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文革中 我家弄堂裡的一些事

作者:曉田  於 2018-5-28 09: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史類|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56評論

                                          文革中 我家弄堂裡的一些事           

我出生和成長在上海巨鹿路852弄,這是一條寧靜優雅的弄堂,現在弄堂口有一塊上海市人民政府頒的銅牌『優秀歷史建築』,裡面共有八棟英國鄉村式花園洋房,當年每家前後花園都由用柏油抹黑的籬笆圍著。

被定為歷史優秀建築

 

 

 

我出生和成長在這條弄堂裡

       我家在3號,前院的大花園四周種滿了迎春花、桂花樹、枇杷樹、棕樹、薔薇花、各色月季花和葡萄藤,花園的中間是一大塊濃密的大草坪,後院有一棵年年碩果累累的無花果樹,在春暖花開的季節,更是滿園春色。童年的我常常會無聊地躺草坪上,面對藍天白雲,拼接著蕸想的圖案,生活裡充滿著祥和。

就是在這幢房子裡,我生活了幾十年,原來的籬笆牆變成了磚牆,花園門前的一口井也沒了

在這個門裡進進出出從嬰兒到成年,現在只留下記憶。

         無憂無慮的童年很快就過去了,文革的來臨打破的弄堂裡的寧靜。首當其衝的是一家獨居在5號的吳家被抄了,吳家伯伯在弄堂接受批鬥,當眾承諾取消國家給他的定息,將自己的工資從600元減為100元。他是『吳良材眼鏡店』第五代傳人,之前吳家每週日都會有一批票友在一樓大陽台上敲鑼打鼓唱戲,吳家姆媽還曾無賞騰出樓下客廳給裡委會辦托兒所。抄家後他家二樓全被查封。

         接著是我家樓上的龔家被抄了,封掉了一個亭子間,房間裡的傢具上都貼上了標語,大門前也貼上對聯,上聯是「老子英雄兒好漢」,下聯是「老子反動兒混蛋」,橫批是造反有理。龔家伯伯早年留學美國,是中國會計界泰斗級教授,著作等身。但他的父親是崇明的大地主,解放後作為惡霸地主被鎮壓了,他理所當然地成了反動學術權威。2001年龔家伯伯去世時,陪葬的是一套他晚年編寫的中國第一部《會計辭典》。

         住在6號裡的上海汽輪機廠喇姓副總工程師的家也被抄了,說他是蘇聯特務,因為他曾經留學前蘇聯,據說還真的抄出一部「收發報機」,原來是他兒子喜歡無線電,自己安裝的一部收聽廣播用的礦石機,抄出唯一有價值的可能就是一個用純金鑄成的列寧塑像了。

         1號樓下住著一位憨厚老人,過去我們只知道他是老革命,突然間門外牆上貼出認罪書,說自己是地主,因為在17歲時幫他父親收過一次租。

         在4號門外牆上也貼出了創辦《新民晚報》的老報人曹姓副總編輯的認罪書,認罪內容是背叛中共,因為他於1928年在劉伯承川軍總指揮部任宣傳主任其間加入中共,而在1930年脫黨成為無黨派的職業報人,僅此而已。

         住在2號二樓的是從部隊轉業到上海感光膠片廠任黨委書記兼廠長一家,一天看到他被押在大卡車上掛著大牌子、戴著高帽子遊街到弄堂口,造反派用大排筆寫的楸出大土匪董某某! 大標語,從他家門口的地上一直寫到弄堂口,他倒倔強,幾次把高帽子打落下來。他的兒子也和我們一起在弄堂口看熱鬧,那時候幾乎家家都有事,倒也覺得平常。

          住在8號的梅伯伯解放初曾是上海物資局局長,57年被劃為右派份子,貶為一般科員。一直睡在6號地下室胡伯伯是無業人員,但在認罪書上寫到,他原來曾是中共地下黨江西特委的一個專員,因出賣了21位同志,解放後被開除公職,定為歷史反革命。這兩只死老虎在文革中也沒被放過,梅伯伯淪為在區文化館做檢票員,胡伯伯每天無賞去裡弄裡做備戰磚頭和挖戰壕。

          我父親在59年的反右傾運動中已被整肅,但到了文革還是在劫難逃,先是父親的住房津貼被停發,繼而工資被凍結,一家人生活窘迫,被迫緊縮一半住房,另一半住房很快被四人幫在上海市革會組織組組長的姐姐一家從南市棚戶區搬來佔用,還不斷搶佔公用地盤,搞得雞犬不寧。

          這八幢花園洋房裡的許多大人,那時每天進出弄堂,都要向弄堂口的毛主席畫像鞠躬請罪,還要按時向住在弄堂底汽車間裡二個勞工家庭出身的紅衛兵匯報思想、接受訓斥,倍受屈辱。祥和的生活環境在寧靜優雅的弄堂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緊張肅殺的階級對立。每家原本漂亮的花園都挖成了戰壕,每幢洋房的外牆都用紅漆刷上了毛主席語錄和政治標語。

         文革距今已經五十多年過去了,弄堂裡的那些受盡屈辱的大人們都已離開了人世,當年我們這些孩子們也開始步入老年,把當年弄堂裡的一些事記錄下來,告訴我們的孩子們,是為了讓那個荒唐年代的荒唐事不再重演。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2

支持
1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6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8-5-28 09:49
歷史不該忘記,更不能重演!
回復 yingja53 2018-5-28 14:49
咱們是一代人,我家祖父輩都是國民黨。我家祖籍是寧波,曾祖父那一代移居京師。父母都在前幾年相繼去世,老房子也還在,兄弟們住著。的確,父親走了家就遠了,母親走了回家的路就斷了,母親去世后我再也沒心思回京。不知怎麼回事,最近越來越思念逝去的父母。
在國內時因工作經常去滬,很熟悉巨鹿路,東京有個高檔居住區叫代官山。有些去東京的上海客人說是想看看層次高又有歷史沉澱的地方,我問是不是巨鹿路那樣的地方?他們點頭稱是,於是就帶他們去代官山,他們都驚異說太像了尤其是街區氣氛。也許與經歷有關,請別見怪,隨著歲月流逝,我對文革看法一點點兒發生變化,當然我永遠忘不了父親又被揪出后那些日子,每逢回家再拐一個衚衕口就能看到家時,心慌擔心是不是門口被貼上大字報了,那種感覺太難受了。文革悲劇發生的根源不在於沒實施所謂民主自由而在於那個幾千年的文化。這個文化已經成了漢族基因的一部分。文化不變,相似的歷史只能一次次重複,如今的國內與晚清民國沒什麼區別。只要這個文化在,無論什麼民主自由法制,手握權柄的漢人都能給把它們改了樣。毛澤東要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發動文革改文化,但他的大部分立論方法都是錯的,再者用幾十年豈能把幾千年的東西改過來?鄧的功績是在歷史上他第一次讓老百姓能吃上飽飯穿上禦寒的衣服,但此人心胸太狹隘,六四之所以到了那個地步與鄧的性格有很大關係。他老人家的貓論一下子把幾千年的成王敗寇又放了出來,洪水猛獸般重新淹沒了這個社會,只有能賺錢可以喪失一切良知底線。
回復 ahisushi 2018-5-28 14:54
人生故事就是歷史,我們同命相憐。我不恨匪黨,只是為中華大地上醜陋的人性可悲。
回復 yingja53 2018-5-28 15:45
優酷上檢索:手風琴,飄落,我每逢聽到這首《飄落》時已經逝去父母的音容笑貌就浮現在腦海,推薦你們聽聽。我前些日子也把這視頻重新編輯傳上優酷。
年輕時代我帶著日本客人走遍了全國,在新疆西藏也有很多朋友。我喜歡與他們打交道,篤信宗教的人心靈清澈,神情都與漢人不同。
我也常帶日本客人去俄羅斯,他們總找我陪他們。原因在於他們無法與俄羅斯人溝通,但我行。原因特別簡單,都是在紅旗下長大的,所謂價值觀接近。人家信東正教,而蘇聯的共產主義實際就是來自東正教。人家是真信不像漢人假信,他們表面冷冰冰其實心裡一團火。如果他們相信你,會全力幫助你。呵呵有時我對日本「哥們兒」自嘲地說,你我都是黃猴子,你們號稱是神的後代比我們高貴,還與白種西方人價值觀相同,我呢,俄國人想什麼我基本清楚,我們都是帶著紅領巾長大的,你們日本人用錢買他們加班加點陪咱們那叫做夢。有時望著俄羅斯遼闊的原野,心裡就想人家祖宗為子孫後代奪佔了那麼多土地和資源,讓子孫後代生存無憂。中國的封建統治者呢?
回復 雲海暖流 2018-5-28 17:56
人類自有史以來都是私有制,毛澤東想用幾十年來改變談何容易。歷史證明了革命可以短時間內改變一個政權,但從來都無法改變私有制思想。文革的出發點是防止資本主義復辟,但違背了歷史規律。文革的實踐也註定失敗。中國還是復辟了資本主義。

文革雖然失敗,但帶來了深刻的思考。那就是任何革命或運動都有一部分壞人趁機打砸搶或打擊報復迫害別人。法制和法治才是最重要的。以立法來實現社會平等要比暴力來實現更為人們所接受和長久。
回復 曉田 2018-5-28 19:44
fanlaifuqu: 歷史不該忘記,更不能重演!
確是。
回復 曉田 2018-5-28 19:58
yingja53: 咱們是一代人,我家祖父輩都是國民黨。我家祖籍是寧波,曾祖父那一代移居京師。父母都在前幾年相繼去世,老房子也還在,兄弟們住著。的確,父親走了家就遠了,母
我的祖籍也是寧波,你的祖父輩都是國民黨,我的父輩卻都是出生富家而投身革命的共產黨人,但歷經磨難。你說到點子上了,中國有一個民族基因問題,難以改變。
回復 曉田 2018-5-28 20:00
ahisushi: 人生故事就是歷史,我們同命相憐。我不恨匪黨,只是為中華大地上醜陋的人性可悲。
是的,仇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中國有一個民族基因問題。
回復 曉田 2018-5-28 20:06
yingja53: 優酷上檢索:手風琴,飄落,我每逢聽到這首《飄落》時已經逝去父母的音容笑貌就浮現在腦海,推薦你們聽聽。我前些日子也把這視頻重新編輯傳上優酷。
年輕時代我
謝謝推薦。不要為統治者去操心,力不能及。
回復 曉田 2018-5-28 20:08
雲海暖流: 人類自有史以來都是私有制,毛澤東想用幾十年來改變談何容易。歷史證明了革命可以短時間內改變一個政權,但從來都無法改變私有制思想。文革的出發點是防止資本主
沒有制約,就難有法治。
回復 海外思華 2018-5-28 21:36
幾十年過去了,雖然那時候我還小,但文革的往事還歷歷在目!
回復 前兆 2018-5-28 22:36
我小時候好像住在上海陝西南路與匯海路交界,北邊好像就是巨鹿路。
回復 總裁判 2018-5-28 22:37
曉田: 沒有制約,就難有法治。
文革的出發點是殺人。
回復 徐福男兒 2018-5-28 22:56
文革的荒唐事不要重演么?今上指示不要以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
回復 viking123 2018-5-28 23:03
巨鹿路是上海非常有檔次地方
回復 潺潺流水 2018-5-29 00:20
那個年代誰碰上誰倒霉!地富反壞右知識分子走資派一個都逃不過!但是工人階級和貧下中農則個個昂首挺胸、揚眉吐氣!哈哈,命運就是這樣,30年河東、30年河西哦·!
回復 qxw66 2018-5-29 01:20
是ryu炒家
回復 曉田 2018-5-29 01:23
總裁判: 文革的出發點是殺人。
逆我者亡?太古老的治國邏輯。
回復 曉田 2018-5-29 01:27
徐福男兒: 文革的荒唐事不要重演么?今上指示不要以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
宮廷鬥爭就隨它去了,不要殃及無辜就可以了。
回復 曉田 2018-5-29 01:29
viking123: 巨鹿路是上海非常有檔次地方
確實是,但現在商業氣味太濃了。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3 00: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