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世界賞雲協會 - 找到組織的欣喜和為組織添磚加瓦的快樂

作者:FOUR_RUNNER  於 2018-5-23 09: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攝影街拍|通用分類:攝影街拍|已有6評論

關鍵詞:賞雲協會

生活在加拿大多采多姿的天空之下,幾年來一直熱衷於給天空上的變化無窮的雲彩拍照,樂此不疲。不過一直沒有聽說過世界上還有這樣一個協會,竟然聚集了四五萬興趣相同的愛好者,總部在英國的Somerset。從微信里得知國內前段時間徵集雲的照片,還了解到世界賞雲協會出版了一本專門指導愛好者識別雲的種類的手冊。前不久加入協會之後,先後給協會提供了二批照片,也沒有報什麼希望會採納,倒不是因為照片沒有精彩之處,而是我還沒有對雲的分類知識熟悉到可以對自己的收集加以分類,而那些雲的類別的名詞都很難記。今天看郵件時居然發現了這封令我喜出望外的回信,第一批里的一張已經被收入協會的圖片庫,其餘的也會陸續錄入。結束了散兵游勇的日子,找到了組織,而且會收到協會發給會員的」每天一雲「,心裡別提多舒坦了!

          


在此把我以往發過的賞雲帖子的匯總鏈接貼在這裡,供感興趣的網友分享。
在網上搜索」賞雲協會「時偶然發現了這篇很有意思的文章,貼在這裡,並對原作者表示感謝!

賞雲者協會:有時我們需要給自己找些借口,什麼都不做
82 人贊了該文章

Q:對於喜歡的事,你能堅持做多久?

A:直到長出青苔。

可能實驗室(微信號 kenenglab) | 青苔計劃 No.10



* * *

你上一次認真欣賞一朵雲是什麼時候?

那天是不是難得的好天氣,陽光清涼,或者呈現奇異的色彩。你可能匆匆拿起手機拍了張照片,換了不同的構圖,花超過 5 倍的時間修飾顏色併發了條朋友圈,然後匆匆把自己埋回繁瑣的生活中。

那朵突然引起你注意的雲,那樣的形態和光,也許在幾十億年的地球歲月中只會存在唯一的一次,存在那一分鐘,而恰好被你遇到。可是你實在太匆忙了 —— 被微信和郵件持續轟炸,腳步倉猝要趕往下個地方,要吃的飯和要看的美劇也在搶佔你的大腦 —— 你只能給予那朵寶貴的雲 3 秒鐘,只一瞥,一個驚嘆,但似乎已經是平凡生活中了不得的莫大讚譽了。

一個經典的「幽浮雲團」UFO 懸在 El 埃斯科里亞爾修道院上 © Pilar Quijada

「這一幕實在太美,」你心想,「而我居然在欣賞天空和雲。」這像是偷來的愜意和生活情調,必須值得一條微博或朋友圈的記錄。

我們都忘記了年少的自己曾經是做白日夢的小能手,能看雲發獃一節課的時間。2500 年前古希臘劇作家 Aristophanes 把雲彩形容為「遊手好閒者的守護女神」,而現在的我們焦慮,緊張,在任何事情上投入時間前都要想「這對我有什麼幫助嗎?」,凝視觀察雲彩的變化顯然不能讓我們改變世界。


可不管我們如何武裝自己,如何讓自己變成一個麻木、堅強又理智的社會化動物,內心依然願意留給那些飄渺柔軟的白色絮狀物一個 3 秒鐘的角落 —— 它可以更長,但絕不能沒有,我們需要給自己找些借口,什麼都不做。

* * *



世界上有個認真嚴肅的賞雲者協會(Cloud Appreciation Society)。

這個已經成立了 11 年的組織無關專業背景和攝影技術,覆蓋全球 165 個國家及地區,協會成員每年需要支付 32 英鎊的年費,認真地拍攝日常中漂亮的雲彩照片,互相鑒賞、分門別類。

它組建了世界上最大的雲彩分類圖庫,甚至幫助氣象學家發現了一種新型雲團,經由國際氣象組織確認后命名為「波狀粗糙雲(Asperitas)」,而在此之前,國際氣象組織已經有 60 年沒有收錄新的雲彩種類了。

賞雲者協會說:幾年前我們發現了這種雲,它看起來像波濤洶湧的海面,當時我們以「雅克·庫斯托雲」(20 世紀 70 年代一位傳奇的法國潛水員和生態學家)給它命名。但隨著世界各地的會員越來越多地投遞這種雲的例子,我們覺得給它一個更官方的名字 —— 我們找到了一個拉丁語辭彙「Asperatus」,可譯為「粗糙的」,這個詞被古典詩人用來描述強風吹動的海面 —— 然後我們建議 Asperatus 應該作為一個新「品種」的雲,它最終也真的被官方接受了

你不需要計劃一場遠行去尋找渴求的靈感,「只需要抬頭望望天空。」當 Gavin Pretor-Pinney 在 2005 年創立這個賞雲者協會時,他從未想過,這個事情可以做得如此之大。


南卡塔龍尼亞的一場日出和莢狀雲團,這也是創始人最喜歡的一種雲 ©Marc Puigdomenech

年輕時的 Pretor-Pinney 並不是一位多麼文藝的人,他先是在牛津求學,選讀物理和哲學書籍,後來又棄理從文到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學院攻讀藝術設計碩士課程,創辦了一本《遊手好閒(The Idler)》雜誌,反對無休止的忙碌和野心勃勃的事業追求,鼓勵大家去感受無所事事的美好之處。


他發現自己越長大越無法抑制地想念看雲的日子,他記得小時候的自己深深為雲彩著迷,無論是烏雲密布還是有陽光從雲間噴薄而出,常想人們或許應該攀著長梯,到雲層中採集棉花。

賞雲者協會成立之前,Pretor-Pinney 就曾想要撰寫一本關於雲的書,但這份提案先後被 28 個編輯拒絕;而在 cloudappreciationsociety.org 網站建立並迅速傳播開后,他擁有了一大群支持者,這本命途多舛的書《雲彩觀察員》(The Cloudspotter』s Guide)得以順利出版,並成為了一本暢銷書,隨後 BBC 還基於此拍攝了紀錄片《雲彩觀察》(Cloud Spotting) 。

從 Starksboro 的 17 號公路看過去,雲彩像山一樣盤桓 ©Keith Edmunds


在巴西上空拍攝到的照片,顯示了雄偉壯觀的顏色和高聳的卷積雲,內里包含激烈的上下對流,飛行員必須十分謹慎才能找到穿行的路線 © Ron Engels


一個火山上空的帽子云 © Michael Slough

賞雲者協會的管理團隊只有 5 個人,包括 Pretor-Pinney 和他的妻子 Liz,辦公室設立在家裡糧倉旁邊的一個小屋子裡,牆上貼滿了各種雲的照片,他們已把追逐雲彩當成畢生的事業。


Liz 是在一次一次康沃郡 Cornwall 的創意文化節上遇到 Pretor-Pinney 的,被他的情懷所吸引,她不僅深深愛上了雲,還愛上了這個男人。夫妻倆每天最開心的時光,是一邊在花園享受下午茶,一邊看著天上的捲雲。

比「找到自己熱愛的事」更幸福的是,找到一個「與自己一起共同追求夢想」的人。


這朵砧狀積雨雲就像一艘城市上空的巨型星際飛船,其中還夾雜著一些乳狀雲,由於觀察時的特殊視角,我們可以看到低空太陽形成的光束由另一側向外擴散,這就是「暮色」,也向我們解釋了為什麼積雨雲會被稱為「雲中之王」 © Guilherme Touchtenhagen Schild


像是一種獃獃的海豚 © John


它有個可愛的名字,小積雲,在拉丁語中的意思是「謙虛地堆積」。小積雲很短命,往往會在 10-15 分鐘內成熟、老去然後消失。它們由太陽的熱量而形成,因此常常在早晨出現,黃昏時配合低垂的落日會演變出紅寶石一樣的顏色,之後變薄,消散。常常有很多奇形怪狀的雲爭搶我們的注意力,但是一名合格的賞雲者不應該忘記這種尋常的小積雲所帶來的簡單快樂 © Marc Librescu

賞雲者協會的宣言里寫道:

雖然這裡的一切數據服務均建立在付費基礎上,但有一點我們必須達成共識的是:你沒有辦法為一朵雲付費。

雲是那種真正買不到的東西 —— 這倒不是說,你無法對一朵雲聲明主權,而是因為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比雲離得更遠。

欣賞那些遙遠而美麗的東西,給了我們發獃的理由。

不管科技進步有多快,人們多麼容易疲倦不斷重複的事物,可我們還是容易被日出日落、雲捲雲舒打動。只是我們常常忙碌並忘記而已。

聲明:以上照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FOUR_RUNNER 2018-5-23 09:35
找到組織了!
回復 ryu 2018-5-23 13:56
亂象之雲,當今潮流啊。
我也喜歡雲,拍攝雲是享受。
回復 sugela 2018-5-23 22:11
「愛雲之心,人皆有之」,哈哈
回復 kiwiberry 2018-5-24 02:20
不錯啊,就是不會拍
回復 qxw66 2018-5-24 03:31
好漂亮!
回復 qxw66 2018-5-24 03:32
ryu: 亂象之雲,當今潮流啊。
我也喜歡雲,拍攝雲是享受。
你,唯恐天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8 17: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