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巴郎。《拾舊沙河夢》131。功虧一簣

作者:巴郎  於 2023-11-28 17: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巴郎|通用分類:前塵往事

巴郎。《拾舊沙河夢》131。功虧一簣
巴郎長篇自傳《巴郎舊事》第一部:《拾舊沙河夢》 

 *****  夢牽少年時,拾荒百萬字  *****
掬捧沙河那一泓流水,仔細清洗這兩眼昏麻。
常憶起曾經少年英姿,轉瞬間已過六十花甲。
世事如枰棋難料變化,人生似爐鐵反覆錘打。
夕照驛道孑然歸去客,回首來路依稀是舊家。
巴郎  記於20191205  -  20201218


131。功虧一簣

王營教正在一樓指揮反擊,忽聽喊叫,有敵從後面襲來,以為後路被斷,不禁大吃一驚。及至見到只有七八個敵人,突襲下來,不見後續有人,方放下心來。知道是小股敵人奇襲,急忙召集心腹迎敵。此時,見到來襲之敵,並無進攻舉動,反而佔據窗戶並全力守護之,立馬識破丁三的企圖:以數人之力,保護雲梯隊的攀爬。決不能讓丁三們的陰謀再次得逞!王營教一揮手,一個排的翻天派眾,手持大刀長矛,蜂湧向前,向丁三及隊員們砍殺戳刺。丁三及隊員們,手持短刃,雖然鋒利,但敵不了敵人眾多。在砍斷幾支刀矛之後,身上各處也被戳了幾個窟窿,鮮血淋漓,倒在地上,猶然堅持。
卻說雲梯隊長傻二,率領隊員們,冒著石雨攀爬了多次,被打得頭破血流,也難爬上去,難有寸進,望窗哀嘆。今次見到信號彈,又觀察到石雨已經停止,情知「打翻」隊奇襲奏效,已控制住窗戶,不禁一陣歡呼,急忙組隊攀爬。沒了阻擊,攀爬輕而易舉,一瞬間,傻二率前鋒已攀至窗緣。一伸頭,看見丁三和「打翻」隊的戰友們,在翻天派眾瘋狂圍攻下,已是傷痕纍纍,奄奄一息,仍在拚命堅持,不禁心裡為丁三們贊一聲好。
抬起頭,望向翻天派眾,勃然大怒,目眥俱裂,一聲唿哨,縱進室內,腳未落地,鐵棒已向翻天派眾兜頭蓋臉地掃打而去。翻天派眾見來敵兇猛,只好放開丁三們,與新來之敵放對。眼見得從雲梯爬上來的紅色派眾,越來越多,一樓雙方貼身纏鬥的範圍越來越廣,已經有紅色派眾,抵近防守通往大廳梯道的翻天派,爭奪梯道的控制權。

見不是事,王營教決定放棄1樓,退入5樓。一聲號令,翻天派眾互為犄角,阻止紅色派眾前沖,掩護著王營教,退上樓去。經過4樓時,原本想打開倉庫,提取物質。不料卻有「打翻」隊兩名隊員在此防守,關上大門,翻天派急切間不能進入,徒嘆奈何!
此時從雲梯攀爬窗戶進入一樓的「紅工糾」隊員越來越多。傻二隊長指揮著,一部分人將丁三和「打翻」隊員們拖到一個角落,檢查傷勢。雖然8個人都渾身鮮血,滿身傷口,神志不清,幾近昏迷,但卻都很幸運,並沒有傷了要害。一番止血搶救,上了白葯,包紮傷口,救護及時,加上年青生命力旺盛,卻都活轉了過來。此時,另外的人,已阻住上樓梯道,將來不及退走的翻天派眾圍困起來,一陣打鬥,抓了七八十名俘虜,找間空房,暫時關押起來。掃清一樓殘敵之後,將阻塞一樓梯道的傢俱雜物搬開,打開了木隔牆,讓大廳內的戰友們沖了上來。周團長令手下,將傷者背的背抬的抬,轉運出影劇院,交給醫療隊衛生員,進行手術,或進一步止血包紮,護理照料。
送走傷員后,周團長怒不可遏,指揮著「紅工糾」隊員們,繼續攻擊。此時翻天派眾全部都退上5樓,關上大門,重兵把守。紅色派眾湧進梯道,反覆衝擊,都被雨點般的磚石擲下打中,頭破血流,傷痕纍纍,不得不暫時撤退出樓道,雙方又形成對峙。
周團長下了狠心,今天一定要攻克影劇院,讓翻天派血債血償。於是,仗著人多,發動一波一波的攻勢,探查翻天派的防守漏洞,尋求突破。

而翻天派方面,由於撤退不及,大部分派眾都被困在一樓,最終當了紅色派的俘虜。王營教眼尖腿快,在紅色派雲梯隊從窗戶湧入一樓時,知再難守住一樓,果斷放棄,只帶了二三十人,退回5樓。此時,雖然據守5樓大門,紅色派難以攻破,略為安全。但剩餘的20多人,都是在剛才肉搏時,或多或少地受了創傷,人人身裹硝煙,衣服襤褸,步履蹣跚,人疲心累。更要命的是,丟失了倉庫。5樓以上,平時並沒有存放多少食物飲水。隊員們自早上突然接戰起,水米未進,天氣炎熱,堅持了大半天,口乾舌燥,飢腸百結,四肢軟弱無力,甚至有人出現幻象。照此下去,即使紅色派不進攻,己方也難以再堅持下去了。
怎麼辦,舉旗投降?想都不要想。造反派戰士,頭可斷,血可流,毛澤東思想不可丟,決不軟蛋,決不背叛,決不當狗!我們已經堅守了2月余,盡心盡責,紅旗不倒,拖住了紅色派的主力悍將,為翻天派的戰略布局捲土重來,爭取了時間。現在,是時候,向外面的造反派戰友求援了。
很快,從7樓窗戶,拉出了一幅巨大的白布橫聯,上面用紅墨大書「救命」兩字,紅墨酣暢淋漓,順著布紋流浸,就象鮮血凝結,在驕陽下,紅得耀眼,觸目驚心。

血幅拉出來后,斗大的血字,懸在高處,很快吸引了注意。從早上起,影劇院內槍聲喊殺聲不斷,早已吸引了眾多市民,隱在廣場周圍看熱鬧。其中就有翻天派眾,急忙溜出,將「救命」的呼喊傳報至「主力軍」總部。聽到傳訊,總部立即下發命令,要屬下各大組織,調派精兵強將,十萬火急,增援影劇院,打退紅色派,解救被圍戰友。
由於四川省革籌和萬縣駐軍,明確表態支持翻天派,承認它們才是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左派,半個多月來,萬縣的文革形勢發生了天翻地復的變化。紅色派末日臨頭,土崩瓦解。而在駐軍的默許縱容下,翻天派眾哄搶了軍械倉庫,獲得大批槍炮彈藥,頓覺士氣大振,膽雄氣壯。
這段時間,翻天派死灰復燃,借屍還陽,從各處孤立的據點堡壘中爬出來,拿起刀槍,攻城奪地,痛打紅色派落水狗,建功立業,好不快哉。所以,在「救命」血幅拉出去后,兩小時內,翻天派就拼湊出了數十支隊伍,人數從幾十到幾百不等,總數也有幾千近萬人馬。軍情急如火,他們或疾行,或乘車,迅速地朝影劇院而來,試圖解救困守在此的翻天派戰友王營教孤軍,躍躍欲試,要向紅色派討還血債。

此時已是午後5 – 6點鐘,翻天派近萬人馬,來到廣場外圍,不及休息,也沒有統一指揮,仗著制式武器,槍快炮利,你爭我搶,一窩蜂似的,紛紛地向紅色派外圍隊伍進攻,一時間槍炮聲大作。
聽著廣場外圍如爆豆般炸響的槍聲,周團長急令外圍「紅工糾」隊伍堅守,爭取時間;同時,將影劇院內百多名隊員全部集結,向5樓發動最後猛攻。可是,事物的發展自有規律,從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在狹窄的梯道上,從下往上,近半個小時的強攻,傷亡了不少戰友,還是未能破開5樓大門,徒嘆奈何!
而這時,由於翻天派手握迫擊炮和火箭筒這般強大火器,而紅色派只有常規步槍,且彈藥不足,怎能抵抗武裝到牙齒的敵人?翻天派遇到頑強抵抗時,就調來迫擊炮火箭筒,一陣狂轟亂炸,紅色派的外圍防線,哪經得起彈片橫飛?擦著者傷,打中則亡,抵抗快速減弱,很快被翻天派撕開缺口,予以突破。紅色派只好邊打邊退,儘力在廣場上阻滯敵人,而翻天派乘勝而前,步步進逼,逐漸地接近影劇院。
周團長組織的最後突擊並沒有奏效,而透過破損的窗戶,耳邊聽著越響越近的槍炮聲,眼裡看見己方防守節節敗退,翻天派層層推進,已經來到高台之下,離影劇院也就百多米的距離了。

怎麼辦?形勢危急!周團長率領的隊伍,是江凌軍工廠「紅工糾」的精幹,嫡系部隊,個個都是精選出的小夥子,剽悍能戰,刀槍劍戟,冷兵器擅長,且有武功底子,懂得團體配合。平時只要出動,單打獨鬥,或是圍攻團戰,總是戰無不勝,罕有匹敵,一直以來,自已都引以為豪。
可這次不同了。由於駐軍支派放水,翻天派得到制式武器。槍彈無情,在快槍利炮面前,人數上優勢蕩然無存。就象清末民初的義和團,成千上萬團眾,陣勢龐大,聲威嚇人。赤裸上身,口念符咒,自以為「刀槍不入」,以血肉之軀,大刀長矛,去迎接八國聯軍的火槍利炮。雖然他們一腔熱血,甘願為國捐軀,志士仁人,英勇悲壯,值得敬仰,但實力相差過大,明知不敵,卻要硬性為之,被殺得人仰馬翻,血流成河,最終大敗虧輸,於事無補,實為莽撞愚蠢之極。
幾十年過去,又經過諸如土地革命、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從戰爭中學習戰爭,特別是從《毛澤東選集》里,闡述的那些精典戰例,以及林付主席諄諄教誨的戰術原則中,國人也學會了要審時度勢,不能一味魯莽蠻幹。在敵強我弱的形勢下,除非萬不得已,切不可意氣用事,孤注一擲,走向敗亡,一撅不振。最好是暫避其鋒,保存實力,「留得青山在,才會有柴燒」,容后東山再起,再戰翻盤。

電光石火間,周團長想透了這一切,一咬牙,一跺腳,揮手下了撤退令。「紅工糾」隊員們訓練有素,得令后再不留戀糾纏,而是雷厲風行,一霎那間,就已經從影劇院內撤出。與廣場上正苦苦與翻天派對峙的戰友們會合,悄悄地從兩翼掩進,一陣槍響,將得意忘形沖在前面的翻天派前鋒,瘁不及防,直打得的鬼哭狼嚎,留下一大片傷員和陣亡屍體,向後退了回去。
趁此良機,周團長整理隊伍,連帶輕傷員,還有五六百能戰之士。周團長看看手下,又回看了一眼影劇院和廣場,兩個月來,幾乎天天有戰,將這一片美麗山水,直打得瘡痍滿目,面貌全非。
誰之過?周團長雖是武士,不是文人,心中也一陣惻隱感嘆。派出阻擊斷後隊伍后,周團長指揮大隊,攙扶抬扛著傷病員,趁著暮色蒼茫,脫離戰場,朝江邊逸去。
巴郎  記於20200719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7 03: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