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最後的結語----先秦百家系列49

作者:宅中老查  於 2020-9-28 22: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諸子百家至此就講完了,所剩下的還沒有講到的也是不值得講的東西了,比如縱橫家就沒有必要講了,因為這一家主要是耍陰謀詭計的,沒有任何思想理論,這方面的人和事太多太多了,從戰國時代一直到現在層出不窮,如今的中國更是在玩這種縱橫捭闔之術,只是其水平遠不如古人。其它的諸如農家、小說家等等隨著時代的發展已經融入到其它領域,退出了爭鳴領地。最為惋惜的是名家,本可以有個長足發展,然而卻來個永遠停滯。名家的停滯使得百家爭鳴這灘活水變成了死水只有兩家仍在這潭死水中掙扎暗戰,這就是儒家和法家。秦以後的中國統治者們一直是尊崇儒家而實施法家,這就是所謂的外儒內法,表面上看光環給了儒家,而實質上勝利的則是法家。人們習慣性的看法是獨尊儒術限制了中國的思想自由以及學術發展,但請問儒家什麼時候限制過言論自由?孔子有限制言論的主張嗎?沒有。孟子也沒有這樣的論調。孟子更熱衷於與別人辯論,也正是由於孟子的熱情參與才使得諸子百家講壇上(當時的齊國稷下學府)更為光彩奪目。董仲舒主張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只是讓統治者採取一種思想意識。每個國家的統治都有一種意識形態,但那只是統治者本身的取捨問題。當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獨尊儒術的時候並沒有限定普通民眾的思想。這與秦始皇的做法不一樣。秦始皇是禁止一切言論自由,以吏為師以法為教。漢武帝只說明國家當局想採取什麼思想意識,至於民間如何並沒有做出限制規定。但別忘了統治者明是尊儒家實則用法家,法家是不喜歡言論自由的,這樣一來雖然儒家不限制人民的言論自由,而法家卻不容許人民隨意說話。統治者們都是明一套暗一套,明尊儒而實用法,結果是壓制人民鉗制言論的罪過便都合理地算到了儒家頭上,法家卻暗中竊喜。儒法兩家暗鬥,儒家最終沒有斗過法家。而一直在旁在看熱鬧的是道家。

道家清凈無為,哪個統治者喜歡清凈無為?有但也極其罕見,誰不想折騰兩下搞點業績?真想清凈無為者只能在民間,所以道家只能在民間才有市場。而這正是統治者喜聞樂見的事。大家都無為了,都只想著如何過好自己的小日子,而不對國家大事妄議,不亂說亂動,統治者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想怎麼干就怎麼干,沒有反對聲音,沒有礙事者。這是道家對社會的最大作用。民初有個學者(妄了叫什麼名字)曾說過,除了法家,對統治者貢獻最大的就是道家。莊子的似是而非的觀念更是有利於統治者。莊子說生就是死,死也是生,是就是非,非也就是是,世上的事無所謂好壞都一樣。莊子的這個觀點發展成後來的一句名言,那就是 「難得糊塗」。老百姓難得糊塗,但統治者卻不糊塗,而是清醒得很,想怎麼制你就怎麼制你。

老莊哲學到底是幹什麼用的?你可以說道家高深莫測,哈,我不知「道」,因為這個我真沒有。我相信絕大多數人跟我一樣也沒有,至於少數罕見者或許有,但又不在我所議論之內。我所談及的是普通民眾,因為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以一個普通人的理解,老莊哲學最大的作用其實是教你如何自得其樂,你只有無所謂是非好壞,你才懂得萬物一齊,你才看透了人世間,你才可以任逍遙,你才懂得養生術,你才可以德充府。這些道理唯有自己才能懂得,才能得其樂。

統治者們就喜歡看你自得其樂樣子,人人都自得其樂,那麼整個社會該有多和諧啊。

道家發展到今天,主旨變了,清凈無為的主角由統治者變成老百姓了。

司馬談作《論六家要旨》總括陰陽、儒、墨、法、名、道家,然若是看到今日之現狀又該做何言吶?是否仍然「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途」?恐怕不然,應該是差之毫厘謬之千里。當今中國法家獨裁,陰陽失調,黑白顛倒,又豈止是千里之繆?

嗚呼哀哉,長夜難明,百家爭鳴之盛況何時重現?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3 09: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