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為什麼現在台灣一些國民黨人忘了蔣經國的「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

作者:bobzhou  於 2022-8-27 22: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為什麼現在台灣一些國民黨人忘了蔣經國的「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

現在台灣的一些國民黨人在錯綜複雜的國際形勢下,完全忘記了『三民主義』。

現在台灣的一些國民黨人在大陸經濟發達的情況下,完全忘記了蔣經國對共產黨的「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原則。

在中共的『和平統一』號召下,有些國民黨的領導人,跑到大陸去乞求談判『和平統一』。


當然,許多台灣人也被這些國民黨人搞糊塗了。


正本清源,讓我們看看,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員郭岱君談國民黨與蔣經國。

記者問郭岱君:
蔣經國跟他的父親同樣面對中共的威脅,那麼同樣在這些艱難時刻,美國扮演關鍵角色,這對父子對於美國的想法看法,有什麼不同?

蔣氏父子都曾遭美國「背叛」

郭岱君:
這對父子對於美國都是沒法信任的,這對父子也不幸、也很巧,兩個人都被美國背叛。蔣介石是在中國大陸的時候,美國最後就是放棄了中國,還發表白皮書說整個中國政策的失敗是因為國民政府如何如何,而不是華盛頓有什麼事情做的不對,蔣介石當時也受到很大打擊。內戰最後沒有辦法持續,也是因為美國抽腿了,中途就抽手了,他們就不管了,就說不是美國的責任。所以蔣介石到台灣來的時候,五零年代美國對台灣都是不理不睬的,一直到韓戰之後,美國也吃了虧,這時美國發現,中共、蘇共不是那麼回事,他明白了,才又重新跟中華民國建立關係。那麼這種建立的關係倒不是因為美國對台灣有多好,而是因為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台灣是他的整個第一島鏈的防線裡面一個非常重要的基地建設,美國以國家利益出發,這也無可厚非。那麼蔣經國也是一樣被美國背叛,就是一九七八年年底十二月,美國要跟中共建交,前幾個小時才通知台灣。在半夜兩點鐘,美國大使安克志大使才把蔣經國,跟蔣經國先生的秘書聯絡到官邸看蔣經國,跟他報告說,幾個小時之後,美國就要宣布跟中共建交。你想這個時候,中華民國在一九七八年底跟美國已經是幾十年的同盟國,你要建交,你都不告訴我們,幾個小時之前才告訴我們,這是很惡劣的,這個在國際政治上是非常的粗魯、很惡劣的事情,那蔣經國也非常的憤怒。所以他父親的日記裡面就說,美國不可信,我信了他,這是我錯,我不該信他,因為當時很依賴美援,尤其是抗戰,後來內戰,他說我誤信美國人,我是傻中之傻。

美台斷交風雲變色 蔣經國日記道盡心酸

郭岱君:
那麼蔣經國對於美國跟中共建交,方方面面的措施早就已經有準備,因為從聯合國開始已經奮戰了好多年。中共進入聯合國之後,那更是更加的在國際政治上更加活躍,並且擠壓台灣,所以一方面打仗,二方面就是準備最後的最壞的這一天。所以,經國先生在安克志大使來看他后,他日記就寫說非常憤怒,太可惡,你這算什麼盟友! 然,事已至此,我只好穩定下來處理。我這時候憤怒沒有用,我來處理。

他就把整個政府準備好的事項拿出來做,所以他們兩個父子都經過了對於美國的合作及背叛,可是他爸爸比他更不幸,因為那時候真的是內戰打得很慘的時候,美國宣布放棄,打擊是非常大的。那麼蔣經國遭逢斷交同樣也是受到很大打擊,可是因為畢竟在台灣已經有幾十年的發展,在經濟、軍事、科技上 方方面面已經有一些基礎了,所以蔣經國對於美國的斷交,他其實是已經有準備了。所以父子倆個這一點是很類似。但是蔣經國跟美國人相處得很好,那蔣介石自己沒有直接跟美國人相處,是靠他的幕僚像是外交部長等等,跟美國人相處。父子倆的日記都是罵美國人,都是覺得美國人可惡、不可信,很差勁。但是呢,在表面上,蔣介石跟美國人私下相處比較少,蔣經國有好幾個美國的好朋友,例如他跟李潔明、克萊恩等等,相處得還不錯。所以我覺得底子上是一樣的,但是做出來的方式,蔣經國可能更有彈性,這也是為什麼斷交之後,又能夠很快的彼此互相成立一個對等機構,AIT跟北美協調委員會,能夠兩邊繼續下去,實際上這一天經國先生在他的日記之前早就已經規劃好。他說斷交以後,一定不放棄和對方的關係,就是經貿、外交,另外就是雙邊關係。雖然斷交,但還是繼續經濟、文化方方面面的來往等等。其實這些都是他在日記裡面可以看到很早他就在考慮這些事情。

美台斷交 台灣風雨中孤獨前行

記者: 美國跟台灣斷交之後,等於台灣變成一個孤兒一樣,當時的國際處境很困難。

郭岱君:
在國際上很像一個孤兒,但因為有其他的交往方式,蔣經國就講,他跟我們斷交,我們一定不走,我們不屈服,要想辦法留下來。當然是很難受很委屈,但是他說這不是賭氣的時候,不能意氣用事,所以他才會維持雙邊關係,「經貿外交」這種詞在他早期時一再在日記中出現,甚至於在一九七一年就已經出現了,後來一直做的都是經貿外交等等的雙邊關係。另外,他還說要自立自強,不能依賴別人。包括就是台灣過去從五零年代到七零年代,整個經濟發展非常好,因為當時的經濟政策做得很正確,鼓勵私人企業,推行市場經濟,做了很好的規劃,政府協助私人企業發展,台塑、台玻等等都是這個時候出來的,中國紡織也是,政府扶助它們,但是只要企業一站起來,政府就退出,這一點是很難得的,可是到了六零年代底,這個進口替代的初級的工業已經飽和了,因為台灣小,所以蔣經國先生就趁這個時候,轉型為外銷。蔣經國這個決策做得很好,他採納了孫運璿、李國鼎等人的建議,參考矽谷的方式發展高科技電子產業,所以開始發展半導體,這個決策做對了,所以台灣開始有新竹科學園區、台中科學園區、台南科學園區,政府做對了決策,所以從七零年代、到八零九零年代,這幾十年來高科技電子產業造就台灣的繁榮跟價值。

蔣經國培養人才 奠基台灣半導體產業

記者: 特別是半導體產業在這一兩年,突顯出台灣的重要性,這基礎奠定也就是在那個時候?

郭岱君:
對,經國先非常重視這個事情,他決定了做這個以後,就從國外把專家請來,我知道的像張忠謀先生、江萬齡先生,很多人才都是當時從國外請回來,同時把台灣的年輕人送出國,所以曹興誠他們這些稍微年輕一輩就在這時送出去學習。台灣最早是新竹科學園區,後來有台中和台南科學園區,政府給予很多優惠,包括工廠產品運輸和員工家屬生活安頓等都有很好安排。蔣經國對此非常重視,他的日記里寫過在七零年、七一、七二、七三這幾年,只要周末他就是去巡視這些地方,有的時候整個禮拜都在高雄、屏東、楓港、高雄港、嘉義大林發電廠、台中、新竹科學園區這些地方,他去了好多次,新竹科學園區不知道去了多少次,日記裡面寫了很多。

記者: 所以蔣經國知道電子產業對台灣的未來非常重要,在美國跟台灣斷交之後,他加大建設台灣?

郭岱君: 
加大加速建設,最主要是加速,因為當時主要還是石油的問題,石油貴了,第一次石油危機,三天內石油漲了四倍,政府馬上就捉襟見肘了,那很多人當時就建議有些建設暫緩進 行, 這個時候,蔣經國說就是不能緩,就說要趕快做,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我覺得他這個領導決策做得對。

記者: 蔣經國除了在經濟方面大力推動基礎建設、建設台灣之外,他在國民黨內的一些改革也開始意識到台灣的一些反對勢力、反對力量,認為不應該忽視,也應該要重視台灣的本土人才。

蔣經國: 批評聲音不好聽 但是要聽

郭岱君: 
我看經國先生日記,我自己都很驚訝,他是一個那麼重視反省跟改革的人,說實話,過去是覺得宣傳上這麼說,但我看了他的日記,他的的確確,就比方說中壢事件發生以後,他每一天的日記連續兩三個月都是在反省,而且寫得滿滿的,而且寫了一二三四五,本黨的問題是什麼,出現什麼問題,投票的,政府什麼什麼,都有很多改革,很多想法應該要怎麼做,例如我記得很清楚,他有一天就談到中壢事件以後,大概一個多月,很多人批評,他就講他說,批評的聲音很討厭,批評聲音不好聽,但是要聽,因為我們聽了這些聲音,我們才知道我們哪裡要改革。我就覺得很難得,因為你想當時是一九七七年的時候,對不對,還是威權時代,我們了解過去的事情,絕對不能用今天的標準去看當年的人,那沒有任何意義,那是很荒謬的。比方說蔣介石到了台灣,一九五零年開始要舉行地方自治要選舉,中國人三千年從來沒有過什麼直選嘛,沒有。蔣介石也不知道,國民黨那些大老大家都不知道,台灣人也不知道,到底直選怎麼回事,所以我們如果用今天的標準去想以前的事,我覺得這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七零年代蔣經國有很多的反省,對於國民黨黨內的問題,例如奢侈浪費,我記得他最常批評。他就說,這些黨官哪,不了解人民的疾苦,因為你們自己沒有經歷過這種生活,所以你不知道他們辛苦。然後他說,這些國民黨的各地的黨員、各地的黨的機構,本來是應該為民服務的,結果呢,都沒有真的在為民服務,反而讓人民覺得你們作威作福,他有很多的反省,包括這個提名的問題,選舉,當時已經有很多異議人士不同聲音,他覺得這些聲音不好聽,但他也覺得應該把這些聲音納入選舉。

記者: 您剛提到他對批評的想法,我在網路上看到一些他日記的節錄,譬如他說,「應該多設法聽取別人對自己的批評和諍言,而不要聽別人的鼓掌、歡呼和誇讚」。他說,「要知道誇讚聽多了可以使人不省人事,失去自覺」。他在日記中寫了很多對於自己的反省,對於國民黨黨內問題的反省、作風的反省。

郭岱君:很多,很多,幾乎就是說,你可以看到從七七年之後,幾乎每天都是,很多都是,他是一個非常注重反省跟改革的人。

記者: 而且在政治上,在一九七五年的時候,我看到他的日記里有一句話說,「政治應該以國利民福為依歸」。另外他有寫到「以政治而言,必須以照顧大眾之利益為主」。就是說,當時在威權時代,一黨獨大、黨國一家的時代,他已經體認到,政治是眾人之事,應該照顧人民。

郭岱君: 我覺得這不是當時,他年輕時候就認為政治是要照顧大家,這個不分黨派的,要照顧人民,特別是基層的,沒有勢力,沒有權力的人民,這些人民,政府更應該照顧,他在七零年代初,有的日記就有寫到,就是因為開始有批評的聲音,有不同的聲音,他就想是不是應該把他們納入選舉。另外,有一次他講這個選舉,他說,「選舉勞民傷財,實在不是什麼好事,可是又不能不辦」。我覺得這點很難得,有人可能看日記看了他的前一半,說他批評選舉勞民傷財,但是我覺得作為一個領袖最難的是他最後那一句,就是明明我不喜歡,明明勞民傷財,但是我認為我應該做,我不能不做,還是得做。

記者: 也是因為當時台灣象徵一個自由中國、要跟共產黨有所區別,台灣要建設一個有別於中國共產黨體制的一個體制。

郭岱君:
是,他心裏面一直想著三個方向,台灣本土的安定跟繁榮,第二是國際社會、國際情勢,特別是美國、日本的關係,特別是美國,另外就是兩岸,他也是非常注重兩岸的問題,兩岸的什麼發展,有什麼風吹草動,他日記里都會寫,他很注意。

蔣經國: 不能信任共產黨

記者: 那麼關於兩岸,蔣經國體認到中共對台灣有什麼樣的政策變化?

郭岱君:
蔣經國認為,共產黨你不能完全信任他,他對共產黨「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juztiz 2022-8-28 02:24
在大陸經濟發達的情況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3-2 04: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