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拐賣婦女依然猖獗,為什麼是中國,為什麼是徐州?

作者:successful  於 2022-2-11 07: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5評論

拐賣婦女依然猖獗,為什麼是中國,為什麼是徐州?
吳老絲 2022-02-10 來源: 天下說法

  


  就此問題寫的文章,有的已經看不到了,昨天的《第三份權威通告為何解不開「八娃媽」的疑團?》還在,但竟有律師同行說,不敢轉發,怕被「尋釁滋事」。我寫文章的都不怕被尋釁滋事,你轉發都怕,那你真不該學法律,去豐縣當個村幹部比較安全。我認為法律人應該是對這種事最有敏銳性,於不疑處有疑,我們也應該最有勇氣去參與,因為法律人天生就要為伸張權利而鬥爭,與不公抗爭。為沉默的小花梅發聲,就是為無數的受害者發聲。

  對於徐州的第三份通告,我第一時間發出了十幾個質疑,後面就有人進一步提出,雲南福貢縣亞古村在春節期間根本沒有接待過外地查訪人員,所謂的實地調查可能根本就沒有進行。也就是說,我們想象的徐州方面工作人員犧牲休息時間,不遠萬里,焚膏繼晷的畫面有可能根本沒有出現。因為有人真的找該地的村支書核實了,這期間沒有人去過,如果真的去查訪了,徐州方面可以放出一些照片、視頻或者錄音,以堵住網上的質疑聲。  


  有很多人說,為什麼大過年要放大這種負面的聲音,拐賣婦女以前曾猖獗現在不是已經有了巨大的進步了嗎?你就不能看看中國女足奪冠,看看谷愛凌奪金,看看中國女性地位的巨大提升嗎?非要盯著那拴著鐵鏈的八娃女?沒錯,我看到了進步,但我又無法選擇性忽視陰暗,對存在的不公視而不見。查清事實,拯救被囚禁的小花梅,跟我們為女足和谷愛凌歡呼,不僅不矛盾,而且是一枚硬幣的兩個方面。看那鮮衣怒馬的風光,也顧憐那些塵埃中的草芥。

  我也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是中國,為什麼是徐州。因為在邏輯上,特彆強調女性地位的中國,婦女地位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拐賣婦女這種古老的罪惡不應該出現在中國。而徐州作為江蘇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更不應該出現如此惡劣的現象。但事實上,連《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也在呼籲,不排除桑某就是拐賣者,而小花梅就是拐賣婦女的受害者,呼籲當地更深入地調查真相,以回應公眾的合理懷疑和嚴重關切。

  從羅新先生的文章中,我偶然看到一組觸目驚心的數據,那就是被人為干預的性別比率,尤其在農村。有資料顯示,從80年代初期開始,中國的新生兒性別比就超過正常的上限107,然後一路向上,九十年代攀升到110以上,在2004年更創下了歷史最高記錄—121.18。  


  從上面的圖可以看出,2004年的那一年,中國每出生100個女嬰,就出生121個男嬰。而且在那一年之後,中國連續十年的新生兒性別比,都超過115。這是全國平均數據。放到農村,男嬰的比例更高,有些地方高達140以上。根據法國人口學家Christophe Z. Guilmoto在2012年曾經做過一個預測模型,即使中國的出生性別比於2020年之前回歸到正常,到了2055年,50歲的中國男性中,也將有至少15%的光棍。這個絕對數是幾千萬。

  南京農業大學楊洪濤的碩士論文《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治理問題研究——以徐州為例》,對徐州市人口性別比失衡的實證研究提供了詳細的數據。

  2004年底的統計數據表明,全市的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26.98;其中,邳州位列第一,達到 152.11;豐縣排在第三,達到135.06,嚴重偏離正常值;根據徐州市公安局提供的截至 2005 年8月底的戶籍統計資料,全市0歲組人口的性別比高達 172.44,嚴重失調。其中,邳州排第一為:213.28,豐縣排第三為:187.00。徐州市人口計生委提供的相關統計數據表明,徐州市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調始於「七五」時期,但公安局提供的戶籍人口年齡構成顯示,0-23 歲年齡組人口性別比均偏離了正常值範圍,說明徐州市出生人口性別比升高的時間最早應該追湖至 20 世紀 80 年代初,也即實施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之後。  


  


  所以有人感嘆,這麼多的男性,他們的婚姻問題怎麼解決?徐州已經第四次上榜最有幸福感的城市,可反諷的是,2022年2月7號上了熱搜的,不是這則新聞,而是徐州邳城河一相親大會現場,男士多達百人,而女士則只有5人。如果合法的婚姻市場,難以滿足如此數量龐大的男性婚姻需求,那買賣就有了市場。我曾引述《古老的罪惡——全國婦女大拐賣紀實》中的數據,從1986年到1989年,有近48100名女子從雲南、四川、貴州被拐賣到徐州六縣,可見這個問題曾有多嚴重。如今都解決了嗎?

  我一位檢察官朋友告訴我,他們平時辦案子每年都會遇到有一兩個所謂的撿來的「傻媳婦」,在村裡,遭到除自己男人以外的村民的性侵……她本身不具有性防衛能力,已經夠慘,但又往往會遭受一些男人的「惦記」,成為洩慾的工具…簡直是人間地獄。這種現象在農村很常見。所以,這位朋友感慨說,徐州的這名婦女是中國農村此類人群的縮影,不光是政府、司法機關應該關注,民政、婦聯、社會公益組織都應該關注…  


  你們注意到了嗎?小花梅的八個孩子,只有一個女娃,七個是男娃。那你們認為,這樣的自然概率會有多大?這裡面會不會存在人為的干預?

  無論中國女性在亞洲杯和奧運會上多麼大放異彩,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幸福木桶儲水量的多少,不是由最長的木板決定,而是由最短的木板決定的……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樂天熊貓 2022-2-11 11:23
計劃生育的惡果除了在老齡化社會,買賣婚姻方面,現在又加上了拐賣,和監禁婦女,真是作孽呀。
回復 gushu 2022-2-11 11:54
還是因為中國沒有實現強姦自由,不像歐美,光天化日之下可以隨便強姦。特別是難民,強姦白女,白女都不敢報警。
回復 successful 2022-2-11 15:36
樂天熊貓: 計劃生育的惡果除了在老齡化社會,買賣婚姻方面,現在又加上了拐賣,和監禁婦女,真是作孽呀。
鄧小平強行推行計劃生育一胎制, 是造成惡果的原因之一. 也是改革開放的負面影響的結果. 社會秩序的紊亂 長期對各種犯罪的容忍 對婦女和兒童造成的災難特別嚴重.
回復 successful 2022-2-11 15:47
gushu: 還是因為中國沒有實現強姦自由,不像歐美,光天化日之下可以隨便強姦。特別是難民,強姦白女,白女都不敢報警。
這是很新穎的理論, 印度就是強姦自由的國家, 社會治安可想而知. 最好的方法還是恢復文革, 對強姦犯一律判處死刑, 死緩和無期徒刑, 對社會治安的改善和勞動力的合理使用,都大有好處.
回復 successful 2022-2-12 16:41
無論中國女性在亞洲杯和奧運會上多麼大放異彩,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幸福木桶儲水量的多少,不是由最長的木板決定,而是由最短的木板決定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9 14: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