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無賴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8-8 17: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評論

人常說,好有好報,惡有惡報。但當善惡標準沒有確定的時候,這種說法就失去了意義。《淮南子.道應訓》上有這樣一個故事,翻譯成白話文是:「從前,司城子罕輔佐宋君。一次他對宋君說:「國家的安危,百姓的治理,均取決於君王施行賞罰。爵祿與賞賜,是人民所喜愛的,就請大王您親自執掌;那誅殺刑罰,是人民所怨恨的,就由我來干這個贓活。」宋君聽后說:「好。我受百姓讚美,你受百姓怨恨,這樣一來諸侯面前就特別有面子。」但當宋國人知道生殺大權掌握在子罕手裡后,大臣們就親附子罕,百姓們都畏懼子罕,不到一年時間,子罕就將大權旁落的宋君殺掉而篡奪了宋國的政權。」
從這件事中,我們能夠體會到,很多時候,惡人也有好報。但進一步的思考,還會發現,在儒家的作品中,所謂的好人和壞人,都是站在君王的立場上進行評論。而現代社會的善惡標準是對人民而言。標準不一樣,記錄的側重點也不一樣。對於要求平等的人民來說,司城子罕的奪權表明,那個時代,儒家的洗腦還沒有完全,君主的權力並不是絕對的。任何人,只要有能力讓百姓依附自己,就能夠得到這個權力;田氏代齊也是類似道理。事實上,沒有儒家洗腦的春秋時代,君權也並非後世那種只佔便宜,不吃虧的權力。傳說,商湯曾經希望以自焚來換取久旱的甘露。從此看出,那時的人還懂得權與責是綁在一起的道理。古希臘也有類似情況,遇到重大災難,國王的子女,甚至國王本人要成為祭品。隨著時代的進步,西方國家通過科學分析,弄清楚責、權、利、法,以及各種自然現象的關係,於是民主與科學在西方蓬勃發展。而中國,由於儒家的關係,混淆責任、權利、法律的關係,遇到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就來一個「子不語怪力亂神」和你打啞謎,最終走向反民主,反科學。
很多古書上記載:春秋二百四十年中,弒君事件出現了三十六次。儒家的作品把弒君說成是天大的壞事,但當百姓被儒家洗腦後,君主的權力得到鞏固,而百姓死了多少人,卻隻字不提。不僅如此,孔子還埋怨百姓不聽話,「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說與女人、小人最難相處,你對他親近,他就跟你蹬鼻子上臉,你和他疏遠,他就抱怨你。儒家這種,只為君主利益著想的做法,使得春秋結束以後,出現了戰國時代。在這個時代中,弒君的事情少了,因為,各國君主逐漸懂得了利用宣傳手段,掌握絕對的權利。接著叼盤的法家跑出來為君主們制定法律。法律本該是為弱者服務的,一旦它為強者服務,那麼法律就被篡改成了盤剝弱勢群體的記事本,每當君主們忘記了如何欺壓百姓的時候,看到它就想起來了。但與此同時,由於權貴們的盤剝,低端人口越來越多。他們不知道下半生怎樣生活,無依無靠,無所依賴,這就是無賴這個詞的來源。《唐睢不辱使命》就說的就是弱勢群體,如何面對這樣的王法:安陵是個只有五十里土地的小國,秦王派人對安陵君說,以五百里的土地與他交換;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擺明會有陰謀。安陵君派唐睢去見秦王說,這是祖傳的地,不能隨便交換。
秦王大怒說,「你知道天子發怒會怎麼樣嗎?」(當時他還不是天子)
唐睢說,「不知道。」
秦王:「天子發怒,就有上百萬的人會死,流血千里。」
唐雎:「大王知道平民發怒會怎麼樣嗎?」
秦王:「平民發怒,不過摘掉帽子光著腳,用頭撞地而已。」
唐雎:「那是無能的人發怒,...有志之士發怒,就有兩個人會死,流血五步。」說完,站起身,拔出了劍。
秦王收起得意的表情,向唐睢跪下道歉:「先生請坐!不必如此!我明白了,雖然我滅了好幾個國家,但滅不了區區五十里的安陵,就因為有先生這樣的人在。」
從這裡,我們看出,古代的刺客是受到人們尊敬的英雄。他們代表弱勢群體,向專橫的獨裁者挑戰。這與現代的恐怖主義不是一回事。古代的獨裁者是不與民眾商量,遇事我行我素。所以只能用刺殺來解決問題。現代的恐怖主義是,別人已經與你商量,可是你還是我行我素非要使用殺人的手段。人類文明之所以能夠戰勝野蠻,就是因為有了科學技術的發展。在民主國家,由於人人都能安心工作,遇事好商量。所以,他們的科技水平與日俱增。這些技術,就是民主國家的法寶。而在獨裁國家,由於人人不能安心工作,那麼,他們的科技水平就無法提高。另一方面,從這個故事中,我們看出:無論是君王、大臣還是賤民,每個人最關心的都是自己的生死。獨裁統治下,只能有一個人來掌握所有人的生命。這就是所有問題的焦點。當民眾都惶惶不可終日,無法安心工作的時候,國力怎麼會增強?
儒家雖然把天子神化,但同時,依然指明兩點,第一,天子要有自知之明,幹不了就隱退,具體事例是堯舜禹之間的禪讓。第二,責任與權利同在,具體的事例就是上面說的,商湯為了祈雨自焚。而中共的特色是把上述儒家的兩種觀點,反過來總結成理論,作為執政的原則。也就是,一、沒有自知之明,絕不下台,二、只抓權利,不負責任。此外,沒有嚴格法律,而『共產』又使得人人沒有『恆產』誰也沒有『恆心』。有希望拿到的就只有權利,有了權利,就可支配一切,(全有),沒有權利就一切不能支配;包括自己的身體,(全無)。所以,爭權必須全力以赴,你死我活。每個人為了權利,用盡了各種手段。每個人都在不斷鬥爭中生存,沒有一天安寧,沒有安寧就沒有心情做任何工作。西方世界在古希臘時代,以及法國革命時期,都曾經出現過類似的人心浮動局面。西方思想家經過反覆的思考後,發現,唯有將各種利益分開,才能使得大家都安心。世界上,最重要的利益只有兩種,一是權利,二是財富,權利是不能分割的,否則會出現九龍治水的現象。而財產卻可以分割,因此,必須把『私有財產神聖不容侵犯』作為一切工作的底線,才能使所有的人安心工作。憲法是一種公正的約束,財產則是更加根本的約束。他們把這個研究結果歸納為:「權利不能私有,財富不能公有。否則,人類將墮入地獄之門。」這種思想,最終成為民主國家,治理無賴的手法。就是讓你『有賴』;保障你的衣食住行。在這種國家裡,沒有死刑。因為,既然人人都條件不必犯罪,也能生活,那麼,在監獄中度過一輩子已經是最大的懲罰了。習總說2020年要解決貧困人口問題。光說沒用,要看看此後是否會取消死刑?這才是檢驗貧困現象的決定性指標。
馬克思是一個不懂實業的書生,如果沒有別人資助,他連生存都成問題。而且,他也不知道,在他死後,資本主義世界會變成福利政權;說他是個無賴,並不過分。這種人卻非要反對西方文明的成果,非要把財產『公有』。他那本不考慮如何執行,不計後果的神話經濟學,最終造成所有的財產都被某個個人所掌控。如果說,儒家把權利集中到君王手中的做法是一種無奈的選擇,那麼,幼稚的共運則演變成一種,為了破壞穩定的民主秩序,達到篡權目的的有意圖謀。更糟糕的是,在封建制度內的所有無賴中,至少君主本人『有賴』。可沒有法治約束的共運,在權斗的時候,沒有任何保障,人人都是無賴。
中共在剛剛建黨時,之所以能夠糾集一群人,是因為這些人頭腦簡單,他們只是愚笨的利己主義者。只知道零和博弈,不懂得非零和博弈能夠得到更大的利益;只相信表面口號,卻不懂得其背後的陰謀。中共內的明白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利用了這種幼稚心理,以極小的成本,拉起自己的山頭。但遺憾的是,這種做法只適用於黑社會,不適用於政府。黑社會搗亂就是為了撈點生活費。可獨裁政黨則隨著矛盾的激化,消耗的成本越來越高,最終動搖國本。所以說,獨裁國家中,最大的賣國賊就是決策者本人。也可以說,比起民主政體來說,這些『明白人』還是不夠『精緻』。
毛天天叫嚷自己要『無法無天』,把玩命當遊戲,不管後人評說。了解一下他的歷史就知道,他一輩子從來就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法治社會。毛本人就像「水滸」中描寫的史進,盧俊義,把自己的產業散盡,先成為無賴,再去打天下。因此,他非常欣賞無賴的命運。見到進口的無賴理論,一拍即合。無賴為他帶來了絕對的權利,用《孫子兵法》的話來說是「置於死地而後生。」這種論調,在於冷兵器時代,也許有些道理。而在現代戰爭中,卻落伍了。況且,戰爭畢竟不是生活,人不能永遠的置於死地,拚命不是為了更好的生活嗎?毛主觀上的想法是,用一群無賴,把所有的人都變成無賴,讓所有的人都賴在自己身上,對自己俯首帖耳,甚至對非洲的政策也是如此。但是,客觀上講,當所有的人都賴在他身上以後,所有的人也就失去了創造力。失去創造力,國民經濟就無法發展。沒錢,拿什麼養活這群無賴?他倒是絕對的『有賴』了,可那些被置於死地的無賴,怎麼辦?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慈林 2020-8-9 03:24
寫得好。
回復 Brigade 2020-8-9 07:50
春秋二百四十年中,弒君事件出現了三十六次。儒家的作品把弒君說成是天大的壞事.

這些事跟百姓無關。都是諸侯家族內部爭權的結果,頂多是諸侯和大貴族之間的紛爭。
回復 蘇誠忠 2020-8-15 16:51
Brigade: 春秋二百四十年中,弒君事件出現了三十六次。儒家的作品把弒君說成是天大的壞事.

這些事跟百姓無關。都是諸侯家族內部爭權的結果,頂多是諸侯和大貴族之間的紛
當大夫可經常推翻諸侯的時候,百姓就有條件推翻大夫。接下來就是,誰能得到別人擁護,誰就可以執政。或者說,諸侯是依靠一種思維習慣執掌政權的,當這種習慣消失了以後,那不就是民主了嗎?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6 14: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