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知子莫若母

作者:sanmiwu  於 2023-6-23 07: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luantanqin|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性格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如果不是娘胎裡帶來的,那一定也是五歲以前的事情。

我小的時候有些敏感,敏感到有些神經質。

大人們以為雞毛蒜皮的事情我會想很多,多到就要浮想聯翩了。

50年前如果有社交恐懼症,說的一定就是我。

我膽子小,小到不敢跟大人說話。

大人很可怕,當著面跟我媽媽說,

「奶奶,我小叔長忒丑,靦腆得像個大閨女,見我咋像是老鼠見了貓,乾脆讓我弄走吧。」

媽媽說,

「孬孩子,忘了小時候你爹怎麼笤帚棍追著打你來著。」

解氣。

大人總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以為孩子不懂事,他們忘了他們曾經也是孩子。

大人取笑孩子,開他們的玩笑,給他們起綽號,像是狗娃,狗蛋,雞蛋什麼的。

大人不給面子,他們說小孩子家要什麼面子。

人小就沒有面子嗎?大人和孩子不是一個平等的世界。

不是我想得多,大人們管孩子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什麼棍棒出孝子,嚴師出高徒。

什麼打是親,罵是愛。

什麼知子莫若父。

大人們覺得他們懂得孩子,他們不知道孩子的心其實才是最難捉摸的。

爸爸為了練習我的膽量,過年時家裡的鞭炮讓我來放。

不算長的鞭,頭天晚上灶火邊烤乾了,一根竹竿挑著。

我站在房頂,手握著竹竿,鞭的另一頭懸在半空。

爸爸用火柴引燃鞭炮,噼噼啪啪的響聲,嚇走了怪獸,卻沒嚇到我。

爸爸以為治癒了我的膽小症,其實他不知道,我是不想挨批評,用竹竿挑著放鞭炮對我來說不算大事情。

我五歲的時候一個人偷偷放兩響炮。

原本嘭的一聲飛上天又啪的一聲炸開花的兩響炮,沒想到在我手裡直接爆炸,兩響炮成了一響炮。

闖禍了。

小拇指腫了,有些發紫,帶著煙火味兒。

疼的咧了下嘴,後來那個手指就是木的了。

不是件光彩的事,怕被爸爸知道,把手縮進袖子里。

瞞是瞞不過的,被媽媽發現了。

把手拉過去,放在嘴上哈了兩下,眼淚就要下來了,好像疼的不是我是她。

我就說,沒事的,不疼。

又心疼又惱火,只是媽媽講不出大道理,女人無才便是德,我最害怕長篇大論。

告誡要的,以後千萬不能一個人偷偷放鞭炮,工地上老朱的三個手指頭就是被雷管炸掉的,嚇人吧,電線也不能碰,夏天也不要水庫里去洗澡,都是要人命的事。

我答應了,提了一個條件,

「手指頭的事不要到處亂說。」

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連最愛說話,最大驚小怪,消息最靈通的奶奶也從來沒有提起過這事兒。

這是我和媽媽之間的秘密,保全面子的事情我們總是做的很好。

知子莫若母。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7 10: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