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長津湖 折戟沉沙的美國高級將領們

作者:捉刀16  於 2021-10-13 22: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8評論

長津湖不大,在世界湖泊排名上根本掛不上號,實際上它是一個水庫,英文為Chosin Reservoir。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湖泊或水庫,竟讓好幾位譽滿全球的美軍高級將領折戟沉沙,冤氣難伸。
第一位折戟沉沙是大名鼎鼎的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沃頓·哈里斯·沃克中將,他在長津湖戰役引起的聯合國軍大潰敗中,慌不擇路地退過三八線,在漢城附近剛想就地重整旗鼓時,卻被另一輛慌不擇路逃跑的韓軍卡車活活撞死。這位身經百戰的美國名將就這麼窩窩囊囊、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撤退路上,不能不讓人扼腕嘆息。
幾星期前他還意氣風發地帶領集團軍麾下的美軍第1軍、第9軍、南韓第2軍、英軍第27旅、和土耳其旅共12萬大軍,浩浩蕩蕩攻下平壤揮師北進,兵鋒直達鴨綠江。沒想到兩星期後就一代將星隕落,聞者無不嘆息。
沃克中將是參加過墨西哥戰爭、一次世戰、二次世戰和朝鮮戰爭的美國陸軍最優秀將軍之一,功勛卓著。他1912年畢業於西點軍校並被委任為步兵少尉,1914年參加墨西哥戰爭並攻佔韋拉克魯斯,1917年5月升為陸軍上尉。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他因在聖米耶爾戰役和默茲-阿爾貢戰役中的戰功而在1919年6月破格提升為臨時上校。
二次世界大戰中,他指揮第三裝甲師並提升為陸軍少將。1943年他帶領由第四裝甲軍重組成的第二十軍,在法國登陸。在橫貫法國中部的進軍中揚名,他指揮的第二十軍以其進軍速度驚人被冠命「幽靈軍」。1945年5月對德戰爭結束后提升為中將。作為戰術家,他在歐洲戰場獲得了「攻勢權威」的美名,並被冠以「鬥牛犬」的美譽。美軍還以他的名字為M-41輕型坦克命名,稱這種性能良好的坦克為「沃克鬥牛犬」。
沃克是一個精力充沛、絲毫閑不住的戰將。只要一走出營帳,他就會馬不停蹄地奔走在各個戰場,鼓勵士兵們。
他一出現,一線美軍指揮官們都會非常緊張,特別是磨蹭不前的指揮官。而沃克將軍對這類人也非常嚴格。他會面帶嚴肅的表情,把手指緊戳在他們的臉前,並大聲地痛斥道「讓你進攻,進攻啊」。他常言:即使被敵軍擊退時也要時常想著反擊。只有伺機反擊,才能挫敗敵軍的鋒芒。
就是這樣一位以進攻和反擊著稱的名將竟然會死在撤退途中,不能不說是造化弄人。
沃克將軍犧牲后,華盛頓對他算不算戰死有過一番討論,最後定論為烈士。總統杜魯門並追授他為四星上將。
1963年,韓國總統朴正熙將一座位於漢城廣津區、漢江北岸的酒店命名為華克山莊(Walker Hill)以紀念沃克對韓國的貢獻。該山莊是五星級的喜來登華克山莊酒店(Sheraton Walker Hill)所在地。2009年,道峰區區長崔仙吉替沃爾頓·沃克紀念碑進行揭幕儀式,紀念碑位於沃克身亡的地點,鄰近道峰站。

第二位在長津湖折戟沉沙的是美國戰爭之神、聯合國軍統師麥克阿瑟將軍。同聲名顯赫的麥克阿瑟相比,沃克中將就是小毛孩一個了。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是美國陸軍僅有的五位五星上將受銜者之一,同時也是僅有兩名被授予菲律賓陸軍元帥軍銜的軍人之一。在美國陸海空三軍中,麥克阿瑟是獲得勳章最多的將軍。其三個"最年輕"的經歷堪稱美國戰爭史上的奇才:美國最年輕的准將、西點軍校最年輕的校長、美國陸軍歷史上最年輕的陸軍參謀長。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歷任美國遠東軍司令,西南太平洋戰區盟軍司令,戰後出任駐日盟軍最高司令和" 聯合國 軍"總司令等職。
在太平洋戰爭中,麥克阿瑟把曾經不可一世的日本軍隊打得丟盔卸甲、一敗塗地,日本所有的精銳師團包括關東軍都被他殲滅,由此獲得戰神之稱,成為美國人心目中最具聲望的軍人。
然而,就是這個「堪稱美國戰爭史上奇才」的麥克阿瑟,朝鮮戰爭中的長津湖成為其一生都揮之不去的夢魘。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北朝鮮軍隊越過三八線,侵佔了漢城以及幾乎整個南韓地區。杜魯門下令美軍支援南韓的反侵略戰,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美國起草的決議,組織聯合國軍參加朝鮮戰爭,並任命麥克阿瑟為聯合國軍總司令。戰爭期間,麥克阿瑟組織策劃仁川登陸將北朝鮮軍隊攔腰切斷,戰爭形勢被完全逆轉。金日成軍隊被麥克阿瑟領導的聯合國軍打得屁滾尿流,殘兵敗將退到鴨綠江,已無戰鬥力。
長津湖戰役前,美軍和聯合國軍處於全面進攻態勢,狂飆突進,席捲整個朝鮮半島。前方將士勢如破竹,志滿意得的麥克阿瑟錯判形勢,認為中國軍隊不會參戰。在10月初威克島會晤中,總統杜魯門問:「中國干涉的可能性怎樣?」麥克阿瑟回答說:「可能性很小。中國人在滿洲有30萬部隊,其中很可能不超過10萬到12萬5千人部署在鴨綠江邊,只有5萬到6萬人能夠渡江作戰。他們沒有空軍。既然我們空軍在朝鮮已經有了基地,如果中國人試圖前進到平壤,那將被我們大規模地屠殺,徹底消滅。」於是,他執意把戰火燒到鴨綠江。被逼到南牆的金日成如喪家之犬,惶惶不可終日,到處求爹爹告奶奶。
10月19日,在沃克的第八集團軍攻克平壤10天後,志願軍先頭部隊分三路秘密入朝,與東線和西線的美國前鋒部隊發生遭遇戰,史稱第一次戰役。據維基百科,志願軍傷亡一萬餘人,聯合國軍傷亡一萬五千人。
剛愎自用的麥克阿瑟再次誤判形勢,認為中國軍隊是少數不足為慮,仍然雄心勃勃地發出了「聖誕回家」的豪言壯語。他命令西線的沃克第八集團軍12萬人和東線以阿爾蒙德第10軍為主的10萬人「用他們所屬的全部部隊以儘可能快的速度向北推進「。
於是第二次戰役在長津湖和清川江處打響。據維基百科,志願軍6個軍18個師共23萬人,同聯合國軍西線8個師2個旅以及東線5個師共22萬人展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志願軍採取誘敵深入、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擊破的方針,首先殲滅了西線南韓軍第2軍大部,在東線和西線的美軍結合口打開了戰役缺口。接著志願軍西線部隊重創美軍騎1師,攻破沃克第八集團軍的側翼,沃克集團軍10餘萬人開始全線撤退,美軍第1軍撤至安州地區,美軍第9軍收縮至價川,殿後的土耳其旅被全殲。這樣,美國東線部隊特別是沖在最前面的陸戰第1師和陸軍第7師部隊在長津湖便陷入重圍,據聯合國軍第二任總司令李奇微的回憶錄,當時美軍第7師的17團已經到達鴨綠江後撤退到長津湖。麥克阿瑟竭盡全力,將陸戰1師等救出重圍,但已無法挽回敗局,只能動員300餘艘水面艦艇將喪失戰鬥力的第10軍包括陸戰1師撤退回南韓,並在撤離后將興南港全部炸毀。至此,第二次戰役結束。據維基百科,志願軍戰鬥傷亡29,202人,非戰鬥傷亡 48,954人,總計傷亡78,156人。美軍傷亡24,000人,韓軍等其他聯合國軍傷亡12,000人, 總計傷亡36,000人。雙方大部分傷亡都在東線的長津湖,由於交戰雙方的傷亡人數都非常高,長津湖戰役因此被稱為朝鮮戰爭中「最悲慘可怕」的戰役。
就這樣,長津湖成了麥克阿瑟的滑鐵盧,美軍為主的聯合國軍從全面進攻轉為大規模潰退,一直退到三八線都沒能止住腳步,不但把整個北朝鮮全部拱手讓給了中國軍隊,還進一步退到漢城。更令麥克阿瑟難堪的是,撤退途中竟然折損一員大將-西路統師沃克中將。
美國媒體驚呼,這是「美國陸軍史上最大的敗績」。《紐約先驅論壇報》公開批評麥克阿瑟犯了「重大的軍事錯誤」。李奇微在回憶錄中直言不諱地說,儘管陸軍第3師和陸戰1師突圍而出,「這次失敗還是嚴重的,損失也是慘重的,尤其是,這次失敗和損失本來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減輕的」。
長津湖戰役引起的聯合國軍大潰敗在漢城都沒有止損,志願軍趁勝追擊,進行第三次戰役,把聯合國軍趕出了南韓首都漢城。據維基百科,中朝聯軍地面部隊35.5萬人對戰聯合國軍地面部隊38.7萬人,戰爭結果中朝聯軍傷亡與損失0.85萬餘人,聯合國軍傷亡與損失1.9萬餘人。
長津湖戰役后,聯合國軍不斷遭到失敗,從三八線退到漢城,再從漢城退到三七線附近的平澤、安城、堤川、三陟一線。敗仗一個接一個,士氣越來越低落。麥克阿瑟越來越令美國軍政當局不滿。美國前總統胡佛斷定:「聯合國在朝鮮被共產黨中國打敗了。現在世界上沒有任何軍隊足以擊敗中國人。」 
1951年4月11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將麥克阿瑟就地解職。解職命令口氣很強硬:「你把權力移交李奇微中將。這一決定馬上生效。至於你被免職的原因在公佈於眾的同時,還將把書面通知書寄給你。」
解職的方式更令麥克阿瑟難堪。他是於一次宴會上在廣播中聽到他被解職的消息,當時他還沒有收到書面通知。所有人都驚呆了,他不知所措。事後他感嘆地說:「總統所採取的方式不妥。從軍52年的我,受到如此當眾的羞辱,實在令人太痛心。我為美國在遠東的所作所為感到失望。」
戰功赫赫的聯合國軍總司令,陸軍五星上將,居然在戰場上被原地解職,杜魯門的這一舉動在當時引起了美國民眾的極大憤怒,他們甚至要求杜魯門立即下台。
 對於朝鮮戰爭的失敗,麥克阿瑟即使到了垂暮之年,仍舊耿耿於懷,如芒在背。他至死似乎都未原諒杜魯門,他在回憶中說:我所希望的是儘早結束戰爭,而不是擴大戰爭。 這場戰爭並不是我挑起的,相反,我曾多次表明:如果誰贊成派遣美國地面部隊在中國的國土上開戰,那他的腦子一定有問題。
1962年5月2日,82歲高齡的麥克阿瑟回到母校西點軍校,接受軍校最高獎勵--西爾維納斯·塞耶榮譽勳章。在授勛儀式上,他即興發表了他一生中最後一次也是最感人的一次演講《責任-榮譽-國家》:"我的生命已近黃昏,暮色已經降臨。我過去的音調和色彩已經消失,它們已經隨著往事的夢境模糊地溜走了。往日的回憶是非常美好的,是以淚水洗滌,以昨天的微笑撫慰的。在夢境里,我又聽到隆隆的炮聲,噼啪的步槍射擊聲,戰場上古怪而悲傷的低語聲。然而,在我黃昏的記憶中,我總是來到西點,耳邊始終迴響著:責任——榮譽——國家。"

第三位在長津湖折戟沉沙的是李奇微將軍。他是在朝鮮戰爭沒有結束就被解職的第二個聯合國軍總司令。雖然他被解職的理由比麥克阿瑟來得冠冕堂皇,去歐洲任盟軍司令。然而,當時歐洲並沒有戰事,朝鮮戰爭卻如火如荼,大戰中臨陣換將更是兵家大忌。把一位正在指揮戰爭的三軍元帥掉去任閑職,不能不讓人深思。華盛頓之所以決定在朝鮮戰爭未結束再次總司令換馬的原因是,李奇微沒能挽回長津湖敗局,把麥克阿瑟丟掉的北朝鮮拿回來。
李奇微一開始是代替戰死的沃克中將任第八集團軍司令的,走馬上任的第一仗就丟了漢城。痛定思痛,李奇微通過數據分析,發現了問題:
首先,志願軍攻擊時間不會很長,基本都是一個星期左右,因此是「禮拜攻勢」,為什麼會這樣?進一步收集了情報資料后,李奇微才知道,原來是志願軍後勤保障能力差、裝備落後、官兵隨身只攜帶了3天口糧,人挑肩扛牲口馱的簡易後勤再保障三四天,一次戰役也就只能維持7天左右,所以只能發動禮拜攻勢。
其次 志願軍為了避免被美軍空襲,基本上都是在晚上發動攻擊,已經成了規律,這就是月亮攻勢。
因此,李奇微下令,在晚上,美軍要退到與志願軍保持25到30公里的陣地。經過一夜行軍的志願軍到達美軍陣地前,天已經亮了,美國空軍就可以出動了,志願軍立馬就陷於被動。
其次,戰爭打到7天左右,志願軍的禮拜攻勢快要完了,面臨彈盡援絕的局面。這個時候,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就可以果斷反撲,大膽縱深攻擊。
果然,接下來第四次和第五次戰役,志願軍吃了李奇微新戰術的不少虧,李奇微乘勢收復了漢城。不過兩次戰役下來,志願軍習慣了美軍的戰法,想出了對策,雙方勢均力敵,打成膠著狀態。
李奇微上任,雖然挽救了全面潰敗的聯合國軍,並打退了志願軍的攻勢,然而一年多來,戰爭一直在三八線附近的南韓領土上僵持著,第八集團軍和陸戰1師始終未能回到北朝鮮領土上,回到他們丟掉的清川江和長津湖,把共產主義趕出整個朝鮮半島。華盛頓於是想換一下總司令,打開新局面。
然而,繼任的馬克·克拉克將軍,雖然名氣在外,也不過爾爾,再打了一年多,不得不在1953年7月27日,代表聯合國部隊,與朝鮮陸軍和志願軍,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議。他在簽協議時說:「我成了歷史上籤訂沒有勝利的停戰條約的第一位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一種失望的痛苦。」
朝鮮戰爭打了三年,美國換了三個聯合國軍總司令,臨陣換將,走馬燈似的,可見這場戰爭打得實在不怎麼樣。
美國陸軍五星上將布雷德利(Omar Bradley)將朝鮮戰爭描述為「一場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同錯誤的敵人進行的錯誤的戰爭」。
其實,這句話,對付出慘重代價的中國人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21-10-14 03:13
你文筆很好
回復 捉刀16 2021-10-14 03:31
qxw66: 你文筆很好
謝謝誇獎。
回復 Cannon 2021-10-14 08:59
寫得很好,希望中美不要再戰
回復 捉刀16 2021-10-14 09:44
Cannon: 寫得很好,希望中美不要再戰
謝謝。同感。
回復 successful 2021-10-14 17:58
對於朝鮮戰爭的失敗,麥克阿瑟即使到了垂暮之年,仍舊耿耿於懷,如芒在背。他至死似乎都未原諒杜魯門,他在回憶中說:我所希望的是儘早結束戰爭,而不是擴大戰爭。 這場戰爭並不是我挑起的,相反,我曾多次表明:如果誰贊成派遣美國地面部隊在中國的國土上開戰,那他的腦子一定有問題.-----------------------------------------------------正是麥克阿瑟, 美軍仁川登陸 擴大戰果 全面向北妄圖吞併北朝鮮; 長津湖戰役是這位五星上將犯的最嚴重錯誤, 驕兵必敗 是中外軍事史上,最經典的結論.
回復 successful 2021-10-14 18:00
美國陸軍五星上將布雷德利(Omar Bradley)將朝鮮戰爭描述為「一場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同錯誤的敵人進行的錯誤的戰爭」。--------------------------------------------------------------肺腑之言.
回復 successful 2021-10-14 18:01
1962年5月2日,82歲高齡的麥克阿瑟回到母校西點軍校,接受軍校最高獎勵--西爾維納斯·塞耶榮譽勳章。在授勛儀式上,他即興發表了他一生中最後一次也是最感人的一次演講《責任-榮譽-國家》:"我的生命已近黃昏,暮色已經降臨。我過去的音調和色彩已經消失,它們已經隨著往事的夢境模糊地溜走了。往日的回憶是非常美好的,是以淚水洗滌,以昨天的微笑撫慰的。在夢境里,我又聽到隆隆的炮聲,噼啪的步槍射擊聲,戰場上古怪而悲傷的低語聲。然而,在我黃昏的記憶中,我總是來到西點,耳邊始終迴響著:責任——榮譽——國家。-------------------------------------------------------------------------------------作為是位傑出的軍人, 無論是在夢境還是戰爭的回憶中 ,耳邊永遠是隆隆的炮聲, 永遠是責任; 國家和榮譽. 正如第2次世界大戰一位蘇軍上校 在指揮部隊前進中被炮彈擊中, 在他生命垂危的最後時刻, 他在病床上振臂高呼,前進! 前進!冒著炮火前進! 他的呼喊漸漸微弱下來 直到呼吸停止...
回復 Wuming123 2021-10-22 04:52
沃克之死很蹊蹺!

其實中國在朝鮮損失沒有當年日俄在中國東北的日俄戰爭大。當年日本死了17萬!客觀上說,日本的勝利可以說避免了中國東北被俄國吞併的命運。如果當年俄國戰勝,東三省會被俄國割取,和庫頁島一樣,恐怕永遠要不回來。日本為中國作了嫁衣裳!這就是國運!

如果國共內戰,國民黨獲勝,新疆肯定會被蘇聯支持是「三區革命」分裂而去!其實這也是國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9 14: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