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2018-09-15

作者:水穿石  於 2018-9-16 00: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關於文學翻譯|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關鍵詞:文學翻譯, 文化傳播, 跨文化, 科學性, 創造性

文學翻譯的科學性和創造性:中英雙語版

《民族主義——牛津通識讀本》發布有感

 

            2018426日正置愛城春意勃發的時節,孔子學院為譯林出版社20176月出版發行的中英雙語版《民族主義——牛津通識讀本》 主辦了發布會,協辦方是愛城唯一的獨立書店Audreys Books和加中友好協會。該書是我第一部文學翻譯著作,它的面世圓了我的翻譯夢,在此我想再次感謝譯林出版社,感謝孔院、Audreys Books和加中友好協會。

            說起我的翻譯夢,還要追溯到我的高中時代。記得那時讀傅雷翻譯的羅曼·羅蘭的小說《約翰克里斯朵夫》,我為譯者流暢的文筆深深吸引。不像讀其它外國文學譯本,總覺得譯文被原文句式捆綁太甚,讀起來生澀彆扭,傅雷的譯文舒展到我常常忘記自己在讀法國小說。只有其中的地名、人名和其它專有用語讓我記起故事發生在十九世紀的法蘭西,而情節由於行文的流暢自如,彷彿擺脫了國家和歷史疆界的束縛,引導讀者思考人類文化和歷史的相通之處。我暗自揣想,我也希望做一個像傅雷一樣的翻譯家,讓更多的西方文學走進中國,讓中國讀者享受到西方文學的魅力。

            懷著這樣的理想,我選擇了大學的英語專業。1988年至1992年在安徽大學就讀本科課程時,翻譯只是高年級的選修課程。接下來的三年碩士課程中並無翻譯課可修。1995年畢業以後,我南下廣州,在暨南大學開始了英語教授生涯。暨南大學外語系曾有翁顯良這樣的老一輩翻譯家,當時日語系的林少華教授也因翻譯了日本電視連續劇《排球女將》和村上春樹的作品而名震一方。但就當時的翻譯課程設置而言,也只有陳垣光教授的文學翻譯課。我抱著對翻譯的熱情,總在工作之餘去陳教授堂上旁聽。後來我的同事劉春英成功翻譯了美國經典小說《小婦人》,由譯林出版社出版。她憑著這一成果申報晉陞副教授,被學校拒絕,理由是翻譯成果不能算作學術成果。

            當初中國學界對翻譯的偏見如今雖有好轉,但我對自己在中國和加拿大高教生涯的第22年始有第一部文學翻譯作品問世的事實,一時難以釋懷。我所在的阿爾伯塔大學雖有學者從事翻譯研究和實踐工作,但它仍屬小眾學科。我去年在東亞系帶的本科高年級選修課——CHINA 428 中英翻譯——也因大學財政經費減少而被取消。文學翻譯不在愛德蒙頓藝術委員會(Edmonton Arts Council)和阿爾伯塔省藝術基金會(Alberta Foundation of Arts)的資助項目之列。可見,無論從學界到民間,對文學翻譯的科學性和創造性的認識還有待提高。

            現任阿大東亞系系主任Christopher Lupke在評介我的譯著時說,翻譯是一項艱苦的工作。它不僅僅是語言之間的輕易轉換,優質的翻譯需要對原文內容所涵蓋的意義做一絲不苟的研究,需要對原文的精準把握,需要用讀者習慣的方式傳達原文的意思和靈魂。譯者不僅要具備兩種語言知識,還要對譯文語言有恰到好處的把握。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翻譯要求譯者是跨學科的學者。文學翻譯過程中所需要的科研和對兩種語言的駕馭,把它置於和其它人文和社會學科同等的學術地位。我期待著學界和掌握藝術基金的政府部門能夠重新認識文學翻譯的價值,期待著有更多的文學翻譯者的辛勤勞動能得到官方認可,期待著有更多的學者投身於文學翻譯工作之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8 06: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