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舊上海賣淫中最慘的蘇北女人

作者:bobzhou  於 2021-9-6 22: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兩性話題

舊上海賣淫中最慘的蘇北女人

舊上海從20年代開始娼妓盛行。當時的娼妓大約在1520萬人之間。此時上海婦女人口約為150萬,平均915名成年女性中即有一人是娼妓。

四馬路一帶妓院林立,尤以新老會樂里為集中,老會樂里有妓院151家,妓女587人,新會樂里33幢房子中有32幢為妓院,掛牌者三四百家,妓女千人以上。

30年代,上海還出現八千多名俄國妓女,她們在虹口區或法租界的「羅宋堂子」中公開賣淫,或成為提供性服務的舞娘、吧女。

至於在上海出現的日本妓女,主要集中在虹口一帶的日本居留民聚居區,她們公開向日本居留民、西洋人或中國人賣淫。還有一些朝鮮女人也在虹口一帶賣淫。

舊上海妓女之多,主要是由於當時女子就業率低,生活水平低下,女子大多數無業家居,至於淪落為娼的人幾乎無一例外地出於貧困。

1948年統計,上海還有公開營業的妓院800多家,領取執照的公娼9000多人,變相妓女和私娼5萬多人。她們淪為娼妓的年齡,以1625歲為多,大多數是文盲,極少數人有中小學文化。

上海娼妓的等級與類別複雜繁多。

有專供上層官僚商賈玩弄的「長三書寓」,裡面的姑娘大多數是蘇州女子

次於長三的「么二堂子」,這是中等妓女賣淫的地方。妓女大多來自江浙兩省,其中以杭州、湖州、常州、無錫等地為多。

還有以嚮導、按摩為名的變相妓女,以「酒吧女」、「玻璃杯」、「盪白」、「半開門」等為名稱的妓女。這是非公開營業的私娼。這是老上海的舊居民中的女子,這些女人往往還是讀過書有點文化。

有專供外國人糟蹋的「鹹水妹」在提籃橋一帶活動,大多是廣東人。

這些是上海中上層嫖客光顧的場所。

上海收入不高的人,往往是與馬路拉客的野雞打交道,還有去花煙間玩下等娼妓。

在中心城區活動的野雞和花煙間女人都是當地的流氓地痞控制。

 

蘇北女人要賣淫,是無法插足以上這些地方的。

賣淫的蘇北女人沒有統計到這些上海妓女隊伍中。

 

蘇北女人的賣淫,大多數是被逼、被抵押、被騙、被拐賣到比下等妓院條件更差,摧殘女人更厲害的地方為娼。

歷史上,江浙兩省人,如蘇州、無錫、常州、杭州、寧波、紹興一帶人,往往以上海人自居,基本掌握了上海的經濟和文化。在實際生活中也是這些地方的人操控一切。

蘇北人則不同,由於戰亂、自然災害,他們被迫背井離鄉。他們逃難來到上海以後,為了生存,大多數人從事社會最底層和所謂「伺候人」的工作,如碼頭工人、人力車夫、紡織女工、能夠掌握的只有三把刀(切菜刀、理髮刀、修腳刀),其收入幾乎不足以維持生計。

這些蘇北人聚集在上海城郊和沿蘇州河邊,住在用竹席、氈布、土塊搭建的陰暗潮濕的簡易屋棚里。這些聚集地也被稱為棚戶區。棚戶區沒有任何衛生設施,不單是髒亂差,裡面的生活環境中的黑暗面是一般上海人無法想象。

蘇北人生活在上海的最底層,和那些住在豪宅、揮金如土的有錢人比起來,猶如地獄與天堂。這些蘇北人遭受江浙兩省人的歧視,被稱為「蘇北佬」、「江北佬」、「江北豬玀」。

蘇北人的生活狀況和備受歧視在上海持續了一個多世紀。

 

在蘇北人聚集地方的蘇北女人又怎樣維持生計呢。

有些是靠男人辛苦賺來的一點錢,過著衣不蔽體、家無隔宿糧的日子。

有些是進入工廠做女工,在工廠做最勞累、勞動條件最差的工作。

只有少數是到有錢人家去當傭人、當大姐(因為大多數上海有錢人不喜歡用蘇北人)。

 

還有許多蘇北女人就走上了出賣色相和肉體的不歸路。

逃難來的蘇北十幾歲的姑娘被幾塊錢賣到下等妓院。妓院老闆以高價將初夜權賣給嫖客,而更多的是即被老闆強姦,然後是妓院龜頭的輪流姦汙。姑娘就這樣開始妓女生活。老闆規定妓女接客次數,決不因其身體有病、月經來潮,或懷孕或剛剛墮胎而減少。接客達不到規定次數,就挨毒打、罰跪、不給飯吃。有的被趕到馬路上當「野雞」,兩個鐘頭接不到客,就得在洗衣板上跪燒一支香,並遭毒打后再去接客。妓女每夜必須留客外,任何時候來的嫖客都得要接,還要遭地痞流氓的任意摧殘。大多數妓女白天接客交媾七到八次,晚上天天有過夜的嫖客。妓院主為了不使妓女懷孕就給她們吞食藥物。

這些蘇北女人給人作為了洩慾器,賣淫成了日常的勞作,這些蘇北女人與嫖客交媾的頻繁,往往是對賣身,女性生殖器的被糟蹋,變得麻木不仁了。

在肇嘉浜和打浦橋等地方有多個蘇北女人賣淫的地方,這裡沒有什麼像樣子的房子,就是棚戶區的棚戶。有些棚戶就是蘇北女人賣淫的地方。棚戶前放了幾隻長板凳,長板凳上坐的都是蘇北女人,這些女人有的是長衣長褲,有的是短衣短褲,有穿鞋的,有赤腳的,這些蘇北女人是自賣自身的女人。到這裡來的蘇北女人,多是附近棚戶區里的貧窮女人,窮到揭不開鍋,還有一屁股債就只有走這條路了。

走過這裡,往往聽到女人哀哀的聲音,大爺求你饒了我,輕點輕點,接下來就是不堪入耳的男女交媾的哼哼哈哈的聲音。

上海下只角,社會底層靠出賣勞動力生存的男人,經濟條件使他們往往婚姻無著,他們一天勞累下來,需要的就是找女人來解決性慾的需求。因此無以計數的,供這些出賣勞力的男人發泄性慾的蘇北女人就活躍在上海偏僻的小巷。

 

這些蘇北女人,經過12年的賣淫,大多數人染上梅毒、淋病等性病。

蘇北女人死後,屍體往往用破席一卷拋於亂墳堆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5 10: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