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看看中外一些名人嫖妓的『輝煌』歷史

作者:bobzhou  於 2021-11-5 00: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兩性話題|已有1評論

說男人嫖妓,中外都有。
現在的中國,只要一男一女共處一室,不知道二人的關係,有的人也不認識這二個人,只要有人說女方是賣淫的妓女,就算二人穿了衣服,就可稱男人在嫖妓了。
這是現在的中國人的觀念。
被戴上『嫖妓』的帽子,好像不得了了。

看看中外一些名人都喜歡嫖妓,都有嫖妓的經歷。有些名人還嫖出花樣,有名人嫖出了政黨,有名人嫖出了世界最高檔次的藝術品,有名人嫖出了世界經典之作。偉大,偉大。
中國有名人嫖出了個所謂高等學堂,那在世界上是無人待見的。

貝多芬經常去妓院。他曾說過這樣的話:「沒有靈魂的交流,只有肉體的歡愉,沒有一絲高尚的感覺,事後只是遺憾和悔恨……」多麼深刻的嫖娼總結。西奧多·佛利莫是專門研究貝多芬的醫生,他從貝多芬的病史中發現諸多梅毒癥狀,而貝多芬耳聾也是梅毒引起的。

1888年,梵高來到了法國南部的小城阿爾,在這裡他與畫家高更共用一個叫做拉謝爾的妓女,梵高沒錢的時候會讓高更請客嫖娼。我們都知道梵高割下了自己的耳朵,但一名研究梵高的德國學者指出,梵高的耳朵是高更割下來的,原因是兩人爭奪拉謝爾,爭執中高更割下了梵高的耳朵。

  
雨果——鐵打的雨果流水的妹子

  沒錯,他就是《巴黎聖母院》的作者,圓明園打砸搶事件之後,痛罵英法聯軍的維克多-雨果。他幾乎每天都要嘿咻幾次,他通常上午找個年輕妓女作樂,下午又和歌女廝混,晚上跟又和情人朱麗葉啪啪。從雨果的日記得知,他在83歲還保持著一定的性生活,他死前4個多月里還進行過8次啪啪。

莫泊桑——口味雜、不挑食

  我們都讀過莫泊桑的《羊脂球》,莫泊桑好色出名,他熱衷於和各種女人啪啪,包括飯店女招待、農莊姑娘、寡婦、甚至黑妹子,此外他也是妓院的常客。最終,醉生夢死的縱慾生活,讓他染上了梅毒,最後他在瘋人院里離開了人世。  

康有為——百忙之中不忘嫖

  康有為,有一次在上海講完課後要趕船去北京,結果他在去碼頭的途中順道去妓院嫖了個娼,當他完事後卻發現時間來不及了,於是他提起褲子就往碼頭跑。快到碼頭時他發現有幾個人在追他,而且追到了船上,他這才想起來沒付嫖資。但他大概怕挨揍,所以躲進了救生艇里,最終逃過一劫。

孫中山——用日本人的錢嫖日本女人

  孫中山嫖娼也不算秘密,他公開說自己一生所好:革命、讀書、女人。李敖說孫中山曾去台灣(專題),在一個日本旅館里留下一張條子,條子上寫著「此地有花姑娘否」。更有趣的是,孫中山在日本用日本政府提供給他的「革命資金」嫖日本妓女。除了嫖妓,孫中山也用妓女掩護身份,他在南洋活動時就找了個日本妓女冒充他的伴侶。  

陳獨秀——最牛逼的騷客

  民國時期北京的八大胡同是著名的紅燈區,陳獨秀是那裡的常客。陳獨秀很潮,寫過嫖后感《乳房賦》 :「……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質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態若何?秋波灧灧。動時,如兢兢玉兔。靜時,如慵慵白鴿……,」 陳獨秀後來在妓院里被警察抓了,當然罪名不是嫖娼,因為民國時期嫖娼是合法的。
老北京的妓女分為「南班」與「北班」兩種,一般來說,「南班」的妓女主要是江南一帶的女子,檔次高一些,不但有色,而且有才。這樣的妓女陪的多是達官顯貴,如京城名妓賽金花、小鳳仙等。「北班」的妓女以黃河以北地區的女子為主,相貌好,但文化素養差一些。「八大胡同」的妓女以「南班」居多,故多為一、二等妓院。
  陳獨秀是南方人,作為「學長」,收入又高,想必玩兒的是南班。

郁達夫——初夜給了日本女優

  郁達夫生性風流,對此也很坦蕩,他寫過自己留學日本的經歷:就在一天雪片還在飛舞著的午後,踏上東海道開往東京去的客車……受了龜兒鴇母的一陣歡迎,選定了一個肥白高壯的花魁賣淫女,這一晚坐到深更,於狂歌大飲之餘,不覺得竟把我的童貞給破了。


一次轟動京城的嫖娼,改變了中國的軌跡

  1916年12月26日,蔡元培終於答應當時的北洋政府教育總長范源濂:我願意出任北大校長一職。

  蔡元培做過教育總長,但他一直以來都有一個當校長的夢想,那樣才能真正改變一個學校,推行自己的辦學理念。但是,他的很多朋友都反對他當北大校長,因為那時的北大,實在太爛了。

  當時的北大,學生很多都是官二代和富二代,大多數學生都雇有僕人,在學校里,這些學生被稱為老爺。上課鈴響了,僕人要向學生通報說:「請老爺上課。」這些「學生老爺」上學不是為了學習知識,而是希望畢業后能做官,北京大學的風氣是以做官為目的,被人戲稱為「官僚養成所」。

  「學生老爺」們放了學不是去圖書館,而是跑到妓院、戲園,打麻將、吃花酒、捧名角。社會上盛傳關於「兩院一堂」的說法是,出入八大胡同妓院的人中,多是參眾兩院和京師大學堂(1912年5月更名北京大學)的人,因此,當時的北京大學幾乎是墮落的代名詞。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john71 2021-11-6 02:05
李雲迪完完全全就是被獨裁政府利用來轉移視線的犧牲品! 可惜了他曾經辛辛苦苦的違心讚美和強忍惡臭舔屁眼。。。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1 01: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