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王炳章談性、婚姻及冒險生涯 方里(畢汝諧)

作者:biruxie  於 2021-1-16 20: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9評論


2007年按:偶然翻檢故紙堆,看見1987年同時發表於紐約"新聞娛樂周刊"和香港"新聞天地"雜誌的舊作"王炳章談性、婚姻及冒險生涯"(筆名方里);不禁嘆然---王炳章先生被一夥來路不明人士自越南劫回中國,而後被判處無期徒刑,於茲五年矣!這般離奇遭遇,足以證明王炳章是一位有相當分量的政治人物(誰會為你我之流大動干戈?), 而筆者於本文中的斷言「您之所以平安無恙,主要還是那些視您為眼中釘的人並沒有下決心把您幹掉;否則,以一個政權的財力、人力,想要在肉體上消滅一個人是太容易了」也可怕地應驗了!
   前幾日,在歡迎我的老朋友、著名右派林希翎的宴會上,我笑對林大姐道:「我的身體很好,只是患輕度抑鬱症,偶有輕生念頭;但我不會像陳照堂醫生(這位連螞蟻都不踩的大好人,竟然用牛排刀刺穿了自己的心臟,何其毒也!)那樣自殺,我要學習王炳章醫生,堅強地活下去! 王炳章醫生被廣東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在韶關監獄服刑; 我則是被命運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在世界大監獄服刑;我們都將服滿刑期;絕不自殺!」
   茲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網眾參考.
   王炳章談性、婚姻及冒險生涯 方里(畢汝諧)
   最近,筆者受託採訪了中國之春負責人王炳章先生.以下是談話概要----

   筆者: 王炳章先生,我受新聞娛樂周刊老闆之託,對您進行採訪.老闆的意見是談些輕鬆的、非政治性的問題……
   王炳章:軟性的?
   筆者:對.說老實話,我個人對政治是極其厭惡的.一位著名的西方政治家說過一段話,雖然粗一些,卻是至理:「世界上有兩個東西最骯髒:一是政治,二是女性生殖器;偏偏男人們最喜歡搞這兩樣東西。」我想可否談談你的私生活、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生活方式想必是是很奇特的.
   王炳章:你這番話里提到了政治和性,我個人認為中國人再這兩個問題上都是很虛偽的.中國長期處於專制制度的統治,其政治具有很大的殘酷性\卑鄙性.而我們正是想結束這種狀況.(筆者:您又在談論政治,這不是本次採訪的主題)……好,這個問題我們不談了.我們可以談談性的問題……
   筆者:您是一位醫生.長期以來,我總覺得醫學界人士對性的問題沒有神秘感.即以您就讀過的北京醫學院而言,那是個多麼開放的地方!文革前,還有些不務正業的阿爾巴尼亞留學生,搞得烏煙瘴氣!……在國內,每家醫院的夜班值班室、X光室都是多事之地.您不會反對我的看法吧?
   王炳章:我給你講個笑話;我們北京醫學院原來的院長叫馬旭.他自己就是北醫出身,三八年跑到延安去了.我記得剛入學時,有些從農村來的女同學上體育課游泳,穿上游泳衣很害羞,也不敢看
   渾身只著一件游泳褲的男同學……馬旭院長說:人體有什麼神秘的?無非是蛋白塊兒,那個東西也是蛋白塊兒……
   筆者:是的是的,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里說過:生命是蛋白質的儲存方式.
   王炳章:學了幾年醫,從解剖開始,婦產科實習過,也接過生.後來,我在青海給藏民看病,說起來也許漢人不信,他們就穿一件大袍子,裡面什麼也沒有!你要檢查身體,他們一撩起來,精光!……學醫的人確實打破了性的神秘感.我覺得中國人在性的問題上是很虛偽的,或許與中國的政治也有點兒關係.弗洛伊德學說認為人的發展要經過幾個階段,首先要吃,再往性的方面發展;從口腔階段發展到生殖器階段.到了生殖器階段是比較成熟的.中國人的的確確需要對性的問題再認識,需要一個性的革命.但是我們說的中國的性革命不同於西方的性革命,西方的性革命太過份了,而中國人需要對性的虛偽態度轉變為平實的再認識.這是我的基本看法.
   筆者:我自國內來,我感到目前中國大陸的性的開放程度連美國都望塵莫及.美國現在的這一套比起大陸真是小巫見大巫.我覺得這是兩個不同的問題:一是西方的性解放,一是西方的性解放在中國大陸這塊土地上的謬種流傳.國內那些性關係混亂的青少年大多既不懂外語也未到過國外,但是他們往往一口咬定自己是向西方性解放看齊……其實,由於國內物質、精神等方面比較貧乏、落後,很多青少年說穿了是把性器官當作最好的、簡便耐用的尋樂工具.
   王炳章:我覺得中國文化本身就存在著這樣的問題,容易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它體現在很多方面,剛才你講的也是其中之一.中國文化有很大的虛偽性,一方面在公開場合對性的問題有很大的輿論壓力;另一方面卻又放蕩不羈..比如說在高幹和高幹子弟里以及底層的流氓犯罪集團里,存在著性泛濫現象……(筆者插言:國內對青少年犯罪集團劃分為「小群」――高層小群、中層小群、下層小群……)在國內,黨的高級幹部在性的方面是非常隨便的,這方面的資料有許多已是公開的秘密……他們比西方政治家有過之而無不及.文革挖出來的事情太多了.
   筆者:在這方面,,大陸和西方完全相反,在西方社會,老百姓的道德面貌無關緊要,馬虎一些也無所謂;而政治家為眾目所視,不敢輕易造次.在大陸,老百姓必須規行矩步:你剛往大雜院裡帶進一個異性朋友,流言飛語馬上傳開來;而上層人物的穢行,卻被掩藏在深深庭院之中……
   王炳章:對.統治者一方面過著糜爛的生活,一方面又教導其下屬和老百姓在性的問題上有所壓抑.這是一個非常虛偽的架構.所以,我覺得中國人無論在政治上、經濟上以及私生活上都需要一個平衡點,不要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你剛才所講的大陸青少年那種不加選擇的濫交,實際上是對性解放的曲解.
   筆者:咱們談的都是務虛;您能否談談自己的戀愛、婚姻?算是務實吧.您的私生活引起許多議論和猜測,並成為您的政敵手中的有力武器.其實,許多著名人物在私生活上都不無小疵.即以中共保守派人士鄧力群先生而言,年輕時在延安也犯過男女關係的錯誤.他與李銳(「毛澤東同志的青少年時代」一書的作者)的太太關係曖昧.處理此事的是當時中共中央組織部長李富春,李富春曾說過:「只要有我在,像鄧力群這樣道德品質惡劣的人不能重用!」當然,這是氣話.鄧力群先生依然飛黃騰達.
   王炳章:在大陸,常聽見某人犯生活作風錯誤;這句話翻譯成英文後,外國人覺得無法理解.生活作風有什麼正確與錯誤之分?在大陸,生活作風錯誤還是一根政治棒子,專打別人……你自己或同一派系的人,則不予追究.這是另外的問題了,免談.我原來在大陸有一位前妻王玉蘭.她是我在北醫的同學,我們一起分配到青海.在邊遠地區漢人不多,如果兩人不結婚又經常來往,是很不方便的.於是我們乾脆剛畢業就辦了結婚手續。我現在這樣看待前妻王玉蘭.她也是一個挺不錯的醫生.她出身於貧農家庭,從小在農村.我是在城市長大的.雙方的觀念有些不太吻合,一開始沒有暴露出來.最重要的是:我自幼即對國家大事、人類前途以及知識分子所發揮的作用十分關注;而她對此無甚興趣,有「三十畝地一頭牛」的想法.她對生活力求安穩的,而我具有探險的心態.因而形成很大矛盾, 志不同,道不合.當然,個人脾性、生活習慣,也有差距,那是次要的.
   筆者:她的形象好嗎?
   王炳章:在我眼裡,她還是很漂亮的.她有一半滿族血統.我和她分手是不可避免的.隨著中國大陸政局的惡化,我的責任感越來越強,並投身民主運動,很早就有組織另一種政治力量的想法……她根本不能容忍.她現在生活得好像很不錯.她在北京當醫生,並再嫁了一個學工的人.
   筆者:你什麼時候離婚的?
   王炳章:很早了,在國內就開始辦了.
   筆者:王玉蘭女士同意離婚嗎?
   王炳章:她又同意又不同意.當時辦離婚還要單位同意.而我的工作單位(河北省醫學科學院)之所以卡我,是因為我的親戚是河北省委組織部部長,是抓實權的.他一直蓋著這件事,他對我們單位黨委書記說:「炳章這事你看我的面子蓋下來,不能讓他們離婚.」這樣就拖了下來.因為我是被我的親戚一手從青海調到石家莊的,鬧離婚於他臉上不光彩.
   筆者:你和王玉蘭女士的孩子多大了?
   王炳章:我女兒今年十五歲.(筆者驚呼:哎吆!那麼大呀!)我結婚很早.
   筆者:你和女兒關係如何?
   王炳章:我當然很想念女兒.離婚後我每月寄瞻養費,並且定期給她寫信.(筆者:她回信嗎?)當然她沒有回信.但是我知道她確實收到我的瞻養費.我是寄支票給她的.女兒在支票後面簽了字,支票才能從中國打回來.
   筆者:您可以透露一下瞻養費的數目嗎?
   王炳章:法院判的是是每月十五美元.
   筆者:哪個法院判的?
   王炳章:石家莊市長安區法院.
   筆者:外界傳說你是在賭城的法院辦的離婚手續.
   王炳章:不,我是在加州舊金山辦的.
   筆者:你們在國內的私人財產如何分割?
   王炳章:我提出財產歸我女兒.國內法院判決財產歸王玉蘭.後來我也同意了.
   筆者:你女兒的繼父對她好嗎?
   王炳章:我不知道.我心裡常常為此感到難過.我給女兒和她媽媽寫過許多信.但是沒有迴音.我對王玉蘭表示:雖然我們不是夫妻了,但是我們還可以做朋友.這是現代婚姻的觀念.中國人做夫妻時如膠似漆,一旦離婚就恨不能置對方於死地.這就是因為中國人沒有找到平衡點.我和女兒的關係一向很好.她五歲上學,我經常接送她.我對她一直採取理性的態度,而她母親常有某些非理性的做法.
   筆者:像王玉蘭女士這樣帶著孩子再嫁,按國內現行規定,還可以再生孩子嗎?
   王炳章:大概得向單位申請一個生育指標.
   筆者:您的這段婚姻在法律上總共存在了多長時間?
   王炳章:十三年.
   筆者:您能講講目前的婚姻狀況嗎?
   王炳章:我現在的太太叫寧勤勤.她十三歲就離開台灣,在海外長大.我覺得她既有東方觀念又有西方意識,兩者結合得很恰當;我和她相識的經過,報紙上都講過了.那是一個巧合.我今天就不多說了,總之也帶有一定的浪漫色彩.那時候,因為我們是第一批來加拿大蒙特列爾的公費留學生,十分惹人注目.公眾對我們普遍感到好奇.有個大陸青年鋼琴家汪陽來到蒙特列爾,我也參加了組織工作---我們這些公費生與領事館關係挺好.寧勤勤家很好客.邀請汪洋、我和其他一些人去她家過周末.我的業餘愛好是書法,水平一般,但是在他們看起來看不錯.寧勤勤家壁上貼著我手書的一首詩詞.我問寧勤勤你喜歡這首詩嗎?寧說歡喜,我猜作者年紀一定很大了,恐怕有五十歲了.我說作者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你想認識嗎?就這樣我們建立了聯繫,經常交往……大致是這樣.
   筆者:王炳章先生,您目前過著一著與眾不同的生活---革命家也罷、冒險家也罷、或者稱之為別的什麼……您太太做些什麼?
   王炳章:她現在做一點小生意.
   筆者:據說您的住址是保密的?
   王炳章:對,暫不公開.
   筆者:我自幼便是一個狂熱的偵探小說迷.由於聽說您的住址保密,激起我強烈的好奇心.昨夜給您打電話718-507-6442聯絡這次見面時,我從您家裡的種種聲音判斷,首先,您住的肯定是Apt.而非House,對嗎?
   王炳章:對.
   筆者:我想,那一定是兩房一廳.
   王炳章:對.我和父母住在一起.兩房一廳.
   筆者:電話里的雜聲---腳步聲、咳嗽聲、嬰兒啼哭聲、間或還有TV聲,這些聲音交互作用,使我判斷您那裡是兩房一廳的所在.另外,我想像您住的那幢Building是多層的、而且有Doorman日夜看守……您不可能離群索居地生活,您為了安全,肯定會想到:只有把一片樹葉放在森林裡才是安全的,只有把一個人藏在人群里才是安全的。
   王炳章:你當然可以這樣想像,實際上我的住所也只是沒有向外宣傳罷了,並不神秘.
筆者:我相信您的鄰居都是洋人而非華人.
   王炳章:對.都是外國人.
   筆者:我想, 您之所以平安無恙,主要還是那些視您為眼中釘的人並沒有下決心把您幹掉;否則,以一個政權的財力、人力,想要在肉體上消滅一個人是太容易了.比如,托洛茨基在墨西哥的家修成了武裝碉堡,其門徒輪流值班守衛,最後還是死於鶴嘴鋤……
   王炳章:我同意你的看法,一個專制政體若是想在肉體上毀滅一個人是不困難的;我自投身民主運動便已置生死於度外,不在乎了……我過著正常人的生活.
   筆者:我勸您買個比較好的人壽保險,否則一旦……
   王炳章:人壽保險我已經買了.關於這方面嘛,一九八四年確確實實有一次暗殺我的計劃,中國之春雜誌也報導過.你可以訪問一下白狼(張安樂)……這事白狼知道得最清楚.
   筆者:白狼現在監獄里.
   王炳章:在監獄里也可以訪問嘛.
   筆者:我看過中國之春雜誌的報導.我覺得那價格太低了.那樣低的價格是很難買下一顆人頭的.如果價格提高十倍的話……
   王炳章:也許就成功了.不過,我想當時主要還不單是價格問題,而是一個巧合(在這位先生的生活里巧合何其多!----筆者評)……如果打聽我的行蹤不是打聽到白狼那裡,則很有可能搞成!白狼聽過我的演講,他是斯坦福大學的學生.他勸阻了行刺者.這件事還是值得深挖的.
   筆者:您長期過這種動蕩生活,不覺得厭煩嗎?不想換換生活方式嗎?江青搞的革命樣板戲「紅燈記」里有一句唱詞:「李玉和為革命東躲西藏(后改為「東奔西忙」)」,您的情況想來也相去不遠.不過,真正像布朗基那樣狂熱的冒險家是不多的.
   王炳章:我們的生活當然有動蕩的一面,但是另一方面也從中得到很大安慰.我們的努力畢竟是有成效的.我一年有四分之一左右的時間在外州演講,參加各種活動……我有一個溫暖穩定的家庭,有兩個小孩子,是兒子.如果我沒有這個家的話,就真的成了流浪者了.
   筆者:列寧夫人克魯普斯卡婭是一位教育家.她說過:「即使到了共產主義社會,強盜遊戲也將在兒童中流行.強盜遊戲體現了人類對自由的永恆嚮往.」當然,把您獻身的事業比做強盜遊戲未免失敬,但我覺得或許這種無國無君生活具有某種魅惑力和刺激性,吸引了你們許多人……
   王炳章:民主事業總得有人來干.我至今不認為我是幹這種事業的最好角色.我之所以要干,是因為覺得中國人總是說得多做得少;提起專制制度,人人都不滿意,都覺得這種制度不符合人性.可是誰也不肯真做什麼.我這個人基本上是個行動家,一旦做出決定便義無返顧!民主事業的吸引力就在其艱巨性.到目前為止,尚沒有結束共產主義專制制度的辦法.我們探索這條路,即便失敗了,也為後人樹起一塊牌子:此路不通.現在,我感到我們的努力有成效時,心中十分快慰.比如揚巍案,通過我們的努力,使共產黨不能讓揚巍無聲無息地消失,美國國務院必須把這個信息傳達到中國大陸!當楊巍家屬向我們表示由衷的謝意,當共產黨在壓力下不能胡作非為時,我們就感到一種從事其他事業所不能帶來的樂趣……
   筆者:請原諒, 您的談話已超出軟性話題的範圍了.我想,根據您的談話,完全可以整理出一篇五千字左右的訪問稿了.謝謝.
   王炳章:不客氣.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慈林 2021-1-17 14:09
三句不離性,以身作則,當代性學大獅。
回復 tea2011 2021-1-17 21:11
有個小筆誤:應該是贍養 。不是 瞻養。
回復 SAGFS 2021-1-18 07:00
當年,王沒有撈到基金會,而楊建利撈到了. 他們都是同為北京最早派出的公費讀博生,都先後被策反了.同一目的主動去華"要求被關",大背景是台灣李登輝扶持被關不止一次的陳水扁去當台灣總統.這一誤導不少在美的職業民運認為凡是想當國家元首先要有被抓被關的經歷,南韓的金大中;緬甸的昂山素基,後來的台灣扁都是如此,誤以為民主大浪潮來臨了.小打小鬧小撈已滿足不了那些大陸人士了,主動要求被關的還遠不止王和楊呢. 楊有基金有條件可能支付了大錢給中共,或有什麼交易就不清楚了.而王至今被關,當年領取台灣當局錢活動但據悉常不聽指揮,如今不出手幫他也是情理之中了... ...
你們想凡是大陸人內外有幾個是好東西 ? 例子不勝枚舉哦......
回復 biruxie 2021-1-18 07:31
tea2011: 有個小筆誤:應該是贍養 。不是 瞻養。
謝謝!
回復 biruxie 2021-1-18 07:59
SAGFS: 當年,王沒有撈到基金會,而楊建利撈到了. 他們都是同為北京最早派出的公費讀博生,都先後被策反了.同一目的主動去華"要求被關",大背景是台灣李登輝扶持
謝謝指教!據我所知,六四前一個月,若干旅美民運人士沖昏頭腦,企圖以入獄出名。
王炳章落難越南,系被內奸出賣。
回復 SAGFS 2021-1-19 05:13
新聞評論:被市委書記掌摑的市秘書長:妻子背著我發帖

我也說幾句
已有(34)人發表了評論
    [ 正序查看留言 ]       [ 查看原文 ]

1 回復 舉報        編輯        [ 35樓 SAGFS ] 發表於 2021-1-19 05:10
    ===事件如屬實, 小習知道後有何感想呢 ? 大書記對小書記...還想未來要領導管理台灣呢


另外一篇報道 : " 區委模擬搬遷,教授縱身一躍:川大庹繼光這又何必呢?"
回復 SAGFS 2021-1-24 04:07
親歷者曝內幕:後悔回國,隔離亂象多 考慮是否再次出國 [複製鏈接]

" ===人家發達國家會接受你嗎? 中餐館和按摸院都早已關門大吉...  兩邊都是死路    "



===為了生存, 也只有各類中文騙子寫手們最活躍最來勁 .

為了生存, 也只有各類中文騙子寫手們最活躍最來勁 .


美國六合彩配合總統路演衝到十億美元才被割韭菜, 很多華人多次大投入, 昨晚深夜才開始啞口無言的...
回復 SAGFS 2021-1-26 03:42
===當年從媒體得知,遠不止王從東南亞入大陸的. 例如試圖搞武裝暴動的彭明(已提取巨款,未知是否台灣當局提供的)也是那裡被抓的, 他在行動前已在電視台露面同史東主持人宣示其行動呢. 目的都是一個即" 主動投入",只是形式和方法不同而已. 當然也有好幾個乾脆直接從機場入境的, 被直接遣返了,連抓關入監獄的資格都沒有.
回復 SAGFS 2021-1-28 02:19
葉劍英養女披露:鄧小平差點作一驚人之舉(圖)
2021-01-27 13:30
驚人個屁
14樓
===驚人個屁...

如果鄧當年就公布私下與美國答應出讓福建區域給台灣當局管理換取美國一系列福利, 那才算"驚人之舉"諾...
下面三個接班人誰也不肯的
2021年01月28日 02:16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3-4 17: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