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性意識被喚醒的那年夏天(續二)

作者:玉米穗  於 2021-10-21 02: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2評論

李秀英的丈夫高大興自稱是娘子軍黨代表,他家三個女兒加上老婆,就他一個男的。安徽開玩笑說他是洪常青,洪常青是《紅色娘子軍》里的黨代表,一個光彩奪目的美男子,高大興卻離美男子十萬八千里,他的一隻眼睛有明顯的白內障,夏邊老覺得那隻眼睛落進過夏大爺吐痰的仙女痰盂罐里沒擦乾淨。高大興是紡織廠宣傳科副科長,他其實是個中專生,但自詡是中國的知識分子。他對安徽說,作為中國的知識分子,《紅樓夢》不讀不行,就像《老三篇》,不但幹部要讀,戰士也要讀。每一個中國的知識分子都應該讀讀《紅樓夢》,而且讀一遍不夠,至少要讀他個五六遍。安徽問他讀了幾遍,他說還沒有讀,現在文化大革命還沒有結束,《紅樓夢》是封資修,還搞不到。但他以前看過王文娟徐玉蘭的越劇電影《紅樓夢》,至少看了五六遍。說他老婆李秀英也愛看那電影,一看到徐玉蘭說,林妹妹,我來遲了,我來遲了呀!就梨花帶淚哭得個稀里嘩啦。但安徽顯然並不佩服他,安徽說有一次下雪天,高大興興之所至,忽然感嘆道「端雪兆豐年啊」,安徽便在背後嘲笑他「瑞」「端」都分不清楚,還「中國的知識分子」唻。

夏邊對高大興也是全無敬意,這跟安徽說的他那個「端雪兆豐年」不無關係,他總覺得高大興是個草包,懂的東西沒多少,卻還咋呼。

夏邊去夏大爺家的第三天,發生了一件事,更讓夏邊對這個「黨代表」心生鄙夷和反感。那天高大興去廁所大解,那廁所是夏大爺家和他們家兩家合用的,位於房間外面走廊上一個樓梯下面的斜頂狹小空間里。他坐在馬桶上解到一半,習慣性地將手臂彎到背後去按水箱按鈕,卻不知怎地那馬桶底部下水道堵塞,隨著「嘩啦」一聲水響,水箱衝進馬桶的水倒灌上來,連帶著他剛才排出的穢物,一鼓作氣涌將上來,浸到了他的屁股,「黨代表」一個激楞,猛地躍起,頭又撞到上面的斜頂,「哎喲」一聲,褲子顧不上提,條件反射又去捂頭。馬桶里的污水洶湧而上,就勢溢出馬桶流到他的腳下,「黨代表」氣急敗壞,大罵道,這是啥人做的啊,王八蛋,沒道德!一邊提著褲子衝出廁所。夏大爺安徽夏邊還有李秀英和幾個女兒聞聲都跑出房間來看,看到「黨代表」的狼狽模樣,大家都笑起來,那使得「黨代表」越發惱怒,說道,笑啥笑啥?啥人這麼沒道德?馬桶塞牢了,屁都不放一個!說著幾次三番,拿眼睛看夏邊,夏邊從他煙籠寒水月籠沙的那隻眼睛里都讀出了怒火和疑心,本能地感到那是沖著自己來的。頓時對這個黨代表充滿了鄙夷和反感。

夏邊無端被「黨代表」懷疑,頗覺耿耿於懷,決意要對等報復。那天下午他在紙上塗鴉畫了一張漫畫,畫上一個男人彎腰光屁股撅著腚,邊上寫著文字:我的屁股,啊呀,我的屁股,啥人做的啊?王八蛋!到了晚上睡覺前悄悄跑去李秀英家門口,從門下縫隙里把匿名漫畫塞進門裡。

第二天白天,夏邊已將漫畫事情置於腦後,到外面衡山路上晃悠一圈回到屋裡,卻看見李秀英家大女兒高曉寶笑吟吟地和安徽在說話。安徽抖抖手裡一張紙問夏邊,這是你畫的吧?還塞到人家家裡去。夏邊有點囧,不知作何回答。高曉寶卻笑著說安徽,儂不要講伊呀。阿拉爸爸媽媽看了笑死忒了,講,畫得好畫得好!夏大爺坐在一邊藤椅里,咳嗽一陣,說,我看也是畫得蠻好嘛。高曉寶從安徽手裡拿回那張漫畫,對夏邊說,阿拉小阿妹囡囡講伊歡喜這張畫,要保留下來喲。伊也歡喜畫畫的,儂下趟可以教教伊唻。夏邊忽然覺得這個大女兒高曉寶善解人意很親切,而且似乎也挺好看,與她爸高大興全無一點相似之處,難怪安徽想跟她好。同時對她妹妹高曉玉覺得似乎也不那麼讓人煩了。他心裡一高興,覺得在夏大爺家的日子彷彿也不是那麼無聊那麼全無可取之處了。然而正當他開始覺得有點漸入佳境時,不期然忽然就遇到了麻煩。(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akeqin 2021-10-21 23:31
年少懵懂,那種微妙寫得很吸引人。期待下集。
回復 玉米穗 2021-10-22 00:39
akeqin: 年少懵懂,那種微妙寫得很吸引人。期待下集。
謝謝博友。問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3 17: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