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突發:輪系美女大V蕭茗發表聲明「退功退輪退教」

作者:金復新1  於 2023-11-27 13: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5評論

關鍵詞:蕭茗

11月26日,法輪功著名吹鼓手蕭茗在推特公開聲明退出邪教,據稱是其不肯按照輪共中央的指令及時與另一位站出來揭露李洪志罪惡的叛徒弟子虞超劃清界限的緣故。

以下轉載其聲明全文:

我的聲明

剛剛收到法輪功同修轉給我的一個佛學會通知:「高曉敏不再算大法弟子了。作為弟子絕不可以做攻擊大法的事」。
我的真名是高曉敏。我沒有做任何攻擊法輪大法的事情。我不知道這個指控從何而來,證據在哪裡。我唯一能夠想到的是,前幾天,希望之聲的總裁曾勇給我發信息,告訴我如果我還有和虞超聯繫的話,要立即終止。我沒有回他的信息。兩天後,他又發來信息,告訴我開新(法輪功的自媒體公司)停止與我的廣告合作,以及其他一切項目的合作。我表示了解和接受。一天以後佛學會發了以上通知。

推特地址:

https://x.com/xiaoming_sg/status/1728944515812348278?s=12&t=RXPfvMyN2gP8BsQifcwcJg


以下是我最近對輪教本質的評論節選:

法輪功邪教組織信徒,也就是所謂的輪*,之所以痴迷半文盲雷哄稚的邪說,基本緣於以下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這些邪徒們本來就是一些自命不凡、自以為是、自視甚高、自作聰明的狂人,瘋瘋癲癲,神神叨叨,虞超就是個典型。這些與生俱來的精神疾患不幸被哄教教主雷哄稚利用,哄稚騙它們來自「宇宙高層」,是「各個天國世界的王和主」,都是「有來頭的生命」,吹捧它們說:「這個人(輪*)有了求道之心,想要修鍊,這麼苦他還沒有滅掉他的本性,他還要修鍊返回去。這個人簡直太了不起!」把其他所有人都說成是「常人」,襯托輪*的高貴。


輪*的夢想終於在哄稚那裡獲得了承認,如同遇見了親人,對哄稚免費送來的這頂一文不值的高帽子感到非常受用,從此對其功其人維護起來。它們自以為是「佛道神」來的,至少是天上星宿下的凡,這次下界,是來「助師正法」,幫雷哄稚統治你們的。從此以後鼻孔朝天,傲慢得不行,跟人說話腔調也變了,看人的眼神也不正常了,一個個自心生魔。它們妄想通過證實哄教的合理性,間接證明自己來歷不凡,為此而不惜獻身。你要敢否定哄教,就等於否定了它們高貴的「來頭」,它們馬上急眼,會象哈馬斯一樣撲上來和你拚命。


第二個原因就在於,輪*雖然自高自大,卻普遍缺乏常識,層次極低,都是白痴。三十年前,雷哄稚還在國內「奮鬥」的時候,為討中共歡心,鼓吹所謂「德業轉化」的關係,說中共貪官之所以能陞官發財,動不動海外存款幾十億幾百億,是因為它們前世都是好人,做盡了好事,積累了一種叫「德」的白色物質,今世的富貴都是這種德「化」來的,神保佑其貪污受賄的權力。同時又惡狠狠地咒罵窮苦的勞動人民「德少,要飯都要不著」,說窮人受窮是因為前世干盡了壞事,罪業滿身,今生是來向中共黨員還債伏法的。

它呼籲輪*對黨要積極彙報思想動態,連摸獎得一輛兒童自行車都不能隱瞞,得老老實實上交,培養受虐狂的舔狗心態,稱之為「真」。


它要求輪*們對中共狗官必須百依百順,要「捨棄常人中的各種執著各種慾望。」看淡切身利益,把以前偷中共廠里的毛巾頭都拿回來,一味提高心性,一味吃苦,隨其自然,「吃多大虧也樂呵呵地不在乎」,放棄基本人性,做無私無我的活雷鋒,當好順民,達到「人人都管自己」的高尚境界,以方便中共管理,稱之為「善」。

它在《轉輪輪》中,反覆要求輪*們體諒領導的難處,逆來順受,對領導賞穿的小鞋不僅不能怨恨,反而要感謝領導幫自己消了業;要心甘情願接受領導在工資、獎金、升職、分房等利益分配上的種種刁難,不爭名不爭利,臟活累活搶著干,「早來晚走,兢兢業業幹活,領導分派什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不給政府添麻煩,不當刺頭;對領導提拔不學無術的小舅子不嫉妒;連「我們單位領導怎麼這麼看不上我,這月獎金給我這麼少?」的想法都不能有;要求輪*「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什麼煉功人?……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對中共的階級壓迫要「根本就不動心」,任由惡警打罵,以示輪教信徒對黨國的耿耿忠心,稱之為「忍」。

雷哄稚滿嘴仁義道德,處處標榜其「好人觀」,在《廣州講法答疑》中吹噓道:「你即使不修鍊,你從這個學習班上下去,你也會做一個好人,我相信會這樣。」又在《悉尼法會講法》繼續閉著眼睛胡說道:「他從此以後可能會做一個好人,他雖然不能修鍊他也會做一個好人,那麼他對社會就是有益的。正法一傳出來必然是這樣。」而事實上,看過它書、聽過它講、練過它功的人,無論練不練它的功,該怎樣還是怎樣,哪怕被它洗腦三十年的人,現在照樣出來反對它,看來它所謂的「法」,威力並不大嘛!

雷哄稚還散布「生病就是消業」的邪說,竭力阻擾輪*看病吃藥,生病全靠硬抗,每年省下數百億醫療費為「祖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做貢獻」。實際上,哄稚是想從百姓牙縫裡再多摳出點錢來供中共官員貪污,以此向中共表功,搖尾乞憐,盼望中共能跟伯樂那樣慧眼識才,賞識其洗腦功力,相中它這匹千里馬,吸收它進政協當官。

所以說李洪志才是中國最早最大的自干五,是司馬南、胡錫進、于丹、陳果、咪蒙之流的老祖宗。于丹之流直到網際網路普及后,也就是在2010年後,受雷哄稚啟發,才知道自掏腰包替中共做宣傳維穩是一門好生意,這才如夢初醒,開始效仿雷哄稚從事自干五這行當。


對應雷哄稚提倡「向內找」的「奴才文化」,于丹也向社會灌輸它的毒「雞湯文化」,鼓吹命苦不能怨政府,不能怨社會,要學會從自身找原因,積極配合政府行政管理工作。而陳果咪蒙也呼籲天下受苦的人「與黑暗和解」,平息對中共的怨氣。它們和雷哄稚異曲同工,不同之處在於,雷哄稚沒掌握好時機,馬屁拍到馬腳上,不僅沒討得中共的好,反而受到了打壓,最終與中共鬧翻,被迫當了黃巢洪秀全

而輪*們竟然真的以為老老實實當中共的奴才就是「善」,當中共的奴才就算佔領了道德高地,見到哄稚被通緝,就以為中共冤枉了好人,哄稚受了不白之冤。因此每次為哄稚鳴冤叫屈時都聲淚俱下,一副振振有詞、真理在手、「你們都不懂,我們是內行」的樣子。而它們講的真相居然是:「我屍父冤枉啊!明明是擁共的,一切都為黨著想,怎麼也被打成了反革命?」而許多反共的「常人」也糊塗地以為既然哄稚被中共打成了反革命,是敵人的敵人,就一定是自己的朋友。二十四年來,哄稚到底是人是鬼,是敵是友,在華人心中至今還是一團漿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29 07:25
11月28日,蕭茗再度發推,就開除輪籍一事作出說明,雷哄稚大師知道后一定又要抓狂了。
______________

本來沒想寫這個帖子。但是太多法輪功學員給我打電話,發信息,我回不過來,所以在這裡統一回應一下。我感謝真心關心我的法輪功學員,朋友。你們的善意我會長久記在心裡。不過我後來也意識到一件事。如果我沒有發這個聲明到FB和X,而只是被默默的逐出了團體,那麼來關心我的同修會大大減少。這些同修找我的核心訴求是讓我把聲明從社交媒體拿下來,因為他們認為我的聲明給法輪功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還有些人說:如果你還把自己當弟子,就不能發這樣的東西。

一方面我感謝大家還把我當同修。另一方面,我需要提醒你們,通知裡說,我已經不能算大法弟子了。這個通知是師父授意發的。也就是,李洪志先生已經把我清除出了法輪功團體。而你們還用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來要求我維護大法。這是不是沒把師父的話當回事呢?

我是媒體人,現在身份被改變了,需要讓公眾知道一下。我發這個帖子的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現在說話更加自由,因此,我想討論一些重要的事情。

首先,就是法輪功群體中現在瀰漫的越來越濃重的文革氣氛。我不知道這何以發生。但是我知道當信仰被實踐成意識形態的時候,是危險的。

例如:一些法輪功學員說,通知裡說的我「攻擊大法」是沒錯的。他們的邏輯是,虞超攻擊大法了。你沒有和虞超劃清界線,就是在支持虞超,所以你也就攻擊大法了。這個邏輯很荒謬。就像是,張三殺人了,李四沒有和張三斷絕聯繫,就是李四支持張三,因此李四也殺人了。這在法庭上恐怕會構成誣告罪。

我沒有支持過虞超,也沒有維護過虞超。我對他用輕蔑嘲笑的語言攻擊法輪功創始人的行為完全不認同,我也很遺憾他沒能放下心中的不平,一直做這樣的事,我認為這樣做對他自己的傷害是最大的。希望他最終能放下怨恨,拋下生命中這個沈重的包袱。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29 07:26
2,在這件事上,我只是不認可一個媒體公司的頭應該管我和誰交往。即便是在修煉群體中,也沒有誰有這種權力管別人和誰交往。按照這種說法,虞超有兒子,他兒子是不是也要和他劃清界線,斷絕一切來往?如果是,那這和文 革中的家庭成員之間劃清界線,兒子要批鬥父親有區別嗎?

但不幸的是,這種劃清界線之風正在法輪功群體內盛行。第一批是和虞超劃清界線,把他全面下架,在法 輪 功 媒體中抹去他所有的痕跡。我做的虞超的採訪和紀錄片也被要求下架了。我不認可這種做法。虞超過去對法 輪 功的付出不應該被一筆抹殺。雖然歷史都是勝利者書寫的,但是對持守真 善 忍的團體來說,標準應該更高一些。 真理在世間的立足是靠實踐出來的,不是靠塗改出來的。因此,不應該抹去或竄改歷史。我理解這是真 善 忍在世間這個層面應有的體現。

第二步,是針對像我這樣沒有和虞超劃清界線的人,也被隔離和清除了。從那個通知發出到現在,兩天的時間內,我被清除出了所有的法輪功群組,廣告合同被單方面終止,和我交往了近20年的法輪功大V,在第一時間從FB上解除了和我的朋友關係,把我從他的非營利組織的董事會中開除出去,並且告訴我終止和我的一切合作項目。

我相信所有這樣對待我的法 輪 功學員都認為自己在做天下最正的事情。他們認為自己是在真正的修煉,聽了師父的話。很多人說我是因為心裡不平而發帖子。有人還說我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名。儘管這些都可以是合理的理由,我並不以此為恥,但這並非我的情況。相比失去我可能成佛的機會(大多數法 輪 功學員的認識),失去我熟識了幾十年的人際圈子和工作關係,承受這點委屈算不了什麼。我真正無法跨越的是我的天良。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29 07:30
3,

虞超說的神 韻發生的事,對我來說怵目驚心。面對這些,我無法把臉扭過去,我起碼要問一句:虞超說的是真的嗎?

但是,僅僅是這一句問話,在法 輪 功群體中就已經鑄成大錯了。因為神 韻和山上是不能被質疑的。這個心態和法 輪 大 法剛剛傳出的時候有天壤之別。那時候,每當法 輪 功被質疑,甚至是被污衊的時候,大家都抱著善心出來講真相。把真實情況告訴對方。用真相化解謊言。即便是在中共極權迫害的高壓下依然如此。冒著生命危險對中 共政 權講 真 相。但是,今天的神 韻和山上是不容質疑的。當虞超的節目出來之後,神 韻和山上沒有做澄清。也許是不屑澄清。我看到很多法輪功學員說,虞超的影響力很小,節目沒幾個人看,不理他,他就自生自滅了。但是,我還是那個問題,他的影響力雖然小,但是他說的那些事情到底發生了沒有?在我所在的法 輪 功群組裡,我沒有看到任何對此問題的討論。大家的所有討論都是圍繞虞超這個人如何邪變了,以及如何消除他帶來的負面影響。但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對虞超的節目如此不屑,又為什麼對虞超及其所謂同黨緊鑼密鼓的追查,下架,清除出隊伍呢?為什麼不正面回應虞超說的那些事情,用真相破除謊言呢?

還有人說,就算這些事情是真的又如何呢?本來大家都是來修煉的。遇到事情都是要無條件的向內找。這才是真修。我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就知道當時的場景是什麼了。那些老師,成年人,會看著這一切發生,然後對那些受到霸 凌的學生說,你們要向內找,要放下,這才是修 煉。

這不是我理解的修煉的全部內涵。大法師父在《轉 F 輪》第一講,第一句話就說: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 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

什麼是對社會負責?那就是大 法 弟 子在社會上是一個好人。那麼多好人組合在一起形成一股社會認可的,符合普世價值的力量。一個好人在社會上必須承擔他的社會責任。比如,他是老師。那麼,在學生,孩子被更高層不公正對待的時候,他要有勇氣站出來,擋在學生前面,阻止這些霸 凌的發生。哪怕他面臨被懲罰,甚至被開除的危險。可是,顯然這樣的事情沒有發生。所有人都在對那些弱小者說,你們要放下,你們要向內找。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29 07:31
4,
在我這裡發生了一模一樣的事情。當我被通知已經不是法 輪 功學員,因為我攻擊了大 法的時候。沒有任何一位同修向我表示,他們要向上面陳情,說我並沒有攻擊大 法。相反,所有人都讓我向內找,放下,讓我顧全大局,把帖子刪掉。我認可向內找,但是這樣的向內找模式我認為把修煉的內涵縮小了,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扭曲了。因為,向內找這句話大多數情況下是應該說給自己的,而不是要求別人的,尤其是要求受到傷害的那個人的。對真 善 忍的持守,我認為,在這個場景中,首先就是要真實的描述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有些事情不是事實,大家需要承認這一點。

我相信有些法 輪 功學員在平常的生活工作中可能能做到挺身而出,勇敢的承擔自己的社會責任。但是在神 韻和山上的場景裡,沒有人這樣做。因為山上和師父有關的一切都是不能被質疑的。因為師父講的就是法,師父是永遠正確的。連帶著師父身邊的人也變得不能質疑,具有絕對的權威。在不知不覺中,大家就已經偷換了概念。把對真 善 忍的追尋,慢慢換成了對機構的維護,對權威的服從,以及對偶像的崇拜。其實,歷史上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這是人固有的習性。

有人說,師父和真 善 忍大法是一致的。師父說的話就是法。師父要的就是這個宇宙的選擇。所以我們要無條件服從,無條件向內找。從神學上,我接受這個說法。我相信覺者的意願就是他創造的宇宙的選擇。但是,對於小小的我,我終究無法跨越我的天良。我無法無視我天良的聲音去符合我事實上認識不到的那種所謂更高的是非善惡的標準。而且,我認為人的天良和修煉中達到的不同境界是不矛盾的。這兩者不會打架。現在打架了,這是為什麼?我不知道。但是,我現在的選擇是,依照我的天良去做。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29 07:32
5,

人的理性有局限性,人不可能完全理解神。這個我完全明白。但是我理解神對人的要求不是針對理性,神不要求也不需要人完全理解神。但是,神帶人回歸的時候,需要經由人與生俱來的天良,因為那是離一個生命的真覺本性最近的東西。約伯滿身疥瘡的坐在灰土裏的時候,他依然堅信上帝,但是,他同時堅信自己沒有做錯事。釋迦摩尼佛的小弟子在師尊讓他清理浴缸的時候,兩次沒有執行師父的指令,因為他認為那樣會殺生,而殺生違背修煉人的戒律。他們兩個都有幸得到了自己的主和師尊的開示,在靈性上有所提升。我相信我也走在自己特定的路上。很多人認為我會難過,憤怒,或委屈。其實我這陣子的主體情緒是平靜,並且在面臨選擇的時候沒有猶豫。「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這兩句詩現在最切近我心。最後,我想感謝大 法師父雷哄稚先生傳給我這部法,告訴我真 善 忍是宇宙的特性。我今後依然會按照真 善 忍去修煉,並且永遠對師父的恩情銘記在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7 05: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