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說說現在的上海百樂門舞廳和它的歷史

作者:bobzhou  於 2022-1-9 23: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說說現在的上海百樂門舞廳和它的歷史

現在上海百樂門舞廳去玩一次,花多少錢呢。

晚上的門票是600元人民幣,其中100元是供應一客晚餐。

( 網路照片)

為了擴大宣傳,周三是特別優惠,只要100元。

看看周三的熱鬧場面,有錢人當然不會在這一天來跳舞。


看看上海百樂門舞廳過去的歷史

1929年,原開在戈登路(今江寧路)的兼營舞廳的「大華飯店」歇業,被譽為「貴族區」的上海西區,沒有一個與「貴族區」相適應的娛樂場怎麼可以?於是1932年,中國商人顧聯承投資七十萬兩白銀,購靜安寺地營建Paramount Hall,並以諧音取名「百樂門」,外觀採用美國近代前衛的ArtDeco建築風格,是當時30年代的中國乃至全世界建築設計的新潮。紅遍全上海。1933年,百樂門大舞廳正式開業,它外觀華麗,內部富麗堂皇,燈光優美璀璨,再加上一流的爵士樂隊和紅舞女,成為當時上流社會爭奇鬥豔,社交應酬的首選。


百樂門由楊錫繆建築師設計,號稱「遠東第一樂府」。建築共三層。低層為廚房和店面。二層為舞池和宴會廳,裡面的設計極其現代,有大量的鎳、水晶和白色木頭布置,白色的大理石旋轉樓梯通向大舞廳,最大的舞池計500餘平方米,舞池地板用汽車鋼板支托,跳舞時會產生晃動的感覺,大舞池周圍有可以隨意分割的小舞池,既可供人習舞,也可供人幽會,尤其是陽台上一個由玻璃地板 做成的透明舞池,下方有腳燈,讓人感覺好像在雞蛋上跳舞,當兩層舞廳全部啟用時,可供千人同時跳舞,室內還裝有冷暖空調,陳設豪華。三樓為旅館,頂層裝有一個巨大的圓筒形玻璃鋼塔,當舞客準備離場時,可以有服務生在塔上打出客人的汽車牌號或其它代號,車夫可以從遠處看到,而將汽車開到舞廳門口。


百樂門樓頂中央矗立著高達九米的圓柱型玻璃銀光塔座,璀璨無比的霓虹燈能熠耀一里之外。值得一提的還有,當年百樂門沒有停車場,車子只能泊在遠處小馬路等候。為方便舞客,百樂門玻璃銀光塔上安裝了許多彩色燈泡,串成一個個數字。每輛等候的車子對應其中一個數字。當司機看到自己的車號在燈塔上亮起時,就知道主人要打道回府了。

傳奇的百樂門大舞廳因為白先勇的小說《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而不朽-----裡面有一個上了年紀的上海舞女在台北的一家低級舞廳里說:「好個沒見過世面的赤佬,左一個夜巴黎、右一個夜巴黎,說起來不好聽,百樂門裡那間廁所只怕比夜巴黎的舞池還寬敞些呢!」由此足見百樂門之奢華。

對一家舞廳來說,能否挨得進高檔次,門口的氣派和內部裝修及侍應的態度等方面固然要緊,但更重要的是要看聘用的是什麼樣的樂隊。把演奏的樂隊比做為這家舞廳的"靈魂",是並不為過的。百樂門的樂隊,都聘用菲律賓人,因為只有那些花不起錢的小舞廳才僱用華人樂手。


那時那幾家大舞廳中的菲人樂隊的演奏技術都是很嫻熟的、快、慢華爾茲(快、慢三步)、勃魯斯(四步舞)、倫巴、吉特巴(又稱「水手舞」)、探戈、桑巴、恰恰、曼蒲………甚至連進行曲全都會奏。這些樂隊很能緊跟潮流,國外流行出一首什麼樣的樂曲,不多幾天就能搬進上海的舞廳里演奏了。1947年——吉米金樂隊在百樂門演奏爵士樂及夏威夷音樂一炮而紅,時間聲名鵲起,成為當年第一支進入高級舞廳的華人爵士樂隊。此外,百樂門大舞廳的歌手是上海市歌星俱樂部精選出的老歌專業歌星,梁實秋的第二任妻子韓菁清年輕時即是百樂門走紅的「歌后」。舞蹈老師則是上海市交誼舞協會中的精英,其中更不乏國家級選手,可以說,百樂門大舞廳可說是所有愛舞者的天堂,是當時上海 「十里洋場,萬千氣象」的代名詞。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一位叫陳曼麗的舞女,因拒絕為日本人伴舞,被日本派人搶殺在舞廳內。1954年,由於百樂門虧空嚴重,而由政府有關部門接管,而隨著時代變換,百樂門也風光不復往昔。


百樂門建成後,一度租給某法國人經營。由於出租合同規定,百樂門老闆根據客人人數抽成,這位法國人即規定舞客一律自帶舞伴,而收費極為昂貴,這使百樂門蒙受極大的損失,不久,百樂門辭退該法國人,重新易人經營,並向社會招聘舞女。當時,舞女的月收入達三千至六千元,是普通職員的十倍以上。


以伴舞為職業的「貨腰女郎」(舞女的謔稱)也是一種文化現象,起先舞女多為外國妹,如西人創辦的新華舞場,舞女均為西歐、白俄佳麗,日本人在虹橋開設的舞場,舞女均為東洋嬌娃。後來,舞廳多了,規矩隨之改變,中洋並取,水陸雜陳,各喜各好,應有盡有。

舞女的來源有四:一是茶樓酒家的女招待跳槽;二是妓女轉行;三是情場或影壇的失意者來此尋求刺激;四是貧苦人家的女孩子為生計所迫而出賣腰肢。她們的年齡通常在十六歲至二十五歲之間,實實在在吃青春飯。當年,上海只有幾家大飯店附設的舞廳內沒有伴舞女郎,其他舞廳少則有三四十名,多則有近百名。

1948年的舞女運動
除大牌紅舞女外,普通舞女不拿固定薪水,全賴舞票收入。舞票須與舞場老闆拆帳,紅舞女可得七八成,一般舞女僅得四五成。百樂門舞場的管理最為嚴格,舞女須經過考核,持有百樂門簽發的陪舞證方能進場伴舞,這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舞女、舞客的安全和利益。舞女還得跟老闆簽訂合同,在合同規定的期限內,不管舞女個人生意如何清淡,收入如何微薄,每晚都得去舞場坐夠幾個鐘頭的冷板凳,不準中途走人另尋賺錢的門道。


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末,一位半紅半紫的舞女月收入高達一百八十元左右,而一位產業工人的月收入僅有十元上下,可見其進項不菲。不過,話說回來,做舞女也耗費本錢,她們的衣裙、鞋襪、首飾、化妝品和黃包車費是一筆相當不菲的開銷,再加上舞女的家庭負擔不輕,從表面看去,她們風風光光,暗地裡卻也得過緊日子,比如說,她們在舞場裡抽的是白錫包的三炮台,回到家裡則抽老刀牌;舞場裡吃的是三明治火腿,回到家裡則用油條、泡飯勉強對付。當然,紅舞女要另當別論。


在上海灘,舞女被稱為「龍頭」,舞客被稱為「拖車」。手腳大方的舞客邀請自己心儀的舞女跳舞,照例先開香檳,香檳貴至十元一瓶,舞女扣傭10%——20%。有些相熟的「拖車」為了討好「龍頭」,還會想方設法塞錢給舞女。場內耳目眾多,不便出手,又不便托侍役代為轉達,於是他們預先將小費包在花手帕中,當翩翩起舞之際,若有意若無意地塞給對方。


為了避免眾舞客共爭一舞女而釀成禍端,舞廳普遍實行「買鍾」制,舞客看中某小姐,即買斷某段時間,請她坐檯,或聊天,或跳舞。舞客若要在舞女身上尋求刺激,必須另外給舞女小費,她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有明碼實價,縱然舞客手腳不乾不淨,他也得量力而行。客人若看中某舞女,要帶她去別的場所消遣,則先得買「出街鍾」才行。通常所說的「紅舞女」就是那些被舞場豪客搶著買鐘的「貨腰女郎」,她們的舞票多,收入高,被地痞、流氓盯上的風險也大。


有的紅舞女人老珠黃,卻不肯草率從良,她們就搖身一變,由舞女轉為大班(又叫「媽媽生」或「公關經理」)。由於她們認識的熟客多,人脈廣,在江湖上吃得開,善於利用手中的資源為一些入行不久的新面孔牽線搭橋,藉此可以抽取數額不菲的傭金。這些大班在娛樂業中舉足輕重,她們負責管理舞女,發掘新人,拉攏豪客,掌控人氣指數,與紅舞女一樣,是各大舞廳的靈魂人物。最重要的是,舞場賓客三教九流,龍蛇混雜,這些「大姐大」手腕嫻熟,與黑白兩道有交情,能夠呼風喚雨,排憂解難,舞女遇到麻煩不能自己擺平,就得請她們出面。有道是,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大舞廳對王牌大班的爭奪往往趨於白熱化。


舞場中最大的看點和賣點當然還是紅舞女。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上海爵祿舞場的李麗娜,桃花宮舞場的歡笑風,大華舞場的陳雪莉,都因色藝俱佳而聞名遐邇。每天晚上,舞廳里圍坐著一大圈舞女,但舞女大班總要為紅舞女留出最好的位置,而這些「皇后」照例是姍姍來遲,方才顯示出其身份之尊貴。紅舞女的行頭最為時髦,特別容易識別,而且每天必換,一星期內不會重複。「掛頭牌」的走紅舞女,以風姿綽約、纖穠合度令那些紈絝公子、走馬王孫銷魂盪魄,一擲千金。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SAGFS 2022-1-10 03:58
===真正工作有壓力一天下來應該睡覺休息了而平時不可能不應該去舞廳的除非應酬...如美國, 幾乎沒有夜生活的,那國家就是生存戰場,才具競爭力...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1 10: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