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句嘆息引發的對話

作者:JuneRipple  於 2013-4-29 14: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閑話碎碎|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閑話碎碎,  中國文化, 西方民主

一句嘆息引發的對話

A:  真心笑不出,一聲嘆息

帕斯曾說,世界上有兩個民族最可憐,猶太人沒有身體,中國人沒有靈魂。兩民族,一個至多1400萬人,一個至少13億人。至多1400萬人的民族,幾乎每年都有人得諾獎,上市的新興企業數量驚人,這是奇迹;至少13億人的民族,與現代世界最重要的思想、科技、藝術等創造幾乎無緣,這更是奇迹。 

B:  A

與現代社會最重要的思想藝術無緣這個評論本身就有意偏頗。思想這個東西,沒什麼重要性可比,存在才是根本,就像廟堂之上,可以談治國。漁樵田間,也可以有真知。誰更重要了?所以,思想這東西,要有才行。沒有自己的,總拿人家的過來翻著新的說,那可能真有誰重要多一點的說法,至少,要究一究哪個正宗哪個山寨吧?

C:  A

帕斯是誰?

現代兩個字用得太沒勁。現代中國是從什麼樣的境地走到現在的這個樣子?如果這個叫帕斯的傢伙看世界只有50-100年的眼光,我建議他去評論螞蟻窩,可能會更靠譜一些。中國的問題多了去了,多到他不配去評。中國的成就也多了去了,多到他的眼光根本就一個都看不到。

A: B

思想的存在沒有高低之分,但對人類文明的進步發展所產生的影響程度是可以不同的,比如民主 vs 專制,制衡 vs 獨權。有的意義深遠,促進社會裡程碑式的變革和發展。也許這就是帕斯所認為的"重要"吧。別忘了"現代"二字,這是無緣的關鍵。 

政治挂帥,任何事情都賦於政治的色彩,還能培育什麼自由的科學藝術思想。再看我們的學校教育,洗腦、填鴨、應試,人們從小失去了獨立思考和創造能力。追求金錢和權力成為信仰,踐踏憲法,公民權利得不到保障,公權沒有監控和制衡,官員和精英紛紛移民,中國已失去了靈魂,這真是我們整個國家和民族的悲哀。世界上只有兩個國家將"專政"寫進憲法,朝鮮是其一。只有民主自由開放的社會才能提供思想的土壤,蹦發創造的火花,從這個角度講,中國與現代社會重要的思想科學藝術無緣,有其道理。 

B:  A

「對人類的進步發展」這個帽子戴得有點倉促模糊,就好像還沒弄明白呢,就覺得是個好東西,就趕緊往自個兒頭上套了。

衡量進步要有個尺度,說到尺度,就是個糾纏不清的話題,就要牽扯到value的問題。而value正是最文化的東西,正所謂別人的垃圾自己的寶,這個差距不是說物質的高下可以定孰是孰非的,這正是我一開始說文化無高低的本意。

中國文化作為現今僅存的古文化之一,自有她綿延不絕的道理,不管這股延續的力量是來自於廟堂還是民間。民國時曾有新儒家學說的提法,我想,現今的中國,雖然毛病眾多,底子還是有的,就等時機而已。

再說文化和政治,本來就是兩打不散的親兄弟。政治確實在文化的延續伸展上有至關重要的位置。歷史從來都不欺人的,哪怕被人像個小姑娘一樣的任意打扮。什麼value決定什麼政治。跟學人家的value, 最終是沒有自己的東西的。

C: B

我覺得現在的世界,明裡是反中共,其實是反中國。就象反對普京獨裁的,其實反對的是重新崛起的俄羅斯。

普京是不是獨裁?中共是不是專治。都是。但是專治獨裁發生在中國和俄國又不是偶然的。而且中俄的復興,又是與獨裁專治直接聯繫起來的。

所以,那個帕斯所說的,純是扯淡。反的是中國,不是中共。不過是反專治的中共更好聽而已。諾獎其實真沒什麼好說的。我們現在這個世界上一切說得上來的東西,科技創造,都是在白人規範的世界格局下製造出來的。各領風騷數百年,就是這麼回事。

說起藝術,二十世紀中頁以後,象樣的古典音樂作品,好象還都是中俄出來的呢。列寧格勒圍城寫了個什麼交響樂。中國這邊的鋼琴曲黃河,小提琴的梁祝,芭蕾紅色娘子軍,都是公認的二十世紀佳作。反想發達的西方,比這些強的,我不知道多多少,這些還都是西方藝術呢。

A:答B

繼續討論。。。哈哈!

中國是有淵遠流長的古文化遺產,有精華有糟粕。假如在那些個洋鬼子面前,我也只會誇我的母親,展示她的優秀文化和美麗,不許別人說她的不是。

但是關起門來,看看家裡亂套了,怎能不替母親揪心,想幫忙找出解決辦法。貪污腐敗極致,食物空氣和水污染嚴重,越來越多的人得癌症,拿百姓的居住權、教育權、健康權來拉動經濟,幾乎每天有百姓抗強拆、命喪鏟車下或神秘失蹤,警察隨便開槍打死人。。。建國60多年了,不能說國家貧窮了吧,可西部山區大量孩子仍上不起學。唉,敢怒不敢言。

一個不受監督不受控制的執政黨,只會造成公權泛濫,可以指望其真心或假心為民眾謀事嗎?只會愚民欺民,說到底還是三千年的帝王傳統罷了。社會沒有信仰和誠信,還不如民國時期呢。不是要中國去學人家的value,而是應真心誠意地面對問題,剖析問題,中國總該有個曙光吧,權力不放進籠子里,中國不能就這樣腐極而敗吧。

再回頭看,在這"現代"60多年間(其中文化大革命又"焚書坑儒"了十幾年),你能告訴我,中國十幾億人究竟產生了什麼在全球範圍內屬於重要(或先進的)思想、科技或藝術?或者暫撇開複雜的思想不談,有哪些屬於全球範圍內重要或領先的科技和藝術

C: A

權力放在籠子里?權力本身就是個籠子。

這個世界充滿了矛盾。天賦人權,一個人至少有一個屁股,可是一個人頂多就是一個腦袋。所以屁股會分了腦袋的權。權總是要集中起來才能成為力。人一成了群,相同的屁股們就會集合起來,向分暈了頭的腦袋們要權力。這就是權力的再分配。專治政體的權力總是集中在撥人手裡,制約就少,腐敗就多。

民主政體是一大堆自由的屁股,誰忽悠到更多的屁股誰就得了權。制約就多,扯皮也多。腐敗貪掉的,和扯皮花掉的民脂民膏,哪個更多?我覺得扯皮更多。這也才能解釋為什麼納粹的德國那麼快就從一敗塗地之後反超了勝利的對手,再一次弄得整個世界焦頭爛額。為什麼老大破的蘇聯領著一幫窮兄弟嚇得富強的對手一日三驚。當然,天朝人民比起三十年前豐衣足食的現實,不是多少貧困人口的現實能全然抹殺得了的。

拿藝術思想來說天朝也不合適。西方世界在這三十年裡,可出來過什麼了不得的思想家藝術家么?就是我十分看不上的張藝謀導出來的奧運開幕式,老牌的大英帝國在四年後糊弄出來的東東,拍馬都趕不上。奧斯卡的小金人給過的那拆彈英雄,咱們還用說它么?天朝對內號稱專治,都沒這麼強權的。

現在的天朝,茅於軾李承鵬之流,天天的抱怨沒有言論自由,一邊嘴裡也從來沒停下來過。所以我一直疾呼把文體口全部放開。商業化最重的兩個領域,一個是文藝,一個是體育,天朝一定要把得嚴嚴實實的,才是壓制了改革釋放出來的能量的罪魁禍首。弄得現在搞個唱歌比賽,大家都得去唱二三十年前的歌。新歌一個個都慘不忍聞的。

我從來也沒反對過對權力的監督和制約。就睜開眼,撤了那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意識形態活化石中宣部,廣電部,還有那個體育總局,把改革解放出來的創造力和天才放出去撒花,茅於軾艾未未李承鵬這種小丑,自然就沒有跳梁的機會了。

B:  A
我不想為一個某黨去辯護。它還真代表不了中國3千年的主流思想,但是我還是希望它能學,畢竟當這個某黨剛萌芽的時候,它的樸素的底子是和中國那千年的傳承同出一宗的,那個時候的它也是上進好學的,所以與其讓一個起源就不同的體系價值橫切中國的根,還不如再希望這個某黨可以學起來,做起來,應該這樣來的話,對社會的動蕩會小一點吧?老百姓的日子,不需要再經歷朝代興亡的苦頭吧?

你說的不錯啊,為什麼中國每每一定要經歷滅了一個再興一個的封建朝代的更替的過程?就不能從封建朝代的思想出來,想想日子怎麼過?不要總想著不破不立?

所以,說到底,還是個思想的問題。不光是有沒有自己的,還有就是願不願意把自己的做過剖析。思想也是一樣,不需要在有新的之前來全盤否定另一個。那很痛哦【呲牙】

A:  B

綜觀歷史,所有的農民起義從爆發到掌握政權前都有樸素的底子,執政后都是周而復始的封建專權和對"異己"的打擊鎮壓,愚民欺民,歷代如此,更別談什麼公民權利了。如果三千年的國家機器和統治階層代表不了中國的主流思想,那中國的主流思想是什麼,只能是聊以自慰用來緩和社會矛盾的安慰劑和麻醉藥。沒有人說要全盤否定中國文化的精髓和照搬西方政治的全部,誰都不希望動亂,只有允許民意的細水長流,才能避免它的山洪暴發。但是歷史好象總是在重演,你根本看不到一個當權政黨願意自發作改變來解決日益嚴重問題,卻只想著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身在其中尤其覺得悲哀啊。

B:A

這正是我要說的,中國現階段思想上的問題。你看,歷史總是在重複,只不過穿的衣服又不同了,民國的時候袁大頭的復辟,現在又談二代什麼的了,這就還是農民起義的一套么。中國要走出這個怪圈,思想上一定要涅磐。

農民起義性質成功后的權力代表不了我認為的中國文化的核心價值,但可以操縱文化機器們去粉飾出它想要表現的核心價值,這個過程是為了維護權力的利益,當然就不可能把老百姓放在第一位。欺民愚民,專制沒有制衡的權力是更為惡劣些,就是因為文化機器們被完全操控了。但是,這個控制會越來越難,民智已開已成潮流,擋是擋不住的。在這樣的洪流里,我倒不擔心沒有新東西,就擔心那千年熏陶的農民革命精神又習慣性重生,不加自己思想的拿來主義,對中國來說是災難,而不是福氣。 

A: B

擔心得有理,不過正如你所說的,民智已開了,不會走兩個極端的,就算拿來也有個因地制宜、水土消化的過程。民主或民主化絕不是什麼抽象空洞的口號,事實上,民主是非常腳踏實地、非常柴米油鹽的一件事。它涉及的,無非就是當有人要從我懷裡掏走哪怕100元時,它不會被強奪走或"神不知鬼不覺"地掏走,也不是某個領導一拍腦袋說了算,還是會至少經過一場辯論,我可以傾聽並判斷是非,可以給沒道理的方投一張反對票。而且,對於這100元的使用,民眾代表能有效地監督政府的預算和使用,公款不能私用。時代的潮流不能逆轉,人大不能只作擺設,司法一定要獨立,不改革不進步只能被淘汰了。 

C:B

中國文化現在確實到了一個艱難關鍵的時代。中國文化幾千年一路行來,要命的考驗經過了無數,現在是到了生死交關的時候了。因為承載文化的主體給改了。

以前人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乍一看好象是發自個人這個層面,其實不然。修身雖然是始自個人,但這個個人卻不是屁股決定腦袋,唯利是圖,唯害是避的凡人,而是胸中自有浩然之氣,承載著為生民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種不可能任務的精英。

人性不管是善是惡,自私可以不可以?這是擺在中國文化面前的最大挑戰。中國文化是虛偽的文化,也是最真誠的文化。因為中國文化是精英的文化。自私的人人總是變不成執掌天下的精英,就算不幸有個歁世之徒,也難逃天下悠悠之口。現在的時代了天賦人權,人人平等,精英扯淡。問題來了,我們忽悠了那麼久的精英文化怎麼辦?

所以天朝人慾橫流,禮義廉恥全然不要了。反正儒家是扯淡,精英是扯淡,生民往聖天下也都是扯淡。

門修斯這傢伙唱了幾千年的浩然之氣,本來存在過么?就算它存在過,在我們這個時代,還會繼續存在么?我們需要它存在么?如果沒了它,我們用什麼去代替啊?

天上掉下來個習大大,他又舉起了禮義廉恥的大旗,要給臟到骨頭裡的官僚們用三毛在撒哈拉沙漠里發明的方式洗澡了。

我不看好他,我希望我看錯了。因為我實在沒有更好的辦法。我自己也迷茫著呢。

C: A

中國歷史上是沒有公民這個詞的。到現在人們也還沒完全搞明白公民和納稅人這些現代的詞。這個帳卻不能記在當局的帳上。他們和我們一樣,沒先生教過。他們宣稱代表先進啊什麼的,其實他們不是。問題是我們也一樣代表不了先進。就拿腐敗來說,不管當官的多腐敗,換了我們,也一樣。就算我們和賈政一樣,上邊下邊的壓力也逼得我們不得不同流合污。

說到民意。不要說我們看到李承鵬茅於軾艾未未袁騰飛之流在國內大放厥辭,微信微博有得是傳播的渠道。網路壓力拿掉的官員時有所聞,象李洪忠那樣的封彊大吏也身受壓力。

其實你可能說的不是上情下達那個民意,更象上改朝換代,但民進黨代了國民黨那樣。台灣的政治畫卷已經展給我們看了么。短視,自私,骯髒是不是?守著經濟騰飛的大陸,台灣在資金上技術上有多少優勢?資本家發財的多,小民和作為政治主體的台灣卻在全世界佔便宜的大潮中給邊緣化了。

太祖說喜歡和共和黨打交道。代表右派的大資本的共和黨,反共雖然應該比左派的民主黨堅決,其實卻不是。資本利益最大,使得右派和共黨合作得最好。小民在經濟大潮中,哪裡都是被資本忽略的。台灣的故事告訴了我們,民主的台灣,小民給拋棄了。我們這裡現在正鬧的工作外包風潮,一樣,資本要賺錢,小民又給拋棄了。天朝民主化,你以為小民會象中共管著一樣分到那麼多改革紅利么?因為發了財的人們,不管是官僚買辦資本還是民間資本,誰也會覺得錢財比小親,誰也不覺得有義務維穩。

其實我們海外的人是更從國家民族的角度關心中國的。這邊現在有很強的力量在揭發國際大資本。以為現在的美國,掌權的不是兩黨,甚至不是中產階級,而是一個影子遊資。遊資只關心回報,不關心國家民族。舉了一大堆陰謀論的例子說明。我們小民,誰也不知道真假。不過從理論上講,金錢確實犯不上效忠一國。中共植根在中國,賣國也要賣個好價錢。資本么就無所謂,一分錢也是錢。

B: C

這個當政的也不知道公民為何物,說得相當好。的確對於某黨來說,何謂公何謂民,也是個新鮮事物。這跟我前面說的,農民起義性質的發家史,其實是一個意思了。當一個主政的主導思想是,天下是老子打下來的時候,他已經把公私的界限劃得很分明,也把守家保成果當成了他唯一的目的。所以,台上的費勁心思築長城,台下的看準時機起革命,周而復始,破了再立,紛紛冉冉,好不熱鬧,幾千年就這麼下來了,可悲可嘆的是唱的都是同一處戲,居然還沒唱完,還要繼續來,難怪賈政之流有的是。

但是,國外的民主就真的能保證每個人懷裡的那100元被公正公平的分攤么?也不是。 它在給你說話的權利的時候,已經把你該如何說,能說多少,也已經決定好了。到最後,你的100元,假如它志在必得的話,應該還不是你的。

所以,國外的民主,也就不同在進行的形式上,結果還是一樣:國內的,為了專制,最後也進了集中的資本;國外的,為了資本,最後也是為了那個資本進一步更好的壟斷。這樣看來,舶來的民主,農民起義的土匪氣也許沒有,城市痞子們的鬥毆扯皮爭地盤的風格,還是很鮮明的。所以,說來說去,還是沒有公民什麼事的。所謂公民么,也就是佔地盤時的一個標語口號性質的東西。所謂黨派啊,中產啊,只不過一個是台上做戲,一個是台下看戲的。戲院開門,總要做些投資請些演員來,才能把文青一樣的中產們忽悠進來,一把眼淚一腔熱血的掏出血汗錢,而這樣的交錢,有個很正當的名義,稅。


J.R. 《閑話碎碎》

April28,201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arznith 2013-4-29 15:09
這粒痴螺絲 ,又在亂扔大殺器,,,

要透徹這些問題,可以寫很多本打架秘籍的,關鍵的亮點第一在於猶太人只有財權,而其他所有權力都被剝奪,第二是中國人只有嘀咕權,其他的一切權利也都被剝奪。

和哥一起大聲吼:世界是平的,時間是公平的,人人有免於被忽悠剝奪的自由,人人有要求和一切平等平衡的自由 ,我們反對一切殖民,不管是對內的還是對外的,不管是武力殖民還是信息殖民,不管是掠奪財富和創造的還是掠奪基本誠實勞動和人性的,我們反對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13-4-29 22:33
中國人還是有創造力的,例如58年畝產3萬多斤乃至13萬斤的水稻產量,至今無人突破。

《人民日報》1958年9月18日報道的最大一顆水稻「衛星」。報道說:
  廣西僮族自治區環江縣紅旗人民公社,成功地運用了高度並禾密植方法,獲得中稻平均畝產130434斤10兩4錢的高產新紀錄(當時1斤為16兩——引者)。這塊高產田面積一畝零七厘五,黑壤土,二等田,共收干谷140217斤4兩。

《人民日報》1958年8月13日的報道:
  新華社武漢11日電湖北省麻城縣的早稻生產又放異彩。根據湖北省、黃岡專區和麻城縣三級早稻高產驗收團聯合查驗證實,這個縣的麻溪河鄉建國第一農業社,在1。016畝播種「江西早」種子的早稻田裡,創造了平均畝產干谷36956斤的驚人紀錄。截至目前,這是我國早稻大豐收中放射出的大批高產「衛星」中的「冠軍」,它比安徽省樅陽縣石馬鄉高豐農業社及本縣平靖鄉第二農業社先後創造的早稻高產紀錄高出一倍以上。……

  參加三級驗收團的有湖北省人民委員會副秘書長史林峰、華中農業科學研究所副所長韓玉生、中共麻城縣委書記處書記侯尚武;此外,還有麻城縣各鄉、社代表共數百人。中共黃岡地委第一書記姜一,也參加了一部分驗收工作。
回復 德恆 2013-5-2 00:33
5000年的歷史沉積,文化傳承,何來沒有靈魂? 西方的用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5 16: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