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憶一段難忘的旅程→【第三次離鄉」押送途中纏鬥民兵逃脫」】

作者:花名雞仔  於 2023-6-20 22:3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回憶一段難忘的旅程→【第三次離鄉」押送途中纏鬥民兵逃脫」】:【接上】…前面說到我們三個人在荷樹下被捕后在夜晚押往「淡水」途中反抗,年齡小的「勞改兄弟」在爭奪搏鬥中成功搶回一袋乾糧(三斤炒米和餅乾),在他奪得乾糧后直奔路邊水田跑,同時大聲叫我趕緊跑,當時兩邊的水田剛插完秧,耕過田的人都知道,剛插完秧的水田泥漿很深,在水田泥漿里根本跑不快,跑不快我兩也不敢上田埂,怕民兵從田埂追來,我兩在水田裡拚命奔跑。 
早在村裡祠堂里,這兩個民兵就不太情願押送我們去「淡水」,祠堂里六七個民兵個個推三推四,最後選出這兩個來押送,原因恐怕是他們剛吃完飯,又洗得乾乾淨淨還穿得整整齊,換作誰也不會願意在夜晚押送我們。這下可好,我們選擇往又濕又髒的水田跑,就是希望他們怕濕怕臟不願意下田追。後來果然應驗了,他們沒有走下水田追我們,說實話,換作誰也不會在這種地方追。我們估計他們沒有下田追可能有幾方面原因吧,一、是夜晚又沒有月亮看不清也看不遠、二、工作了一天,又剛吃完晚飯和沖洗得乾乾淨淨,三、穿著鞋在泥漿里根本跑不動。
民兵和我們可不同,我們是與生死有關的逃命,而民兵他們只不過是在「工作」,誰願意在這種環境下賣命的追逐,要他們走下水田在泥漿里追我們,相信民兵是怕臟、怕弄髒了衣服才不願意下田追趕。如果真的要追,也只能一個民兵追,因為還有另外一個同伴在小路一直向前走呢,一個民兵還拿著大堆乾糧和衣物,他們不可能丟下大堆乾糧衣物和不管路上另一個同伴,兩個人同時追來吧。民兵沒有向水田追來,老實說,他們想追也未必能追得上。
在黑暗奔逃途中我們聽了幾聲槍響,民兵是否真的對著我們開槍,是不是非要把我們置於死地不可,在當時偷渡可不是死罪,要是真的開槍打死人那就不是簡單事件了,那年代就算成分不好的地主也不能隨便把弄死。我記得我村六三年建水庫,由於炸山取土一塊石頭擊中了一個地主年青女孩頭部,這個地主女青年就這樣被炸死了,在當年死人可不是小事,後來上面派人下來調查好幾次,最後也向地主家庭賠了一筆錢,當年我也在建水庫行列中。
從以上死人事件中看,不是可隨隨便便就可以打死人的,押送我們的兵民究竟是向那裡開槍,誰也就不知道了,我相信他們開槍是在抯嚇我們繼續跑,或者是在警告我們。在沒有月亮的夜晚,連人都看不清,如果真的向我們開槍也未必能打中,除非民兵是訓練有素的神槍手。民兵隨便開了幾槍,我信想是回去好交差,人跑了如果不做出一些動作,他們回去如何交差,不知者還以為他們不願押送我們去「淡水」,而故意在半途有意放掉我們走呢。
在人靜黑暗中我們聽到槍聲也沒有停下來,兩個人也顧不了這麼多拚命的向前跑,一塊田過一塊田奔逃,逃跑過程中看見上下田之間有個」水簾洞「。在我們那一帶的農田,由於地勢高低不平,很多都是上一塊田連著下一塊田,如果上一塊田的田水高過了田埂,田水就會往下田流,時間一長上下田之間就會被衝出一個個洞,如果水不斷的往下流把洞口遮擋住就會形成一個個的「水簾洞」。
在無月亮夜晚這些「水簾洞」是最好藏身之處,我們在一個比較大的「水簾洞」躲起來。這種地方很難被發現,上田的水不斷往下田流又是在夜晚。雖然有嘩啦啦的水流聲,但我們躲在洞里連呼吸都不最使勁,就是怕他們萬一追來被聽見。我們兩個人全身泥漿在「水簾洞」里躲了很長一段時間。 
另外的一個同伴還是「五花大綁」一路沿著小路向前走,有沒有民兵追他當時我們也不知道,這位同伴年齡稍大,可能膽小怕事不敢反抗吧,當時兩個民兵和我們糾纏爭奪乾糧時,己經沒有人管他了,如果他想跑一定能跑掉,聽說最後被帶回祠堂,後來聽說送去勞改場經過了半年勞動改造。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文廟 2023-6-21 06:14
雞仔哥, 感動啊!
怪不得您過去這麼愛國愛黨? 是想年輕一代也再體會您類似的經歷?
用心涼苦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2-20 23: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