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人民日報》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你們這些人要是當了皇帝,中國只要三天就亡了

作者:金復新1  於 2022-6-23 00: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社會|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關鍵詞:佛教

一旦跟中國人聊歷史,無論他的地位如何低下,他總是不屑一顧地撇著嘴如數家珍般說哪個昏君如何偏聽偏信,哪個昏君如何聽信讒言,哪個昏君如何昏庸無能,以此否定封建帝制,彷彿若是在那年代讓他當皇帝就肯定能做好。可是我發現,這樣的人還沒當上皇帝,卻已經稱得上是昏君了,沒什麼事不偏聽偏信,沒什麼事不愛聽讒言,在生活中處處表現得比封建帝王還要昏庸,而自己卻絲毫感受不到。

連洞察人性的毛主席也同樣認為中國人都是昏君。雖然他經常作為特約評論員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但對《人民日報》社長鄧拓一夥的辦報方針深惡痛絕,反右期間曾大罵《人民日報》是「死人辦報」,又罵「你們這些人要是當了皇帝,國家只要三天就亡了!」

我原以為中國人不至於象老毛說得那麼蠢。直到我發現只要外面有散布對我的謠言,卻總很多本與我無冤無仇,也無利益衝突的人,會信這些一面之詞,不需要三人成虎,就把謠言當成了事實,對我的態度會突然莫名其妙轉變。此些事發生多了,我才體悟到老毛說得沒錯,這應該是中國人根深蒂固、普遍存在、不知不覺的昏君情結,不用當皇帝,都照樣具有。這份本性當年不僅成全了中共奪取江山,至今仍在被各路江湖騙子廣泛利用。

每當我上網看到還有人為雷哄稚奔走哭號,為輪*教鳴冤叫屈,就知道又遇上昏君了。這些人的佛教常識通常來源於道聽途說、以訛傳訛、隻言片語,對佛教教義存在許多似是而非的誤解。雷哄稚欺負他們從不看佛經,由著它信口雌黃亂解釋佛經。在這些中華昏君面前,它可以放心使用含沙射影、指桑罵槐、引誘暗示等方式對佛教進行肆意貶低和詆毀,而不必擔心被人揭穿。這些人往往聽了雷哄稚一面之詞,沒有調查核實,就以為佛教真的象雷哄稚講得那麼俗不可耐,以為信仰佛教的都是愚夫愚婦,只有發楞功才高大上,於是急著跳出來為雷哄稚大呼不公了。

雷哄稚一貫標榜其所謂的法輪大法「無所求而自得」,將佛教的禮拜供養貶稱求神拜佛,硬說這是佛教里原來沒有的,是現在的人「道德敗壞、觀念變異、人心不正」造成的。認為向佛求財、求壽、求兒子、求平安會使得佛菩薩難受,會離位棄廟而去,還會給廟裡帶進狐狸黃鼠狼,拜出假佛假菩薩,並叫囂要把廟給砸了。

一九九九年五月,它在澳大利亞胡謅道:「求佛的人哪,他不是修,拜佛的目地是保佑生個兒子啊,發財啊,保佑我消災消難哪,佛是給你干這個的嗎?佛是根本解決眾生得度,要把你度到天國上去的,你卻求得在常人中的安逸。所以求佛的那個心是最不好的心,使佛難受的心。」同年,又在其所謂的經文《為誰而修》中說:「宗教被破壞的最大原因是人心不行了造成的,拜佛的不是為了修佛,而是為了求佛、保佑發財、消災、生兒子,為了生活得如何自在。怎麼能幹了壞事而不還業呢?魔看到人心不正紛紛出洞禍亂世間;神佛見人心不正紛紛離位棄廟而去。廟中被求財求利的人帶進很多狐、黃、鬼、蛇,這樣的廟還能不砸嗎?」

在其《轉法輪(卷二)》中,它說:「佛家根本就不講叫人發財。病是業力所致,所以也沒告訴人怎麼祛病健身。釋教講普度眾生,是講把人從常人苦的環境中度化到涅槃的彼岸,這是釋迦牟尼佛講的……常人把佛度人當作對人的保護,所以他就求佛保佑發財,求佛給他祛病,如何如何。其實,佛根本不管這些事情。這是現代敗壞了的人類觀念發生的敗壞認識,變異。佛經的內涵中本來就沒有這些東西。所以,我經常講這個問題,說你燒香拜佛發財,佛根本就不管你發財不發財。」

它還多次講:「現在拜佛的有幾個人心裡想的是求佛要得正果?這樣的人太少了。大多數人拜佛的目地是什麼呢?消災、解難、發財,求這個。這是佛教經典裡邊的東西嗎?根本就沒有這層東西」「煉功的人求什麼財呀?求給親人消災消病都是對親情的執著,想左右別人的命運」「有的人上廟裡去拜佛燒香,他不是去修去敬,而是去求。執著的去求佛,你想一想,這是多不好的一顆心」「人去拜佛的時候……是去求佛了,保佑我生兒子、發財、消災、解難,都是這個心……求什麼都沒有用。不用拜佛,不用燒香。」

並說:「我們是往大道上,正路上領你,往上帶你。」不負責任地得出「氣功就是修鍊」的結論。暗示佛教是在帶人走邪路,只有練它的功才是正路,企圖篡奪佛教的地位,叫人都去信它的邪說。

如果一個人無知無識,又愛偏聽偏信,懶得調查核實,聽了雷哄稚這些話,就會以為佛教經典里真的從來不講燒香磕頭,以為雷哄稚傳的才是正法,走的才是正路,才是真正的修鍊,而對其高看一眼,並莫名其妙地開始對佛教看不順眼,對佛教信眾充滿不屑。

其實雷哄稚說的這些並不是死無對證,不可證偽的,只要查閱一下佛經就能辨別真假,可中國人卻極少有人去核實。它們不知道的是,許多佛經恰恰就是講究禮拜供養,就是讓信眾來求的。

佛教分佛乘、菩薩乘、獨覺乘、聲聞乘和人天乘,整個大乘佛教菩薩信仰的代表是「菩薩乘」,但眾生根性不同,不能一概而論要求都直接修成佛菩薩,不能說只有修佛修菩薩才是修鍊,不能說修人天乘,想修成天人,或者求來世福報,或求不落惡趣,或求現實利益,渡危脫困就不是修鍊,而是既修慧也修福的,是三根普被,是「無遮」的,否則哪裡還談得上普度眾生呢?只能對所有眾生採取各種善巧方便加以引導,不至使其落入惡趣。

佛教中《法華經》里的《普門品》在民間有很多人受持,《普門品》開篇就講針對的是「無量百千萬億眾生」的煩惱,只要眾生念觀音菩薩的名號,「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幫助其擺脫火災、水溺、黑風、刀兵、惡鬼、牢獄、怨賊等7種急難,沒有設先決條件,不需要什麼「心性標準」,不需要有什麼功力深厚,所以才稱得上救苦救難。甚至於如果此人被捕入獄,被「杻械枷鎖,檢系其身」,無論其「若有罪,若無罪」,只要「稱觀世音菩薩名者」,都讓其得以解脫。如果一群人遭了難,裡面只要有一個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人等,皆得解脫羅剎之難。」哪裡存在雷哄稚說的什麼佛菩薩不給眾生「消災解難」的呢?

觀音菩薩不僅在眾生「怖畏急難」之中「施無畏」,還能滿眾生的願,連求男求女都管,經里說「若有女人設欲求男,禮拜供養觀世音菩薩,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設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宿植德本,眾人愛敬。」民間有很多人拜送子觀音,常常滿願,古今也有大量觀音送子的故事,有人為此還專門編撰成書。怎麼在雷哄稚那裡就變成「佛經本來就沒有這些內涵」了呢?

佛菩薩真的象雷哄稚說的那樣不給眾生治病嗎?佛教中鼎鼎大名的《大悲咒》就講「誦持此神咒者,世間八萬四千種病,悉皆治之」。還有《佛說能凈一切眼病陀羅尼經》《佛說療痔病經》等等講治病的經書,從古至今都有大量的感應事迹。是不是每個人都有效,這我不敢說,但畢竟佛經從傳入中國時起就有這樣的內容。《藥師經》里講藥師佛的十二大願,其中很多願就是要讓聞藥師佛的「有情」能夠「無諸疾苦」,讓「眾病逼切,無救無歸,無醫無葯,無親無家」的人「眾病悉除,身心安樂,家屬資具,悉皆豐足,乃至證得無上菩提。」甚至還傳授念《藥師咒》讓大家誦持,讓「所有病苦,悉皆消滅。若有所求,至心念誦,皆得如是,無病延年;命終之後,生彼世界,得不退轉,乃至菩提。」

藥師佛不僅要幫助信眾無病延年,還要保佑眾生直到得菩提。對於信眾的現實利益,更加予以照顧,表示:「讀誦此經,思惟其義,演說開示。隨所樂求,一切皆遂,求長壽得長壽,求富饒得富饒,求官位得官位,求男女得男女。」公開讓世人來求,都是白紙黑字寫在經書里的,從來沒有象中華妖人雷哄稚說的那樣認為求富貴、求治病、求消災、求解難是「不好的心」。

在《藥師咒》結尾部分,十二葯叉大將還誓言:「若有流布此經,或復受持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恭敬供養者,我等眷屬,衛護是人,皆使解脫一切苦難,諸有願求,悉令滿足,或有疾厄求度脫者,亦應讀誦此經,以五色縷,結我名字,得如願已,然後解結。」這就是著名的五色縷祈求法。

雷哄稚曾振振有詞地說:「你翻一翻佛教中所有的經典,沒有說是給常人祛了病算普度眾生的。」好了,現在我翻了佛經了,請問你雷哄稚,《藥師經》的這些內容算不算普度眾生呢?

雷哄稚不僅認為神佛不管活人,也是不管死人的。1997年,它在紐約說:「阿彌陀佛,聖母瑪利亞的像也插在墳地裡邊。真成了人在指使著神去看管那個死人一樣,人去指使著神怎麼怎麼做。」指責世人為故去的人做功德的行為。

事實上,佛教的《地藏經》就有大量篇幅講述如何讓信眾利益臨終眷屬,以及亡故親人,冥陽兩利,乃至百千生眷屬之事。並普勸大眾修地藏法,「對諸佛菩薩像前,專心自讀此經」,可令眷屬安樂,先亡離苦生天,獲大利益。不僅提倡超拔先亡,讓宿世骨肉遠離惡道,更是屢屢強調念誦地藏經對現世今生的殊勝利益,讓「諸不如意事,漸漸消滅,即得安樂,衣食豐溢」,更主動希望眾生來「求現在未來百千萬億等願,百千萬億等事」,只要「歸依瞻禮,供養讚歎地藏菩薩形像,如是所願所求,悉皆成就。」根本不象雷哄稚說的神佛只管「修鍊人」而不管「常人」。

念一遍《地藏經》大概要兩小時,你會發現裡面反反覆復在講佛如何將眾生咐囑地藏菩薩,讓其保佑世人,不至死後落入惡趣,地藏菩薩如何利益亡故親人,如何向地藏菩薩求百千萬億願,該如何禮拜菩薩,幾乎全是這些內容,怎麼到雷哄稚嘴裡,就成了是人在逼神佛管死人了呢?

我們隨便翻閱幾部常見的佛經,會發現大多都在講如何滿足眾生的各種求心,和雷哄稚污衊佛教的說法正好相反。比如佛教里還有《雨寶陀羅尼經》,還有黃財神,請問小保安雷哄稚,這算不算求財?在《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在介紹裡面的兩個咒語時,明確講述只要按照經中教的方法,就能「滿彼求心,除不信者」「所有願求,無不遂意」,只要「於諸佛所及此經典尊重恭敬」,就能「無非時橫死,無有怨賊兵戰之怖,亦無父母妻子、眷屬朋友知識憂戚之苦,有所希求,無不遂意」「若此經王所住處, 無諸災厄能害人,所有求願悉隨心,安樂能至菩提岸」,安全保佑信眾,直至修得菩提,而不僅僅只是現實得利。

《百佛名經》也說能「令諸眾生所求滿」,四天大王等神保護受持此經的眾生「刀不能傷、毒不能害、火不能燒、不墮於八難中」。

修持經咒是否有效,往往帶有不同的要求,有的強調築壇城,有的要求持戒,有的注重儀軌,有的講究禪定的功夫,有的重視懺悔,有的需要禮拜供養。其中,築城、持戒、儀軌、禪定等不大容易,即便是僧人也未必做得到,所以採用禮拜供養的方式對普通人來說是「大開方便之門」,是易行道,是任何人都做得到的。常見的佛經,如《地藏經》《藥師經》《普門品》都屬於此類,只要念經,或稱佛菩薩的名號,佛菩薩就會保佑你,但禮拜供養也相當重要。也有連禮拜供養都不需要,僅僅只需誦讀就有驗效的經咒。

正所謂「大道至簡至易」,這已經使修鍊的形式簡單到了極致。通俗點理解,所謂的「禮拜供養」就是被那些「貢高我慢」自以為是的人瞧不起,以為只有老太婆才肯做的「燒香磕頭」。當然禮拜的形式有多種,要是連磕頭也不會,去廟裡對佛菩薩佇立合掌也行,「一瞻一禮」都是禮拜。供養的形式也多種多樣,如供香、供花、供燈、供果,等等一切凈妙之物,要是連燒香也不會,供一杯凈水總能做到。還可以靠繞佛、繞塔、造塔、供僧、施食、建廟等方式積德。而雷哄稚唯恐世人積累福報,竭力阻止拜佛,對佛教信眾沒有給它送錢憤憤不平,罵道:「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鍊?你很虔誠,不敢碰那佛像一點,天天給它燒香,而真正能指導你修鍊的大法你卻敢去糟蹋。」雷哄稚有沒有說過這話,大家自己可以網上搜索證實。

上面那些經書有的在隋唐之前就傳到中國,最晚也在宋朝出現,都是由玄奘、鳩摩羅什、義凈等大師翻譯的著名經典,都呼籲眾生來求佛求菩薩。中國人從這些經書傳入起就是在求神拜佛,並不是人自己想出來的,佛菩薩又怎麼可能因為世人有求於自己,就象東北糧油公司小保安大忽悠雷哄稚說的那樣會「離位棄廟而去」呢?如果真的如同小保安說的,存在拜出假佛假菩薩的可能,應該在那時就拜出來了,經書從傳入中國一開始,佛菩薩根本就不會來,更不存在後來的什麼「離位棄廟而去」,讓狐狸黃鼠狼霸佔佛像的事情。哪還需要等什麼「人心變壞,觀念變異」才發生呢?

如果小保安雷哄稚連《法華經》《大悲咒》《地藏經》《藥師經》這些佛教經典都給否定了,連觀音菩薩、地藏菩薩、藥師佛也否定了,那不等於把整個佛教全否定了嗎?

佛菩薩明明允許世人向自己求救,東北大忽悠小保安雷哄稚偏要說佛菩薩不讓世人來求,請問這算不算謗佛謗法?小保安一個人敵視佛教原本不值得我費神寫文章駁斥,但它號稱有一億弟子,確實拖了一批人下水,這已不是它小保安一個人的事了。還有許多對佛經一無所知,不知死活的民主幫閑、無知異見領袖、政治狂熱分子,如什麼葉寧、陳破空、夏夜良、吳建民、賴建平之流、只為反共,不問是非,神經病般稀里糊塗地跳出來為邪教幫腔,跑到輪媒搖頭晃腦,胡說八道,有意無意地替它辯護推廣,站台幫腔,哭天搶地替雷哄稚當倀鬼,站在佛菩薩的對立面,替謗法者搖旗吶喊,稱兄道弟,結成統一戰線,形成了一股強大的黑惡勢力,斷了無數人的慧命,還意圖欺騙更多的人,都同樣犯了謗佛的罪,死後必然陪雷哄稚殉葬,下無間地獄,為自己不負責任的愚蠢行為買單。

一說起西方宗教,有人就講信心二字,外國人向上帝向聖母求這求那,要這要那,他歌頌成信仰,說是禱告,說什麼「少女的祈禱」,盡量用美妙的詞來形容,中國人求神仙求菩薩,他就玩雙重標準,罵作封建迷信,說是「骯髒的求心」。雷哄稚就是利用了中國人這種崇洋媚外的心理,玩弄了中國人。它說有神論高貴,卻看不起中國人燒香磕頭,難道幾十年如一日地求神拜佛不正體現了信心?怎麼反不如不求神不拜佛的無神論高貴了?我覺得應該為求神拜佛正正名。

有人或許會譏笑:「你還真把經書里說的當真了,那都是騙人的東西,你以為磕頭燒香就真能心想事成啦?」我這裡不討論求神拜佛到底有沒有用,因為我個人很少去廟裡,大多數情況是在外地旅遊參觀時,才會跟著進去燒香磕頭,總共都沒幾次。而且在我身邊的親友也極少有人信仰宗教,沒有見誰求神拜佛,所以我沒有這方面的直接經驗,無法得出求神拜佛到底有沒有用的結論,只想說明佛教里並不是象小保安講的那樣不允許求佛。

唯一似乎可以證明有沒有用的,還是一件我幼年間的事。那年冬天,不知到了哪個佛教節日,我嬸說她要帶我去一間著名的大廟吃齋飯,我就隨她去了。裡面人山人海,人最多的一座殿前掛著橫幅樣的布,上面寫著「有求必應」四字。我不知道裡面供的是觀音還是彌勒,只記得我嬸拖著我走進一座大殿,裡面人聲嘈雜,很多人圍著一張桌子,有個和尚好象在收香火錢贊助費,每個人交了錢還要在簿子上寫上金額和名字。我嬸帶我擠到前面,在填寫時,我看見她和大多數人一樣,只捐了兩元,但也有人捐五元十元的。就在此時,她側過臉很起勁地對我說:「這裡很靈的,我常來拜的。」我驚訝原來她是信這些的,懵懵懂懂不知該說什麼。隨後她帶我去吃了素麵,也是無數人在吃,果然名不虛傳,我第一次吃到這個美味,所以至今還有記憶。後來偶然和父母聊起此事,才明白嬸嬸大概指的是當時她的社會地位神奇提升的事情,估計她將此歸功於求神拜佛滿願的緣故。她談不上是個好脾氣的人,不過她的經歷確實象電視劇里才有的,有點超出一般想象範圍。

小保安雷哄稚卻對「有求必應」恨之入骨。我曾看過它的一個視頻,它說凡是廟裡掛著「有求必應」的,背後都是狐狸黃鼠狼在起作用,表情還惡狠狠的。當然,我現在知道所謂「有求必應」,一般指的是觀音菩薩。很明顯,雷哄稚想攻擊的是觀音菩薩,卻偏偏不敢直接攻擊,只能一方面詭稱自己是什麼「主佛」,一方面又採取偷雞摸狗、鬼鬼祟祟、無中生有、含沙射影、指桑罵槐、造謠污衊、間接暗示的方式,拿人家可憐的小動物(狐狸黃鼠狼)說事,以此抹黑、中傷、搞臭菩薩,達到誤導和恐嚇的效果,讓世人怕惹狐仙上身,不敢進寺廟、不敢信佛教、不敢求菩薩,誆騙廣大信教群眾走到周星馳說的「無教可信,無功可練」,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的絕境,最後只能拋棄原來的信仰,去給它李氏家族企業當免費利用工具。

你太讓我不齒了!你即便直接否定佛教,堂堂正正說你如何不喜歡菩薩都沒關係,你有胡說八道的權力,言論自由嘛。我相信人家佛門中人絕不會因此堵你家門口找你理論,也不會因為辯不過你,就學你去把中爛海包圍了,人家畢竟還要講個涵養。你不是暗示你是什麼「主佛」的嗎?怎麼有話不敢直說?談到觀音菩薩時總是膽膽突突,欲言又止,盡在那兜圈子,只敢暗示佛教把人帶進邪路,企圖用「說半句留半句、讓人自己去悟、打擦邊球」的卑鄙手段不留把柄,逃避追責。這哪還有什麼一教之主的樣子啊?明明只是一具中華妖人而已。

中華妖人之所以敢歪曲佛教,是因為摸透了14億中國人的「昏君本性」,知道只要裝得象個內行,裝得正義凜然,裝得凶神惡煞,裝得道貌岸然,裝得煞有介事,說得冠冕堂皇,說得言之鑿鑿,說得振振有詞,說得斬釘截鐵,昏君們就一定會偏聽偏信,放棄懷疑,照單全收,不可能去翻閱佛經求證核實,更沒膽量與其辯論對質,於是放心大膽地造假,當仁不讓地活摘14億中華昏君的大腦,而不愁被揭穿。

以至於它敢在數萬昏君面前辦講座,吹噓輪功能讓人「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得細嫩,白裡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絲毫不擔心這數萬昏君里有哪個會看看身邊的輪*哪個白裡透紅了,也不擔心讓昏君們識破它的大妄語:「既然是普遍現象,那起碼超過一半的人會皮膚細嫩,可為什麼我看到的輪*多半神情獃滯、面色晦暗、歪歪倒到、病病怏怏的呢?」這甚至不用翻閱佛經對照,只須扭頭一看就能證明雷哄稚恰恰講得玄天玄地,昏君們卻偏偏懶得扭頭看。請問,這樣的中華民族怎麼不算垃圾民族呢?

中華妖人甚至敢當眾踩著佛教道教抬高自己,說「釋迦牟尼老子當時講的理,都是我們銀河系範圍之內的理。我們發楞大法煉的是什麼呀?我們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鍊,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殘、忍的標準指導我們修鍊。我們煉了這麼大的一個東西,等於是煉宇宙。」並用黑社會老大的口氣說:「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一句話就把14億中華昏君都鎮住了,果然沒見哪位昏君敢衝上去將其揪下講台揍的,一個個老老實實俯首稱臣。

所以,我覺得吧,完全有這必要寫篇文章向世人「講清真相」,以阻止全球「李記中華妖人病毒」的繼續蔓延。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21 15: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