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如何幫助孩子抵禦左媒和大學洗腦?

作者:YukongZhao  於 2022-12-23 03: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華人與成功|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1評論

關鍵詞:美國文革, 孩子, 洗腦, 極左

近四十年來,數十萬華人來到美國定居,很多是為了追尋美國夢,更多的是為了孩子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多少華人父母身無分文來到美國留學、打拚,有了工作之後,還多年來節衣縮食,買個好學區房。之後,又開始整天為孩子的讀書,花樣繁多的課外活動不停地忙碌。辛勤耕耘二十來年後,終於看到孩子克服美國大學對亞裔的超高門檻,進入了名牌大學。那時心中可是激動萬分,因為自己花了多年心血播種下的種子,終於很快就會開花結果了。

很多華人家長萬萬沒有想到,大學的入學儀式上,大學官員們就大談當今美國社會對非裔和西裔的「系統的種族歧視 (Systemic Racism) 」,鼓勵孩子們成為「社會正義鬥士(Social Justice Warrior)」,為「被歧視」少數族裔 (Disadvantaged Minorities)而抗爭。不出兩年,孩子的社交媒體上就有了「黑命貴」的標誌。自己勤勞努力創建的幸福家庭還會被孩子貼上有「特權的家庭(Privileged Family)」的標籤。有的孩子,例如新澤西的黃姓女士還成為了極左的喉舌,對我們華人家庭及文化傳統進行攻擊。

很多華人家庭因為孩子被左媒和大學洗腦而產生家庭衝突。這種情況我自身就經歷過,很多華人父母也跟我分享過。輕者家裡常常出現持有保守理念的父母和持有自由化觀點的孩子的熱烈爭吵。嚴重者甚至產生父母與孩子家庭關係破例,互不來往的情況。一位全國知名的反極左的華人母親,就遭受了這樣的人生打擊。

孩子被左媒和大學洗腦是令成千上萬華人父母失望心碎的痛苦經歷。在即將邁入老年的時刻,不願看到自己花了多年心血種下的種子,長出一顆苦果,更不願失去孩子應該帶來的親情和溫暖。

那麼,如何幫助孩子抵禦左媒和大學洗腦,維護和孩子的親情呢?我根據自己和與很多華人家庭交流的經驗,給大家提出以下幾個粗淺的建議,供大家參考:

首先、要肯定和褒揚孩子的善良,並教會孩子思考問題的方法。

左媒和大學洗腦利用的就是孩子們的善良。當他們告訴孩子們非裔和西裔「還在受到」系統的種族歧視,經濟教育落後的時候,這就喚醒了孩子們善良的同情心。如果他們說他們的政策主張是幫助這些「被歧視」少數族裔的,這無疑給他們的政策主張建立了一個道德制高點。被洗腦的孩子常常就把對這些政策主張的質疑看作是「不善良」、「不道德」、乃至「有種族偏見」的行為。如果父母只闡述自己的觀點,不和孩子找到共同點,對話往往就沒有基礎,很快走向對抗性的道德攻擊。

如果我們換個方式,首先肯定孩子對經濟教育落後族裔的同情心和孩子的善良,並願意和孩子討論「怎麼才能有效地幫助這些經濟教育落後族裔?」 這樣就跟孩子建立了對話的基礎。在此基礎上,父母並可以再進一步,教會孩子思考問題的方法。我常常告訴孩子,評價一項政策的好壞,不能只看其政策目標,關鍵還要看政策的實際效果。不是所有想幫助窮人及弱勢群體的政策都是好政策。例如,共產主義的政策目標是解放所有的無產階級。但其實施結果是:凡是共產主義統治過的國度都出現了極度的貧困和大規模的屠殺。數千萬人死在共產主義所帶來的屠刀下或飢荒中。

其次、不要只是講,而要多傾聽,多提問題。

記得一位名人說過,年輕人最大的毛病是他們認為他們什麼都正確。如果做父母的只是忙於闡述自己的觀點,不是多傾聽,他們和孩子的對話效果會很差。這是因為很多孩子並不願耐心聽懂或接受父母的觀點。

如果父母耐心一點,聽孩子講完他們的觀點,並給他們提一些問題讓他們思考。這樣效果會更好。以下這些問題就可以給孩子們提出:

·     如果左派這些政策好的話,為什麼在民主黨管理的很多城市中心,非裔和西裔的經濟和教育水平幾十年都未能得到改善?

·     如果美國的左派精英都那麼正確,為什麼美國的「反貧困戰爭 (War on Poverty)」實施了近60年,非裔和西裔的經濟水平依然那麼落後?

·     如果美國的左派精英都那麼正確,為什麼美國的「種族強制照顧行動 (通常叫做平權法,Affirmative Action)」實施了近60年,非裔和西裔的教育水平依然那麼落後?

·     民主黨採納的是「給窮人每天送條魚」這類不能改變貧困的政策?還是更有效的「教會窮人釣魚」這類能真正改變貧困的政策?

·     為什麼左派幾十年都未能提高非裔和西裔孩子的中小學教育,幫助他們合格地進入美國大學,反而在大學錄取讓亞裔孩子讓出名額,把亞裔當作他們政策失敗的替罪羊?

這些問題可以幫助孩子培養批判性思維,獨立思考能力,而不是對左派政策主張照單接收。

第三、對孩子要有耐心、並進行潛移默化地影響。

跟孩子交流時,一定要有耐心。不一定需要孩子馬上表態,贊同您的觀點。要給孩子時間進行思考,消化接收您所闡述的事實和邏輯。

而且、影響孩子的渠道很多,並不只限於和孩子對政治問題進行嚴肅地討論。可以通過潛移默化的方式進行。比如,把一些保守政策的成效及極左政策的危害的新聞告訴孩子。近年來紐約、加州治安惡化,亞裔頻頻受到暴力傷害,大量人口紛紛搬到佛州,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

我自己也有一個小小的訣竅。我在撰寫批判極左的文章或書籍時,就常常讓孩子幫助檢查修改語法或文字的錯誤。這樣,孩子在幫助我看稿子的時候,自然而然地讀到了很多左媒和大學老師不告訴他們地事實。例如,根據FBI的數據,超過 70%的黑人謀殺案的受害者是被黑人謀殺的。美國警察2019年槍殺大概15個未帶武器的黑人(絕大多數是因為拒捕),僅占黑人當年被謀殺人數的0.2%。黑命貴所聲稱的警察對黑人有系統歧視是沒有根據的。而且,美國退伍軍人自殺、吸毒死亡每天的人數就有十多個。相比之下,警察誤殺黑人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但和退伍軍人自殺,吸毒死亡相比較,是一個較小的問題。

通過這些潛移默化的影響,在不需要與孩子正面交鋒的情況下,孩子就逐漸認識到客觀、平衡的社會知識,不再容易被左媒誤導。

第四、用嚴酷的歷史事實幫助孩子了解極左烏托邦治國方式的災難性後果

極左思潮的共性就是以大政府、社會變革等一系列違背市場規律,壓制個人主觀能動性、限制個人決策能力和創造性的極端政策,試圖打造出一個「結果均等 (Equity) 」的烏托邦社會。這種理想化的治國模式很容易欺騙那些對社會經濟規律的複雜性了解不足,但懷著善良心愿,急於改善社會的年輕人。再加上極左使用洗腦、進行言論審查、篡改歷史等手段誤導民眾。所以,美國很多年輕人,包括華二代追捧社會主義者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AOC

在這種情況下,對極左洗腦最有力的反制手段就是讓孩子了解極左烏托邦治國方式的災難性後果。最佳的歷史教材就是毛時代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毀滅性災難。1958年毛髮起「反右運動」,壓制了不同意見。之後他毫無顧忌地發起了「人民公社」、「大躍進」等烏托邦治國政策,結果把超過三千萬人民活活餓死。1962年毛髮起全國性的「階級鬥爭」教育,給所有的中國人進行洗腦。短短四年後,在他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數千萬被他洗腦的紅衛兵及造反派,對數百萬無辜民眾進行了殘酷迫害,並以「破四舊」之名,把中國數千年的歷史文化遺跡徹底毀壞。

令人震驚的是,美國的極左正在重蹈中國文革的覆轍。他們使用「種族鬥爭理論 (Critical Race Theory) 給年輕人洗腦,在美國社會大肆實施言論審查,禁言,並利用「砸飯碗文化 (Cancel Culture或稱取消文化)「打擊不同意見者,並拋出聲稱黑奴創造美國歷史的「1619工程」,試圖篡改美國歷史。雖然美國的文革是一場由馬克思主義追隨者在大學傳播形成的自下而上推動的社會運動,與毛自上而下發起的社會運動略有不同,但其方法手段驚人地相似,其危害性將同樣可怕。

讓孩子了解美國文革和中國文革驚人地相似性,讓他們看到極左烏托邦治國地災難性結果,是幫助孩子抵禦左媒和大學洗腦地最有效手段。在這裡,我很高興地告訴大家,我最近完成出版英文專著《Critical Race Theory & Woke Culture/America』s Dangerous Repeat of China』s Cultural Revolution》(中文書名是:《種族鬥爭理論及覺悟文化:美國文革危險的重演》。在書中,我不但講述了由於家父在文革中受到迫害,導致家破人亡,極度貧困的悲慘遭遇,而且把極左在美國大搞文革地若干伎倆手段與中國文革一一作出比較。全書引用200個事實和數據,並獲得了前教育部助理部長Kenneth Marcus,前白宮亞太事務執行主任Holly Ham,以及在Fox電視台和美國各地批判美國文革地Xi Van Fleet女士地高度評價。很多朋友讀了,反饋都很好,並買給孩子閱讀。

第五、在孩子交流時,一定要把親情與政治分開,不要說傷感情的話,把孩子推到極左的懷抱。

不少家長認為,孩子受極左洗腦,是由於不知生活的艱難。於是就威脅斷絕孩子的學費、生活費,讓孩子自己打拚,這樣就知道「小鍋是鐵打的了」。這種做法風險很大,很容易傷害孩子對父母的感情,強化極左所宣稱的「保守人士沒有同情心,沒有愛心」的謊言。一旦和孩子感情破裂,斷絕關係,父母更是無法影響孩子的思維,就把孩子整個推到了極左的懷抱。自己二十多年的辛勤耕耘,養育成的是一個對自己沒有尊敬、關愛,被極左極端思潮洗腦的逆子。所受打擊,堪比老年喪子之痛。

所有,我在這裡建議那些與孩子在政治理念上有衝突的父母,千萬不要急躁,不能感情用事。在孩子交流時,一定要把親情與政治分開,不要說傷感情的話。千萬不要因為孩子與自己政見不同,就減少對孩子的關愛或經濟支持。越是在關係緊張的時刻,越要維護與孩子的親情,讓孩子感受到父母的溫暖。

以上這些是我幾年來通過自身的經歷和與朋友的交流總結出來的經驗。可以很高興地告訴大家,今年聖誕我的孩子都從外地回到家中。我們家中不但沒有了幾年前為政治問題地爭執,而且充滿了親人之間的相互關愛。孩子們不但給我們準備聖誕禮物,而且對我和太太的身體、生活問寒問暖。可以很欣慰地說,我以上介紹的幾個方法是很有成效的。

如果大家有興趣把我有關美國文革的書籍贈送孩子,幫助他們抵禦極左洗腦,請點擊以下鏈接預定(電子版就10美元一本):

Critical Race Theory and Woke Culture: America's Dangerous Repeat of China's Cultural Revolution - Kindle edition by Zhao, Mike. Politics & Social Sciences Kindle eBooks @ Amazon.com.

大家也可以要求本地市或郡圖書館預定,讓更多的美國民眾看到極左對美國的危害。

謝謝大家。 並祝大家聖誕快樂,在新的一年裡闔家幸福,和和美美!

趙宇空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4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浮平 2022-12-23 04:56
【這樣,孩子在幫助我看稿子的時候,自然而然地讀到了很多左媒和大學老師不告訴他們地事實。例如,根據FBI的數據,超過 70%的黑人謀殺案的受害者是被黑人謀殺的。美國警察2019年槍殺大概15個未帶武器的黑人(絕大多數是因為拒捕),僅占黑人當年被謀殺人數的0.2%。黑命貴所聲稱的警察對黑人有系統歧視是沒有根據的。】

與您交流幾個觀點 ---

第一,對人文領域,社會學感興趣的大學生,特別是哈佛之類名校的學生,都有閱讀能力。比如,對美國警察是否有種族偏見的思想,是否帶入執法,是否因此造成系統性誤殺中的種族因素偏差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 可能超越了大學老師是否告知事實的範疇。所以,如果要進一步作出自身的獨立分析判斷,可能需要建議他們讀讀研究報告。consistent with fact-based and evidence-based thinking and analysis 這樣就將可能細緻分類思考的問題有客觀依據的深入,不然反過來又粗糙的將具體問題分成了兩個政治大框往裡裝 ---- 左派右派思維?

第二,從這篇綜合文章中可以看到其中一項研究指出,單從警察的 survey 統計數據中分析,對少數族裔嫌犯更容易掏槍,但種族膚色不是開槍的決定因素。【 A 2017 study of data collected from the Dallas Police Department in Texas indicated that although race was not a significant factor in decisions to pull the trigger, Dallas officers were more likely to draw their firearms on minority suspects】是否說明人的種族偏見更容易普遍存在?或者換個角度,假如某個地區某族裔犯罪率較高,是否更容易在該地區對某族裔的印象擴大到對非犯罪的該族裔普通人身上?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2601-9

第三,另一篇文章從複雜的數據分析中得出的結論:【We find no evidence of anti-Black or anti-Hispanic disparities across shootings, and White officers are not more likely to shoot minority civilians than non-White officers.】這個研究方法就考慮了多重因素來分析警察開槍的分析。 感覺說服力如何?

https://www.pnas.org/doi/full/10.1073/pnas.1903856116

跟您開個玩笑:您也很會派性洗腦法。
回復 qxw66 2022-12-23 05:00
哪裡有什麼真的左派?假的。
回復 meistersinger 2022-12-23 10:31
算了吧。您的孩子比您的英語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他們能看得懂的書您大概聽都沒聽過。美國18歲就是成年人。除非您的孩子是天才,他們入大學時已經成人。他們會找您要錢,卻不會找您問詢解決人生的問題。
回復 東方朔風 2022-12-23 11:53
一個族群整體的社會表現和成就,歸根結底是由這個族群的整體素質決定的。比如猶太人作為整體的成就遠遠高於任何其他族裔,難道不是他們的特質決定的嗎?討論或者研究族群素質的差異是被政治正確禁止的高壓線,不管你怎麼旁敲側擊,不管你怎麼左彎右繞,只要你不敢面對本質,一切都是廢話。各族裔在各方面都達到比較平等有可能嗎?只有一條路,每一個人都是所有族裔雜交出來的米黃色人,沒有一個人是單純的白人黑人亞洲人拉美人,這個問題就解決了。那天到來之前,干點有用的吧。
回復 YukongZhao 2022-12-23 13:09
浮平: 【這樣,孩子在幫助我看稿子的時候,自然而然地讀到了很多左媒和大學老師不告訴他們地事實。例如,根據FBI的數據,超過 70%的黑人謀殺案的受害者是被黑人謀殺的
感謝您的反饋!  我的回答如下:

首先,我完全支持您的第一個建議,讓孩子閱讀更公正、精確的分析報告,而不是盲從左媒或一些偏左的大學教授。

其次,我個人並不希望把媒體和大學教授的行為往「左」或「右」兩個政治大框里裝。但是,美國政治現實卻比您我所希望的更為嚴酷。我在書中有專門章節例舉大量事實,抨擊了美國主流媒體違背中立、全面、平衡,為公民負責這些重要的新聞報道原則(Journalism principle),成為了極左狂奔派(Progressive)喉舌的行徑。在很多重要的關頭,他們頻繁使用partial truth,言論控制乃至謊言來誤導民眾。

大學情況也好不了太多。200個美國大學在教授種族鬥爭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幾乎所有的大學,包括曾經以捍衛言論自由久負盛名的加州伯克利大學都為抵制保守人士講演進行暴力示威。

從很多人因言論不政治正確被Cancel,Elon Musk出來捍衛言論自由所受到的人身攻擊和商業抵制這些現象來診斷,美國文革已經不是剛剛開始,而是進入重症期了。只有如我書中所呼籲那樣,美國社會重新珍惜、並回歸到言論自由、市場經濟、對個人權力和財產的保護、機會均等、擇優錄取等一系列建國原則,那時我們就不需要把媒體和大學裝到「左」或「右」兩個政治大框里了。
回復 慈林 2022-12-23 13:22
無法抵禦,只能靠孩子以後自己覺悟。
回復 慈林 2022-12-23 13:24
美國的左潮,只能讓時間來糾正,苦頭吃多了,自然會覺醒。
回復 浮平 2022-12-23 13:46
YukongZhao: 感謝您的反饋!  我的回答如下:

首先,我完全支持您的第一個建議,讓孩子閱讀更公正、精確的分析報告,而不是盲從左媒或一些偏左的大學教授。

其次,我個人並
【包括曾經以捍衛言論自由久負盛名的加州伯克利大學都為抵制保守人士講演進行暴力示威。】

這件事您可能需要分開看 ---

第一,正因為學校一般會有專門邀請不同觀點演講的 event scheduling committee 才會有爭議較大的演講內容。但學生有時會因演講觸及到種族歧視或者煽動仇恨方面的敏感話題而引發不滿和抗議(這些內容不屬於言論自由範疇,違背憲法)。這本身均屬於言論表達範圍內的合法行為。

第二,一旦不同觀點激烈爭執之後發生了暴力行為就是另一回事了。學校必須以學生安全為重而作出行政管理,並不是支持哪一派的暴力行為。

其實說到底就是任何不好的事情與人或者部分群體相聯時擴大化了都會產生不良效果,無論是對有色人種或者白人,這是根本道理。誰都不願意因他人的問題自己被冤枉,被歧視,被欺負。在反對一種偏見時也可能因為提法,政策和做法不夠細緻產生擴大化效應,於是有可能造成另一種偏見和不公正。

【從很多人因言論不政治正確被Cancel】言論是否「正確」,是否違規以共同共識的價值觀和言行的倫理道德底線規則判斷,不以政治觀點判斷。但人為的執行者有時不一定把握得好。比如,哪些屬於種族歧視,煽動暴力的言論,無論是哪一政治派別應該都一樣,都是網站不允許的,這是大原則框架。但具體判斷哪一句話是或者不是可能不那麼一致。從小學教育開始,更不會去提及政治觀點,多半是以人性層面來影響,有些話不說,因為 it hurts people 來講明道理。

」擇優錄取「 也許是比較好的觀點,但什麼是」優「,是否需要考慮解決社會問題的能力?如何建立判斷這方面優秀的客觀標準。您可以繼續思考。

在這些問題上依然不需要去以化政治框的主觀方法去判斷。舉例說明,前面 Nature 文章作者Lynne Peeples是哈佛大學畢業的記者,社會科學學者,您認為她屬於您說的哪個政黨派別呢?她的文章集中了多篇科學文章說明美國是否有警察執法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以科學方法得出的結論與她本人屬於哪一政黨派別無關。

與文革的可比性不大。文革是無共識價值原則和言行的法律約束狀態下被愚弄的群眾派性鬥爭。這裡是有共識價值原則和言行的法律約束下在具體問題應用中的判斷分歧。
回復 jchip 2022-12-23 16:01
洗腦要從娃娃抓起,高中的學生的老師是最棒的洗腦工具,舉個具體例子,毛領導的共產黨把地主的土地沒收了,不用說別的,老師就這一句話,令所有高中生義憤填膺,怎麼可以沒收我家的房產呢,得,洗腦成功,毛和他的共產黨是惡魔。老師成功了,美國青年洗腦完畢。
回復 Lawler 2022-12-24 00:02
您這些建議、論理,還是可行的。具體能不能說服孩子們,有太多因素決定。我們的孩子都很聰明,現在的想法不代表以後不會變。孩子的職業,常常能左右孩子的思維。如果以後的職業是小企業家,轉右則是早早晚晚的事。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是我的想法
回復 屠龍刀之原界 2022-12-24 01:54
作者很好笑!年輕人左傾是天生的!也不用對抗左傾,慢慢自己獨立,知道了世道艱難,明白了「錢難掙,屎難吃」的道理,自然就少了天真的想法!至於洗腦,在高中時已經洗乾淨了!那會等到大學?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3-4 16: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