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恩格斯到底給了馬克思多少錢?

作者:successful  於 2019-12-2 14: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3評論



恩格斯到底給了馬克思多少錢? 紀念這個最知道金錢用途的人誕辰199周年
郭松民等 2019-12-02 來源:紅牆往事

恩格斯則駕馭了金錢。他以資產階級一員的身份,用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掙來的錢,保障和催生了論證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社會必然滅亡的理論——馬克思主義的誕生!

  電影《青年馬克思》中有一個明顯虛構但頗為有趣的細節:馬克思一家因為付不起房租而陷入窘境,即將被房東掃地出門,這個時候馬克思興沖沖地回來了,不僅還上了積欠的房租,還帶回來了大龍蝦,他告訴滿臉驚詫的燕妮:「恩格斯給我寄錢來了。」

  這個橋段的含義是豐富的。它告訴觀眾——

  恩格斯對馬克思的經濟支持使他免於「沉沒」;

  作為全世界無產階級的首席經濟學家,馬克思卻不善理財;

  恩格斯給馬克思寄錢——差不多整整寄了一生——當然不是為了讓馬克思吃龍蝦(不過如果馬克思真的愛吃這道菜,作為好朋友的恩格斯顯然也不會反對),而是為了讓這位「當代最偉大的思想家」能夠不停止他的思想。

  就對馬克思主義誕生的重要性而言,恩格斯的支持和馬克思本人的存在是同樣不可或缺的因素。誠如列寧所言:

  「馬克思及其一家飽受貧困的折磨。如果不是恩格斯犧牲自己而不斷給予資助,馬克思不但無法寫成《資本論》,而且勢必會死於貧困。

  馬克思和恩格斯之間的偉大友誼與無雙聯盟,現在已經家喻戶曉。但他們兩人能夠結成如此友誼,卻多少有一點「奇怪」。

  1848年10月,恩格斯(1820-1895)因《新萊茵報》事件被通輯躲到日內瓦。當時,馬克思任《新萊茵報》的總編,而恩格斯是編輯之一。恩格斯身無分文,向馬克思求援,馬克思將身邊僅有的十一塔勒以及一張五十塔勒的借條寄給了對方。雖然恩格斯的父親是位企業家,並在家鄉擁有很大的紗廠,可由於年輕的恩格斯一直堅持自己的精神追求並未得到家中太多援助,導致經濟狀況一直不佳,這種情形直到1852年他在曼徹斯特的企業工作后才得到徹底解決。

  1852年,恩格斯作為家族代表開始在歐門-恩格斯公司做事。他認為這樣可以在經濟上幫助馬克思,到1859年,恩格斯的年收入增加到1000英磅。

  1852年9月8日,馬克思給恩格斯的信中這樣寫到:

  「我的妻子病了,小燕妮病了,琳蘅(馬克思家保姆)患一種神經熱。醫生…不能請…因為我沒有買葯的錢。八至十天以來,家裡吃的是麵包和土豆,今天是否能夠弄到這些,還成問題。……我把向所有債權人付款的期限拖到了9月初……現在,四面八方都在襲擊我了。……最好……女房東把我……趕走。那時,我至少可以免付一筆二十二英磅……還有麵包鋪老闆、牛奶商、茶葉商、蔬菜商,還有欠肉鋪老闆的舊賬。怎樣才能還清所有這些鬼賬呢?」

  恩格斯收到消息后次日就寄來四英磅,五天後他寫信給馬克斯說:「我現在考慮一個節省幾英磅的新計劃,如果成功,我想我能在下月初以前,……再寄給你一點。」

  此後的幾個月和幾年,每個月甚至每星期都有一張張一英磅、二英磅、五英磅或十英磅的匯票從曼徹斯特寄往倫敦。這些款項常常超過恩格斯自己的家庭開支。

  對於恩格斯對自己的幫助,馬克斯曾經在一封信中這樣寫道:「坦白地向你說,我的良心經常象被夢魔壓著一樣感到沉重,因為你的卓越才能主要是為了我才浪費在經商上面,才讓它們荒廢。」還有一次,他寫道:「這時唯一能使我挺起身來的,就是我意識到我們兩人從事著一個合夥的事業,而我則把自己的時間用於這個事業的理論方面。」

  1864年,恩格斯由於他的家族投入資本額達到一萬英磅而升為歐門-恩格斯公司的股東。1868年,歐門兄弟表示願意給恩格斯一定補償,作為他退出公司的條件。隨後,恩格斯詢問馬克思「每年350英磅是否夠用」,他可以「在五六年內保證每年」給他這個數字,「甚至還能多一些。」馬克思回答說:「你對我太好了,使我十分感動。」經過談判,歐門一次付給恩格斯1750英磅的補償金,隨後恩格斯逐漸撤出了投入在合夥公司中的全部款項,並離開了該公司。

  據統計,從1851年到1869年,恩格斯共向馬克思匯款3121英鎊。

  這是什麼概念呢?在中國讀者熟悉的《簡·愛》中,簡·愛在桑費爾德莊園里做家教,年收入是20英鎊。19世紀70年代以後,據史學家艾倫統計,男職員(相當今天的中產白領)年收入約100-200英鎊。

  也就說在18年間,恩格斯每年都給馬克思相當於一個中產白領年收入的資金,這使得馬克思有了相對穩定的經濟支持。

  馬克思則儘管身居當時的「世界首都」倫敦,卻從不涉足於任何社交活動。他專心致志地埋頭於他的精神勞動,常常廢寢忘食地干到深夜。

  1881年12月,馬克思夫人燕妮去世。隔年,也就是1883年1月,大女兒燕妮.龍格去世。同年3月14日,馬克思離開了人間。

  在馬克思去世以後,恩格斯總結道:

  「我們之所以有今天,都應歸功於他;現代運動當前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應歸功於他的理論的和實踐的活動;沒有他,我們至今還會在黑暗中徘徊。」

  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恩格斯才決定犧牲自己的學術生涯,轉而去從事那「該死的商務」,用賺得的錢來支持馬克思。

  在恩格斯看來,這不僅是幫助自己的朋友,而且也是為全世界無產者,為全人類保存最優秀的思想家——只有從這個意義上,才能理解恩格斯做出的犧牲,也才能理解馬克思為什麼會接受恩格斯的犧牲。

  作出這樣的犧牲和接受這樣的犧牲,同樣都需要崇高精神。

  為了幫助馬克思,恩格斯不但白天在營業所和交易所里服苦役,而且犧牲了自己的很大一部分晚間休息時間,為馬克思代筆給《紐約每日論壇報》寫通訊。

  從1851年10月至1852年10月間,由馬克思署名在《紐約每日論壇報》上發表的19篇文章全部出自恩格斯的手筆,而稿費則由編輯部寄給了馬克思。

  不過,這一切比起恩格斯所作的最大犧牲來,還算不了什麼。

  這個犧牲就是——恩格斯放棄了他那無比巨大的才能和優異的天賦可能使他在學術上所達到的建樹。

  事實上,在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友誼后的最初歲月里,恩格斯在學術和思想上所給予馬克思的,比從馬克思那裡得到的要多。二十多年後,馬克思還在給恩格斯的一封信中回憶說:「你知道,首先,我對一切事物的理解是遲緩的;其次,我總是踏著你的腳印走。」

  在馬克思逝世之後,恩格斯又在長達十餘年的時間裡,把他過人的精力用來整理馬克思凌亂的數千張手稿,出版了《資本論》第二卷和第三卷。

  恩格斯對自己的全部犧牲甘之如飴。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說:

  「我一生所做的是我註定要做的事,就是拉第二小提琴,而且我想我做得還不錯。我很高興我有像馬克思這樣出色的第一小提琴手。當現在突然要我在理論問題上代替馬克思的地位去拉第一小提琴時,就不免要出漏洞,這一點沒有人比我自己更強烈地感覺到。」

  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單獨承擔起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指導職責,成為整個國際工人運動在理論上實踐上的導師和顧問,受到全世界無產階級的衷心愛戴和崇敬。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這個資本主義蓬勃發展的時代,他們都面臨著金錢的重壓和考驗。

  馬克思戰勝了金錢。他自願選擇做人類解放事業的殉道者。如果把馬克思比作盜火的普羅米修斯,則馬克思是自己把自己捆在岩石上忍受蒼鷹啄取內髒的巨大痛苦的。

  恩格斯則駕馭了金錢。他以資產階級一員的身份,用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掙來的錢,保障和催生了論證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社會必然滅亡的理論——馬克思主義的誕生!

  恩格斯,因此成為人類歷史上迄今為止最懂得金錢用途的人!

  讓我們向兩位無與倫比的革命導師深深鞠躬吧,這尤其是因為我們每個人,今天或多或少還都是金錢的奴隸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19-12-3 10:39
是金錢的奴隸
回復 successful 2019-12-4 09:55
qxw66: 偶 是金錢的奴隸
我不相信, 都到了這個份上, 你需要那麼多錢干 什麼?
回復 qxw66 2019-12-4 10:02
successful: 我不相信, 都到了這個份上, 你需要那麼多錢干 什麼?
不信就拿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0 22: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