英美政變主要歸因於摩薩台將伊朗石油國有化妨礙了英美石油利益, 當然, 這也是一個原因, 但比起實現以伊對阿拉伯國家二面夾擊的戰略和阻蘇聯重回中東的目標來說它就是次要因素。英美推翻摩薩台政府後, 將權力重新交給被摩薩台軟禁在宮廷中的國王巴列維, 巴列維對英美感恩戴德, 於是,伊朗成為被英美掌控的一個親英美和親以的君主國家。60年代初,美國支持巴列維在伊朗國內推行以土地改革為核心, 涉及到經濟 政治社會發展方方面面自上而下學習西方的「白色革命」,讓伊朗既「脫離中世紀,成為一個現代化國家」, 也成為抵抗蘇聯社會主義的前沿堡壘 。所謂「白色革命」,意即「不流血的革命」。「白色革命」的思想來源於德意志19世紀的「白色革命」,當時德意志公民表達的是自由民主與民族統一相結合的意願,並在1848年革命中成功的體現出來。70年代,巴列維還照搬美國的社會模式,在國內推行世俗化和去宗教化改革。巴列維時代可看作伊朗版的改革開放, 伊朗的經濟高速發展, 社會繁榮。這一時期, 伊朗不僅與美英關係好, 與以色列也關係密切,甚至可以稱得上是鐵哥們, 伊以二國在政治、經濟、軍事等領域相互支持。由於伊以二國都面臨阿拉伯國家的威脅, 伊朗需要以色列, 但以色列更想把伊朗緊緊地拉在自己一邊, 因為以色列的目標不僅僅是要消除阿拉伯的威脅, 而且要控制中東甚至有更大的野心。1958年以色列提出了「外圍聯盟」的策略,希望與包括伊朗、土耳其、衣索比亞在內的周邊非阿拉伯國家結成聯盟,共同應對來自激進的阿拉伯國家和蘇聯的威脅。伊以雙方領導人頻繁互訪, 經濟上,面對周邊阿拉伯產油國的封鎖,伊朗成為了以色列最大的石油來源。同樣,以色列也幫助伊朗發展農業技術。尤其是在軍事上,以色列不僅向伊朗提供軍事裝備, 而且幫助伊朗建立和訓練特務機構薩瓦克」,並進行軍事和情報合作, 在一定程度上以色列幫助伊朗塑造了軍隊。可以想象, 以色列對伊朗軍隊和情報機構的深度滲透。有文章披露以伊簽署了代號為「鮮花工程」的聯合開發可以攜帶核彈頭導彈的秘密計劃,直到伊斯蘭革命才停止; 甚至以色列向伊朗建議聯合研發核武器, 是否真的進行不得而知1974年,伊朗在眾多阿拉伯國家和部分穆斯林國家反對的情況下,力排眾議堅持讓以色列參加在德黑蘭舉辦的第七屆亞洲運動會。在1970年代正式派駐大使前,以色列一直在德黑蘭設有一個實質性的使館由上可見伊以關係在伊斯蘭革命前很深。

四.霍梅尼真實身份和伊斯蘭革命真相
經過26年的耕耘, 以英美三國在伊朗共同建立了深厚的根基, 可以說已經牢牢掌控伊朗,  它絕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輕易打破的。伊朗是以美英三國必須維護的戰略要地, 霍梅尼既沒有得到大國蘇聯的支持, 也沒有得到阿拉伯國家和歐洲的支持, 他憑什麼僅僅通過宣傳和煽動群眾遊行示威就把一個被以英美控制的有一支強大軍隊的政權推翻?如果相信西方主流媒體的宣傳就太天真了。 可以肯定地說, 如果伊朗伊斯蘭革命不符合以英美的利益, 這三個國家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如果沒有得到英美以的支持, 伊斯蘭革命必定失敗甚至都不會發生。

其實, 霍梅尼是以英美支持的反對派, 以美英一邊公開支持巴列維政權, 一邊在背後悄悄支持霍梅尼, 作長遠布局。沒有以英美的背後支持和保護, 霍梅尼在伊朗根本沒有生存的土壤, 不可能成氣候。文章<Khomeini was an agent for the West>(霍梅尼是西方代理人)披露的許多細節為這一觀點提供了支持。文章說:據報道, 霍梅尼不是伊朗人。他"既不是(在伊朗)出生的, 他的血管中也沒有任何波斯血統, 無論是父系還是母系。"霍梅尼的母親是克什米爾印第安人。霍梅尼的親生父親是威廉理查德威廉姆森, 他於1872年出生於英國布里斯托爾, 父母和血統均為英國人。文章還刊登了霍梅尼的有鬍鬚和沒鬍鬚的二張照片對比, 沒鬍鬚的照片看起來確實像英國人。1964年,Ayatollah Shariatmadari 和Ayatollah Golpayegani授予霍梅尼阿亞圖拉稱號, 據報道, 他們這樣做是為了挽救霍梅尼的生命, 因為霍梅尼面臨著判國罪的指控, 正是英國大使敦促救霍梅尼。英國在暗中幫助和保護霍梅尼, 這也與霍梅尼的英國血統相一致。據報道, 1979年, 霍梅尼在英國軍情六處情報局的幫助下從法國飛往伊朗。他接管了伊朗。該文也明確指出: "主流媒體希望我們相信國王被人民力量推翻, 中央情報局和軍情六處措手不及。然而, 有證據表明,中央情報局和軍情六處推翻了沙阿, 因為他像埃及總統賈邁勒阿卜杜勒鈉賽爾那樣過於民族主義者,沒有遵循關於石油甚至鴉片的指示。中央情報局和軍情六處不希望左翼民主黨人接替國王, 因為他們可能不容易控制。因此, 據報道, 中央情報局允許阿亞圖拉接管。伊朗自由電台聲稱, 在庫姆期間, 阿亞圖拉霍梅尼收到了"來自英國的每月津貼, 並且他一直與他的主人英國人保持聯繫""。從上面這一段文字可看出, 伊朗伊斯蘭革命遊行示威只是表象, 只是表演給人民看, 和製造一個推翻沙阿政權的借口, 真正推翻國王沙阿的是中央情報局和軍情六處, 是他們在背後逼迫國王交權。革命過程中伊朗軍隊從中立到倒向革命派無不暗示有一股力量在暗中操控, 那隻能是英美以的力量。霍梅尼是英美代理人。
文章<The Revolution's Forgotten Sons and Daughters:The Jewish Community in Tehran during the 1979 Revolution>揭示了伊朗猶太社區在"伊斯蘭革命"動蕩的歲月中鮮為人知的事件, 考察了猶太人推動革命的二個領域---伊朗猶太知識分子協會和德黑蘭的薩皮爾慈善醫院。猶太人參與帶有反以色列色彩的革命也說明這場革命的本質與口號未必一致。另一個有待證實的例子也值得一提, 每日電訊(The Daily Telegraph)曾發表標題( Mahmoud Ahmadinejad revealed to have Jewish past"的文章, 披露伊朗總統 艾哈邁迪-內賈德(總統任期2005-2013)有猶太血統, 他在伊斯蘭革命中是領導學生遊行示威的學生領袖, 革命後進入霍梅尼革命衛隊, 後來平步青雲, 不僅成為億萬富翁而且成為總統。該文當然會引起伊朗官方媒體的反對, 但如披露的是事實, 則引人聯想, 能一定程度上反應伊斯蘭革命的本質和革命后伊朗統治階層的真相以及伊朗反以反猶的虛假性。

五.矛盾的內外猶太人政策
伊斯蘭革命公開反以雖然導致大批猶太人離開伊朗, 從10萬人左右減到5萬人左右, 留下來的絕大部分屬於中產階級以上, 其中約10%屬於頂級階層, 居住富人區。 霍梅尼上台後雖反對以色列, 咒罵猶太人復國, 聲稱要把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 但對留在伊朗的猶太人實行保護與安撫政策。霍梅尼公開宣稱, 我們的敵人是以色列, 但不是伊朗的猶太人, 伊朗的猶太人可視為波斯人, 應同等對待, 允許他們有宗教信仰和集會自由, 可以自由參政, 還為猶太人在議會專門保留一永久席位。伊朗只反以色列和他國猶太人但不反對國內的猶太人, 一定程度上說明伊朗反以反猶是虛偽的。

六.伊斯蘭革命爆發的原因與目的
如果將伊朗伊斯蘭革命的爆發歸因於沙阿政府施政失誤或政府官員腐敗或禁止毒品損害了英美利益, 未免表面化, 甚至政府控制石油不符合英美石油利益集團利益雖然可能是主因之一, 但還有更深層的原因。概括地講, 伊斯蘭革命的原因與目的主要有如下4點:

1.以美英的中東戰略轉變
伊斯蘭革命深藏一個很大的戰略圖謀。隨著中東戰爭的一次次爆發, 以色列領土不斷擴大, 以色列與阿拉伯之間的仇恨越來越深, 尤其是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之後, 為報復美英等西方國家在這次戰爭中武裝支持以色列, 阿拉伯國家聯合起來宣布石油禁運引起第一次石油危機, 造成美歐40年來最大的經濟危機, 美歐忌憚再在中東戰爭中明目張膽地支持以色列。以色列和美英都認識到: 欲讓以色列掌控整個中東, 不宜再主要通過以色列直接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戰爭來實現, 因為如果以色列直接與阿拉伯國家進行戰爭, 美英必然武裝支持以色列, 美英必然捲入。於是, 以色列和美英決定改變戰略戰術, 讓伊朗以"獨立"身份衝到第一線與阿拉伯國家進行戰爭,  而以美英則退到背後支持伊朗, 這可以看作一種隱蔽或半隱蔽的代理人戰爭 , 即使不得不公開支持伊朗, 也在形式上不讓世界理解為代理人戰爭。即使以色列不得不與阿拉伯國家直接發生戰爭, 伊朗的代理人戰爭也可以分散阿拉伯的力量, 起到牽製作用(如二伊戰爭在第五次中東戰爭中分散了阿拉伯力量)。於是, 伊斯蘭革命后, 霍梅尼提出七個反對: 反對帝國主義 殖民主義共產主義 猶太復國主義 霸權主義 西方化和世俗化," 不要東方, 也不要西方, 只要伊斯蘭。" 表面上看起來伊朗把自己孤立起來, 實質上是為了做給世界看"伊朗與美英以斷絕關係"。同時,讓伊朗 故意"孤立"而"變弱"以便迷惑阿拉伯國家, 引誘阿拉伯國家主動攻擊伊朗, 這樣更容易挑起中東代理人戰爭。如此高深的計謀迷惑了世界43年。

如果簡單看, 伊斯蘭革命最重要和最直接的目的就是為二伊戰爭作準備。一般認為伊斯蘭革命到1979年2月11日推翻巴列維政權為止。革命后在1979年4月1日伊朗成為伊斯蘭共和國, 並通過新憲法<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憲法>, 霍梅尼在1979年12月成為伊朗最高領袖。巧合的是薩達姆海珊也是1979年在美國的支持下在伊拉克發動政變, 於當年7月16日成為伊拉克總統。只是霍梅尼是什葉派, 而薩達姆是遜尼派。薩達姆上台前, 薩達姆叔父貝克爾當了11年伊拉克總統, 他也是美國扶植上台的, 所以, 伊拉克自1968年以來已經被美國操控11年。今天看, 美國同時扶植霍梅尼和薩達姆分別在伊朗和伊拉克上台, 目的就是為了操控這二人發動二伊戰爭。 二伊戰爭其實是同一主子操控自己的二個走狗之間的"窩裡斗"戰爭, 筆者的這一看法是對二伊戰爭的新解釋。1980年9月22日二伊戰爭正式爆發。不出所料, 二伊戰爭是伊拉克先動手侵略伊朗, 伊朗反擊侵略者站在道德高地。而伊拉克先動手顯然是估計伊朗伊斯蘭革命后立國未穩, 又自斷手臂, 斷絕了與強大的朋友美英和以色列的關係, 又與大國蘇聯和整個阿拉伯為敵, 自我孤立, 此時不打, 正待何時? 美國在背後給伊拉克"打氣", 採取向伊拉克"傾斜"政策,大力軍援伊拉克。可以想象, 以美英給伊拉克傳遞了不少虛假情報, 薩達姆被迷惑, 貿然向伊朗發起了進攻。當然, 一開始是"順利"的, 打到後來就不順了, 伊朗不是那麼不經打; 重要原因之一是伊朗的"敵人"以色列居然支持伊朗, 伊朗的"敵人"美國也在背後悄悄支持伊朗, 發生了著名的"伊朗門"事件, 美國左手支持伊拉克, 右手背後支持伊朗, 薩達姆掉入了美英以為他設置的戰爭陷阱。伊朗也被美英以推入戰爭火坑。

值得一提的是:1979年11月4日伊朗人質危機, 美國駐伊朗大使館被占, 66名美國外交官和平民被扣留作人質。這次事件一直沒有合理解釋。筆者認為, 伊朗人質事件可能是中情局的手筆,美國與伊朗合演的一曲戲, 目的是表演給伊拉克(和阿拉伯)看: 伊朗真的與美國關係完全搞壞了! 沒靠山了, 從而引誘伊拉克向伊朗開戰。

令人奇怪的是, 二伊戰爭居然整整打了8年, 直到1988年8月20日才正式結束。如果美英以給伊朗提供最先進武器, 應該要不了一年就把伊拉克打敗了。或者, 美國給伊拉克最先進的武器, 伊拉克也能很快打敗伊朗。顯然美英以要的不是速戰速決, 而是讓二伊長期打下去, 所以, 打得似拉鋸戰。今天的俄烏"戰爭" 雖然與二伊戰爭性質不同, 但有一點是相似的: 背後有一種力量不讓二國速戰速決, 如果俄羅斯打真的, 俄烏戰爭應該一個月即取得壓倒性勝利。二伊戰爭使伊拉克損失慘重, 大大地削弱了伊拉克的實力, 為以色列征服阿拉伯立下了汗馬功勞, 但代價是伊朗成為炮灰, 給伊朗人民也帶來了巨大災難, 伊朗失去了8年黃金時間。

2.撕裂阿拉伯與伊斯蘭
利用什葉派和遜尼派之間的宗教矛盾, 挑起內鬥, 撕裂阿拉伯和更廣大的伊斯蘭。 伊朗地理上屬於中東和西亞, 雖然不屬於阿拉伯, 但伊朗是什葉派人口最多的國家, 占伊朗人口90%以上, 讓伊朗轉為什葉派統治的政教合一國家, 突出了什葉派在整個中東和伊斯蘭世界的地位。從而, 以伊朗為中心, 領導和組織中東的阿拉伯乃至其它地區伊斯蘭國家的什葉派與遜尼派進行戰爭, 讓阿拉伯與伊斯蘭處於混亂和分裂狀態, 從而達到利用控制並最後征服阿拉伯與整個伊斯蘭。更進一步, 霍梅尼的什葉派學說與正統的什葉派學說也有區別, 這也引起了什葉派內部的混亂與分裂。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后, 有許多來自伊斯蘭的什葉派學者的尖銳聲音批評霍梅尼的什葉派學說和他領導的伊斯蘭革命, 例如, 阿里伊瑪目安薩爾協會(PUBLISHED AND DISTRIBUTED BY: Ansar of Imam Ali (May Allah be pleased with him) Association)出版了穆斯林學者Wageih Al-Madani的書<Khomeini's views on Shiism><霍梅尼對什葉派的看法>, 作者在書中指出:"今天, 穆斯林世界正面臨著其當代歷史上記錄的最嚴重的苦難, 來自什葉派伊朗的霍梅尼革命。這場革命試圖破壞穆斯林世界的信仰, 並試圖用前伊斯蘭異教信仰取代它, 通過與安拉的敵人合作來征服和分裂穆斯林世界並摧毀它: 共產主義者猶太人秘密的秘密教派Zindiqs和無神論者。由於許多穆斯林青年不了解這場革命的領袖霍梅尼的思想和思想背景,也不知道他所追求的目標, 如果他們屈服於某些領導人所說的欺騙性的甜言蜜語, 黑暗的命運就在等待著穆斯林世界。"( 筆者根據第二版英文翻譯)

3.通過戰爭製造危機控制油價
伊斯蘭革命本身就在1979年造成了第二次石油危機, 但緊接著的二伊戰爭使油價長期居高不下,原油價格從1978年的每桶13美元漲到1981年2月的39美元, 中間一度高達41美元。持續8年的二伊戰爭, 使二伊石油設施遭到很大破壞, 石油生產停滯或大量減產, 使石油價格長期處於高位振蕩。二伊是中東和世界名列前茅的石油大國, 二伊戰爭給世界經濟造成很大影響, 它或服從東西方冷戰的需要, 或服從華爾街或某些石油利益集團的需要。

4.讓英美以全面控制伊朗政權與財富
伊朗末代國王巴列維雖然是美英以的傀儡, 在巴列維時代, 美英以通過滲透也在相當程度上控制了伊朗。但是, 時代在變化, 美英以不滿足現狀, 需要更全面的控制伊朗政權和財富, 需要霍梅尼這樣的從血統上能夠完全放心的自己人掌權, 而且需要絕對專制讓權力長期穩固, 不會落入外人之手。這就是英美以很早就扶植霍梅尼,並通過伊斯蘭革命讓伊朗從一個開放的世俗化和西化的君主制轉到政教合一的專制制度, 讓教士集團掌握絕對權力和社會財富, 形成了大教士階層, 有文章指出, 賈內德一次無意中說出300大教士家族掌控伊朗60%財富, 如果算上整個教士階層, 應該掌握了伊朗的絕大部分財富。伊斯蘭革命后建立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 雖然名義上總統也是選舉, 也有所謂三權分立, 但頂上有一個至高無上的最高領袖, 沒有他的同意, 選票再高也當不了總統。伊斯蘭革命后, 伊朗實際上倒退回中世紀的宗教統治。美英扶植的國家就一定走向民主嗎? 伊斯蘭革命后的伊朗給出了一個不同的答案; 俄羅斯給出了另一個例子, 英美以解體蘇聯后, 一段短暫的民主, 就早早扶植普京上台, 實行變相獨裁。民主不過是欺騙人民的口號, 讓西方代理人抓住權力, 讓西方牢牢掌握政權控制你的國家才是實質, 為達此目的, 不惜讓你的國家倒退回專制社會。

七.伊斯蘭革命的後果
伊斯蘭革命是20世紀伊朗命運的一個最重要轉折點。革命后,伊朗趕走了一個親美英以的國王, 似乎"擺脫"了美英帝國主義和以色列的控制, 走向了"獨立", 卻迎來了一個英國血統的最高領袖, 和聽命於英美以的教士集團的專制統治, 被英美以更直接地控制。伊朗作為以色列征服阿拉伯的戰爭工具被推上戰場, 在中東與阿拉伯進行代理人戰爭, 成為不折不扣的炮灰。伊朗在政治上陷入孤立, 經濟上走向衰退, 在戰亂中長期動蕩, 失去黃金十年。又因為以宗教分裂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 伊朗實際上成為阿拉伯與伊斯蘭的禍水, 反美反以的外衣遮不住真相。

八.后冷戰時代的伊朗為什麼繼續"反美反以"?
自1979年以來, 二伊戰爭是伊朗在世界舞台上影響最大的時期, 主要有二個因素: 一是美英以幫助伊朗打造了反美品牌和什葉派代表人物"霍梅尼"; 二是二伊戰爭對世界的重大影響。二伊戰爭結束后, 霍梅尼第二年即1989年就去世了, 后霍梅尼時代伊朗再無霍梅尼這樣有影響力的人物。

以色列中東戰略再次轉變
二伊戰爭結束不久, 在蘇聯即將解體的前夕1991年1月, 東西方冷戰已經結束, 西方確認蘇聯已無力也不會幹涉西方在中東的行動。於是, 美國再無顧忌, 親自赤膊上陣為以色列征戰中東,聯合英法等34個國家( 聯軍包括部分阿拉伯國家)發動海灣戰爭, 打擊伊拉克 。薩達姆在二伊戰爭剛結束不久創傷未愈即侵略科威特, 不排除是美國的奸計, 但美英法直接參戰標誌以色列中東戰略的轉折。 雖然以色列沒有加入聯軍, 但美英法參戰是為以色列征服中東鋪平道路。由於以色列國小, 而且不張揚, 善於隱蔽, 世界一直以為美國是世界的中心, 以色列只是一個偏僻小國, 是美國在中東的一條狗, 為美國的中東戰略服務。其實搞反了, 沒有美國的中東戰略,只有以色列的中東戰略, 甚至沒有美國的全球戰略, 只有以色列的全球戰略, 美國在中東發動的一切戰爭都是為以色列征服中東服務, 美國在全球的進軍都是為以色列統治世界服務。冷戰後, 由於沒有了超級大國蘇聯這塊"絆腳石", 以色列讓美英法為代表的西方直接向中東, 非洲和中亞四處進軍, 對伊斯蘭長驅直入, 先解體伊斯蘭文明, 時間跨度是1990年11月冷戰結束-2021年8月30日美國從阿富汗完全撤軍。其實, 在2014年12月28日美國阿富汗戰爭第一階段結束即擺平了伊斯蘭, 所謂擺平是指西方已經控制了伊斯蘭, 所有伊斯蘭國家的政權和財富都掌握在以美國為首( 實質是世界猶太DS) 的西方手裡。在這一時期, 美國在中東和近東以及中亞發動了一系列戰爭, 著名的有第一次海灣戰爭, 科索沃戰爭, 阿富汗戰爭, 第二次海灣戰爭, 利比亞戰爭和敘利亞戰爭。伊朗的角色是服從於美國或以色列在中東與中亞的勢力擴張以及全球戰略的需要。
美國當代著名國際政治理論家亨廷頓在其1996年出版的名著< 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中將世界劃分為七大文明, 即中華文明,日本文明, 印度文明,伊斯蘭文明,西方文明, 東正教文明,拉美文明,還有可能存在的非洲文明。認為冷戰後的世界, 衝突的基本根源不再是意識形態,而是文化方面的差異,主宰全球的將是"文明衝突"。亨廷頓說七大文明, 我並不贊同, 比較贊同一些學者的觀點: 世界主要是三大文明: 中華文明, 西方文明和伊斯蘭文明。蘇聯解體后, 西方統治全球的野心驟然膨脹, 在中華文明和伊斯蘭文明之間, 西方當然選擇較弱的伊斯蘭文明先武力征服。 在這一時期, 西方為了避免二面武力進攻, 採取與中國和平相處的策略, 一方面讓中國不干涉西方武力征服伊斯蘭文明, 另一方面通過經濟, 金融, 政治和文化的滲透對中國實行和平演變,以期在中國重演蘇聯解體一幕, 其實對中國採取的是不知不覺的文攻。這就是中國有了20年寶貴的和平窗口期和10年半和平窗口期的原因。總的說中國抓住了這個稍瞬即逝的機遇。

由於強大的中華文明尚待征服, 為了迷惑中國, 以及削減世界人口計劃( 或消滅垃圾人口計劃), 西方不願公開背上毀滅伊斯蘭的罪名。所以, 西方控制了伊斯蘭, 但並不急於統一伊斯蘭, 而是讓伊斯蘭繼續保持分裂,戰爭,破碎,混亂和貧窮的狀態, 讓伊斯蘭繼續內耗, 如一台自我絞肉機, 在黃昏的路上, 自殺式地走向文明的衰亡。表面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在伊斯蘭各個國家通過製造宗教和民族矛盾, 利用偽裝的反美派如俄羅斯和伊朗, 在伊斯蘭國家扶植對立的多派, 其實各派背後都是西方控制。

在冷戰結束后, 伊朗在世界舞台上經歷了一段沉寂。由於再沒有作為主角參與重大戰爭, 伊朗在世界的影響被其它戰爭和金融危機等更重大的事件所淹沒。但伊朗依然堅持強硬的"反美反以"政策, 主要是為了維持中東和中亞地區緊張, 讓美以有插手該地區的借口。 雖然公開反美反以, 但背後美伊配合。從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後, 伊朗主要配合美以做了如下二件事:
1> 以什葉派控制伊拉克和阿富汗, 並向其它伊斯蘭國家滲透, 如葉門, 支持胡賽武裝。伊斯蘭教分為二大教派即遜尼派和什葉派, 全世界約85%-91%的穆斯林隸屬於遜尼派; 什葉派約佔10%-15%的穆斯林人口。西方為了讓遜尼派和什葉派在整個伊斯蘭世界內鬥下去, 採取扶植什葉派的策略, 否則二派力量太懸殊就大斗不起來。所以看見, 美國推翻薩達姆后, 美國在伊拉克扶植的是屬少數的什葉派上台掌權, 而且伊拉克什葉派的首領大阿亞圖拉是伊朗人, 由此也可看出美國與伊朗是穿同一條褲子, 伊朗的反美是欺騙世界。在美國佔領阿富汗后, 伊朗在阿富汗西部的什葉派被美國扶植上台控制阿富汗。

2> 伊朗核協議。在周邊諸多國家衰落後, 伊朗仍然保持國家完整和基本穩定, 從而在實力上成為地區相對強國。但是,由於這一段時期沒有作為主角參加大規模戰爭, 伊朗為提高國際影響力, 與美國演雙簧反覆炒作"伊朗核協議"。而美國通過反複製裁伊朗製造中東地區緊張, 操控油價, 和華爾街股市, 加劇世界經濟危機。 今天, 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與封鎖, 不僅影響中國一帶一路, 而且可以延伸制裁中國科技貿易公司和銀行。如果美國全面封鎖伊朗, 中國難以從伊朗進口石油。如果伊朗反美是偽裝, 中國在伊朗投資就得謹慎, 避免陷阱。

伊朗繼續堅持"反美反以",是根據西方的中東或全球戰略需要。而真相需明察。

當2010年美國將戰略重心轉向亞太, 即意味著西方文明對伊斯蘭文明的戰爭已打完了主要戰役; 當2018年3月22日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 即意味著西方已經基本平定伊斯蘭, 拉開西方文明對中華文明決戰的帷幕, 中美關係的蜜月一去不返。

聲明: 作者不但不是反猶主義者, 而且認為猶太民族是世界上非常優秀的民族, 值得中華民族學習, 一切強大的民族都值得我們學習。作者不屬於任何政治派別, 只是一個獨立的時代觀察者和自由寫作者, 主張獨立思考和以理性代替情緒處理人類的複雜問題。 本文分析完全依據google搜尋的網路公開資料, 引用了一些未經證實的信息, 有些猜猜有待歷史證實。本文觀點屬一家之言, 僅供參考。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6 00: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