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醉酒

作者:李公尚  於 2020-7-11 22: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公尚文集|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3評論

醉酒

李公尚

醉酒是什麼滋味,酒醒后是什麼感覺,我無從想象。因為我很少喝酒,也不曾醉過。己所不歷,無以推人。僅道見途聞,是不足言之鑿鑿的。不過我見到很多醉酒的人常常身不由己,口不能心,又不禁推斷醉酒的境界似是銷魂散魄的。

一天深夜,一陣刺耳的汽車剎車聲把我驚醒,接著傳來斷斷續續拍打房門的聲音。我起身向窗外望去,見草坪外一輛汽車尾燈一亮,歪歪斜斜地走了。我下樓細查,又見門廊的燈光下,一位鄰家的女孩兒赤胸裸腿,卧在我家走廊的搖椅旁上氣不接下氣地大聲嘔吐。這女孩兒風華正茂,流光溢彩,平日所遇溫文爾雅,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趕緊去通知她的父母。

女孩兒的父母趕來后道歉說,由於新冠病毒流行,女兒大學放假后在家上課,疫情期間一直不曾出門。近日一些關閉多日的酒吧和餐館陸續開放,她剛好過二十一歲生日,就約了朋友前去酒吧。可能是她喝醉了酒,她的朋友送她回家時送錯了門。我拿了工具要清理嘔吐物,她母親不允,指著不省人事的女兒說,讓她這樣待一夜,她已經到了該為自己的行為完全負責的年齡,應該由她自己承擔她的全部行為後果。

女孩兒的父母離去后我難以入睡,幾次隔門察看:醉卧的女孩兒一會兒翻身囈語,一會兒手舞足蹈,白皙的皮膚和柔軟的金髮沾滿了地板上的穢物。第二天早晨我起床后再去查看,那女孩兒已經把整個走廊清理乾淨,留下一張道歉的紙條走了。日後再見,相逢一笑,依然神采飛揚。

中國人大都認為醉酒是一種非禮。《詩經·小雅》中的「是曰既醉,不知其秩」,是嚴重的失禮。因為醉酒後的行為和心智都處於失控狀態,難免給人造成麻煩和騷擾,而人們對醉酒的後果又大多是可以預見的,但在很多時候卻是放任的。常以酒遣愁的宋代李清照有「莫許杯深琥珀濃,未成沉醉意先融」一詞,大約可以解釋「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心態。

我有一位愛喝酒的朋友說,醉酒是一種沉迷狀態,可以讓人放鬆,把現實中的許多事完全忘卻,酒醒后很多事也就不再看重了。只是次數多了,容易成為一種心理依賴。依我的理解,他說的「放鬆」,是一種神經麻痹狀態,部分肌體失去知覺,思維活動暫時中止。

我這位朋友早年在中國官運亨通,養尊處優。後來「想換一種生活方式,看看世界的另一邊到底是什麼樣子,」就聽憑美國之音的感召,奮不顧身來到美國「享受全新的生活」,結果於異國「活得很窩囊,過的很無聊。」近年來他依然老驥伏櫪,而他原在國內的同學同事,大都高官得做、洪福得享之後,退了休或借孩子之便來國外養老,或在國內盡享天倫地樂之餘周遊列國,到世界各地旅遊,同樣也見識了「另一種生活」,讓他尤為不平。於是喝了酒常說:「如果我當年不是那麼心浮,在中國耐心熬到現在,就不是目前這個樣子了,混個封疆大吏也未可知。」

這位朋友不僅愛喝酒,還會做酒。常說美國市場上買的酒不如他過去在中國喝過的酒好。一次他突然打電話讓我趕緊去他家,我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去了才知,他是讓我去聽他釀酒的酒罈里發出的一種「戚戚喳喳」的響聲。他說我要再晚去一會兒,就沒機會聽酒說話了。酒罈里那「翻江倒海」的動靜,是在告訴他該出酒了,否則等裡面沉寂了,酒就變酸了。這和煮開水一樣,壺水沸騰了,水就燒開了。

果然他「壇中有乾坤」,心中的「翻江倒海」把幾壇酒造的那樣香醇。他擄來兩隻碗,倒滿與我對飲,見我小啜細品,批評道:現代人飲酒用酒盅或口杯慢酌輕飲,貌似文雅,卻實在不合道理。古人用大腕飲酒,喝的才是真正的韻味。他釀的酒甘醇綿厚,一滴入喉,甜潤如飴。

一碗下肚,他便口如懸河,對我說:我知道你不喝酒,每次叫你來都是想和你說說話,有好多好多的話要說啊!他妻子正端上一盤菜來,聽了他的話嘟囔道:酒後說的話,和床前許的諾一樣,都是聽不得的。果然他酒越喝越多,話越說越大,過去他當處長的那些事兒,瞬間成了當總理的韜略。說著說著突然腿一伸,就恍若隔世地去了,呃,是恍若隔世地做總理去了。每次我等他「進了中南海」,見他「沉迷」地「放鬆」后,離開。

借酒放鬆,大約是醉酒的一種期待。然而我又隱約覺得「酒後放鬆」是疏狂的溢美之詞。南北朝劉義慶所著《世語新說》中有一段:「劉伶恆縱酒放達,或脫衣裸形在屋中,人見譏之,伶曰:我以天地為棟宇,屋室為褌,諸君何為入我褌中?」是說魏晉竹林七賢之一的劉伶,常縱酒發癲,每喝了酒就在家裡裸舞,別人見了斥其不雅,他不以為壞,反譏:天地是我家,房屋是我的褲子,你們沒事鑽到我的褲襠里幹嗎?劉伶的「放達」,不過是縱酒疏狂罷了。

由此說來,醉酒言志大約也是可信的。《水滸傳》第三十九回「洵洋樓宋江吟反詩」一節,說宋江「倚闌暢飲,不覺沉醉」,「去那白粉牆上揮毫便寫道:……他年若得報怨仇,血染洵陽江口。」就是醉酒言志。南宋的辛棄疾有「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一詞,也是酒後吐真言。他夢寐以求「沙場點秋兵,不日伐胡營」,卻始終壯志難酬,只好買醉抒懷。他的另一首《西江月·遣興》,把醉酒寫得瀟灑:「醉里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功夫。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只疑鬆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這貌似「也無喜來也無憂」,實則還是借酒來排解心中的苦悶。

 明代陳繼儒有「好茶用以滌煩,好酒用以消憂」一說,常為世人所引。看來茶酒和煩憂是脫不了干係的。李白「鐘鼓饌玉何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和蘇東坡「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觴,痛飲從來別有腸。」都寫照了文人墨客們平生志大疏狂,又常不得志,只能借酒代愁的心情。

三十年多前我在中國有位同事,較能喝酒。那時需要經常出差,坐長途火車很難買到卧鋪票,為了免去訂票之煩,他每次出差索性坐硬座。有時兩天兩夜的車程,也擠在硬座車廂里捱著。但是每次出差前,他總是買兩瓶酒,通常是很便宜的老白乾。上車一落座,他就打開瓶蓋,抱著酒瓶一口一口地抿。用他的話說,是用舌頭伸到瓶口裡一點一點地舔。等舔上兩三個小時,也就是喝了二三兩的樣子,就想睡覺了,於是把酒瓶藏到身後,胸前蓋上一件衣服成寐。用他的話說是「就地而眠,眠而忘憂。」這一睡就是四五個小時,期間火車停車到站,旅客下車上車,他全都不聞。睡醒后又對著酒瓶一口一口地「舔」。別人在列車上一天吃兩三噸飯,他只吃一餐。偶有同路人想向他討酒喝,見他舌頭每每蘸進酒里,也只好卻而退之。於是他每舔二三兩又睡。同事拿他這事當笑話,他辯稱平時在單位忙得暈頭轉向,睡眠不足,出差坐火車,靠兩瓶酒睡了醒,醒了睡,眠得一刻,即得樂一刻,一趟出差回來,就徹底放鬆地休息過來了,何樂不為?平日在家,妻子總是管著不讓喝酒,上了火車沒人管了,醒醉由己,不正是「人生難得幾回醉」的好時光嗎?所以每當單位里忙得焦頭爛額時,他就盼著能出趟差,坐上火車去舔酒。

陳繼儒的《小窗幽記·集靈篇》云:「凡醉各有所宜。醉花宜晝,襲其光也;醉雪宜夜,清其思也;醉得意宜唱,宣其和也;醉將離宜擊缽,壯其神也;醉文人宜謹節奏,畏其悔也;醉俊人宜益觥盂加旗幟,助其怒也;醉樓宜暑,資其清也;醉水宜秋,泛其爽也。此皆審其宜,考其景,反此則失飲矣。」此段未免矯揉造作,頗有無病呻吟之嫌。飲酒之人無不心有所牽,醉酒之徒又大都無暇細琢,他說的這許多,怕是常人難以為介的。說到底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飲酒之趣全由心。

2020710

於美國弗吉尼亞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數據分析 2020-7-12 03:36
That's it? 呵呵,小事!喝點酒,不算啥!酒是全世界人民共同找到的東東,俺也喝,不過喝得很怪,因為知道這東東傷身體,會傷害個人的「出產力」(productivity)和社會形象,所以要麼就戒掉滴酒不沾,要麼想憑著酒興干點勞心的事,那就一定得喝白酒! -- 俺說的白酒是廣義的,囊括了世界各國出產的無色蒸餾酒,常見又便宜的其實就是伏特加(Vodka),尤其喜歡那個廣告詞:Gentlemen, this is Vodka!:)(聲明一點:不喜歡醉酒,任何形式和原因的醉酒都不喜歡!喝好了,睡了休息了就完了!)
回復 JEFFSON 2020-7-12 11:25
你抓住這機會了?
回復 kzdhcster 2020-7-13 11:31
無圖無真相!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李公尚最受歡迎的博文
  1. 新婚之夜 [2019/05]
  2. 相親 [2019/05]
  3. 借種 [2021/11]
  4. 我偷渡中的三個女人 [2022/09]
  5. 艷遇 [2023/09]
  6. 賣性 [2019/09]
  7. 我戀愛過的三位上海姑娘 [2022/05]
  8. 老友的艷史 [2023/12]
  9. 醉酒 [2020/07]
  10. 乾爹 [2019/07]
  11. 海外的福建人 [2019/11]
  12. 執行官 [2021/03]
  13. 老陳的兒子 [2018/10]
  14. 我偷渡中的三個女人(五) [2022/09]
  15. 依法劫財 [2020/02]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7 03: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