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顧1956年朱德、鄧小平、譚震林、王稼祥參加蘇共二十大

作者:bobzhou  於 2022-5-23 21: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回顧1956年朱德、鄧小平、譚震林、王稼祥參加蘇共二十大


1955年12月至1956年3月,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副主席朱德率中國代表團先後訪問了羅馬尼亞、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蘭,然後赴蘇聯出席蘇共二十大,最後,在回國的途中還訪問了蒙古人民共和國,於1956年3月底回到北京。當時我作為代表團的一名翻譯,有幸隨朱老總訪問了東歐五國,並出席了蘇共二十大。



1955年12月,朱德率中國代表團出訪東歐五國。朱德為團長,團員由聶榮臻、劉瀾濤等人,師哲任秘書長,工作人員有於桑、王雨田、廖蓋隆、陳友群、郭仁等。我隨代表團擔任俄文翻譯,代表團的重大活動,由師哲擔任翻譯。中國代表團在訪問羅馬尼亞和蘇聯時稱中國共產黨代表團,在訪問東歐其他國家的時候稱中國政府代表團。出發前,保健局建議,朱老總年事已高,不宜乘坐飛機,因此,中國代表團在訪問中,盡量乘坐火車,很少坐飛機。

1955年12月11日,中國代表團乘火車從北京出發,途經莫斯科和基輔前往羅馬尼亞,在經過基輔時曾作短暫停留。蘇聯元帥崔可夫前往車站迎接。朱老總與崔可夫是老相識,在中國的抗日戰爭初期,崔可夫是斯大林派到中國國民政府的軍事總顧問,那時他對敵後抗日根據地的八路軍、新四軍非常關心,同朱德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兩位老友相見分外親切,他把中國代表團請到他在基輔的司令部共進午餐。

中國代表團於12月21日到達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受到羅馬尼亞工人黨中央第一書記喬治烏-德治為首的黨政領導人的熱烈歡迎。12月23日,代表團應邀參加了羅馬尼亞工人黨第二次代表大會,代表團全體成員在主席台就座,所有隨行人員也列席了大會。除了蘇共代表團外,這是外國黨代表團不曾有過的殊榮。在外賓中,中國代表團在蘇聯代表團后第二個致賀詞。

1956年1月1日,中國代表團乘民主德國國際列車前往柏林。國際列車運行速度特別快,劉瀾濤有些暈車,聶帥更擔心朱老總經不起顛簸,便派人同列車長交涉,希望將車速放慢一些,以確保安全。列車長不同意,說國際列車的速度是有嚴格規定的,不能隨意改變。代表團於當天下午到達柏林,民主德國統一社會黨中央第一書記烏布利希等到車站迎接。1月3日,統一社會黨中央和民主德國政府在柏林歌劇院為皮克總統80壽辰舉行隆重的慶祝大會。蘇聯代表團團長伏羅希洛夫和中國代表團團長朱德先後致賀詞。皮克總統精通俄文,俄語講得非常流利,但在此正式場合,未講過一句俄語,而是由他的女兒為他擔任俄語翻譯。

皮克總統80壽辰慶祝大會結束后,中國代表團便到民主德國各地訪問。代表團首先訪問了萊比錫,參觀了那裡的露天煤礦和人造汽油聯合企業。然後訪問了文化古城魏瑪和耶納。耶納有個世界聞名的蔡斯光學儀器廠,朱老總對這個廠很感興趣,請民主德國幫助中國建設一個光學儀器方面的工廠。

在民主德國,中國代表團還參觀了布辛瓦爾德集中營舊址,據說德共領導人台爾曼就是在這裡被害的。僅在這個集中營就關押過幾十萬人,被沉重勞動折磨和飢餓致死者達20萬人,從所謂的犯人身上剝下的衣服、鞋子、頭髮、眼鏡甚至拔下來的牙齒都一堆一堆地擺在那裡,令人慘不忍睹。

最後,朱老總還單獨去看了看當年因受德國政府迫害而關押他的監獄。

1956年1月14日,中國代表團到達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拉科西等匈牙利黨政領導人到車站歡迎。歡迎的群眾不斷高呼「朱德——拉科西」,場面十分熱烈。當時匈牙利的科學技術已相當發達,特別是醫療器械和醫療水平堪稱世界一流。但由於匈牙利領導人片面強調重工業,忽視輕工業和農業,從而影響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代表團在同匈牙利群眾接觸的過程中覺察到,群眾對匈領導人以及蘇聯都有不滿情緒。

1956年1月17日下午,中國代表團的專列到達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捷克斯洛伐克黨中央第一書記諾沃提尼和政府總理西羅基親自迎接。朱老總在他們的陪同下乘敞篷車駛向別墅,沿途群眾夾道歡迎。

在捷克斯洛伐克,中國代表團參觀了玻璃廠、瓷器廠等企業。瓷器廠陳列了他們的各種產品,也陳列了中國古代的一些瓷器。他們的產品在齊、光、薄、細等質量指標方面,都明顯地勝過了中國的老產品。工廠負責人介紹說:捷克斯洛伐克的陶瓷技術是從中國學來的,但在原來的基礎上進行了認真的研究、探索和改進,並使生產工藝機械化,因此提高了產品質量和勞動生產率。

在訪問捷克斯洛伐剋期間,正趕上華沙條約政治協商委員會在布拉格舉行會議,蘇聯元帥朱可夫出席了會議。根據中共中央指示,聶帥以觀察員身分出席了這次會議。聶帥在會上發了言,他的發言稿由我和蘇聯的賈丕才一起譯成俄文。

在捷克斯洛伐克結束訪問時,薩波托茨基總統送給朱老總一個國營農場所需的全套機械設備和一輛轎車。

1956年1月30日,中國代表團抵達波蘭首都華沙,在波蘭參觀了幾個大城市——波茲南、什切青等。代表團發現,在同波蘭幹部和群眾接觸中,當談及蘇聯時,他們反應很冷淡;當談及中國和南斯拉夫時,他們反應比較熱烈;代表團還發現,波蘭的廣大幹部和群眾有不滿情緒,對待自己的工作也不夠認真,在接待我代表團方面也屢屢出現差錯。如一位司機在送代表團返回賓館時,把聶帥和師哲拉到了國防部長羅科索夫斯基的官邸,鬧得賓主雙方都很尷尬。當羅科索夫斯基的副官出來問明情況后,才知道司機只顧跟著前面的汽車走,誤入了羅科索夫斯基的官邸。


1956年2月14日至25日,蘇聯共產黨舉行第二十次代表大會。在此以前,中共中央接到蘇共中央的邀請后,於1月16日決定派朱德、鄧小平、譚震林、王稼祥和劉曉五人組成代表團,出席蘇共二十大,朱德為團長(當時朱德正在東歐訪問)。

朱老總作為出席蘇共二十大的中共代表團團長,於2月4日從波蘭提前到達莫斯科。隨同朱老總一起來到莫斯科的聶帥、劉瀾濤便回國了。師哲留下來仍然擔任中共代表團的秘書長,代表團的工作人員仍然是原來的班子。蘇方對朱德的到來非常重視,赫魯曉夫於2月6日接見了朱德和劉曉,接著安排朱德先後同布爾加寧、米高揚、伏羅希洛夫等蘇共領導人會見。此外,蘇方還專門安排朱德在蘇聯國防部大樓同蘇軍元帥們會見,出席會見的有朱可夫、馬林諾夫斯基、科涅夫、華西列夫斯基等,賓主雙方共敘兩黨、兩軍的友誼,氣氛十分熱烈。

值得注意的是2月6日赫魯曉夫在接見朱德和劉曉時的談話。赫魯曉夫詳細介紹了蘇聯農業的落後狀況。他說,蘇聯農業集體化雖然在組織上、技術上解決了問題,但糧食產量長期低於十月革命前(1913年)的水平。主要的原因是黨的農民政策不對,斯大林認為國家已經給了農民土地就算是對農民的最大照顧,可以無窮無盡地從農民身上擠出東西來。沒有給農民必要的和可能的物質利益。農民送到收購站的糧食得到的報酬,甚至彌補不了運輸費用。其所以如此,是由於黨的領導人既不了解農民,也不熟悉農業。斯大林除1928年到過西伯利亞農村外,再未去過農村。他只是從電影中了解農村,蘇共中央政治局的其他領導人大體上也是如此。

2月11日,中共代表團的其他3名成員鄧小平、譚震林、王稼祥由北京抵達莫斯科,與朱德、劉曉匯合。

2月13日,蘇共中央國際部部長波諾馬廖夫來到中共代表團駐地,向中共代表團介紹了蘇共二十大的議程和各國代表團的情況,請中共代表團在大會上發言,朱德表示要致賀詞。

2月14日上午10時,蘇共二十大在克里姆林宮開幕,朱德率中共代表團與其他55個外國黨代表團應邀出席了代表大會。第一天,赫魯曉夫作了《蘇共中央委員會總結報告》。他在這個報告中不僅沒有提到斯大林的功績,反而不止一次地影射斯大林破壞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在執政期間犯了嚴重的錯誤。他在報告中強調指出,「必須堅決反對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精神不相容的個人迷信,因為個人迷信把這個或那個活動家變成創造奇迹的英雄;而同時縮小黨和群眾的作用,降低他們的創造積極性,個人迷信的後果是降低了黨的集體領導作用,有時給我們的工作帶來了嚴重的損失。」另外,赫魯曉夫在報告中提到許多新問題。他指出,在火箭——核武器時代,世界戰爭不是註定不可避免的。他認為,向社會主義過渡的形式將越來越多樣化,有可能通過議會的道路向社會主義過渡。

朱德、鄧小平對上述問題,特別是蘇共二十大有可能否定斯大林的問題提高了警惕。為此,中共代表團立即致電中央和毛主席,請示對策。中共中央在回電中明確指出:會議照參加。

2月15日,朱德代表中共中央在蘇共二十大上發言並宣讀中共中央的賀詞。朱德在發言中首先對蘇聯給予中國的全面援助表示感謝。接著全面肯定了蘇聯的對內對外政策。在國內政策方面,高度評價了蘇共優先發展重工業,從而促進國民經濟全面增長的做法;在外交方面,讚揚了蘇共採取一系列措施加強同各社會主義國家的團結和改善同南斯拉夫的關係,肯定了蘇聯同西方國家簽訂《奧地利國家條約》(對澳和約),推動四國首腦會議的召開,增進同芬蘭、挪威的關係,等等。朱德在發言中指出:上述成績的取得,「是和久經考驗的、以赫魯曉夫同志為首的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正確領導和蘇聯共產黨堅如磐石的團結分不開的。」「蘇共中央遵循共產主義學說,堅持集體領導原則,緊密聯繫千百萬蘇聯人民,不斷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堅決粉碎了貝利亞陰謀叛徒集團。蘇共過去、現在、將來都是世界各國共產黨的卓越模範,是世界革命運動和工人運動的第一個『突擊隊』」。朱德在發言中最後說:「蘇聯共產黨、蘇聯人民同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之間有著最親密的關係,這種兄弟般的牢不可破的友好關係與日俱增,它已成為鞏固社會主義陣營、維護世界和平的強大因素。中國共產黨將永遠同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的共產黨和其他各國的共產黨一道,為鞏固世界和平,為實現全人類的進步而進行不懈的鬥爭。」

2月16日,蘇共中央書記蘇斯洛夫在蘇共二十大上發言。他沒有指名地批評了斯大林的個人迷信。他說,違背馬克思列寧主義精神的個人迷信的理論和實踐,在黨的十九大以前得到了傳播,這給黨的組織工作和思想工作帶來了很大的損失。這種理論和實踐縮小了人民群眾和黨的作用,減弱了集體領導,破壞了黨內民主,壓制了黨員的積極性、首創性和主動性。

同一天,蘇共領導核心人物之一的米高揚的發言最引人注目。他第一個指名道姓地批評了斯大林。他不僅批評斯大林的個人迷信,而且還批評斯大林的理論觀點。他說:「斯大林在《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中談到美國、英國和法國的時候說,在世界市場瓦解之後,『這些國家的生產量將要縮減』這一大家知道的論點,在分析當前的資本主義經濟情況的時候,對我們未必有所幫助,也未必是正確的。這些論點並不能解釋當前的資本主義的複雜的和矛盾的現象,以及戰後許多國家資本主義生產增長的事實。」米高揚還列舉了斯大林在外交和國內建設中所犯的一系列錯誤,特別提到20世紀30年代後期在全國範圍內開展的「清洗」運動。

蘇共二十大期間的2月21日是中國舊曆除夕。朱德、鄧小平、譚震林、王稼祥等到我駐蘇聯大使館看望全體工作人員,在那裡同使館人員共進除夕晚餐,並攝影留念。

在隨後幾天的蘇共二十大上,布爾加寧作了關於第六個五年計劃的(1956-1960年)的報告,卡岡諾維奇作了蘇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報告。像以前的代表大會一樣,代表們熱烈地討論並一一通過了這些報告。2月24日,蘇共二十大在選出新的一屆中央委員會後宣布閉幕。

外國代表團沒有料想到,就在大會閉幕的2月24日晚間,大會秘書處又把所有參加會議的蘇共代表重新召集到克里姆林宮,舉行秘密會議。在這次秘密會議上,赫魯曉夫作了題為《關於個人迷信及其後果》的報告。這次會議沒有邀請外國代表團參加,所以稱它為秘密會議,稱赫魯曉夫的報告為秘密報告。會前,蘇共中央聯絡部部長波諾馬廖夫向中共代表團解釋說:你們本來是可以參加的,我們對中共代表團沒有什麼可以保密的,但是如果你們參加了,其他黨不參加,不好辦。我們不希望其他黨的代表團參加,因此你們也就不要參加了。後來聽說,作為例外,波蘭統一工人黨中央第一書記貝魯特和匈牙利勞動人民黨中央第一書記拉克西被邀請參加了這次會議,大概是因為他們同30年代大清洗有牽連吧。

2月26日,蘇共中央聯絡部中國處處長謝爾巴科夫把赫魯曉夫秘密報告的俄文本交給中共代表團。我駐蘇使館一秘閻明智、我和周彥連夜譯成中文,供中共代表團研究。

中共代表團看完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后,大家議論紛紛,意見很多。譚震林認為,我們不能隨便同意他們的意見,應該有自己的態度。朱老總說:報告講的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我們是來這裡做客的,不便於講什麼。鄧小平說,斯大林是國際人物,這樣對待他簡直是胡來!至於表態的問題,待向中央彙報后再說。

2月28日,赫魯曉夫接見了朱德、鄧小平、譚震林、王稼祥、劉曉等中共代表團全體成員,會見氣氛友好而熱烈。赫魯曉夫在談話中反覆強調蘇共二十大批評斯大林個人迷信的重要意義。他說,不批評斯大林的個人迷信,黨的生活準則和社會主義法制就不能恢復,社會主義事業就不能發展。中共代表團根據事先商定的對策,對赫魯曉夫所談的關於對斯大林的批判沒有表態,採取了迴避態度。

在同赫魯曉夫會見后,鄧小平、譚震林立即回國向中共中央彙報蘇共二十大的情況,特別是赫魯曉夫所作的秘密報告。朱老總留下繼續參觀訪問,王稼祥留在莫斯科另有任務。


朱老總在我駐蘇使館參贊溫寧、一秘閻明智陪同下於3月2日到古比雪夫參觀。那裡有蘇聯建造的第一個大型水電站,還有堅固的大型地下掩體工事。蘇德戰爭期間,德軍逼近莫斯科郊區時,蘇聯黨政軍領導機關都遷到了古比雪夫。朱德到達古比雪夫時,朱可夫元帥出面迎接,隨後朱德到古比雪夫州委會辦公室,聽取了州委第一書記所作的關於該州各方面情況的介紹。

接著朱德一行到亞塞拜然首府巴庫、亞美尼亞首府埃里溫訪問。3月7日,朱德一行抵達喬治亞首府第比利斯,住在一個賓館里。

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在蘇聯內部引起極大震動:一部分人感到冰河開始解凍,可以為受迫害的人平反冤假錯案了;另一部分人感到憂慮和憤怒,要為斯大林聲張正義。第比利斯是斯大林的故鄉,持后一種情緒的人居多,而且反映特彆強烈。當第比利斯的群眾得知朱德住在這裡時,就聚集在賓館周圍喊叫,他們高呼:「東方的兄弟們,你們說句公道話!你們要支持真理啊!」他們要求朱德同他們見面並講話,朱德無奈,便走到陽台上與他們見面,並委託溫寧代表他講話。溫寧主要講了一些中蘇友好的客套話,也講了幾句對他們表示同情的話,並呼籲大家安心工作,遵守秩序。在整個講話中沒有提及斯大林的名字,也沒有提赫魯曉夫的名字。賓館周圍群眾越聚越多,蘇方特別是喬治亞黨政領導人,加上我代表團工作人員,都站在賓館大門裡面,以防群眾衝進院子里來。天黑后,我代表團被安排立即離開第比利斯,乘火車前往巴庫,在巴庫乘火車去哈爾科夫參觀訪問。事後蘇方告訴我們,在我代表團離開第比利斯的第二天,那裡的軍警同參加集會的群眾發生衝突,死傷數十人。

波蘭統一工人黨中央第一書記、波蘭總統貝魯特,在參加蘇共二十大后,於3月12日在莫斯科病逝。中共中央來電通知朱德,要他率中國黨政代表團去華沙參加貝魯特的葬禮,代表團成員是:駐蘇大使劉曉和駐波蘭大使王炳南。朱德在蘇聯各地訪問了12天後,於3月14日回到莫斯科。當天他率領劉曉到莫斯科蘇聯工會圓柱大廳弔唁貝魯特,並在其靈柩前敬獻花圈。第二天,朱德、劉曉乘飛機抵達華沙同王炳南匯合,參加了貝魯特的葬禮。3天後朱德返回莫斯科。

在回國途中,朱德又在蒙古人民共和國訪問了3天,於1956年3月底回到北京。

《摘自歐陽淞 曲青山主編:《紅色往事:黨史人物憶黨史》,濟南出版社》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2-21 01: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