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對一小塊麵包表示冷淡漠不關心

作者:yongbing1993  於 2023-11-26 04: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對一小塊麵包表示冷淡漠不關心




飽食者對一小塊麵包表示出「冷淡」和「漠不關心」。

飢餓者在關於一小塊麵包的問題上永遠是「有黨性的」。

對一小塊麵包「冷淡和漠不關心」,並不是說這個人不需要麵包,而是說這個人已經永遠不愁麵包,永遠不缺少麵包,而是說他牢牢地依附於飽食者的「政黨」。

在資產階級社會中,無黨性不過是依附於飽食者的政黨、統治者的政黨、剝削者的政黨的一種虛偽、隱蔽和消極的表現。

沒有一個活著的人能夠不站到這個或那個階級方面來(既然他懂得了它們的相互關係),能夠不為這個或那個階級的勝利而高興,為其失敗而悲傷,能夠不對於敵視這個階級的人、對於散布落後觀點來妨礙其發展以及其他等等的人表示憤怒。列寧:《我們究竟拒絕什麼遺產?》(一八九七年底),《列寧全集》第二卷第四七一頁

政治上的冷淡態度就是政治上的滿足。飽食者對一小塊麵包表示出「冷淡」和「漠不關心」,飢餓者在關於一小塊麵包的問題上永遠是「有黨性的」。對一小塊麵包「冷淡和漠不關心」,並不是說這個人不需要麵包,而是說這個人已經永遠不愁麵包,永遠不缺少麵包,而是說他牢牢地依附於飽食者的「政黨」。在資產階級社會中,無黨性不過是依附於飽食者的政黨、統治者的政黨、剝削者的政黨的一種虛偽、隱蔽和消極的表現。列寧:《社會主義政黨和非黨的革命性》一九O五年十一—十二月),《列寧全集》第十卷第五十八頁

一般小資產階級,其中包括農民,要覺悟到自己的力量、自己領導經濟和政治的一切企圖,最後都遭到了破產。或者受無產階級領導,或者受資本家領導,中間道路是沒有的。一切夢想中間道路的人都是空想家,都是幻想者。列寧:《在全俄運輸工人代表大會上的演說》(一九二一年三月〕,《列寧選集》一九六五年版第四卷第五一七頁

如果我們恰恰迴避或掩飾最重要的東西,即鎮壓資產階級反抗的工作——在向社會主義過渡時期中最艱巨、最需要鬥爭的工作,那末,從科學的觀點來看便是完全不正確的、完全不革命的。「社會」神甫和機會主義者總是情願幻想未來的和平社會主義,但是他們與革命社會民主黨人不同的地方,正在於他們不願意想,不願意考慮為實現這個美好的未來而進行的殘酷的階級鬥爭和階級戰爭。列寧:《無產階級革命的軍事綱領》(一九一六年九月〕,《列寧選集》一九六五年版第二卷第八七八——八七九頁

馬克思說過:任何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這就是說,今天無產者和資本家之間進行著經濟鬥爭,明天他們也不得不進行政治鬥爭,他們就這樣用雙重性的鬥爭來保護自己的階級利益。斯大林:《階級鬥爭》(一九O六年十一月),《斯大林全集》第一卷第二五九頁

現代社會生活的軸心是階級鬥爭。在這個鬥爭進程中,每個階級都以自己的思想體系為指南。資產階級自己的思想體系,這就是所謂自由主義。無產階級也有自己的思想體系,大家知道,這就是社會主義。
斯大林:《無政府主義還是社會主義?》(一九O六年六——七月),《斯大林全集》第一卷第二七一頁

歷史上還沒有過垂死的階級自動退出舞台的事情。歷史上還沒有過垂死的資產階級不試圖用盡全部殘餘的力量來衛護自己的生存的事情。
斯大林:《論聯共(布)黨內的右傾》(一九二九年四月),《斯大林全果》第十二卷第三十五頁

從來沒有過而且將來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垂死的階級自願放棄自己的陣地而不企圖組織反抗。從來沒有過而且將來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在階級社會中,工人階級不經過鬥爭和波折就能向社會主義前進。斯大林:《聯共(布)中央全會:論工業化和糧食問題》(一九二八年七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一卷第一五O頁

當然,舊制度是在毀壞,在解體。這是真的。然而人們正在作新的掙扎,正在用另一些方法、用所有的辦法來捍衛、拯救這個正在滅亡的制度,這也是真的。……一種社會制度被另一種社會制度所代替,是一個複雜的長期的革命過程。這並不簡單地是自發的過程,這是鬥爭,這是與階級衝突相聯繫的過程。資本主義已經腐朽了,但是不能把它簡單地跟一棵已經十分腐朽、自己一定會倒在地上的樹相比。不,革命,一種社會制度被另一種社會制度所代替,總是鬥爭,是痛苦的殘酷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鬥爭。每當新世界的人們得到了政權,他們就應該防衛舊世界用暴力恢復舊制度的企圖,新世界的人們總是應該保持戒備,準備回擊舊世界對新世界的侵犯。斯大林:《和英國作家赫?喬?威爾斯的談話》(一九三四年七月)

我們有些同志既然看不見戴上新的假面具的階級敵人,既然不善於揭穿他們的欺騙手腕,就往往安慰自己說,世界上已經沒有富農了,農村中的反蘇維埃分子已經由於消滅富農階級政策的實行而被消滅了,……同志們,這是一個極大的錯誤。富農被擊潰了,可是還遠沒有被徹底消滅。而且,如果共產黨員泰然自若,打起瞌睡來,以為富農會按所謂自發的發展方式自己跑進墳墓去,那末富農是不會很快就被徹底消滅的。斯大林:《關干農村工作》(一九三三年一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三卷第二O五——二O六頁

不通過殘酷的階級鬥爭能不能排擠資本家,剷除資本主義的根底呢?不,不能。依靠資本家長入社會主義的理論和實踐能不能消滅階級呢?不,不能。這樣的理論和實踐只能培植階級並使階級永久存在,因為這個理論是和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理論相矛盾的。斯大林:《論聯共(布)黨內的右傾》(一九二九年四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二卷第三十頁

托洛茨基分子活動的基本方法,不是公開而誠實地在工人階級中間宣傳自己的觀點,而是掩飾自己的觀點,卑躬屈節和阿諛逢迎地頌揚自己敵人的觀點,假仁假義和口是心非地詆毀他們自己的觀點。斯大林:《論黨的工作缺點和消滅托洛茨基兩面派及其他兩面派的辦法》(一九三七年三月)

現在的暗害分子和破壞分子,托洛茨基分子,大部分都是黨員,衣袋裡裝著黨證,所以這些人表面上看來並不是異己分子。如果說舊的暗害分子公開反對我們,那末,相反地,新的暗害分子則是向我們的人獻媚,誇獎我們的人,拍他們的馬屁,以便騙取信任。斯大林:《論黨的工作缺點和消滅托洛茨基兩面派及其他兩面派的辦法》(一九三七年三月)

如果以為國際資本會讓我們安靜地過日子,那就愚蠢了。不,同志們,這是不對的。階級還存在,國際資本還存在,它是不會平心靜氣地看著一個正在建設社會主義的國家發展的。斯大林:《關於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監察委員會四月聯席全會的工作》(一九二八年四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一卷第四十六頁

只要資本主義包圍存在,就一定會有資本主義國家進行武裝干涉的危險,只要這種危險存在,就一定會有復辟的危險即資本主義制度在我國恢復的危險。能不能認為這種矛盾是一個國家完全可以克服的呢?不,不能。因為靠一個國家的努力,即使這個國家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也不能完全保障自己免除武裝干涉的危險。斯大林:《俄共(布)第十四次代表會議的工作總結》(一九二五年五月),《斯大林全集》第七卷第九十九——一OO頁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其它[熱點雜談]博文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7 04: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