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習近平舊金山外交取得突破,全球圍堵或將爛尾

作者:金復新1  於 2023-11-22 23: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5評論

關鍵詞:舊金山

在習近平參加舊金山APEC峰會前,網上就有人說習不敢去,說習害怕國內軍隊會乘其出訪發動政變。還有人說拜登將設鴻門宴,將習扣下,習沒有毛赴重慶會常凱申的「大智大勇」,怕再也回不了中國了,不敢應邀。現在結果都出來了,證明這些預測都錯了。習不僅大智大勇地去了,國內也沒有發生政變,拜登也不敢扣押。

於是,又有人說,習這次即使會見了拜,什麼協議也沒達成,美國沒有實質的讓步,空手而歸,還被場外異議人士羞辱了一番,算是一次失敗的訪問,毫無意義。

我對此看法有所不同。我認為,只要習讓世界看到拜登是如何三番四次派高官到中國,可憐巴巴渴望習來美訪問,看到王毅是如何為了此次見面事先專門到美國做準備,看到拜是如何迎接習進去閉門會談的,就算什麼共識也沒有達成,也是習近平得分,對中共打破全球圍堵有利。

所謂的全球圍堵是指由美國發起的,西方國家對中共資金、技術、貿易,乃至領海擴張上的封鎖。最早發生在川普執政時期,當時川普並不打算一定要等到和歐盟等結成同盟,才與中國脫鉤,而率先與中共爆發了貿易戰。但隨後的偽總統拜登卻認為僅有美國與中共對抗不起作用,主張應該先和歐盟日本達成一致,形成合力,一起圍堵中共。

那麼到底到底是川普的政策有效,還是拜登考慮得全面?恐怕大多數人認為當然是拜登的辦法不錯。其實,我覺得並不一定,這要看所謂的盟友與自己是不是真心,是不是相互信任,能不能形成合力而定,否則還不如美國與中共單挑。

在中國的戰國時期,由於在商鞅變法后,秦國實力迅速崛起,給中原各諸侯國形成強大壓力,韓、魏、趙、中山、燕五國開始抱團,互相稱王,企圖達成一致對付強秦,史稱「五國相王」事件,並在此基礎商組織其了「五國伐秦」的戰爭,形勢對秦國似乎不利。

而秦惠文王,也就是殺掉商鞅的那位,對五國的「統一戰線」卻不屑一顧,一語道破了五國同盟的實質。他打了一個形象的比喻,說「連雞不能俱止於棲」。意思是說,一隻雞能輕易地飛到樹上休息,但把幾隻雞的腳拿繩連上,由於它們不可能步調一致,聽從指揮,不僅不能形成合力,反而互相牽制,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飛上樹的。五國伐秦,猶如今日台灣各懷鬼胎的藍白合,都是絕對不可能合作成功的。

同樣,二十多年來,輪運雙方其實也是這種關係,民運曾試圖和輪教合眾連橫,但輪仔們並非善類,雙方不聯合還能相安無事,一旦搞一起,雙方都以為對方是傻瓜,都想利用對方,都想讓對方服從自己,都想當對方的老大,不僅不能產生合力,反而矛盾重重,勢同水火,相互謾罵,不歡而散,產生「連雞效應」,中共倒是解脫了。

果然,戰爭發生后,本來就互相提防、互相猜忌、互不信任的五國,無法服從統一的號令,明明一國發現有戰機應該迅速出擊,卻礙於盟約的約定要去取得猶豫不決的豬隊友支持而錯失;明明豬隊友應該盡到掩護側翼的任務的,豬隊友卻借故逃走,讓自己腹背受敵;明明約定要一起出擊的,豬隊友卻臨時變卦,讓你一個人去送死。最後,五國被秦軍打得大敗,僅韓趙就被斬首幾萬,丟失大片國土。第一次反秦合縱圖謀就這樣破產了。

由此看來,五國聯合還不如五國各自為戰好,讓秦國不容易鑽到空子。這猶如二戰時的德國,與日本結盟有好處,與豬隊友義大利結盟卻是賠本的買賣。義大利不僅不能幫上忙,德軍還要分散兵力去保護義大利軍隊,免得義大利軍隊一觸即潰,投降敵軍。

同樣,美國與歐盟等本就矛盾重重,互不服氣,要想達成一致意見圍堵中共並不容易,即使達成,也不牢靠。川普對此早有預見,因此決心單獨向中共發難,以此向歐盟日本表明自己的決心。日本對中共保持著清醒認識,只是礙於美國舔共,不得不與中共虛以委蛇,只要讓日本認清美國是在玩真的,美國就不愁日本不積極隨後加入制裁。而只要日本加入,中共則只能去占歐盟的便宜,偷歐盟的技術,歐盟最後受不了,也必然只能走上圍堵中共之路。

拜登主張要和歐盟日韓菲等先達成一致,這不僅耗時日久,而且即使達成共識,也未必能步調一致。反而極容易因為一方的態度不堅決,而弄巧成拙,功虧一簣。

比如中原各諸侯國發動的第二次合縱反秦運動就是這樣瓦解的。五國在受到秦國沉重打擊后,又拉齊楚兩大強國結盟,幫自己一同抗秦。秦惠文王對齊楚有點怵頭,但意識到只要破壞了齊楚關係,新的同盟就又將土崩瓦解。他早就看出了楚懷王是個昏君,決心加以利用,於是,他讓外交天才張儀出使楚國。張儀和王毅一樣,是外交奇才,向楚懷王謊稱為了兩國友誼,秦國願意將六百里商於之地送給楚國,條件是楚國不再和齊國結盟反秦。

楚懷王本該拒絕接見張儀,免得盟國懷疑楚國與秦國私下另有交易,產生誤解,更不應該相信張儀的拙劣謊言。可是張儀收買了楚國大夫靳尚和楚懷王的寵妃鄭袖,在它們的幫腔下,楚懷王利令智昏,對張儀的話堅信不疑,答應與張儀完成這筆政治交易。為了讓張儀相信楚國與齊國絕交的誠意,楚懷王還派使者帶著張儀專程跑到齊國,當著張儀的面大罵齊國君主,使得剛剛簽訂的反秦聯盟不可逆地爛了尾。

楚懷王以為這就能讓秦國交付土地了,派使者向秦國請求交割,秦惠文王斷然否認知道此事,讓使者去找張儀,而張儀又稱病拒不見客,使得楚國長期無法得到商於。等使者最後終於見到了張儀,張儀才露出無賴嘴臉,說只答應過將自己六里的莊園送給楚國。

楚懷王大怒,再一次讓情緒控制了理智,派昭雎昭鼠兩員大將組成聯軍攻打秦國,昭雎負責正面戰場,昭鼠配合作戰。結果秦國又一次使用離間計破壞了聯盟,派人向昭鼠說:「假使昭雎得勝,楚懷王一定令他繼續攻入秦國,就會從你那裡抽調部隊,削弱你的實力。」昭鼠從此消極作戰,見死不救,致使楚軍大敗,被秦軍割走八萬首級,被俘將軍和大夫多達七十多名,秦軍乘勢反攻。楚懷王驚恐萬狀,向齊、韓、趙等求援,卻再也沒人理它了,只好丟下郢都,狼狽逃走。

同樣,由美國主導的反共聯盟必然也是爛尾的下場。我在去年八月的博文《北戴河會議達成共識:絕不能再走改革開放的邪路》中就預言,只要習主席見勢不妙,眼珠一轉,叫喊:「老子又要改革開放了!老子又要韜光養晦了。」反共聯盟就又會利令智昏,深信不疑,又忘記中共種種惡行,又忘記中共放的病毒,「又會投資中共,幫助中共走出困境,延命幾十年」。中國那些失業后正要為房貸跳樓的粉紅五毛又會高呼:「老子終於又可以還房貸啦!……向遠方揮揮手,那是愛情的方向……」

當時所有人都不信,認為我是在危言聳聽,說白左富豪不至於這麼糊塗。事實證明,白左政權的確記吃不記打,中共真正要割的韭菜其實不是國內窮鬼,而恰恰就是這些白左富豪。正像我以前舉例電影《塔山阻擊戰》里的情節一樣,共軍剛把國軍一個兵團騙出瀋陽消滅掉,企圖又用同樣的招數再去騙城內剩餘的守軍出城。這連共軍的軍長都覺得不可思議,不相信國軍會蠢到再次上當的地步,而共軍的司令和政委卻信心滿滿,它們給出的理由就是:「因為它們是敵人!」果然,國軍真的又傻乎乎地中計出了城,又被吃掉一個兵團。

據說習近平在美國友好團體聯合歡迎宴會上,看見白左富豪們紛紛自掏腰包參加宴會捧場,全體起立為自己的演講鼓掌,給自己提供統戰宣傳的舞台,不禁高興得手舞足蹈,樂不可支,當場引吭高歌道:「沒有單沒有錢,自有那白左送上前;沒有廠沒有料,拜登給我們造……」

所以,要恢復中國經濟其實易如反掌,全都只在習總一念之間,習只要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喊兩句口號,送兩隻熊貓,保證能讓中美關係恢復,中共轉危為安,只看習願意不願意這麼做而已。

到那時,習總肯定會說:「怎麼樣?你們管我叫加速帝,其實我心裡有譜,我只需要在掉下懸崖前零點零一秒時,喊兩句口號馬上就能剎住車,主動權永遠在我手裡,我們收放自如。你們還給我取了個綽號叫什麼『爛尾帝』,我就讓你們的圍堵大業爛尾給你們看,真正的爛尾帝其實是你們的拜登偽總統。哈哈哈哈~」

拜登用了幾年的功夫,好不容易讓歐盟答應一起反共,理應對中共冷若冰霜,與中共保持距離,作出榜樣給歐盟日本看,勿使讓日本歐盟產生誤解,以為自己態度不堅決,政策會變化。而拜登所作所為卻比楚懷王還楚懷王,明裡暗裡與中共勾勾搭搭,不斷主動向中共示好,哭著喊著要見習主席,這給歐盟日本發出一個錯誤的信號,證明自己反共沒個譜,是鬧著玩的,歐盟日本現在肯定後悔,有被美國耍了賣了的感覺。澳洲不是馬上答應和中共做生意了嗎?

拜登不僅見了習,還表示在為中國人民因美國制裁「失去體面工作」而擔心而懊悔,不忍中國人民受窮。歐盟日本一看,好傢夥!人家中共作為中國人民的大救星,尚且從不擔心中國人民有沒有什麼「體面的工作」,要你美國的偽總統擔哪門子的心?你還是先擔心擔心你美國的失業問題吧!你還是先把你美國自己的稀飯吹吹冷吧!

人家歐盟日本心裡就要嘀咕了,你那麼心疼中國人民沒有體面工作,那麼心疼粉紅五毛還不起房貸,到底什麼意思呀?是在向五毛粉紅暗示可以走線到你美國去找體面的工作嗎?你是想叫美國代中國解決就業問題嗎?還是又打算投資中國?把剛撤出中國的企業又搬回中國?把剛轉移到越南印度東南亞的訂單又拿回中國?是不是只要中共不發動粉紅五毛罵你了,你骨頭就輕了?當初動員我們圍堵中共的是你,帶頭拆台的也是你。我們剛花了無數億資金把企業從中國撤出來,你卻自己跑去投資了,怎麼個意思?我們是不是又得跟你搬回去?你拜登不就是楚懷王來的嗎?習總不就成了秦惠文王轉世,外交奇才王毅不就成了張儀轉世,布林肯不就成了靳尚投的胎?

因此,無論習拜會有沒有使得中美關係得到任何形式的改善,無論拜登有沒有作出什麼讓步,只要習拜雙方會面了,私下談了,就是中共贏了,就是中共突破圍堵的大得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23 02:17
《美國害過中國,應該向每位華人賠償30萬美元》


法輪功邪教組織信徒,也就是所謂的輪*,之所以痴迷半文盲雷哄稚的邪說,基本緣於以下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這些邪徒們本來就是一些自命不凡、自以為是、自視甚高、自作聰明的狂人,瘋瘋癲癲,神神叨叨,虞超就是個典型。這些與生俱來的精神疾患不幸被哄教教主雷哄稚利用,哄稚騙它們來自「宇宙高層」,是「各個天國世界的王和主」,都是「有來頭的生命」,吹捧它們說:「這個人(輪*)有了求道之心,想要修鍊,這麼苦他還沒有滅掉他的本性,他還要修鍊返回去。這個人簡直太了不起!」把其他所有人都說成是「常人」,襯托輪*的高貴。

輪*的夢想終於在哄稚那裡獲得了承認,如同遇見了親人,對哄稚免費送來的這頂一文不值的高帽子感到非常受用,從此對其功其人維護起來。它們自以為是「佛道神」來的,至少是天上星宿下的凡,這次下界,是來「助師正法」,幫雷哄稚統治你們的。從此以後鼻孔朝天,傲慢得不行,跟人說話腔調也變了,看人的眼神也不正常了,一個個自心生魔。它們妄想通過證實哄教的合理性,間接證明自己來歷不凡,為此而不惜獻身。你要敢否定哄教,就等於否定了它們高貴的「來頭」,它們馬上急眼,會象哈馬斯一樣撲上來和你拚命。

第二個原因就在於,輪*雖然自高自大,卻普遍缺乏常識,層次極低,都是白痴。三十年前,雷哄稚還在國內「奮鬥」的時候,為討中共歡心,鼓吹所謂「德業轉化」的關係,說中共貪官之所以能升官發財,動不動海外存款幾十億幾百億,是因為它們前世都是好人,做盡了好事,積累了一種叫「德」的白色物質,今世的富貴都是這種德「化」來的,神保佑其貪污受賄的權力。同時又惡狠狠地咒罵窮苦的勞動人民「德少,要飯都要不著」,說窮人受窮是因為前世干盡了壞事,罪業滿身,今生是來向中共黨員還債伏法的。

它呼籲輪*對黨要積極彙報思想動態,連摸獎得一輛兒童自行車都不能隱瞞,得老老實實上交,培養受虐狂的舔狗心態,稱之為「真」。

它要求輪*們對中共狗官必須百依百順,要「捨棄常人中的各種執著各種慾望。」看淡切身利益,把以前偷中共廠里的毛巾頭都拿回來,一味提高心性,一味吃苦,隨其自然,「吃多大虧也樂呵呵地不在乎」,放棄基本人性,做無私無我的活雷鋒,當好順民,達到「人人都管自己」的高尚境界,以方便中共管理,稱之為「善」。

它在《轉輪輪》中,反覆要求輪*們體諒領導的難處,逆來順受,對領導賞穿的小鞋不僅不能怨恨,反而要感謝領導幫自己消了業;要心甘情願接受領導在工資、獎金、升職、分房等利益分配上的種種刁難,不爭名不爭利,臟活累活搶著干,「早來晚走,兢兢業業幹活,領導分派什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不給政府添麻煩,不當刺頭;對領導提拔不學無術的小舅子不嫉妒;連「我們單位領導怎麼這麼看不上我,這月獎金給我這麼少?」的想法都不能有;要求輪*「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什麼煉功人?……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對中共的階級壓迫要「根本就不動心」,任由惡警打罵,以示輪教信徒對黨國的耿耿忠心,稱之為「忍」。

雷哄稚滿嘴仁義道德,處處標榜其「好人觀」,在《廣州講法答疑》中吹噓道:「你即使不修鍊,你從這個學習班上下去,你也會做一個好人,我相信會這樣。」又在《悉尼法會講法》繼續閉著眼睛胡說道:「他從此以後可能會做一個好人,他雖然不能修鍊他也會做一個好人,那麼他對社會就是有益的。正法一傳出來必然是這樣。」而事實上,看過它書、聽過它講、練過它功的人,無論練不練它的功,該怎樣還是怎樣,哪怕被它洗腦三十年的人,現在照樣出來反對它,看來它所謂的「法」,威力並不大嘛!

雷哄稚還散布「生病就是消業」的邪說,竭力阻擾輪*看病吃藥,生病全靠硬抗,每年省下數百億醫療費為「祖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做貢獻」。實際上,哄稚是想從百姓牙縫裡再多摳出點錢來供中共官員貪污,以此向中共表功,搖尾乞憐,盼望中共能跟伯樂那樣慧眼識才,賞識其洗腦功力,相中它這匹千里馬,吸收它進政協當官。

所以說李洪志才是中國最早最大的自干五,是司馬南、胡錫進、于丹、陳果、咪蒙之流的老祖宗。于丹之流直到互聯網普及后,也就是在2010年後,受雷哄稚啟發,才知道自掏腰包替中共做宣傳維穩是一門好生意,這才如夢初醒,開始效仿雷哄稚從事自干五這行當。

對應雷哄稚提倡「向內找」的「奴才文化」,于丹也向社會灌輸它的毒「雞湯文化」,鼓吹命苦不能怨政府,不能怨社會,要學會從自身找原因,積極配合政府行政管理工作。而陳果咪蒙也呼籲天下受苦的人「與黑暗和解」,平息對中共的怨氣。它們和雷哄稚異曲同工,不同之處在於,雷哄稚沒掌握好時機,馬屁拍到馬腳上,不僅沒討得中共的好,反而受到了打壓,最終與中共鬧翻,被迫當了黃巢洪秀全。

而輪*們竟然真的以為老老實實當中共的奴才就是「善」,當中共的奴才就算佔領了道德高地,見到哄稚被通緝,就以為中共冤枉了好人,哄稚受了不白之冤。因此每次為哄稚鳴冤叫屈時都聲淚俱下,一副振振有詞、真理在手、「你們都不懂,我們是內行」的樣子。而它們講的真相居然是:「我屍父冤枉啊!明明是擁共的,一切都為黨著想,怎麼也被打成了反革命?」而許多反共的「常人」也糊塗地以為既然哄稚被中共打成了反革命,是敵人的敵人,就一定是自己的朋友。二十四年來,哄稚到底是人是鬼,是敵是友,在華人心中至今還是一團漿糊。

為了幫助輪*早日擺脫雷哄稚邪說的精神控制,走出雷哄稚的陰影,清除雷哄稚對「善」的曲解,我認為必須向它們講清真相,讓它們理解什麼才是真正的善,中國古代所謂的善究竟指的是什麼,人類和另外空間的關係究竟是怎樣的,雷哄稚宣揚的「好人觀」到底對不對,到底什麼是功德。

為此,我特地向所謂的「一億」輪*推薦一部善書,名字叫《勸戒錄》。此書由清朝人梁恭辰所著,是一本類似於《聊齋志異》的志怪類筆記小說,梁氏從道光年間開始撰寫此書,每次收集到足夠的軼聞趣事,即編纂一冊,至其去世,陸陸續續刊印出版了《勸戒錄》共九冊,包括數以千計的事例。

這書我以前雖曾讀過,但民國時期出版的版本都有所刪節,從來沒有完整版,有的只包含《勸戒四錄》以前的部分,有的只收錄編者想要的部分,而且都是文言文形式,繁體豎排,不便於現代人閱讀。

前幾個月我在淘寶發現,終於有人將此書重新整理成全集,並再度出版銷售。此次出版一套五本,包含了能收集到的所有內容,而且重新點校斷句。為方便現代讀者閱讀,還特別以簡體橫排的方式排版,並配以文白對照。

傳播善書,功莫大焉。我推薦此書純粹只是為了挽救當今日益敗壞的人心,與出版方沒一毛錢的關係,無一分錢個人利益參雜在其中。我所能做的,只不過以自己博客微弱的影響力向大眾簡單介紹一下此書而已。有意改邪歸正、棄惡從善、痛改前非、告別過去、重新做人的輪*可自行網購,價錢很公道。

對於「一億」法輪邪徒,本人雖然知道它們都是罪孽深重,但畢竟還把它們當人看,畢竟還認為它們是一條命,因此一直以來秉持著愚公移山,能挽救一個是一個的精神,想盡了各種辦法,不遺餘力,實踐著善心善行。今天推薦此書就是其中的一種努力方式,針對的就是那些至今仍無法擺脫雷哄稚精神控制的法輪邪徒。

我只求邪徒們通過閱讀此書,整明白到底什麼是善,做好人是不是就是雷哄稚宣揚的那些諂媚領導的做法。希望你們早日認清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真面目,與之一刀兩斷,這才不枉我的一片婆心啊!

有人罵我:「煩不煩哪?你怎麼老向我揭露輪教?我不關心輪教到底是不是詐騙,我只關心中共什麼時候倒台!」我要回答這些人,如果輪教未滅,而中共突然倒台,這才是你們中國人真正災難的開始。

因為中共一旦倒台,美國必然會假借一個貌似民主的形式,扶持它已經豢養近三十年的海外最大政治詐騙組織——輪教回國執政。到那時,中國就會象大號伊朗一樣,搞政教合一,用輪教代替馬列毛思想成為國教來給你們洗腦,直到把你們洗成徹徹底底的白痴。到那時,習主席在工宣隊時的親密戰友,同樣也是紅衛兵造反派出身的輪教教主雷哄稚搖身一變就成了中國的哈梅內伊,你們就將被它統治,它會命令輪教道德警察學伊朗伊斯蘭道德警察那樣站在街上監視你們一舉一動,稍有違規,棍棒的伺候。

「沒有最邪惡,只有更邪惡;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相信我,到那時你們一定欲哭無淚,會懷念被習主席統治的「美好時光」的。

中國人民今天的苦難其實全拜美國所賜。國共內戰期間,常凱申在東北佔盡優勢,眼瞅林彪即將被趕到蘇聯。美國見勢不妙,急忙跳出來高呼和平拉偏架,做出很文明很慈悲的嘴臉,冒充聖母,橫加阻攔,逼常凱申停火,使其錯失戰機,送中共喘息的時間。當美國看見中共恢復了元氣,佔了上風,反將常凱申打得節節敗退時,就撒手不管了,再不斡旋,再不調停,再不敦促停火,再不呼籲談判。僅僅隨後造成的長春被圍,就使幾十萬軍民餓死,而美國對著累累白骨卻只當沒有看見,從未對中共有一句譴責,更別提這使得中國人民被中共奴役了70多年,造成幾千萬中國人餓死了。我想問問那些美奴,這麼大的罪惡,難道美國連一絲責任都不用付?難道你們還要恬不知恥地稱美國「偉光正」?

美國欠中國人一個道歉!中共對自己的罪惡尚且會輕描淡寫地說幾句「我們走過一些彎路」「探索過程中有過一些失誤」的鬼話作為搪塞,可你何曾聽到過號稱「神的信徒」的美國,作為中共的幫凶,有過一絲的懺悔?這些聖徒不是假慈悲是什麼?只有這些「聖徒」才會承認法輪邪教。

美國在全世界一貫玩弄的招數就是「一會兒幫這邊,一會兒幫那邊;明裡幫你,暗中幫他。」一會兒和國民黨好,一會兒又出賣國民黨,跟中共打得火熱;明裡幫國民黨,暗中又和共產黨眉來眼去。目的就是把水攪混,製造矛盾,以便自己渾水摸魚,漁翁得利。

今天,美國眼見以色列兵圍加沙,地面進攻順利進行,即將把躲藏在地道里的哈馬斯徹底肅清,心裡又痒痒地捨不得了,於是故技重施,玩起了同樣的把戲,再次祭出聖母大旗,派布林肯出面逼以色列停火,在明知救援物資必定落入哈馬斯手裡的情況下,借口人道主義,學慈禧榮祿向地道里的哈馬斯送西瓜,執意運萬噸物資進入加沙,處心積慮要為恐怖組織留幾顆種子,以維持中東亂局,不肯讓中東和平。幸虧內塔尼亞胡沒有常凱申這麼糊塗,表示要將革命進行到底,以絕後患,斷然拒絕了美國的無理要求。

美國決不是什麼好東西,大家要認清其真面目!既然美國可以向被拐賣的黑人後代每人賠30萬美元,中國人也應該要求美國向被它們出賣的所有華裔子孫每人賠30萬美元。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25 13:22
添加一句:五國伐秦,猶如今日台灣各懷鬼胎的藍白合,是絕對不可能合作成功的。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27 06:29
又增加一段:

同樣,二十多年來,輪運雙方其實也是這種關係,民運曾試圖和輪教合眾連橫,但輪*並非善類,雙方不聯合還能相安無事,一旦搞一起,雙方都以為對方是傻瓜,都想利用對方,都想讓對方服從自己,都想當對方的老大,不僅不能產生合力,反而矛盾重重,勢同水火,相互謾罵,不歡而散,產生「連雞效應」,中共倒是解脫了。
回復 ccacer7921 2023-11-30 05:04
看都作者是金兄才進來看看,還算有種!評述客觀。
回復 金復新1 2023-11-30 22:55
ccacer7921: 看都作者是金兄才進來看看,還算有種!評述客觀。
歡迎光臨。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其它[熱點雜談]博文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5 05: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