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飄落的葉子(傾訴)

作者:有話好好說  於 2012-1-22 17: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情感生活|通用分類:愛情婚姻|已有11評論

關鍵詞:

   見過玲的人都會有同樣的感覺,玲年輕時一定很漂亮。如今50出頭還扎著兩束辮子,大眼睛一閃一閃的。微笑時嘴角上總有一個漂亮的酒窩。

   剛見到玲時,她有些不好意思,覺得不知道說什麼好,又很想傾訴些什麼。我和藹的向她微笑並遞上一杯咖啡,半杯咖啡的功夫,玲的話匣子便慢慢地打開了。

   玲來葡萄牙已經是第九個年頭了,如今仍一無所有,孤身一人。說到這,她深深的嘆了口氣,有些責怪命運的捉弄,又有些不服命運的擺布。

   玲出生在中國北方一個普通的城市裡,父母都是教師,她從小就受到過良好的教育。

   玲有過一次美好的婚姻,但九年前卻讓她輕易的給葬送了。

   小時候,玲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樣,對生活充滿了美好的幻想。在學校玲最喜歡的就是唱歌跳舞,在班裡她是文藝委員,整天領著學生們蹦蹦跳跳,象燕子一樣自由的飛來飛去。玲幻想著將來能成為一個舞蹈家,永遠在舞台上穿著漂亮的裙子跳著漂亮的舞蹈。

   1966年,一場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把玲的夢想給破滅了。玲的父親曾經給國民黨做過事,所以玲被紅衛兵認為是國民黨特務的孩子。10年的學校生活,極左的革命運動,壓得玲喘不過氣來。高中畢業后,玲就被分配到工廠里。父親身體一直不好,他過早地離開人世。

   玲漂亮,能幹,但她並不象工廠領導們所想象和期待的那樣聽話懂事。和她一起分到工廠的女工,各方面都不如她,但特別聽話又會來,和廠長混的很熟,很快就提拔成幹部。而玲仍是一個普通工人在車間里幹活。

   說到這,玲深深的舒了口氣,把長長的頭髮盤到後面。說:記得一次在海邊游泳,那個廠長想追上玲,玲水性好就是沒有讓廠長給追上。她知道那個不懷好意的廠長想占她的便宜。玲倔強,就是不想巴結領導,不想依靠任何一個領導往上爬。然後,在工廠的幾年裡玲始終是個普通工人。

   玲的性格很直爽,直來直去,從來不會藏著心眼。但是在許多場合下這樣做常常被別人誤解。

   玲的丈夫是個老實本分的男人,慢慢地也看不慣玲的做法。玲喜歡唱歌跳舞,自然就認識許多舞伴,玲的丈夫更覺得彆扭。久而久之兩個人感情越來越疏遠了。

   後來,玲一氣之下離開了工廠,離開了丈夫和兒子,她隻身一人去了另一個城市,在那裡她成為一個健美教練。開始了新的生活。她每天跳呀跳,想忘掉所有的煩惱。但事與願違,舊的煩惱沒有忘記新的麻煩又來了,一個男教練慢慢的喜歡上玲。他拚命的追玲,並向玲求婚。

   記得一個夜晚,他們練得很晚,他開車送她回家,他想進玲的家,但被玲拒絕了。玲並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那晚,她想到了遠方的親人,想到了自己的家。

   夫妻兩地生活總不是長遠之計。玲再一次選擇了逃避。離開了健美中心,她又回到了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家,回到了自己丈夫和兒子的身邊。

    別的工作她不願意做,只好又在一家女子健美俱樂部做健美教練,後來又去承包體育館。一個偶爾的機會,讓玲想到了出國。她的鄰居去了美國,一再傳來在美國生活工作很好的消息。玲與丈夫離婚之後就踏上了飛往歐洲的飛機。從北京先到巴黎再到里斯本。一下飛機她就後悔了。她把一生就這樣輕易的放到了異鄉。象一片飄落的葉子在空中飄蕩。

    剛到葡萄牙,她很不習慣。沒有人認識她是個健美教練,你就是大學教授也得端盤子洗碗。前幾個工作都是在中餐館做工、跑堂。玲很犟,就是不願意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偏要去別人家做保姆,她認為這樣安全,不會被人欺負。一兩年下來,自己吃了很多苦。想想自己的家鄉,自己的家庭,自己一個人,她就偷著哭。三千多個夜晚,玲不知道哭過多少回。

    保姆也不是好做的工作,要聽主人支配,按主人的意思做事。時間長了,玲也煩了。有一次為了給孩子洗澡和主人吵了起來,她離開了住家。一個人漂泊的感覺的確很傷感,哪怕是有一個男人的肩膀靠一靠,有一句溫暖的話語說一說,有一個溫馨的家躺一躺,沒有沒有,一切都沒有了,沒有回頭的路可走。

    玲一口氣說到這裡,眼框開始濕潤,情緒有些激動。一個單身女人在異國他鄉漂泊了9年仍沒有歸宿,心裡不免有許多傷感。

    接下來,還要生存。為了生存就必須工作。玲去了一家中餐館,在那裡做跑堂。開始中餐館生意很好,天天擠滿了吃飯的客人,老闆娘自然也賺了不少錢,但每天給工人的伙食卻很可憐,每頓飯就一個菜,數量還很少,讓這麼多工人怎麼吃得飽?玲第一個和老闆娘吵了起來,吵架的結果是玲離開中餐館,繼續過著漂泊的日子。

    連續幾個工作,玲都沒有做長。在外人眼裡,玲心氣高,誰都看不上眼,愛打抱不平,我行我素。但實際上玲有一顆善良友愛的心,只是一般人很難進入她的世界。

      玲現在也不明白,人為什麼要說謊?人為什麼要欺騙自己?為什麼命運總在捉弄自己?其實,上帝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只是你如何面對現實,如何對待生活,每個人的態度和做法不同而已。

     去年,玲突然接到母親病危的消息,匆匆趕回家見了母親最後一面。然後獨自一人又一次踏上漂泊異國他鄉的旅途,她在一家美容按摩所工作了一段時間后,再次失業。

      玲剛剛接手一家三百店(小百貨店),把手頭上的積蓄全部壓上,但生意並不是象她想象的那樣,葡萄牙經濟持續低迷,玲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往前走沒有方向,往後退又沒有退路,她舉棋不定,常常一個人獨自流淚。

      而唯一給玲帶來快樂的是玲的男朋友,是她們在一起做中餐跑堂時認識的,他們經常在一起漫步街頭,購物進餐,共渡愛河,但短暫的快樂之後更多的煩惱總在不遠處等待著她。孤獨、寂寞、掙扎、沒有家庭等等。他不會娶她做妻子,因為他的家鄉仍有自己的愛人和孩子。只是兩顆孤獨的心在異國他鄉----葡萄牙相互溫暖而已。

      玲講述完自己的故事後,很平靜。9年來,她已經習慣了自己孤獨的思考,無助的生活。也習慣了別人背後議論和猜測。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多年的磨練,玲已是個很有自我主張和獨立個性的女人了,她學會了駕駛,學會了按摩,雖然獨自漂流異鄉,但頑強的生存能力幫助她度過一個又一個常人難以預料的難關。無奈之下她賣掉了三百店,拖著行李又去給老闆打工。9年輪迴,生活再次回到了起點,一切似乎與剛到葡萄牙時一樣,一個人又重新開始。


高興

感動
14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tanghan 2012-1-23 02:41
比認清他人更難的是:認清自己。
回復 湖濱 2012-1-23 03:29
沒腦子的人就是浮漂,只能是漂到哪算哪。
回復 有話好好說 2012-1-23 04:03
性格決定命運。
回復 麥燕萍 2012-1-23 04:51
有時候需要靜下心來想一想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回復 亦云 2012-1-23 10:38
時運不佳,有時也由不得自己!
回復 samliu99 2012-1-23 10:51
對自己的人生不負責的一種具體表現而已
回復 地老天荒 2012-1-23 11:14
有時一個錯誤的決定改變一生,  機緣機緣,  無論男女,  青春有限,  女人活躍是好,  但還是學會保住和保護江山,  你的男人和孩子才是江山.  雖然是21世紀,  除了靠舞吃飯外,  沒多少個男人喜歡自己的女人經常去跳舞,  當然健身運動另當別論.  可以理解,  婚姻是有約束的.  祝福大家.
回復 qxw66 2012-1-23 12:32
應該先入黨,然後,跑哪都能混的好
回復 fucusa 2012-1-23 17:11
地老天荒說的好,你的男人和孩子是你的江山也是你的靠山。沒有了男人和孩子的女人,一定浮萍。
回復 xqw63 2012-1-23 23:34
她或許也有一些性格上的問題
回復 shanbeidaoqing 2012-1-24 02:59
這裡的醫生很多啊!能不能診斷好自己的病?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2-19 10:23

返回頂部