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原創小說連載:落基山風雲錄-第一百二十七章

作者:小樂  於 2019-8-19 13: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劉風收起了笑容,說道:「咱們能坐下來好好聊一聊嗎?」

安吉拉皺起眉頭,說道:「已經很晚了,我沒興趣聽你的長篇大論,也不想和你聊人生,我只想知道我要的答案。」

劉風低頭沉思片刻,繼而抬起頭來看著安吉拉,誠懇地說道:「對不起,我……」

安吉拉打斷了劉風,果斷地說道:「OK,你不用講了。請你在明天早晨7點起床,我要在8點之前趕到警局。晚安!」

說完,安吉拉轉身走進自己的卧室,重重地關上了房門。

劉風怔怔地看著安吉拉卧室的房門,眨了眨眼,喃喃自語道;「我還沒說你就懂了?您好歹給個表白的機會啊!」

安吉拉家客房的床是劉風這輩子睡過的最舒適的一張床,蓋在身上的棉被柔軟溫暖還有一股淡淡的香氣,蓬鬆的枕頭像母親的懷抱一樣,令人感到溫馨安詳。劉風沒有脫衣服,躺到床上后馬上進入了夢鄉,而另一間卧室里的安吉拉卻仍在輾轉反側之中。

儘管安吉拉沒有讓劉風把話說完,但她已經明白了劉風的意思。毫無疑問,劉風仍然堅持著他最初的想法,這令她非常惱火。憑著女人的直覺,安吉拉能感覺到自己已經抓住了劉風的心,而且她還給劉風安排了一個可以重新開始生活的道路,這是任何一個走投無路的人都不會拒絕的機會,劉風卻並沒有珍惜,只用了幾根煙的功夫就輕易地放棄了。安吉拉想不通,這個已經活得很糟糕的男人為什麼就不能像一個普通人那樣做出合乎常理的選擇。在翻來覆去地問過幾遍「為什麼」后,安吉拉給劉風下了定論,這是一個總愛嘩眾取寵的大男孩,但是卻能在不知不覺中溜進人的心裡。同時,安吉拉也相信她能把劉風改造成合乎她的要求的男人,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她告訴自己,既然劉風喜歡回到那些骯髒罪惡的囚犯中去承擔他所認為的責任,那就先讓他去吃點苦頭,他很快就會意識到當初是做了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那時,他會求著自己把他從牢籠里解救出來,而且會感恩終生,永遠做一個馴服的乖孩子。

想到這裡,安吉拉的內心逐漸平靜下來,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夜空中的明月透過卧室的窗戶,把一片柔光灑在安吉拉的臉頰上,照亮了她嘴角的一絲淡淡的微笑。

午夜時分,整座城市在夜色的籠罩下進入了休眠狀態。斯坦利卻仍然在辦公室里煩躁不安地等待著。按照事先的約定,瑞恩應該在安全抵達北京國際機場后給他發來報平安的信息。根據時間推算,瑞恩搭乘的中國海航飛機早已降落,可是三個小時過去了,他還沒有任何消息。斯坦利隱約感到似乎出了什麼意外,但他卻想不出會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意外。瑞恩的公開身份只是一名普通的商人,這是他第一次到中國做商務旅遊。而且瑞恩在加拿大國家安全情報局的工作時間很短,中國反間諜機構不可能掌握他的真實背景。斯坦利的新助理安娜已經核實過,瑞恩的航班確實早已順利到港,她也用私人電話和瑞恩聯繫過,但是始終無法接通他的手機。

斯坦利聽完安娜的彙報后,擺了擺手示意她離開了辦公室,隨後點燃一根雪茄,仰坐在皮椅上閉目沉思。過了半晌,他坐直身軀,拉開辦公桌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個玻璃相框。相框里是一張已經泛黃的老照片,照片里的人是年輕時的斯坦利和童年的瑞恩。兩人身穿牛仔服,倚在農場的欄桿上,正開懷大笑。他們的身後站著一匹純黑色的高頭大馬,遠處是連綿起伏的落基山脈,山頂依舊被白雪覆蓋著。

斯坦利眯起雙眼,仔細端詳著照片里的瑞恩,一縷青煙從他手裡的雪茄升起,飄過他的臉頰。斯坦利的眼角變得濕潤起來,他用手背輕輕蹭了一下眼角,把相框放回抽屜里,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聽筒,撥了一組號碼。

電話馬上接通了,從聽筒里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英)嘿!斯坦利,你知道現在是幾點嗎?我剛剛上床!」

斯坦利說道:「(英)漢斯,最近好嗎?」

漢斯說道:「(英)還是老樣子,忙,忙,忙!你有什麼新聞嗎?」

斯坦利說道:「(英)沒什麼新聞,我有件事需要你的幫助。」

漢斯說道:「(英)我就知道,你找我准沒什麼好事。說吧,看看我能做什麼?」

斯坦利說道:「(英)我把瑞恩派到中國去了……」

漢斯驚訝地說道:「(英)你瘋了嗎?在這個時候把他派到中國?」

斯坦利說道:「(英)我知道,不過我沒有別的辦法。加拿大的情況會變得比中國還要糟糕,我只有這一個兒子。」

漢斯說道:「(英)那你可以送他去東南亞或者歐洲。」

斯坦利說道:「(英)他不會去的,他只對中國感興趣。」

漢斯說道:「(英)這小子和你一個德行,固執的像頭叫驢。」

斯坦利說道:「(英)誰叫他是我的兒子呢!我現在碰到一個大麻煩,瑞恩抵達中國后就失去了聯繫,我有不好的預感。」

漢斯說道:「(英)中國人盯緊了每一個去那裡的加拿大人,他很可能是被中國國安的人扣住了。」

斯坦利說道:「(英)我估計也是,但是我還不能完全確定,所以想請你幫忙找到他的下落,如果可能的話,把他從中國人手裡救出來。」

漢斯說道:「(英)為什麼不派你自己的人去?」

斯坦利說道:「(英)我的人手不夠,而且他們都被中國人盯緊了,再派新的人去中國也不現實,只有你能幫我。」

漢斯說道:「(英)中央情報局的人手現在都在香港,我也很困難。」

斯坦利不悅地說道:「(英)這麼說,你是沒辦法了?」

漢斯說道:「(英)你別著急,給我點時間,讓我來想辦法。」

斯坦利說道:「(英)多長時間?」

漢斯笑了,說道:「(英)你這急脾氣到死都改不了,兩個小時,怎麼樣?」

斯坦利說道:「(英)好,我等你消息。」

斯坦利掛了電話,嘆了口氣,仰坐到皮椅背上,靜靜地等待著。

兩個小時后,電話鈴聲響起,斯坦利迅速拿起了話筒,不假思索地問道:「(英)怎麼樣?」

打來電話的果然是漢斯,他用略顯沉重的聲音說道:「(英)老夥計,情況不太妙……」

斯坦利的臉色沉了下來,說道:「(英)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漢斯說道:「(英)中國海關的官員從他身上找到了五十多克冰毒……」

斯坦利惱火地說道:「(英)瑞恩從來不碰毒品,他身上怎麼會有冰毒?而且還是這麼多,那足夠中國政府判他死刑了!」

漢斯說道:「(英)這不是重點,最後帶走他的是中國國家安全局的人。」

斯坦利問道:「(英)他的身份暴露了?」

漢斯說道:「(英)很有可能。他太年輕,恐怕是沒能熬過中國人的審訊。」

斯坦利焦急地說道:「(英)你幫我把他救出來,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漢斯說道:「(英)你覺得我還缺什麼嗎?這些都不是問題,如果我可以幫你的話,我一定會做的。我是看著瑞恩長大的,他就像我自己的兒子一樣。但是,現在香港的事情正在運作中,我把所有的人都派過去了,我現在也正缺人手。恐怕,我真的是無能為力。我很遺憾……」

斯坦利說道:「(英)好了,我知道了!」

漢斯說道:「(英)老夥計,你別擔心。短時間裡,瑞恩不會有事。中國政府只會把他當作一個籌碼,給你們的總理施加壓力,讓他早點釋放馮佳欣。」

斯坦利說道:「(英)你不說,我還忘了這回事了。都是你們這些美國混蛋惹的禍,卻讓加拿大來替你們背黑鍋!」

漢斯無奈地說道:「(英)誰叫我們攤上了那個不靠譜的商人總統呢?我也不喜歡他,可是我們又能怎麼做?」

斯坦利說道:「(英)幹掉他不就行了?你們又不是沒有這種傳統。」

漢斯說道:「(英)你派人來吧?」

斯坦利惡狠狠地說道:「(英)在我認為必要的時候,我會這麼做的!」

漢斯笑了笑,說道:「(英)別耍小孩脾氣了。說真的,老夥計,你不要太著急。現在我們也做不了什麼,上帝會保佑瑞恩的,他會平安無事地回家的。」

斯坦利說道:「(英)算了,你去忙你的工作吧,我自己來想辦法。再見!」

說完,斯坦利重重地扣上了話筒,隨即又拿起話筒,接通了內部電話。

安娜充滿睏倦的聲音從聽筒里傳了出來:「(英)先生,需要我做些什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21: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