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復旦學霸卧底非洲,揭開了天價買賣見不得光的真相

作者:默默的小溪  於 2018-9-14 09: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看過《動物世界》的人,大概都對一段台詞耳熟能詳:「春天來了,萬物復甦,廣袤的非洲大草原上……」


接下來的鏡頭,可能是獅子、獵豹、角馬、犀牛、尼羅鱷、長頸鹿、非洲象……


這些動物們在此繁衍生息,不受人類打擾,看起來祥和安寧。


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幾天前,人們在非洲波札那發現了90頭大象的屍體。


它們的象牙全都被殘忍地挖出來,沒有一頭大象的面部是完整的。


當地的動物保護組織認為,這是非洲出現過的最大規模的偷獵象牙活動之一。


來源:國際財經報道


非洲象是陸地上體型最大的哺乳動物,可它們無法戰勝藏在暗處的獵槍。


因為有兩顆潔白漂亮的牙齒,它們一直在遭受人類血腥殘忍的屠殺。


2016年,一部8.9分的紀錄片《象牙遊戲》,揭開了這些屠殺、交易背後的一面。


這部萊昂納多擔任製片,入圍第89屆奧斯卡紀錄片候選名單的影片,把鏡頭對準了非洲象。



復旦學霸變卧底

偽裝成「中國買家」


對於許多人來說,可能很難理解為何有人對象牙「情有獨鍾」。


但如果了解象牙的價格,就很容易明白是什麼驅使著偷獵者。


一斤象牙原材料值大約是15000元,一個完美的象牙製品就是天價。


2010年的一場拍賣會上,一樽象牙觀音像的成交價達到了1792萬人民幣。



「暴利可以讓許多人蔑視法律。」


在肯亞,曾經的10萬頭大象,如今已經不足5萬。



但有人在獵殺,有人在保護。


在非洲象保護團隊里,有一個很「特殊」的人。


他叫黃泓翔,是一名中國人。


本科復旦畢業,研究生在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后,他拒絕了許多不錯的工作,去到了非洲肯亞,做一個卧底。


在許多象牙商的眼裡,中國是最好的象牙「出口地」,作為中國人的黃泓翔,偽裝成「收購販」,常常能輕易取得信任。


但這份工作更多的是危險:他的身上帶著攝像機,而和他打交道的人,身上都帶著槍。


一旦被發現,迎接他的只有一條路——死。



一次,在越南河內,黃泓翔和搭檔「被人盯上」,對方提出要搜查他們的包。

如果搜出攝像機,他的下場顯而易見。這是一片「灰色地帶」,犯罪在這裡並不少見。

好在裝攝像機的包里放了許多衛生巾,他才得以逃脫。

而順利的時候,直到小象牙商的「據點」被搗毀,人們也根本不會懷疑到他。

因為「他們根本沒想過,在象牙和犀牛角的鬥爭中,中國人會站在正義這一邊。」



這些人沒想過的原因也很簡單,事實上,非洲70%的象牙都流入了中國市場。


黃泓翔說,他的朋友曾經在南非街頭,被人指著鼻子大罵:我要殺光你們的熊貓,因為你們殺光了我們的大象犀牛!


黃泓翔也很無奈:

所以他選擇站在了大象犀牛的一方:如果能有中國人挺身而出,做一回好人,情況也許會有所不同。



他要求,在紀錄片里,不要給自己打碼。

這意味著,他的身份全部曝光,人身安全也許會遭到威脅。

可是,他要用這種方法告訴大家:

的確有中國人在為大象而戰鬥。

在許多個像他一樣、致力於保護野生動物的人的努力下,我們得以窺見這場殘忍的謀殺——


物競天擇

變成「人競天擇」


過去五年,有超過15萬隻大象死於象牙偷獵;


非洲中西部的象群幾乎被捕殺殆盡;


象牙被加工成各種奢侈品,衍生出了數十億美元的交易;


如果交易繼續下去,非洲象這個物種可能會在15年內滅亡。



在非洲,一位64歲的老人能獵到250公斤象牙。


當象群聚集在一起時,偷獵者甚至不需要瞄準,就能輕鬆讓它們倒下。



要獲取象牙,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殺死大象。

自然死亡的大象,一是很難遇到,二是象牙品質會受到影響,所以往往不在偷獵者考慮範圍內。

成年非洲象的牙齒大約有3米,但40%的上根部分都長在頭骨內,這是象牙中分量最重、最粗的部分,也直接關係到象牙能賣出什麼價。

因此,為了得到完整的象牙,偷獵者們會在大象倒地后,把它們的臉劈開,從根部開始鋸掉象牙,或者直接把它們的頭砍下來。

有時候,大象倒地時並沒有死,它們要活著遭受這個痛苦的過程。

甚至,在失去了臉部之後,仍然會抽搐、顫抖。

一隻非洲象,用15年的時間長到成年,然後被一顆子彈奪走生命,最後「死無全屍」。


薩陶,原本是非洲東察沃國家公園中最出名的大象。


它被認為是現存體積最大的一頭大象,每根象牙重達45公斤,長到幾乎可以觸碰地面。


它是名副其實的「大象之王」。

可在國家公園中生活了半個世紀之久的它,仍然沒有逃過偷獵者的「毒手」。

2014年,薩陶被毒箭射死。

偷獵者們為了掩人耳目,快速脫身,不惜挖掉它的整個面部來取走象牙。

工作人員只能通過耳朵辨識出,這是薩陶的屍體。

和薩陶同樣遭遇的大象,還有幾十萬頭。

如今的非洲大陸,由北至中西部已經鮮少能看到一隻大象。

反抗力低的非洲象,遇上長槍短炮的偷獵者,這場戰爭從一開始就不公平。

這也註定了非洲象的悲劇。

但是,它們是聰明的生物。

在莫三比克,非洲象群專家Joyce發現,越來越多原本應該有象牙的非洲母象,已經不長象牙了。

在亞洲象群中,只有公象有象牙。

象牙原本是大象的防禦武器,和幫助自己進食的工具。

它們需要象牙保護自己,折斷樹枝以便獲取食物,象牙對非洲象的意義非同一般。

Joyce很快發現了原因:在非洲象群中,原本只有2%-6%的非洲母象會因為基因變異而不長象牙。

但在進化中,人類幫助它們「放棄」了牙齒。

從1977年到1992年的莫三比克內戰時,因為象牙值錢,象群遭受屠戮,活下來的大象,主要都是沒有象牙的母象。

它們把基因一代代傳遞下去,如今,在莫三比克,原本2%-6%不長象牙的概率,變成了98%。

有人感嘆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變成了「人競天擇」。

如果屠殺繼續下去,誰也無法預料,後果會是怎樣。


需要象牙的

只有大象


為了牟取暴利,象牙商以低價從偷獵者手中買到象牙,再以翻數十倍的價格賣出。


經過彩繪,雕刻,象牙的價值又會翻上幾番。



全世界象牙交易的最大市場是中國,最大中轉站是香港。



在香港,黃鴻翔再次以卧底的身份協助調查。

 

他說:「總有富人把象牙當作是身份的象徵,認為野生動物是人類可以使用的自然資源。很少有人把它們當作生靈看待。」

 

這些象牙商販通過庫存的記錄漏洞,躲過政府的調查。


交易在黑暗處進行,非洲象卻在明處被獵殺。

 

非洲最大的象牙商西泰尼,一個人就犯下了一萬多起象牙案。


有人說,從他那裡可以一次性買到兩千公斤象牙。


在非洲公開通緝他的第三年,西泰尼被逮捕。


一項「停止象牙交易」的活動中,僅僅一年共收繳超過7000根象牙。


不法分子們仍想著潛入收繳室偷盜象牙。



項目負責人說,這些象牙都需要被銷毀,否則交易會一直存在。

 

「象牙只是一堆骨頭,是非洲象活過的證明,絕不是身份權貴的象徵。」


紀錄片的末尾,肯亞草原上燃起火焰。


105噸象牙在火中化為灰燼。



導演基夫·戴維森說:這沒錯,因為象牙本來就不應該值錢。


沒有買賣

就沒有殺害


涉及象牙交易的人眼裡,沒有非洲象也沒有生靈,有的只是利益。

 而非洲象數量越稀少,僅存的象牙就會更稀有,更昂貴。

這成了惡性循環,只要買賣還存在,殺害永遠不會停止。

記得那個公益廣告嗎?

小象興奮地對媽媽說:媽媽,我長牙了。

母象只是沉默。

小象又重複了一遍,問媽媽:媽媽,我長牙了,你不為我開心嗎?

對人來說,長牙是成長。

對小象來說,長牙卻很有可能意味著危險、殘殺。

在《象牙遊戲》之外,慘遭殺害的遠遠不止非洲象。

 大到灰熊、北極熊、犀牛,小到巴西蝴蝶、昆蟲,都是可能慘遭毒手的對象。

慶幸的是,象牙背後的調查證據和影片最終被公開。

香港議員公開在媒體前呼籲 禁止象牙買賣。

而2017年12月31日起,中國內地也全面禁止象牙貿易。

刑法第341條規定,非法出售、運輸、收購野生動物製品,象牙製品包括在內,一般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者處5-10年。

也就是說,從2018年起,中國市場上所有的象牙製品,都是非法的。

黃泓翔的卧底之路結束了,但他沒有停下。

他創辦了自己的機構,幫助更多中國青年加入非洲動物保護的事業里。


他在採訪里說:「我還會繼續留在非洲,以及去到更多更遠的地方。


因為遠方就在那裡,你沒有辦法不去。」


遠方在哪兒呢?


在非洲、在青藏高原、在北極、在亞馬遜森林……在所有偷獵發生的地方,在所有需要保護的地方。


僅僅幾年的時間裡,禾花雀、白暨豚、北白犀牛相繼從地球上消失,還有更多的物種,也走入了瀕危的道路。


有些悲劇已經發生,但有些結局尚可改變。


給文章點個贊,別讓我們的後代,只能通過圖片認識這些可愛的生靈,它們本該屬於草原、森林、海洋……


既要共存,那就珍惜。


趁一切還來得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7 16: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