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原創小說連載:落基山風雲錄-第一百四十七章

作者:小樂  於 2019-10-20 16: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站在劉風面前的女人是趙雨荷。時隔十幾年,除了髮型換成了齊耳短髮以外,她的模樣幾乎沒有變化,劉風毫不費力地認出了她。趙雨荷也一眼就認出了劉風,她輕輕「啊」了一聲,呆立不動,怔怔地看著劉風。兩人就這樣對視著,誰都沒有說話,直到計程車司機催促趙雨荷付車費,這才回過神來。

趙雨荷剛要掏出錢包,丹尼已經搶先一步把一張鈔票塞給司機,告訴他不必找零,司機滿意地開車離去。

趙雨荷略帶羞澀地對丹尼說道:「怎麼好意思麻煩您……」

丹尼一邊斜眼看著劉風一邊說道:「不用客氣,你是我大哥的朋友,這是當小弟的應該做的。」

趙雨荷驚訝地問道:「您怎麼知道我們是朋友?」

丹尼壞笑著說道:「這事兒地球人都能看出來啊!他瞅你的時候,眼珠子都恨不得蹦出來啦!」

趙雨荷的臉上微微一紅,連忙說道:「您別誤會,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不過,認識很久了。」

說完,趙雨荷眼含深意地看著劉風。

劉風問道:「你怎麼跑這兒來啦?」

趙雨荷的眼睛里瞬間充滿淚水,她哽咽著說道:「我是接到一位叫雪莉的女士的電話,她說……她說……戰東他……」

話未說完,趙雨荷抬手捂住嘴,開始抽泣起來。

劉風說道:「你知道戰東的事兒了?」

趙雨荷哭著點了點頭。

劉風輕輕攬住趙雨荷肩頭,說道:「先進屋再說。」

劉風把趙雨荷帶到平房的客廳里,丹尼藉機躲進了自己的卧室。趙雨荷突然抱住劉風,放聲大哭。劉風安靜地站著,直到趙雨荷的哭聲漸漸平息下來,才把她扶到沙發上,坐到她身旁。

趙雨荷低頭抹去眼角的淚水,輕聲說道:「我的命真苦……」

劉風嘆了口氣,說道:「別難過了,事兒已經發生了,誰也沒辦法改變事實。活著的人還要繼續活下去,把自己的日子過好,比什麼都強。」

趙雨荷抬頭看著劉風,說道:「這麼多年了,你還是老樣子,一點兒都沒變。」

劉風苦笑著說道:「怎麼可能?」

趙雨荷彷彿想起什麼,說道:「對啦!在我來之前,我收到關於你媽媽的消息……」

劉風驚訝地問道:「你怎麼會知道我家的事兒?我媽她怎麼啦?」

趙雨荷說道:「我……我和林月一直有聯繫……」

劉風更加疑惑,追問道:「你怎麼會和她有聯繫?」

趙雨荷說道:「你別多想,我是通過戰東認識林月的。我知道她以前是你的女朋友,所以我……我就是想多了解一下你的過去……」

劉風說道:「我看你就是閑的!說吧,我媽現在什麼情況?」

趙雨荷小心翼翼地說道:「她上個星期……去世了……」

劉風整個人僵住了,他直直地盯著趙雨荷,一言不發,呼吸開始變得沉重起來。

趙雨荷連忙說道:「節哀順變……」

劉風眨了眨眼,轉頭看著客廳的一角,依舊沒有說話。

趙雨荷繼續說道:「林月一直在照顧你媽媽,是她料理的後事。但是她聯繫不到你,所以就托我跟你說一下。你……你還是回去一趟吧!我要送戰東的骨灰回去,我們可以一起走。」

劉風用力揉了揉雙眼,說道:「人已經沒了,我回去還有什麼意義?」

趙雨荷說道:「你怎麼這麼說話!」

劉風轉回頭,說道:「不就是這麼回事兒嗎?回去不過是做樣子給別人看而已。」

趙雨荷說道:「那……還有你們家的財產呢?你總要回去處理一下吧?我聽林月說,你媽媽臨終的時候說要把你們家的房子留給她……」

劉風說道:「我沒意見,這是她應該得的。我寫份放棄繼承權的聲明書,你幫我帶回去給她。」

趙雨荷驚訝地說道:「你真的不要了?好幾百萬的房子吶!你們家還有別的財產呢?」

劉風說道:「都不要!讓她自己處理。」

趙雨荷無奈地說道:「那……好吧!反正是你們家的事兒,隨便你!」

劉風說道:「我原本是要送戰東回去的,現在有你在,我也省心了。」

趙雨荷的眼圈又紅了起來,說道:「他以前說過,加拿大的冬天太冷,他不喜歡,將來一定要回中國……」

劉風若有所思地說道:「是啊!太冷了,我也不喜歡。他還有人送他回去,可……又有誰能送我回去?」

趙雨荷輕輕推了劉風一把,說道:「別瞎說!」

劉風笑了笑,說道:「生老病死,誰也逃不過,該怎麼著就怎麼著唄!」

趙雨荷盯著劉風說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

劉風故作輕鬆地說道:「我能有什麼事兒?」

趙雨荷說道:「不對!我了解你,你一定有事兒!」

這時,從客廳門口傳來一聲輕咳,劉風和趙雨荷轉頭望過去。

丹尼站在門口,對劉風說道:「我剛才和雪莉聯繫過,她說下午會趕回來。她還說,你想要什麼東西隨便你拿。還有,她讓咱倆把那洋妞兒送到史蒂文的農場去。」

劉風不解地問道:「哪個洋妞兒?」

丹尼說道:「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兒!羅密歐的小情人兒唄!」

說著,丹尼看了趙雨荷一眼。

劉風恍然大悟,說道:「你是說朱麗葉。」

丹尼用力緩緩地點了點頭。

劉風問道:「她現在恢復得怎麼樣了?」

丹尼說道:「那妞兒壯得像頭牛,早就能下地溜達啦。這兩天還一直在念叨你呢!」

劉風又問道:「幹嘛要把她送走?」

丹尼說道:「呦!這可忘了替你問啦。」

劉風對趙雨荷說道:「你先在這兒待會兒,我有事兒要忙,回頭再聊。」

說完,劉風站起身。

趙雨荷拉住劉風的手,說道:「你答應我,好好的,別惹事兒。」

劉風笑著說道:「你也一點兒都沒變。放心吧!估計我還能活著看到明早兒的太陽。」

 

貫穿卡爾加里南部市區的17大道是這座城市裡最著名的酒吧街,整條街道上林林總總地分佈著各種風格的酒吧、飯店和服務類的小生意。在以往的日子裡,這裡一直是僅次於市中心的繁華地段。隨著時間的推移,17大道上的商鋪逐漸關閉了很多,街道上的無家可歸者變得多了起來。時常有醉酒或者吸食大麻過度的人出現在臨街的公寓樓大堂里和門前,他們或是席地而卧或是明目張膽地隨地小便。更有甚者,還有人公然騷擾路過的年輕女孩。於是,這裡成了令卡城警察最為撓頭的事件多發地段。在艾倫的出警記錄中,有一多半是發生在這條路段。

17大道上的新月酒吧是艾倫休班時最喜歡光顧的地方,夏天的時候,他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到酒吧里廝混一個通宵,和朋友們一起喝酒聊天看冰球比賽。即使沒有冰球比賽,艾倫仍然會約上一、兩個知己好友在這裡度過一個安靜的白日。

和艾倫一起到酒吧來的次數最多的是他最好的朋友亞瑟,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除了女朋友以外,幾乎沒有他倆不能分享的。亞瑟的爺爺曾經服役於德國國防軍,二戰結束時從德國移民到加拿大。亞瑟繼承了祖輩遺傳下來的日耳曼人血統,長得高大挺拔,相貌英俊。不僅如此,他對爺爺崇拜有加,一直鍾情於研究第三帝國的興衰歷史。在亞瑟大學畢業那年,他加入了卡城的一個奉行白人至上主義的右翼組織。艾倫對此很不以為然,他一直試圖說服亞瑟放棄那些涉嫌種族主義的理論和思想,但是收效甚微,幾次爭論的結果都是不歡而散,好在這並未影響兩人之間的友誼。

為了打發行政休假的無聊日子,艾倫又把亞瑟約到了新月酒吧里。

亞瑟一進門,就一邊脫著外套一邊憤怒地對坐在吧台旁的艾倫說道:「(英)你看到新聞了嗎?法國又出事了!」

艾倫漫不經心地說道:「(英)不會是像德國科隆那樣的性侵案吧?」

亞瑟坐到艾倫身旁,向酒保點了杯啤酒,繼續說道:「(英)比性侵要嚴重得多,四名法國警察被一個穆斯林在警察局裡幹掉啦!」

艾倫驚訝地說道:「(英)你沒開玩笑?」

亞瑟說道:「(英)你自己上網看新聞,法國總統剛剛發表講話,號召法國人團結起來,一起行動,剷除極端伊斯蘭主義禍根。」

艾倫聳了一下肩,說道:「(英)希望加拿大不會發生這種事。」

亞瑟喝了一大口啤酒,說道:「(英)恰恰相反,加拿大早晚會發生這種事,那些雜種已經滲透到我們的國家裡來啦。」

艾倫說道:「(英)加拿大的穆斯林還是很溫和的。」

亞瑟說道:「(英)你並不了解他們,這些所謂的溫和都是偽裝。骨子裡,他們巴不得我們去死。」

艾倫說道:「(英)我有個同事就是穆斯林,為人很友善,我不相信他會是你說的那種人。」

亞瑟重重地拍了一下艾倫的肩頭,壞笑著說道:「(英)法國的那個傢伙也是警局裡的工作人員,你要小心啦!我可不想失去最好的朋友。」

艾倫沖亞瑟豎起右手中指,戲謔地罵道:「(英)去你媽的!」

亞瑟哈哈大笑,兩人端起啤酒杯輕碰了一下,各自喝下一大口酒。

亞瑟用手背蹭掉嘴角的酒沫,說道:「(英)你的安琪搞定了沒有?」

艾倫嘆了口氣,無奈地說道:「(英)她總是對我不冷不熱的,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做。」

亞瑟得意地說道:「(英)這就需要讓我這個泡妞專家來教你兩招啦!」

艾倫白了亞瑟一眼,說道:「(英)安琪不是你平常交往的那種女孩。」

亞瑟聳了一下肩,說道:「(英)是女人就一樣,只是有貴賤不同。」

艾倫不滿地說道:「(英)我警告你,我是要娶她的,請你尊重你朋友的愛人。」

亞瑟攤開雙手,說道:「(英)好的,好的!我收回我剛才說的話,你的女人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無價之寶,行了吧?」

艾倫哼了一聲,又端起啤酒杯,他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艾倫放下酒杯,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上顯示的來電名稱,正是安吉拉打來的電話。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4 23: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