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轉載武志紅:永遠保持一顆柔軟的心

作者:forget  於 2015-7-3 00: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1評論

  好萊塢大片《守法公民》觀后感

 

  我年輕的時候,很想改變這個系統,我想抗爭,不惜代價,做到最好,但是這裡讓一步,那裡讓一步,最後陷入到這個遊戲中。然後我意識到,我想改變的這個系統,卻改變了我。

 

  ——電影《守法公民》中的檢察官尼克

 

 

  命運真的不能反抗么?

 

  美國費城檢察官尼克起訴的嫌疑犯有96%被判有罪,但守法公民克萊德卻要報復尼克,將費城的司法體系摧毀。這就是《守法公民》講述的故事。

 

  克萊德幸福的家庭被匪徒達比和阿米摧毀了。他被刺傷並被捆綁,摯愛的妻女被匪徒當面姦殺。達比有意不殺克萊德,並在制服克萊德時對他說:

 

  你不能反抗命運。

 

  達比要的不是財物,而是給克萊德製造一種感覺——「你不能反抗命運。這是典型的投射,達比自己內心深處有一種感覺我不能反抗命運,他無法忍受這種感覺,所以尋找各種機會將這種感覺投射出去。他不能反抗他的命運,但他可以將他的命運轉嫁給別人——憑什麼我內心如此無助,而你們卻可以過得那麼好,憑什麼我不能和女人建立正常的關係,而你們卻可以結婚過幸福的生活?我想讓你死,我想讓我身邊的所有人死,我想讓你們都和我一樣無助,和我一樣接受這個邏輯——「你不能反抗命運!

 

  尼克知道達比是主犯,阿米是從犯,然而他卻與主犯達成了認罪協議——為案件缺乏證據,如果強行繼續起訴,那很可能達比和阿米都無罪釋放。但他怎麼向苦主交代?這難不倒尼克,他對克萊德說,事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在法庭上證明什麼。這是法制社會的核心,然而完全沒有了溫情和柔軟。心中的情感和頭腦中的法律體系發生了分裂。之所以發生這種分裂,關鍵是尼克不願意再動情感,而且執掌著別人的命運讓他感覺很爽。

 

  尼克關閉情感尚可原諒,而享受權力感則深深刺傷了克萊德。當尼克對記者們侃侃而談,還和達比握手時,克萊德痛到極點,他決定報復。他做手腳讓阿米被處死時痛苦中死去。然後他利用警察車隊誘騙並制服達比,將達比給他製造的無助感,還給了達比——達比中了一種河豚的毒,失去行動能力,但感受能力卻絲毫沒有被破壞。克萊德將達比緊緊地綁在一張床上,床的上面是一張鏡子,鏡子上是克萊德妻女的照片。他要肢解達比,要摯愛的妻女看著他復仇,也要達比看著自己被肢解。他還給達比注射了腎上腺素,那樣達比就不會暈厥過去,他還割掉了達比的眼皮,那樣達比就無法閉上眼睛……

 

  克萊德和那些變態殺手有著巨大差異。變態殺手的信念是我不能反抗命運,接著他們給別人製造你不能反抗命運的無助感。相反,克萊德是直接反抗命運,他要將達比給他無助感直接還給達比。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是冤冤相報,但這種復仇的方式,可以將痛苦限制在加害者和受害者之間,而不會向外傳遞。

 

  意志的較量——奪誰說了算的權力

 

  法制社會的邏輯是,一切問題在法律體系內解決,所以不管是加害還是復仇,都會受到法律制裁。克萊德想做一個守法公民,所以他留下線索讓尼克輕易抓到他。尼克抓住了克萊德,但他沒有一點證據,所以他又得玩認罪協議的遊戲,而克萊德的條件竟然是,給他在牢房裡弄一個席夢思床。這個要求低得令人出乎想象,卻讓尼克惱怒了。

 

  我有一個朋友,他在消費時很奇特,他有時會把服務員或經理叫過來說,你們這個菜的價格怎麼定得這麼不合理?價格太低了,應該是多少多少。

 

  他的這個遊戲,和克萊德的遊戲是一樣的,就是誰說了算的遊戲。消費中的價格是經營方定的,消費者似乎只有接受的份,尤其是在那些大餐館,我這位朋友不喜歡這種感覺,所以他要挑刺,他要提價。提價對方一定會答應,那樣他就有說了算的感覺。不過他很聰明,每次挑刺時都是挑一些小菜的價。

 

  尼克玩認罪協議的遊戲時,他更喜歡對方還價,那樣證明對方害怕,而他尼克有足夠重的籌碼。但像克萊德,承認殺死阿米和達比的兩起重罪,要的籌碼卻只是一張席夢思床,這太輕,輕到他似乎沒有理由拒絕,輕到他似乎必須得接受,這種被迫被戲弄的感覺很不爽。由此看來,檢察官和罪犯之間的較量,和丈夫與妻子的吵架一樣,其實核心是意志的較量,爭奪的是誰說了算的權力。

 

  尼克最後還是給克萊德安了席夢思床墊,以為一切結束了,但克萊德還要和他繼續做一連串交易,一旦達不到要求,就有人死於非命,結果1名律師,1名法官和6檢察官喪命。

 

  誰甘當沒有人性的絲釘

 

  痛苦會讓一顆僵化的心復活。一個高僧說:心一次次破碎,只是為了讓你把心打開。同僚喪命后,尼克成了一個有情感漏洞的人,他怒不可遏地暴打克萊德。克萊德卻說:你有長進了,尼克……你可以昂著頭走出法庭,我無法忍受。

 

  情感打開后的尼克也終於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如果沒有心,沒有情感,一個人就會在體系中迷失,最終被異化成為體系的一顆螺絲釘。

 

  10年以來,尼克不斷地將自己過去的決定合理化,使他的心越來越僵硬,越來越像一個權力狂。權力狂也常常是工作狂,工作,多數時候總是在一個體系中,而任何一個體系的核心規則都是權力。

 

  當然,夫妻和親子之間也會形成一個體系,但不同的是,工作體系中假若只剩下誰說了算的權力遊戲,貌似可以運轉得更好,而家假若只剩下誰說了算的權力遊戲,那麼這個家就會崩潰,因為那時我們會覺得,這個家不再是一個家。

 

  家,好像能溫暖我們的心,讓我們的心軟下來。但是,我們自己可曾也在努力將自己的心軟下來?

 

  至少尼克的努力越來越少,他迷上了95%還是96%的定罪率游戲,樂此不疲。相反,他對這個家越來越缺乏投入。尼克的女兒丹尼斯是大提琴天才,但直到她10歲,尼克從來沒有看過女兒一次演出,女兒的其他事情他也總是不放在心上,他的所有心都放在了定罪率的游戲上。

 

  克萊德要逼迫他,讓他的心在這方面也復活。他將肢解達比的錄像帶寄給尼克一家,丹尼斯和尼克的妻子凱利都被嚇著了。這時,尼克憤怒到極點。以前,他是頭腦上知道家人多重要,但現在,他是感覺到家人多重要,這是巨大的不同。這時,尼克的心離克萊德越來越近,再一次看到克萊德妻女遇害的慘烈的照片,尼克終於可以體會到克萊德的痛苦了。如此一來,作為一名檢察官,他將不再只是其中一個合乎時宜的法律螺絲釘,他同時還是一個有情感漏洞的、活生生的人。

 

  克萊德最後被捕,尼克和他在牢房中交談時說:我再也不會和殺人犯做交易了。在他能夠體會到克萊德對女兒的愛與痛后,他也終於可以帶著心和自己的女兒在一起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小皮狗 2015-7-3 01:32
這樣的大片,其出發點是好的,但所編織的故事和採用的表現手段卻是如此極端和血腥,是否真的能夠達到作者想表達的「柔軟善良」目的和效果,就是見仁見智了。因為好萊塢電影畢竟是向公眾社會各個層次開放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forget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1 21: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