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冷卻的不止季節(73)— 疾言厲色

作者:蟬衣草  於 2023-6-5 01: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與母親唉聲嘆氣議論著姐姐病情的林靜,突然接到同事的簡訊。這才使母女之間的黯然的談話增添了一點喜氣,下一步她馬上通知了姐姐,囑咐了這次預約來之不易,大家都在為你一人準備,你千萬可別錯過。姐姐只淡淡地用「知道了」三個字,算是做了回答。

第二天下午兩點四十不到林靜就早早的等待了與姐姐約好的醫院大廳里等候著,剛剛站定一環視,川流不息的門診大廳沒有一個熟悉的面孔。她心裡不禁敲起了邊鼓:怎麼都忘了,昨天姐姐那不冷不熱的回復,別今天突然又打了退堂鼓,臨時決定不來了。正在躊躇間。突然看到醫院的大門口出現了一張自己熟悉的面孔。只見姐姐身襲一身長長的藍花白地連衣裙,臉上淡施粉黛,還特意在唇部抹了一個不同以往的顏色,輪廓分明的紫紅色,把她那張蒼白的瘦臉襯托得幾分妖嬈,又多了幾分的冷艷。遠處望去,姐姐的模樣即顯眼又生動。見到姐姐的林靜立即喜形於色起來,立即迎了上去:

「姐 如果不是事先我知道你要來,還以為哪個明星大咖突然光臨到我們醫院,又來參加什麼剪綵儀式來助彩的呢。」

「明星不敢當,只是我近來這臉色太差勁,如果再不塗抹塗抹,來這裡不就給你丟人現眼了嗎?我妹妹在這裡雖算不上什麼名人,但是醫院裡上上下下沒有不熟的臉,走後再讓人家嚼舌根子。你姐可萬萬不敢拖你這個後腿呀!」

到了核磁室核對了一下個人信息便馬上進入了檢查的程序。只需一個小時姐姐便從裡面走了出來。走進去還是有些愁雲滿面的凝重,出來的時候卻是一副雲淡風輕的釋然。林靜一邊把姐姐的挎包遞還給了姐姐,一邊詢問著姐姐的感覺:

「姐 看你進去出來的樣子,不知道還以為你這麼一會兒找到了什麼靈丹妙藥了,怎麼樣?有什麼東西值得分享的嗎?三天以後膠片才會列印出來,這麼快就讓你臉上的疑雲散去,是不是人家跟你說了什麼?」

「今天操作那個人你是不是認識?那個小夥子一臉的熱心模樣,不光有耐心,還說了許多不尋常的話。」

「那個小夥子是新來的,我還不太熟,不過醫院裡現在進來了許多新的面孔,他們的到來也給死沉的醫院帶來了很多的新興氣氛,現在的年輕人很多都有一顆熱心腸,他們雖也是像上一輩人一樣的老聲常談,但他們中的很多人,卻也有不一樣的,心裡揣著一團火,試著給你一些你平時聽不到的正能量說服你或者鼓勵你,就是平時你耳朵上聽膩的話,出自他們的嘴,也讓你耳目一新的感覺。」

「可不是嘛,剛開始人家看我還有些緊張,就安慰我說:不要怕,逆境中終會有好運出現的。就是相反,只要是有效的治療,終會靠近好運的。又說什麼只要脊樑不彎,就沒有扛不起的山。再說你這病長在外面,離心臟脊粱還遠著呢。你說這些話很容易讓人產生很多的動力來。再有做完之後我觀察他的神色,好像還沒有什麼變化,終不是什麼壞消息吧?」

「你看人的情緒可以影響許多的,那怕是你的病情,如果你心裡總是揣著一團陽光,總是想到我終會戰勝的,再加上有效的治療。我相信你的病已經好了一多半。」

姐姐點了點頭,看似很贊成妹妹的想法,突然把話題一轉問道:

「媽……已經知道了吧?」

「媽那裡,你當媽是傻子嗎?這兩天媽哪裡鬧的動靜最大,昨天還把……」

「把……什麼了?你快說呀!媽怎麼了?」

林靜看此時再也瞞不住了,就把昨晚上去母親家所見到的一切,都告訴了一直惦記著家裡的姐姐。末了還不禁自言自語的跟姐姐感嘆到:

「你現在得的不是一個人的病,得的是全家的病,我看如果你要有什麼三長兩短的,媽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媽現在就恨自己這把老骨頭替不了你。如果能替,我看媽都不會打個磕巴的,那怕她閉上眼睛,你再……」

林靜強硬著不看姐姐的神色,索性把心裡沉澱了許久的話一起講了出來。再一看姐姐,姐姐眼睛里已經噙滿了眼淚,搓弄著自己枯瘦的手喃喃的說道: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許多事又豈是人力可為的呢?就是走到天邊去。誰又能繞過躲過呢?我也只是俗到其中的一個罷了。只是我……一直以為現在威廉可以分去媽的許多注意力,沒想到……媽還是這樣……」

「哪樣呀?你這話太錯了,人力可為就看你做的夠不夠?如果不夠就少談什麼人力可為。你是媽心頭上最讓她不敢觸碰失去的肉,不錯我們也是媽身上的肉,可是我們也只分佈在媽身上的其他地方,只有你可以長在媽的心頭,因為媽這輩子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你,一直念你是家裡的老大,從小又懂事,所以媽總覺得家裡給你的最少,欠你的最多。關鍵是你在三個孩子里這之後你給家裡的又最多。媽還沒有好好來得及疼你還你。又欠了你更多。所以你就成為媽心裡最柔軟脆弱的部分。情和愛都裝的太滿。如果你有什麼…… 媽活下去的勇氣已經湊不夠了,我都不敢再往下深說下去了,只有一句,她會很快步你的後塵的。時間不會饒過她的。人的信念一旦走失,沒有了堅持下去的理由,你該知道下一步該發生什麼?如果你淡漠了這點,那你跟媽裝的你就不能等同,說一句天打雷劈的話,你在作踐自己的同時,也在作踐著媽乾淨有限的生命!這一點你想過沒有?」

「小靜 你這話太重了,我怎麼能承受的了呢?」

姐姐突然握著了妹妹的一隻手,聲音低沉而顫抖的聲音,顫顫微微擠岀來了兩句動情的話來。

「你都承受不了,媽怎麼能被動的承受呢?別忘了,媽心心念念的人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你呀!」

「小靜 你不要再說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2-4 06: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