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寧可自己換餓也要優待俘虜

作者:yongbing1993  於 2021-7-18 01: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7評論

寧可自己換餓也要優待俘虜




寧可自己換餓也要優待俘虜,   有哪支軍隊做到過?  凡是戰爭就會產生戰俘,在古代戰俘的命運就相當慘:要麼是被公開斬首以顯示軍威,要麼是被當成奴隸,肆意虐待。而到了近代,因為戰爭雙方對對方戰俘的虐待實在太過殘酷,因此雖說有國際性公約誕生,規定互不虐待對方俘虜。然而戰爭中的雙方往往打紅了眼睛,尤其是那些前線的士兵,因此很多時候保護戰俘的一紙條文也就沒了約束性,尤其是在特別漠視戰俘的一些國家。

日軍在戰爭中對任何戰俘的虐待是相當殘酷的。在太平洋戰爭中,日軍俘獲了大量的美軍官兵和家屬,日本在二戰中一共俘虜了36260名美軍,另外還有14000名美國平民。日軍對這些美國人充滿了不屑,在戰場上就虐殺了不少人,而在後期日本國內勞動力緊缺的時候,又將大量白人戰俘拉到日本本土進行繁重的工業生產。在日本戰俘營中的美軍死亡率高達40%,美國在二戰中凡是死於戰俘營的戰俘有90%都是被關在日本。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卑劣行徑和虐殺戰俘的殘酷血腥說明,對待美國人如此對待中國人更是殘酷。反之美軍對於日軍俘虜也是以血還血,以牙還牙,不少前線的美軍戰士會藉機槍殺或燒死日軍戰俘,有的還會將日本戰俘的衣服剝掉,當眾羞辱日本俘虜,還有的則以飢餓來讓日本戰俘受苦頭。更有甚至,一些美軍會將日本戰俘的肉割下來給其他戰俘吃,最驚悚的是一名美軍將日本戰俘的包皮割下來縫到了他的嘴上,直到這個人最後疼死餓死。美軍將領向士兵們灌輸仇日情緒:「必須憎恨敵人,身上每一根神經都要充滿對敵人的仇恨。」要勇敢地多殺死那些「黃色狗*種的日本鬼子」。蔣介石國民黨對"共匪"的戰俘和同情支持者也是一樣的殘酷血腥。這是古今中外對待戰俘的常規做法。

毛澤東率領工農革命軍幾百人秋收起義后改為工農紅軍的《紅軍士兵會章程》「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不虐待俘虜"是八項注意中的一條,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歷次戰爭包括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等成規模地關押過日本、美國、印度等國的戰俘。對這些戰俘的管理,中國人民解放軍自始至終堅持執行"繳槍不殺、優待俘虜"的政策體現的淋漓盡致,對俘虜比對自己人還要好。寧可自己換餓也要優待俘虜。甚至有戰俘表示,要留在中國,不回自己的國家了。

對戰俘管理到這種程度,世界上也不多見吧。在新中國成立初中國人民還餓肚子,  但對戰俘去一日三餐有肉有水果。尤其是對日本戰俘。以日本侵略軍在中國所犯下的罪行,中國共產黨的戰俘管理人員能夠保持平常心,不虐待他們已經算是慈悲為懷了。但是,新中國毛澤東時代的人民政府卻給戰俘們撥出專項經費,在伙食方面實行分灶待遇,規定將級以上為小灶,佐級和相當於佐級的文官為中灶,佐級以下為大灶。大灶的標準是每人每天主食細糧1斤,粗糧5兩,豆油2錢,菜金4200元(東北幣),相當於當時中等人家的生活水平。

根據這一水準,日俘的三餐待遇與當時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解放軍軍隊內同級別將領相比,至少是不相上下的。另外,中央要求,撥給戰犯用的生活費不準節餘上繳,必須按標準花掉,為此,在戰俘們一日三餐精米、白面之外,還給他們準備了點心、果品和罐頭等副食品。1960年代初中國經濟最為困難的時期,中國的看守人員吃的是又黑又硬的窩窩頭,但日俘的生活標準基本沒有降低。

朝鮮戰爭期間,美軍戰俘的伙食標準也高於志願軍戰士,並且盡量按戰俘所在國的習慣調劑伙食。俘管處成立了戰俘伙食委員會,定期開會研究改善伙食,並鼓勵戰俘們自己動手製作烤箱等器具,以製作適合西方人口味的食物。一個叫威廉的美國兵回憶,他們能吃到牛肉、豬肉、雞、土豆沙拉,早上還有甜的熱牛奶。一天不同時間裡,還有小甜餅、蘋果、糖果等。

1962年,中印邊境衝突中數千印軍被俘。中方後勤人員除了根據印俘口味滿足其飲食需要外,在供應標準內每月發給印俘士兵一條半香煙、半斤水果糖,軍官則多增加半條煙。這個待遇,是當時的中國士兵都享受不到的。

據參加戰俘管理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回憶:他們將後方民工翻越大雪山背運來的豬肉、大米、白面讓給印俘吃,而自己吃著當地產的旱穀米;抽調成套的卧具給他們用,而自己則兩三人合蓋一床被子。這樣的待遇,與新中國成立前10年左右中國國內老百姓生活相比,至少應該算中等偏上水平了。

基本保障方面,定期發給戰俘被褥、棉衣、鞋襪、毛巾以及手套、香皂、肥皂、牙刷、牙粉、手紙等,還發給紙、筆、墨水等供日常學慣用。志願軍在俘虜營中建立俱樂部,備有棋類、撲克等,還有各種版本的外國書籍。戰俘間還開展了橄欖球、足球、拳擊等活動。在西方傳統的聖誕節,給戰俘們準備了酒、花生、巧克力、咖啡、蘋果等會餐用食品。

印俘收容所里配置了文娛體育器材、書刊畫報,建立了有線廣播。當印度傳統的灑紅節來臨時,印俘們可以端著臉盆、提著水桶,互相潑灑帶有紅顏色的水,在各自額頭上點著紅色,表示吉祥如意。

醫療保健方面,在志願軍戰俘營里,因痢疾死亡的戰俘只佔所有死亡戰俘的2%,同期美國戰俘營中的中朝戰俘的這一數字是43.3%。許多被俘前就受傷生病的俘虜被送到醫院時,以為就等死了,沒想到中國的醫護人員會用心幫他們恢復健康。

沒有對比就不知道是誰尊重人權!  沒有對比就不知道是誰殘酷血腥,  沒有對比就不知道是誰受到傷害,比較同期日本、美國對中國戰俘的管理,更可以看出外國戰俘在新中國的中國共產黨里是有多幸福。

美日對中國戰俘的管理。日本關於戰俘的管理,在國際上也是有名的,如巴丹死亡行軍中美國戰俘、電影《軍艦島》中的朝鮮戰俘等,在中國,則不僅有著名的731部隊,還有被稱為中國奧斯維辛的太原集中營。太原集中營里,日軍為訓練新兵,用八路軍戰俘練刺殺;為培訓日軍軍醫,對中國戰俘進行活體解剖;為救日軍傷兵,超量抽取中國戰俘的血;還有用中國戰俘活人訓練狼狗等,反正你無法想象的悲慘在這裡都能找到。其餘活著的戰俘,被日軍偷偷運回日本送往煤礦、鐵礦、工廠等充當無償苦工充當日本勞動力。

說起虐待俘虜最臭名昭著的算是日本人。在電影《堅不可摧》同樣講述戰俘營的故事。但是和志願軍的奧運會卻完全是兩個極端。朝鮮戰爭期間,美軍在韓國的巨濟島、釜山等地分別設立了戰俘營,強迫被俘中朝人員做苦工,稍有不如意即拷打或槍殺。中美開展遣返各自戰俘談判時,美軍採取在臉上刺反共字樣等手段,阻斷戰俘回國、回家的願望。

關於如何對待戰俘,《日內瓦公約》里有詳細規定,但公約對違反者缺少有力的約束措施。如日本、美國對戰俘的暴行,也只受到道德和輿論上的譴責。中國之所以對戰俘的善待,已遠遠超過《日內瓦公約》的規定要求。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是最尊重大多數人民的人權的。自從秋收起義后的殘部舊軍閥余師長要搶殺逃兵時被毛澤東槍下救人後立下了不殺逃兵時說,  這些士兵都是底層貧民百姓的孩子, 是軍閥抓壯丁來當兵的, 家裡有父母老人要孝敬,  逃兵也是不得意, 應發給路費才對。這是中國工農紅軍區別於蔣介石國民黨兵的特徵。這樣能瓦解敵軍,一直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有力的武器。對戰俘的寬待,表面上看,多耗費了物資,紅軍自己人受了些委屈,但善待戰俘對敵方所造成的震撼以及由此帶來的影響力量是用物質無法估量的。一個戰俘就是一顆種子,釋放回去后積極宣傳中國共產黨的種子。實際上,這種寬待政策在紅軍就已經顯現出了積極的力量。

三大戰役:遼瀋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中:  國民黨軍實力快速縮減,節節敗退。國民黨方面的作戰失敗,不但喪失大片控制的土地,損失了主力近150萬人,更有超過100萬的部隊與國民黨政府官員起義。其中濟南戰役的戰果:斃死斃傷國民黨軍22423人,俘王耀武以下61873人,其中將官23人,戰場起義2萬餘人,繳獲輜重彈藥無數 。美聯社對此評論:「自今而後,共產黨要到何處,就到何處,要攻何城,就攻何城,再沒有什麼阻擋了」  。

林彪、羅榮桓領導的東北野戰軍,集中了53個師,70餘萬人,1948年9月12日發起遼瀋戰役,歷時52天。東北野戰軍主力在攻佔錦州同時在塔山和黑山阻擊了侯鏡如兵團和廖耀湘兵團,長春鄭洞國部起義后林彪揮師在遼西圍殲廖耀湘兵團並順勢攻佔瀋陽,共殲滅國民黨軍47萬餘人,傷亡6.9萬人,東北全境獲得解放。

淮海戰役於1948年11月6日發起,人民解放軍華東、中原兩大野戰軍經66天緊張艱苦的戰鬥,由劉伯承攻佔宿縣截斷徐州退路一舉改變形勢,分別在碾庄、雙堆集、陳官莊地區殲滅黃百韜兵團、黃維兵團和杜聿明集團。以傷亡13.6萬餘人的代價,殲滅國民黨軍55.5萬人,使長江以北的華東、中原地區基本上獲得解放。

平津戰役在1948年11月29日發起,歷時64天,華北楊成武部在新保安殲滅35軍,林彪的第四野戰軍攻克天津並包圍北平迫使傅作義接收改編。人民解放軍傷亡3.9萬人,國民黨軍隊52萬餘人被殲滅和改編,使華北地區除太原、大同、新鄉等少數據點及綏遠西部外,全部獲得解放。

國民黨軍方面的北京傅作義帶部隊起義、新疆警備總司令陶峙岳及新疆省政府主席包爾漢通電起義、重慶羅廣文,陳克非兵團起義、1949年11月初,雲南省主席盧漢和西康省主席劉文輝在雲南通電起義、成都1949年11月末,郭汝瑰主動找到解放軍要求起義、......至此,毛澤東領導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從工農紅軍幾百人到幾百萬雄師的解放戰爭的大規模作戰結束。中國大陸幾乎全部歸屬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國國民黨僅能掌控中國東南沿海島嶼(台灣、金門、馬祖、烏丘、東引、海南島、舟山群島、一江山島、大陳島、萬山群島)及西南(雲南、廣西、四川)部分山區。國民黨政權經廣州、重慶、成都直至於12月7日遷往台北,解放軍開始集結東南沿海,預備進攻台灣。

國民黨所轄陸軍計有86個整編師(軍),248個旅(師),約200萬人,非正規部隊約74萬人,特種兵36萬人,空軍16萬人,海軍3萬人,後勤部隊、軍事機關和院校約101萬人,總兵力約為430萬人。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總數約為127萬人,其中野戰部隊61萬人(計有24個縱隊及相當於縱隊之師、11個旅及相當於旅之師),地方部隊66萬人  。

國民黨軍的裝備大致為1/4美械、1/2日械、1/4「國造裝備」,美械與半美械裝備部隊最少為22個軍64個師,交警部隊18個總隊又4個教導總隊;其中45個師與交警部隊為全美械,以裝備不是最好的整編第11師為例,裝備長短槍11520支,其中衝鋒槍等自動武器2370支;火炮四百四十門,其中最大口徑的是美製105mm榴彈炮八門;火箭筒一百二十具;汽車三百六十輛。另外還組建了三個快速縱隊,每個快速縱隊下轄一個步兵旅、一個戰車營、兩個炮兵營、一個裝甲搜索營、兩個工兵營、兩個汽車營,裝備有坦克四十輛,重炮二十四門,汽車二百輛。大約只有不到1/10的雜牌軍裝備較差。空軍有五個軍區司令部,5個戰鬥機大隊,2個中型轟炸機大隊,1個B24大隊,加上一個偵察機中隊,有飛機約九百餘架,裝備有當時最先進的B-24、B-25轟炸機和P-51戰鬥機。海軍有接受日偽艦艇288艘,美軍轉讓的艦艇271艘  。

人民解放軍的武器裝備主要來自抗日戰爭時繳獲的日軍武器。沒有海空軍,全軍裝備馬步槍44.7萬支,短槍4.4萬支,衝鋒槍2678支,輕機槍4.6萬挺,重機槍1699挺,槍榴彈1428具,擲彈筒5050具,迫擊炮1559門,步兵炮124門,山炮58門,坦克8輛。以裝備最好的東北民主聯軍第1縱隊為例,裝備長短槍13991支,其中衝鋒槍等自動武器92支,火炮四十六門,其中最大口徑是日制75mm山炮十二門。軍工生產方面,各解放區共有兵工廠六十五家,月產步槍一千支,機槍十五挺,迫擊炮兩門,手榴彈二十七萬枚,槍彈三十萬發,翻造槍彈七十四萬發,迫擊炮彈四千七百發,地雷七千六百五十枚  。

美軍指揮官李奇微說:中國人是堅強而兇狠的鬥士,他們常常不顧傷亡地發起攻擊,但是我發現……他們是更加文明的敵人。有很多次,他們同俘虜分享僅有的一點食物,對俘虜採取友善的態度。新中國優待戰俘,希望從精神上感化戰俘,而不是在肉體上消滅他們。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善惡美醜終將展現給世人。希望時間能夠證明,寬恕比仇恨更有力量。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7 個評論)

回復 sousuo 2021-7-18 04:47
國民黨戰俘就沒這待遇,外國人啥時候都值錢。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05:33
sousuo: 國民黨戰俘就沒這待遇,外國人啥時候都值錢。
解放戰爭時期被俘的國民黨高級將領如杜聿明、王耀武、康澤、黃維、沈醉等戰犯有千餘人,毛澤東指示,對於這些戰爭罪犯,有病的治病,有傷的養傷,給予政治學習,參加勞動改造,待時機成熟后再根據實際情況處理。1959年第一批得到特赦的戰犯總共有33人,其中國民黨戰犯30人,偽滿洲國戰犯3人,其中,功德林戰犯管理所的是杜聿明、王耀武、曾擴情、鄭庭笈、宋希濂、周振強、盧浚泉、陳長捷、楊伯濤和邱行湘等十人。從1959年起,人民政府開始對部分戰犯進行特赦,直到1966年,總共特赦了6批戰犯。1974年12月,毛主席在長沙想到了這件事,於是便寫道:「還有一批戰犯,放下武器已關押二十多年了,還關著幹什麼。把他們釋放了,可以來去自由。」周總理對此事也非常重視,他親自批示讓公安部開列全部在押戰犯名單。毛澤東在聽秘書讀報告時說道:「放戰犯的時候要開歡送會,請他們吃頓飯,要多吃點魚肉。每人發100元零用錢。每人都有公民權,不要強迫改造。」當秘書談到,報告中提出仍要繼續關押改造13人時,毛澤東斬釘截鐵地說道:「都放了算了!強迫人家改造也不好。土改的時候,我們殺惡霸地主,不殺,老百姓害怕。這些人(註:指戰犯)老百姓都不知道,你殺他幹什麼!所以,一個不殺。」當談到報告中提出安置在農村的釋放人員每人每月發放生活補貼費15元至20元時,毛澤東明顯地表示出不滿意,說道:「氣魄太小了,15元太少!」稍停,毛澤東又說:「有些人有能力,可以做工作。年老有病的要給治病,跟我們的幹部一樣治。人家放下武器25年啦!」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05:34
據統計,1959年12月4日第一批特赦戰犯之前,正式聽候處理的在押國內戰犯總數為856名。至1975年3月19日第7批全部戰犯被特赦止,共特赦釋放589名,刑滿釋放65名,另案處理釋放10名,經審查按起義投誠對待、立即釋放的25名,病亡167名。這些人員,除病亡的外,都按黨的政策作了妥善安置。

中國政府7次特赦國內戰爭罪犯,引起國內外的巨大反響。尤其是在1975年3月釋放全部國內戰犯,更引起了轟動。在這些戰犯中,有10名前國民黨軍官提出回台灣的申請被批准。他們是:王秉鋮,原國民黨第五十一軍中將軍長;陳士章,原國民黨第二十五軍中將軍長;蔡省三,原國民黨青年救國團贛東青年警務總隊少將總隊長;周養潔,原國民黨軍統局西南特區少將副局長;王雲沛,原國民黨浙江省保安司令部少將副司令;段克文,原國民黨軍統局少將專員;楊南郵,原國民黨一五0師上校團長;趙一雪,原國民黨二八一師上校團長;張鐵石,原國民黨六十八軍政工處上校處長;張海商,原國民黨青年軍二0四師上校團長。在這10名願意回台灣的特赦人員中,除蔡省三外,其餘9人都有直系親屬若干在台灣島內。

據檔案資料記載,早在1956年3月14日,兼全國政協主席的周恩來在主持召開的全國政協第二屆19次擴大會議上,就已建議中共中央並經採納同意,已正式實行對在押的國內戰犯一律實行「一個不殺,分批釋放,來去自由,言論自由」及「集中管理,不審不判」的處理方針。1974年12月末,在中央決定全部釋放在押的國內戰犯之前,毛澤東主席又一次重申:「國民黨那些戰犯放出來,湖南、湖北、江西、安徽等地都可以去,願意回台灣的可以回台灣嘛!」為此,1975年3月20日,由中央統戰部和公安部共同擬定,並經中共中央同意,向各地下達了《關於安置特赦釋放人員的實施意見》,其中第6條即明確規定:「凡願意回台灣的,報中央統戰部、公安部辦理。」在前三天的3月17日全國人大四屆二次常會上,審議全部特赦在押戰犯議案時,華國鋒副總理到會作說明,代表國務院明確宣布:「願意回台灣的,可以回台灣,給足路費,提供方便,去了以後願意回來的,我們歡迎。」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05:35
但由於考慮到海峽兩岸多年的敵對和隔絕,擔心此舉會對台灣當局造成猜忌與衝擊,遂經中央審慎研究,臨時組成了一個「專責小組」,具體負責處理有關10人回台事宜。當時,專責小組的直接領導人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部長華國鋒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吳德。專責小組由中央統戰部、調查部、公安部組成,統戰部牽頭。小組負責人是中央統戰部副部長童小鵬、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工作人員有統戰部的焦琦、劉小平,調查部的楊蔭東、耿文卿,公安部的胡治安。在香港,同時也組成了專責小組,負責人是新華社香港分社第一副社長李菊生及該社研究室台灣研究組組長黃文放。黃直接領導中國旅行社香港分社總經理方遠謀、副總經理黎汝湛,以及兩名工作人員。他們負責去台來港人員的歡送等項接待工作。4月12日,中共中央統戰部在著名的北京烤鴨店,為王秉鋮等一行10人即將離開北京前去台灣餞行。為了打消獲釋人員的思想顧慮,統戰部副部長童小鵬再次重申了中央的有關政策,並滿懷深情地說:「政府對你們沒有任何要求,也不交給你們任何任務,只希望你們能早日回到台灣,同自己的親人會麵糰聚。」在場的所有申請去台人員,因受到政府的各項厚遇,又聽到童小鵬如此坦誠、親切的話語,無不感慨萬分。

4月13日,王秉鋮等10人啟程離京時,中央統戰部負責人童小鵬、喬連新、彭友今,以及愛國民主人士杜聿明、宋希濂、鄭洞國、龐鏡塘、黃維、文強等均到機場送行。當送行人員與之緊緊握手,依依惜別時,杜聿明、黃維等人還一再囑託去台人員給在台的舊部、故友問好。在登機之前,蔡省三還笑著問童小鵬:「副部長,我的親人都在大陸,我到台灣后,若是讓我的親人申請去台灣可以嗎?」

童小鵬肯定地回答:「黨的政策是儘可能照顧親人團聚,在政策許可的範圍內,能夠做到的,當然可以。」

4月14日上午,王秉鋮等10人由廣州乘91次特快到達深圳,在這裡每人領到路費港幣2000元、新制服裝l套,及往返通行證一張。通行證有效期半年,半年後隨時都可申請辦理入境簽證手續,陪同人員中央統戰部一局局長焦琦一再重申:各位先生到達香港后,已委託由中國旅行社香港分社負責安排日常起居,但辦理回台灣的手續、打電話、發電報、找親友、見記者等等,均由各人自便;發表談話,對各方表態,也請各位自定。

中午12時30分,在有關方面負責人的熱情陪伴及中旅社香港分社前來迎接的工作人員的引導下,王秉鋮等一行10人來到通向香港的門戶--羅湖橋。下午1時25分,他們在羅湖橋畔依依道別,去台人員眼含淚花,不停地回頭招手,連連喊道:「謝謝!謝謝。」去台人員跨過了羅湖橋進入了香港后,大群記者蜂擁而至,把他們團團圍住。在他們乘上從羅湖開往九龍的列車后,記者們把車廂過道擠得水泄不通。一路上,記者們或站或立或蹲又在地板上,不停地進行採訪,相機「咔擦」之聲也不絕於耳。據香港報紙報道當日前來羅湖跟隨採訪的香港的中英文報紙、電台、電視台以及外國通訊社派出的新聞記者超過100多名。翌日,全香港中英文報及其他媒體無不以大篇幅報道有關新聞,部分報紙還發表社論等。美聯社記者羅德里克就此評述說:「這可能是預兆對台灣作一個新的姿態。」合眾國際社高級編輯史密斯則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表示願為凡是希望去台灣的人提供路費,是這一舉動中真正讓人感到驚訝的事。」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05:36
台灣當局拒絕10人去台,張鐵石自縊身亡

但是,台灣島內的新聞輿論對中共特赦戰犯及允許前「國軍」軍官申請去台之舉緘口無言,甚至刊載此類新聞的港澳等地的報紙運抵台灣之後,也一律予以查禁。後來,迫於形勢,也僅有簡短報道。據港澳地區報紙披露,台灣輿論界之所以先對特赦戰犯消息避而不登,隨後雖有簡略報道但並不刊登獲釋人員名單,是有其難言苦衷的。因台灣當局一直把有些在押戰犯當做「烈士」,並把他們牌位供奉在台北的「忠烈祠」內,如已「慷慨就義」的周養浩等人。在島內外輿論的壓力下,3月20日,台北的《中央日報》上發表一篇題為《毛共釋放所謂「戰犯」的動機和陰謀》的社論。
回復 sousuo 2021-7-18 09:42
國軍的要到杜聿明一級才和外國兵一樣,杜是黃埔一期兵團司令吧?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09:59
sousuo: 國軍的要到杜聿明一級才和外國兵一樣,杜是黃埔一期兵團司令吧?
三年解放戰爭中,180萬國軍起義。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受到同等待遇還不夠嗎?  想回家發路費想參軍都可以。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10:05
對待戰犯如此,  對待國軍士兵就更好了,  這些士兵都是窮苦人被抓壯丁來的。180萬國軍大多數自覺自愿留在人民解放軍中就說明了受到善待。
回復 nierdaye 2021-7-18 10:26
解放軍、中國方面,對待各國戰俘,確實是沒得說。可以從根本上瓦解、至少重度影響敵人抵抗的意志和決心。確實是好事。

相比之下,對待自己方面的戰俘,可能就太嚴苛一些。
回復 nierdaye 2021-7-18 10:27
yongbing1993: 對待戰犯如此,  對待國軍士兵就更好了,  這些士兵都是窮苦人被抓壯丁來的。180萬國軍大多數自覺自愿留在人民解放軍中就說明了受到善待。
這個我相信,而且國民黨戰俘都是自己的中國人。經過理論和現實的教育,和國民黨下,天壤之別,切實的令人福氣。從這點上講,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當年打勝仗奪江山,也是歷史的必然性
回復 sousuo 2021-7-18 19:54
yongbing1993: 三年解放戰爭中,180萬國軍起義。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受到同等待遇還不夠嗎?  想回家發路費想參軍都可以。
夠,夠。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21:42
nierdaye: 解放軍、中國方面,對待各國戰俘,確實是沒得說。可以從根本上瓦解、至少重度影響敵人抵抗的意志和決心。確實是好事。

相比之下,對待自己方面的戰俘,可能就太
同感!  當時的基層軍官戰士們想不通是正常的。很多軍官戰士們的全家和親人被殺了。事後看這個決策《確實是好事。》。想當初要做多少思想工作。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21:43
nierdaye: 這個我相信,而且國民黨戰俘都是自己的中國人。經過理論和現實的教育,和國民黨下,天壤之別,切實的令人福氣。從這點上講,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當年打勝仗奪江山
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當年打勝仗奪江山,也是歷史的必然性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21:43
sousuo: 夠,夠。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8 21:45
國民黨戰俘都是自己的中國人。經過理論和現實的教育,和國民黨下,天壤之別,切實的令人福氣。從這點上講,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當年打勝仗奪江山,也是歷史的必然性
回復 SAGFS 2021-7-19 01:23
毛澤東創建獨一無二的人民軍隊

作者:yongbing1993  於 2021-7-17 06:35 發表於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拉黑 SAGFS 2021-7-19 01:21
    ===即使到了中國七十年代後期, 如果你有機會入伍的話,仍舊可以感受到部隊內部存在著的" 土匪習氣和文化 "呢, 完全不是想象中的如同正面宣傳的那樣 ...

       毛澤東集團當年每打下一小塊地方就沒收地主土地,命名為所謂的"解放區",導致當地中華民國的民眾迅速轉向毛集團, 參軍參戰情緒高漲, 最重要影響蔣軍隊中高層反向情緒...毛用徹底破壞數千年形成的中國國民經濟, 破壞後果連當年日本等侵略中國的外國人也望塵莫及...蔣不垮是不可能的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9 01:50
SAGFS: 毛澤東創建獨一無二的人民軍隊

作者:yongbing1993  於 2021-7-17 06:35 發表於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編輯 刪除 拉黑 SAGFS 2021-7-19 01:21
   
孫中山創立國民黨的「耕者有其田」:1924年1月20日至30日,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舉行,確定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會後,孫中山又提出了「耕者有其田」的主張。孫中山晩年把它作為實現"平均地權"的口號。

然而,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先生溘然辭世。代表大地主、大資產階級,背後有帝國主義撐腰的蔣介石、汪精衛奪取國民政府政權,悍然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和「七一五」反革命政變,汪精衛在武漢召開「分共會議」,叫囂「寧可錯殺千人,不可放過一個」,大批先進革命分子和共產黨員被捕遇難,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耕者有其田」作為不利於大地主階級的政策隨之被取締。

解放戰爭失敗后,國民黨殘部攜大量黃金、珠寶、古董、美元等硬通貨逃往台灣。因為工業化需要,憑藉這些資金的支持,國民黨在台灣以較為溫和的手段實行了「耕者有其田」政策。

新中國的土地政策:

耕者有其田在新中國的實現。

「耕者有其田」的實現,卻是由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來完成的。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9 01:52
「耕者有其田」徹底消滅了中國幾千年以來的封建的、剝削性的土地制度,把大量勞動力從土地中解放出來,為新中國成立后的迅速工業化奠定了基礎,也贏得了農民階級的支持,大大提高了農民階級的革命積極性,成為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勝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解決農民的土地問題,實現『耕者有其田』,是中國民主革命的根本問題,也是中國共產黨在民主革命時期的基本任務。在解放戰爭期間和建國初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土地改革,最終使這一任務得以完成。」

「農民是小私有者,由於農業生產自然性的特點和生產力水平的低下,農民要求穩定的土地佔有和基本生產資料私有。『耕者有其田』是千百年來農民最高的經濟要求和夢想,也是鼓舞農民投入無產階級革命的根本動力。在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后,理所當然地要解決農民的土地要求。」
回復 SAGFS 2021-7-19 01:56
SAGFS 2021-7-19 01:55
    ===即使到了中國七十年代後期, 如果你有機會入伍的話,仍舊可以感受到部隊內部存在著的" 土匪習氣和文化 "呢, 完全不是想象中的如同正面宣傳的那樣 ...就舉一例: ( 中國)浙江省麗水地區原" 南字二五五部隊(代號636,屬於江蘇無錫師部第13分部上級領導)", 地處麗水小林場對面. 七八十年代例子不勝枚舉...
回復 yongbing1993 2021-7-19 04:11
誰有土匪習氣?  

蔣介石的發跡與江湖有極大的關係。他第一次去日本時,與上海青幫老大陳其美(陳英士)結拜兄弟,在陳的介紹下加入了對其一生影響甚巨的同盟會。為了支持「義哥」爭權,他兩肋插刀,刺殺光復會領袖陶成章,受到陳的器重。他混跡上海灘,拜黃金榮為老頭子,得到黃的支持,發達之後,仍厚待黃金榮,一直遊走在江湖之間。

在辛亥元老黃興與孫中山分道揚鑣之後,陳其美是孫中山最親密的追隨者之一,深受孫中山倚重,受陳其美提攜的「義弟」蔣介石因之受到孫中山的重視。此後,蔣介石以「先總理唯一之信徒」自居,把自己扮成孫中山最忠實的信徒和欽定接班人。因此,在國民黨內部,蔣介石的輩分雖然無法與胡漢民、汪精衛等人相提並論,但因為得到孫中山的垂青,掌握軍權,他才能夠趕跑胡漢民,氣走汪精衛,登頂權力之峰。蔣介石靠江湖起家,這多少使他篤信江湖之道,並長期以此為政治手段。

蔣介石為了拉攏有用之人,常以江湖手段開道,大搞義結金蘭。蔣介石說自己最喜「異姓兄弟之交」,有人說,他一生結拜兄弟有案可查的就有七十多人,其中包括汪精衛、馮玉祥、戴季陶、李宗仁、張學良、張靜江、許崇智等民國要人。他與這些結拜兄弟在換貼時說,「情比同胞,同心一德,生死系之」,但是翻臉不認人起來比天氣變化還快。他與李宗仁義結金蘭,結果發生了「蔣桂戰爭」,後來兩人完全決裂,勢同冰火;他與馮玉祥拜把換貼,說是「安危同仗,同苦同嘗,海枯石爛,死生不渝」,結果結義第二年就兵戎相見,是為「蔣馮戰爭」;他與張學良結為異姓兄弟,張學良卻發動了「西安事變」,生擒蔣介石,蔣介石記恨一輩子,軟禁張學良,直到自己死時都沒有放張出來。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3 17: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